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甘肃籍乞丐”多是因为甘肃历史上曾有过吉普赛人?   

2017-02-16 15:05:58|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示:被媒体曝光的“甘肃籍乞丐”是不是吉普赛人后裔对于今人来说已经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在搞要宣传教育的同时,让他们看到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应该在劝返之后给他们一些另外方面的技能培训,让他们在意识到行乞这一职业“不光彩”的同时,掌握其他生存本领。

 

 

春节过后,以乞讨为职业的一些人也匆匆忙着“上班”。节后不久,多名网友发帖反映在北京地铁内现大量乞讨儿童,由女性带领乞讨,甚至有人下跪抱住乘客,不给钱不放手。对此,地铁工作人员进行了“打击”。据《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近期在地铁内乞讨的儿童,超过三成来自甘肃岷县,由家长带领在寒假有组织地进行乞讨,已经是一个职业乞讨团体。对此,甘肃相关方面不遮不掩、不躲不藏,没有逃避责任,积极回应称:将因人施策,开展技能培训;采取措施,劝返行乞人员。

如果我们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每年节后都存在此种现象,只是今年《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很有意思,曝光了“职业乞丐”的籍贯。这让甘肃人很“没面子”,是甘肃穷才出乞丐吗?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全是。而若我们能研究一下甘肃这个地方历史上的民族成分,就会发现这与一些人“以乞讨为职业”是有关系的,而甘肃那些“以乞讨为职业”的人也绝对不至岷县这一个地方。

笔者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生,甘肃人,在儿时的记忆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总有那么一些被称作“蛮婆子”“神汉”的人游荡于甘肃中部的乡村,以“算命”和乞讨为职业,随时出入当地百姓家中,能拿便拿、能偷便偷,被捉住了还耍赖,使村民深受其苦。但到世纪初时,这些人忽然便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城市中乞丐的增多,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当年那些行乞于乡间的乞丐赚乡村收入微薄,大多进了城。2000年至2007年笔者在兰州工作时,也常能见到一些甘肃本地的乞丐,虽然,不能将他们与当年的“蛮婆子”和“神汉”简单地对号,但却不能否认城里乞丐多了这一事实。而今,甘肃本地区乞丐仿佛减少,但北京等一线城市的乞丐却多了起来,在这中间人们不难分析出些许“职业”的意味,而只有职业的乞丐才会涌向更加人多而且“有钱”的地方。

事实上,甘肃这个地方是非常重视文化教育的,人们“耕读传家”,既学做人,又学谋生。但为什么总会有一些人出门行乞呢?而行乞只要与“职业”联系到一起,贫穷虽然有一定的促成比例,但一定不是其全部。这就是说,当行乞丐成为一种“职业”就意味着乞丐本身不是完全活不下去,完全系生活逼迫所致。而甘肃历史上的复杂民族成分无疑会说明这一点。

吉普赛人(Gypsies)亦作Gipsy,吉普赛语称罗姆人(Rom)。深色皮肤的高加索人,原住印度北部,现遍布世界各地。吉普赛人夹在元代东来的色目人中混入了中国。据史籍记载,混在色目人中的吉普赛人有一个数百人的部落,在流浪过程中不断掠夺百姓财富,侮辱民女。他们游手好闲,又在元代享有很好的特权,便依仗着自己的“特权”,干一些让中国百姓与官员都非常头痛的事情。直至明代,吉普赛人侵扰民众、杀人抢劫的事件仍屡屡发生。

今天,在谈论这个问题时,我们不可以否认吉普赛人在甘肃这方土地上生存过的事实。吉普赛人不事农桑,一般也不饲养食用牲畜,而是依靠城镇和农村的居民谋生。虽然我们不能将前文中提到的“蛮婆子”和“神汉”与他们对号,但在甘肃的史籍里,我们依然能找到他们的影子。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秋,吉普赛人鄙掠秦州地区清水乡(今甘肃天水地区),典史乔学中率民众抗击,中流箭身亡。万历及崇祯年间,历史上也有吉普赛人贼掠清水乡的记载。还有崇祯十三年,吉普赛人在清水抢劫烧杀,被知县围于当地一观音殿“烧杀之”的记载。《明史》亦有“罗哩户(吉普赛人),汉人不与通婚姻,自相娶嫁”,当时,居住在甘肃一带的吉普赛人后裔因为人口有限,甚至发生姑姨配侄甥、兄弟娶姐妹的事情。地方官员发现这个问题后,经过寻访发现清水、秦安等地也有罗哩户,才解决了他们的婚配问题(刘迎胜《丝绸之路》)。清代以后,吉普赛人不见于文献,被中华文明所同化,均融入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

不可否认的是,在民族事例融合的过程中,一些“人种”虽然不存在了,但其身上的民族习性会顽强地生存下来。事实是,吉普赛人也不是浑身都是缺点,这个民族的有着这样的特性:热情、奔放、洒脱,虽然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流浪,能歌善舞,快乐自由。另外是,他们很“纯净”,在他们终年流浪的敞篷车里,永远备有三桶水,其一为濯洗食物之用,其二为洗脸用,其三为洗脚用。如果有人不小心搞错,就会受到惩罚。等等。这么说无非只有一个意思,不管怎么融合,好的习性应该被保留而坏的东西当然应该被摒弃。

因此,甘肃籍乞丐是不是吉普赛人后裔对于今人来说已经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在搞要宣传教育的同时,让他们看到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应该在劝返之后给他们一些另外方面的技能培训,让他们在意识到行乞这一职业“不光彩”的同时,掌握其他生存本领。

  评论这张
 
阅读(29194)|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