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相对男人,女人的命为什么总是很苦?   

2016-09-14 13:54:22|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相对男人,女人的命为什么总是很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聪明的女人是一个悬念,永远都没有答案。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女人都把自己的答案早早交出去了。

近段时间,我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闭上眼睛想一些事情。写作时,也闭着眼睛,实现盲打。今天正写着,一首歌就响亮地从键盘间飘了起来,随后像顺流而下的河,却让人有些逆流而上的意思。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我问自己:这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佳人或女人呢?我看不见她的面容,只见她的衣带在风里飘,动感、馨香与温暖。

我没有见过阳光的舞蹈,但在这个女人的衣服里,我分明看到了。就像是直线的阳光被刮成了曲线的,在风中去一样的飘呀飘。

这时候,我对人生也有了另外的一层理解——都说活着就得有骨头,但事实是我们的骨头有时在这个世界很难留下来,或者根本就找不到。与其这样,还不如照顾照顾自己的衣服。衣服,一种不知道伴随我们走过多少年的、似乎成了我们的某种风格的衣服,它留在我们的生命里,在我们死后,别人梦见我们时总会出现在我们的身上。

我幻觉里的这种衣服一样,宽大得没有人穿,华丽如羽毛和贫贱如空气地游荡在空中,总会也不知道哪一天被什么人撞上。就像汉武帝在宫中置酒,延年起舞,唱着自作的新歌:“北方有佳人……”

这两千多年前的好运气,就这样被汉武帝撞上了。他问:“哪有这么好的女子呀!”于是,沉鱼落雁、妙丽善舞的李氏也便成了他的妃子。

翻开史书,有关李妃(李夫人)的长相我们今天已经很难看到了,只是说她庞冠后宫,号李夫人,让后宫女子们羡艳嫉妒。

有一天,汉武帝去李夫人的宫中,觉得头痒,便用李夫人的玉簪搔头。随后,后宫的所有女子都学李夫人,在头上插玉簪,致使长安玉价加倍。

这有些像后来西晋左思的《三都赋》在京城洛阳广为流传,人们啧啧称赞,竞相传抄,一下子使纸价贵了好几倍。与《三都赋》更像的是,左思的文章至今人们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样子,如同李夫人的容貌。

在这世界上,一些事通常是靠歪打正着才能流传得更远。为什么?因为歪打正着通常能给人留下下想像的空间。

相对男人,女人的命为什么总是很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如果漂亮的李夫人歪打正着的仅仅是这么一点,也就没有多少意思了,因为漂亮的脸蛋儿总会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消失得没有踪影。

李白说:“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早李白出生于汉代的李夫人虽没能说出这句话,却是这句话的开拓和实践者。她虽弄贵了长安的玉价,但吃五谷杂粮的她却病了,而且一病不起。

汉武帝得知亲自来看她,但她却以被覆面,死活不让这个据说很是好色的男人看上一眼。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之间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汉武帝:“你的病已经看不好了,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再看看你的脸?”

李夫人:“女人不打扮不见君夫,我现在很是难看,怎敢与陛下您相见?”

汉武帝:“你不防让我看看,我会给你黄金千两,还可以让你的兄弟做大官!”

这可谓一面千金了,要是我们今天的“二奶”或者“小三”之流还不知道让人看多少眼呢。但李夫人偏偏没有这么做,她说:“给不给金子、封不封官,在于陛下您,与陛下见不见我没关系!”之后,便将头转到一边在被子里哭了起来。汉武帝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你说说,一个皇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却看不上一眼自己心爱的女人!

当我闭着眼睛想像这一幕的时候,似乎只有华丽的被子和甩袖的声音,但操纵这一切的却是被子下那个漂亮的女人。

李夫人在那一刻真的在哭,哭她的花容月貌真的不怎么样了,哭这世界的男人也许都不怎么可靠。于是,就有了让我们今天的“二奶”和“小三”们都可以当作座右铭的话: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

现在想来在佳丽无数的后宫,李夫人不知属于汉武帝的几奶和小几了,但她深知男人在皮肉上的玩弄都是靠不住的。不久,她便死了,没拿黄金,但他的弟弟李广利在她死后多年被开帝封为海西侯。这,也许是因为她的聪明。更为重要的是她死后,汉武帝因为想她想得受不了,就在宫里设坛招魂,在晃动的灯影里看见她飘然而至却又徐徐远去。

相对男人,女人的命为什么总是很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据说,当年汉武帝召魂的那一套的东西,现在被演绎成了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皮影戏。我的一个朋友说,他看到这东西时,就想到汉武帝那泪汪汪的眼睛,他由此认定痴情男儿中当然也包含着伟大的皇帝。但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个说法,在西北这个地方,我看到的皮影,总多出几份吼出来的成分,多是秦腔。有一回,我还听到有个人这么唱着:

     一、一、一不得吹牛;二不喧; 我家三代坐过大官。

    我爷见过皇上的面,我婆跟娘娘吃过饭。

    我爸穿过黄马褂,我妈穿过绫罗缎。

    出门不走坐软轿,回来锤背有丫环。

    吃饭端的是玉石碗,尿盆上镶的是五彩蓝。

    过年过节把礼送满,绅五绅六都来舔。

    自从把我爸钻了土,地方的绅士趔地远。

    换了人,换了脸,翻过来给咱还打算盘。

    我妈劝我把书念,我不爱上学是光捣蛋。

    打先生,翻桌面,把读书当成个谝闲传。

    有的财主谋家产,勾我耍钱又吸烟。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下坡子碌碡真好掀,莫几天,我就把这----

    打麻将 耍样片 掷色[shai]子 老碗转 抽签签 看点点出宝押宝当保管

    抽大烟 装水烟,喝酒胡浪背巷子钻,

    十八搬武艺全套很快客里马嚓就学完。

    到了今天,房卖完 地卖完,想卖媳妇是婚未[vei1]谈。

    如今我,没人管 没[mo]啥吃 没啥穿 没铺盖 没麦秸 没丫环没公馆  

    没大[duo1]人 没祖先没媳妇,没家眷,没吃没喝 没穿没戴没铺没盖  

    没妈没爸 没婆娘没娃 没有个哈哈就是我一个光杆杆。

    受洋罪,受可怜,如今我还是童男,你看危险不危险。

    我一死,何家这门从今往后永远整个全套一满就算把种断,完个蛋,完了呀得儿蛋……

 

我说,这就是世道啊,谁能管了身后的事情!在宗族关系复杂的中国,说不定这唱秦腔的人还和李夫人能攀上亲戚关系。

这时候,我想,聪明的女人大多是在没有答案的在结局里。随后,我睁开眼睛,除了我写下的这些文字什么也看不到,但脑子里却是一件华丽的衣服在飘。这时候,我更理解了那么多女人的命为什么都那么苦——很多的男人都说:“朋友如手足,太太如衣服!”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这歌有着自己的灵魂与肉体,但却像空中的浮萍无家可依,被撞着了也只是男人的好运气。岁月的河顺流而下,浮萍般的李夫人却在逆流而上,她已经没有了肉体,没有骨头,但她的衣服还在,衣服以影子的状态偶然出现在今人的视线里……

所有这些,闭上眼睛听听就成。

相对男人,女人的命为什么总是很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本文为路生的博客原创,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523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