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2016-08-09 22:16:52|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巴彦淖尔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地方。据说,成吉思汗当年领兵出征西夏时,路过现在的乌拉山,被河套美景震惊,于是写下一首诗来赞美巴彦淖尔。这首诗后来被收录在《蒙古黄金史》里,翻译成汉语,大意是:

这地方真美啊!

国破家亡之日,

可在这里谋求复兴,

和平兴旺之世,

可在这里定居发展,

饥饿的梅花鹿,

可在这里生息繁衍,

白发老人,

可在这里颐养天年。

与其说马背上征战一生的成吉思汗想要把自己托付给巴彦淖尔这方福地,还不如说他托付的是一种文化氛围或者环境。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蒙古语中,巴彦淖尔是富饶的湖泊,这也是今天巴彦淖尔作为草原水城的蕴意或者秘密。一个个的湖泊如同明媚的眼睛,盛产着芦苇与天鹅,让巴彦淖尔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变成《诗经》里呼唤爱情与乡愁的名句,在中国历代文人的笔下成为鸿雁的故乡。

巴彦淖尔地形为“一山两原”:山是改变世界历史格局的阴山,原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乌拉特草原和“不叫胡马度阴山”的黄河后套平原。一边是游牧的歌唱,一边是农耕的交响,在幸福的融合里,阴山微笑着将巴彦淖尔推到了两种文化共同繁荣的高度上。而作为中华文明之根的黄河更是为巴彦淖尔注入了永恒的气质与灵魂。

天下黄河,唯富一套。有着丰饶基因的巴彦淖尔位于祖国版图的脊梁、世界大江大河绝无仅有的“几”字弯上。这弯形似马鞍,让王者兴盛、百姓安生。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

有一只神奇的摇篮,

那是一副雕花的马鞍,

伴我度过金色的童年。

当阿爸将我扶上马背,

阿妈发出亲切的呼唤。

马背给我草原的胸怀,

马背给我无名的勇敢。

雕花的马鞍,

成长的摇篮。

在我长大成人的时候,

忘不了那神奇的摇篮,

在草原上世代相传,

孕育了多少民族的骄傲,

编织了多少理想的花环……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巴彦淖尔正是这雕花的马鞍,浓缩着中国所有的文化景观,像一个民族成长的摇篮,让诗与远方都开始了自己的行程。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核心提示

草原是一种文化,一种气度,一种胸怀;水城是一条大河,一串湖泊,一道风景。巴彦淖尔是半城农耕、半城游牧的糅杂,是亦农亦牧的绿色绝唱,明快到了让人一句话就能说清。草原给了巴彦淖尔馨香,河流为巴彦淖尔注入活力,湖泊让巴彦淖尔迷人,巴彦淖尔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的都市牧歌,注定了就是塞上的那颗耀眼明珠。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01

临河,很早以前就出现在《诗经》里

 

在清晨的阳光里,我们走在巴彦淖尔横平竖直的大街上,试图解开这座城市的秘密。这里的街道干净整齐,行人悠闲恬静,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楼房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塞外的风是开阔的,阳光是鲜亮的,当风轻轻地将阳光吹成人们数也数不清的无限颗粒时,巴彦淖尔便有了黄金般的闪亮。半城游牧,半城农耕,紧紧糅杂在一起,构筑了巴彦淖尔的气质与灵魂,简单到了让人一句话就能说清。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中轴线,修建在巴彦淖尔市中轴线上的 “文博中心”与河套文化演艺广场、河套文化主题公园处于同一中轴线上,组成河套文化展示园区的人文地标。然而,从历史深处走来的巴彦淖尔,在大河之上始终带着浩荡奔涌的热情,这使我试图用年表式的记述来注释巴彦淖尔作为草原水城的秘密时,文字却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巴彦淖尔是内蒙古自治区西部的一个新兴城市,“巴彦淖尔”系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湖泊”。滚滚黄河九曲回荡、一路奔涌,冲刷出美丽而神奇壮美的河套平原,并形成乌梁素海、纳林湖、金马湖、万泉湖、镜湖等300多个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湿地,宛若撒落在河套大地上的颗颗珍珠。这种地理上的优越之势,让巴彦淖尔亮出了自己作为“草原水城”的新名片。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很早以前,草原上是没有房子的。公元1189年,28岁的铁木真被21个部落的首领尊称为“可汗”。年轻的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事业能够做到多大,仿佛没怎么用力或者留神,就打下了一个横跨东西方的帝国。正是这个帝国,给他和他的后代们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难题。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这个难题就是住房子或者住帐篷的问题,而对当时的蒙古人来说却是一种非常纠结的融合。

公元1230年,窝阔台继承铁木真遗志将其兵锋指向金国,这一战使他轻松获得了黄河以北的绝大多数地方,但那么多的人口与土地怎么办呢?蒙古贵族们的主张是“退耕还牧”,认为农耕经济是没有用的,还不如将土地用来放牧实惠,所谓“汉人无用,不如将他们杀光,空出土地,供我们放牧牛马”。所幸的是,被汉化了的耶律楚材站了出来,他说,不妨将土地交给他处理,他保证从土地上得到的税收绝对超过放牧所得,并以实际行动给了让蒙古人这样一个喜笑颜开的事实:原来,被蒙古人征服的汉人,竟然会给蒙古人带来比放牧要多得多的财富!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这种新的认识,使窝阔台决定建立一座蒙古帝国的都城,他将这个都城的地址选在了草原的深处,即漠北鄂尔浑河谷。这样,蒙古人在公元1235年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座都城,这座都城后来被命名为哈刺和林。意大利传教士鲁不鲁乞在他的游记中记录了他来到这里时的见闻:“……这座宫殿(大汗皇宫)的入口摆着盛着奶和其他饮料的皮囊,那是很不好看的,因此他(建筑师)便为汗蒙哥制造了一棵大银树,它的根部有四只银狮子,每只狮子嘴里有一根管子,喷出白色的马奶……”

这也许就是蒙古人经营城市的开始。据说,当年还在这座“皇宫”外为贵族们修建了很多的官邸,但那些贵族们并不去住,而是在城墙边上扎起了帐篷。因此,住房子还是住帐篷是蒙古人在那个时代的一种抉择:住房子意味着享受新生活的态度,而住帐篷则意味着固守本民族的传统。这种居住的方式也意味着文化派系的格格不入,以至于可汗蒙哥与忽必烈、忽必烈与阿里不哥,这些同胞兄弟拔刀相见。

正是这个窝阔台多次出巡阴山南北,其随行重臣也就是让汉地免于生灵涂炭的契丹族诗人耶律楚材,他写下了多首诗篇,生动地描绘了阴山的壮美和窝阔台“狼山宥猎”的情形:“吾皇巡狩行周礼,长围一合三千里。白羽飞空金镝鸣,狡兔雄狐应弦死。翠华驻跸传丝纶,四开汤网无掩群。天子恩波沐禽兽,狼山草木咸忻忻。”(耶律楚材《狼山宥猎》)

忻忻是兴盛的样子,不难看出,当时的巴彦淖尔地区是一片草木繁盛的和平景象。而巴彦淖尔这个名字以城市的形式出现,恐怕要追溯到清时。公元1693年,康熙帝巡幸河套,题诗《河套西望》、《出塞》两首。其《河套西望》曰:“往代存虚议,今为我外藩。河环沙碛暖,境阔草滩繁。错落延绥接,迷离朔漠吞。时巡曾不到,特示抚柔恩。”言其此番出巡而没有亲临河套土地,特作此诗以示对这片土地和臣民的抚柔之恩。今天,人们说巴彦淖尔这个名字是康熙给赐的,但一时却找不到更多的依据(另有一种说法,巴彦淖尔之名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但这仿佛不可能,因为巴彦淖尔一词作为蒙古语显然是近晚的事)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康熙中叶,清朝确立了在中原内地的统治,但边疆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康熙十七年,准噶尔部噶尔丹汗叛乱,引发了清朝平定准噶尔部的战争。期间,山西右卫和河北北卫是清王朝内防线的重点。而归化城(呼和浩特市旧城)具有很高的战略地位,环绕京畿重地,是军队汇集之地,背靠科尔沁,左据黄河,垦殖条件好,能满足驻兵粮食供给,是内外贸易交汇之重镇,中国北方的经济重心。另外为了应付战争,清廷需要选择一个适宜的地点筑城屯兵。基于上述考虑,雍正帝决定在河北外围至内筑城屯兵。乾隆四年1739年),归化城筑毕。其时,巴彦淖尔就处在祖国北疆的重要防线上,并在其后拥有了一个名字——绥远。辖境大约今巴彦淖尔市、鄂尔多斯市、乌海市的海勃湾区、海南区、包头市、呼和浩特市及乌兰察布市大部(除化德、商都外)

历史总会把自己藏在某个幽暗的角落或者某个见不到人、看不到光的山洞里,因此,寻找历史的时候,即使在白天也得打着手电筒。只有在那一束光亮里,才可以看到历史隐约的影子,是抓不着的虚无,却总会在人的想像里添上一份诗意。而为某个找来的影子,点亮生命的小小光芒,这便是我们对它的全部请托。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作为蒙古高原与陕甘黄土高原的分界区域,很早以前,巴彦淖尔就是中原和北方的族种与部落反复争夺的一个区域。临河,位于巴彦淖尔市中部,居河套平原腹地,坐落在黄河“几”字弯上方,南与鄂尔多斯高原隔河相望,北依阴山,东与乌拉特草原紧密相连,是巴彦淖尔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信息中心。她的历史也是巴彦淖尔的一个缩影。

考古表明,很早很早以前河套平原远古就有人类繁衍生息。著名的“河套文化”即萨拉乌苏河畔的考古发掘表明,处于智人时代的“河套人”,曾在黄河岸边制造石器,从事狩猎,食肉衣皮,创造了河套地区原始时代的物质文明。阴山岩画研究表明:早在一万多年前,阴山南北就是游牧民族生产生活的理想家园。那时,阴山河套一带草木茂盛,百兽出没,生态极好。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乌拉特中旗杭盖戈壁苏木西南4公里处,发现原始人的石器制造场(见《内蒙古文物考古》1981年创刊号),出土的石器多为刮削器和石核;在乌拉特后旗炭窑口岩画群中,发现刻有众多的类人面形,其面貌奇形怪状,原始而又古朴;在磴口县乌兰布和地区的保尔浩特和陶升井附近,发现石核、磨光石斧。从出土的文物考证属于“细石器文化”。这说明早在1万至4千年前的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在巴彦淖尔市境内阴山以北地区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

公元前二十一世纪,我国的原始社会开始解体,逐渐形成奴隶制社会,在黄河中下游一带建立了夏朝。

夏、商之际,居于北方的游牧部落有鬼方、危方等民族,他们对商王朝形成威胁。据《通鉴外纪》所载:“由商之成汤传至武丁,皆有外伐鬼方,三年乃克”的记载。这说明中原商王朝和北方游牧部落之间所进行的战争是非常激烈的。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位于黄河“几”字湾北岸的临河黄河国家湿地公园,地处河套平原南麓,是西部干旱、半干旱区典型的黄河河滩芦苇沼泽湿地类型,是中国中温带候鸟迁徙、繁衍生息的一个理想场所,是维护黄河流域中下游水生态安全和祖国北方重要防沙、治沙绿色生态的天然屏障。这里植物类型多样,包含林地、灌丛、草甸、沼泽、水生植物等多种植被群落类型;有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鸟类3种,包括白尾海雕、大鸨、遗鸥;有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鸟类14种,包括斑嘴鹈鹕、白琵鹭、大天鹅、玉带海雕、苍鹰、雀鹰等。

在临河黄河国家湿地公园看蒹葭苍苍,听百鸟鸣翔,很容易让人想起《诗经》里被最早记录下来的爱情朦胧诗《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有人说,这首诗不只是中国爱情诗的源头,也是朦胧诗的发轫,诗人以情景交融、重章复沓的手法,表现了爱情的可望难即及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充溢着虚幻似仙、神秘难测的朦胧美与意在言外、连类无穷的象征感。而所谓“蒹葭”,就是芦苇,蒹是没抽穗的芦苇,葭是初生的芦苇,巴彦淖尔之地多矣。

顾城有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黄河国家湿地公园“蒹葭”以多情的姿态,丰富了巴彦淖尔的黄河文化和草原文化的内涵和外延,实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临河也因此拥有了自己独特的气质与灵魂。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她屹立河套,是沐浴时代的“草原水城”。雄浑辽阔的乌兰布和沙漠、绝唱大美的乌拉特草原、延绵不绝的秀美阴山,以及富含人文历史的秦汉长城、西夏遗址和神奇辽远的巴音满都呼戈壁,在以临河为中心的巴彦淖尔大地上,构筑了北疆旅游的最后一块处女地,神圣并且充满荣光。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然而,同样是诗经里的《出车》将我们又带回了战争的年代。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

     出车彭彭,旂旐央央。

     天子命我,城彼朔方。

     赫赫南仲,狁于襄。

今译:周王传令南仲,前往朔方筑城。兵车战马众多,旗帜鲜明缤纷。周王传令给我,前往朔方筑城。威仪不凡南仲,扫荡狁获胜。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这里所谓“朔方”,指的是河套一带黄土高原上的某一地,当然包括今巴彦淖尔。在这里我们不妨追溯一下“狁”这个古老民族的久远历史。

“猃”就是“犬戎”的异写,历史上还被异写为“猃狁”、“荤允”、“薰育”、“荤粥”等。《史记》中就有黄帝“北逐荤粥”的记载。

远古时期,炎、黄两个部落争夺领地也发生过战争,黄帝打败了炎帝,两个部落渐渐融合为华夏族,黄帝统一了中国,成为华夏民族的共主。黄帝北逐猃狁,应当是其统一中国壮举的一部分。耐人寻味的是,“轩辕”与“猃狁”古音相同,而“轩辕”二字以当时名贵稀有的“车”为偏旁,美誉之极,“猃狁”二字则以“犬”为偏旁,带有明显的侮辱性。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原始社会汉字尚处于初创阶段,对同音词的写法不可能具有如此精细的褒贬之分,这种用字,应当是炎黄之后汉字成熟时才出现的。那么,“轩辕”、“猃狁”同音,二者当初必有内在的关联性。一些文献记载,猃狁是炎黄的近亲,这是不无道理的。

由此看来,《诗经》中吟咏的“猃狁”,在华夏民族的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西周至春秋时期,生活在河套内外的游牧部落又改称昆夷、薰育、猃狁等,号曰赤翟、白翟。所谓赤、白翟,即是猃狁之族。以后孔子删定古史,始以“翟”或“狄”通称北族。居于河套内外的猃狁部落,实力较为雄厚,并不断南迁,成为西周的边患。

据《河套图考》所载:“周宣王时,猃狁内侵,命尹吉甫伐之,乃命南仲筑朔方城”。这就说明,从西周以至春秋末期,河套内外皆是猃狁牧地。周宣王派大将南仲率大军讨伐居于阴山河套地区的猃狁之族,并在包括今临河地区在内的朔方筑城防守。

人生一世,不过二十四个小时的叠加,城市亦是如此。在人生的宝贵光阴里,我们生生不息,明确着自己的选择,城市也在岁月的浓度与深度里找到了她的细节。今天,我们有理由将临河读成是中国北方最早的边防城市。

巴彦淖尔草原水城的都市牧歌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本文摘自路生《到巴彦淖尔来看中国》一书(中国文史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