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2016-08-02 19:34:15|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部分商旅:

标题:

驼背上满载黄金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西北五省区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从历史上的边缘地区、改革开放的后方地区转变成为前沿地带,而这个前沿又是一个既要对内开放,又要对外开放的双向开放“中心区”。 按照“一带一路”建设的总体蓝图,西北五省区根据自己的特点,发挥自己的优势,去寻找参与的契合点,开通国际航线打通物流通关,全力打造交通命脉,建立完善基础服务功能,依托境内丰富的历史文物遗存,唱响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主旋律。随着一条条高速公路、铁路、空中航道的开通,当年古丝路上的那一个个驿站,成了今天向西的高铁、公路的站台或服务区。沧海桑田,讲述着一条路的过去现在。

然而,无论如何,丝绸之路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亘古的大漠,破碎的驼铃,长河的落日,塞外的孤烟……许许多多或悲壮或温情的意象总能奏出一曲曲或激昂或忧郁的历史交响,强烈地触动今人的心弦。而让今人向往的恐怕要属于古丝路上那穿越大漠戈壁,载着黄金与宝石的驼队。

它,属于丝路的商人。

这些商人用他们的艰辛行走甚至生命谱写了让我们今人神往的浪漫,也正是他们把丝路上的一个个绿洲经营成了城镇。然而,他们是谁?来自哪里?回答是:粟特人。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的他们充分利用自己地处丝绸之路中枢的优势,沿古丝绸之路建立了众多政教合一的聚居地,在公元3至8世纪,几乎垄断了丝绸之路的跨国贸易。

十多年前,我还在新疆乌鲁木齐工作,当时,乌市的公交车辆里有一种私营的小中巴。有天,我出门看到的这样一幕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一个大约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用扶车门拉客,车子还完全没停下他就打开车门跳到了地上,直至车子起动的那一瞬间他还在拉客,他从来也不着急向车门前的踏板上跳,但车子却从来没有甩掉过他。

我当时想,这个孩子怎么和我小时候不一样啊——他分明天生就是一块做生意的材料,把一切进行的那么有条不紊和顺理成章不说,还让拉客的那一刻变得那么精彩,而他的同龄人分明还在校园里上学或者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写这段文字时,我又想到了这一幕,我甚至把那个小孩子当成了我要写的粟特人。是的,经过长期的民族融合,粟特人的形象已经流淌在我们西北人甚至中国人的血液里。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文、路生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隋、唐王朝推行胡、汉有别,各依其俗的政策,发展自身势力。这一政策对汉人推行重农抑商,严禁汉人从事国际贸易,从而为粟特人创造了独霸丝路贸易财源的有利条件。粟特人从我国的东汉时期直至宋代,一直往来活跃在丝绸之路上。他们的经商活动促进了东西方的经济交往和文化交流,在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之间、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

20148月,在宁夏举行的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来自英国、日本、德国、韩国和中国各大学、研究机构的近百位中外专家围绕“粟特人在中国”,分享各自研究成果。英国皇家学术院院士、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尼古拉斯?辛姆斯?威廉姆斯介绍了自己40多年研究粟特语的成果,纽约大学古代世界研究所教授康马泰则讲述入华粟特人葬具上的翼兽及其中亚渊源。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在宁夏留下不可磨灭印记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和宁夏密切相连,粟特人在宁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固原南郊发现的隋唐墓中,有“昭武九姓”中史氏家族的多个墓葬,他们都是侨居中国的史国人及其后裔。

    粟特人原是生活在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一带操中古东伊朗语的古老民族,地域范围主要在现今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部分地区。我国古文献把粟特人称作昭武九姓,九姓胡、杂种胡、粟特胡等。关于昭武九姓的由来,《隋书》记载:昭武九姓本是月氏人,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今甘肃临泽)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支庶各分为王,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等九姓,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本宗是昭武,故称昭武九姓。因为这个,我们今天有很多学者都认为现在姓康、安、曹、石、米、史、何、穆等姓的人大多是粟特人。

    历史上粟特人从未形成一个统一的帝国,长期受其周边强大的外族势力控制。 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首先是衣着,粟特人一般穿白衣(慧琳《一切经音义》:“西域俗人,皆著白色衣”),有丧事时就穿黑色衣服(玄奘:“吉乃素服,凶则皂衣”)。但这种白色衣服并不是全素的,在上面还有一些绿色或者其他颜色的花。粟特人还戴帽子,尖顶,有的还有前檐,用来遮阳。另外是粟特人对腰带特别讲究,在皮带上装饰以各种珠宝,上佩刀剑。他们穿长筒靴,但在家里喜欢穿拖鞋。

    其次是打扮。所谓剪发齐项,就是把头发剪到肚子跟前。女人盘发,盘髻由辫子盘梳而成,在上面还要涂一些香油(杜环《经行记》:“以香油涂发”),结婚的妇人还要面蒙黑巾。

    三是粟特人的家庭。因为是生意人,所以粟特人“父子计利”,老子和儿子之间的账算得很清楚,也因为这个关系,粟特人没有大家族在一起生活,男子成年后就须脱离家庭,自己去经商谋生,兄弟之间发生利益纠纷,也要“打官司”。所以,粟特人的孩子一出生就要进行经商教育,男子五岁上学,再长大一点就得学商,一切以利益为重(男年五岁,则令学书,少解,则遣学贾, 以得利多为善)。

    四是粟特人的婚姻。实行多妻制,可以有多个老婆,但“大老婆”(正妻)一般都是同族人,地位很高,可以与丈夫并坐胡床见客。其他的老婆都是外族人,有侍妾、姘头,还有买来的女奴。粟特人婚姻非常自由,不但丈夫可以休妻,而且妻子也可以不要丈夫,再嫁别人。

    五是粟特人的名字。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荣新江教授认为,粟特人的名字实际上都是某某神的仆人的意思。比如姓史,名射勿,字盘陀,其实在粟特文里面就是射勿盘陀,射勿是神名,盘陀是仆人的意思。像我们前面说到的玄奘取经偷渡国境时,遇到的那个个叫“石盘陀”的人就是的粟特人,石就是塔什干来的,盘陀就是仆人的意思,他的名字是某个神的仆人。还有一种说法是,粟特人到汉族集聚区后,往往都取自己国家的国名为自己的姓氏,再把名字音译为汉文,如吐鲁番阿斯塔娜31号墓中出土的一件残名籍上,保留了45个人的姓名,其中有来自康国的康婆颉骑知、康莫天等。来自曹国的曹莫门陁、曹莫毗等27人、曹还有何国的何遮等。穆国的木钵息。

    六是饮食。粟特人以麦面和羊肉为主食。慧琳《一切经音义》中说:“胡食者,即铧锣、烧饼、胡饼、搭纳等事。”铧锣,即油焖大米饭,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抓饭。烧饼即今日维吾尔族食用的馕。胡饼则上加胡麻,反似今日的北京烧饼。葡萄酒是常备的佐餐饮料,盛在一种特殊的碗形酒器叵罗中,以金、银、铜等各种不同质料制成,岑参诗中有“交河美酒金叵罗”之语,所指就是这种酒器。

    七是历法。粟特人的历法和我们今天的差不多,七曜制是粟特人的发明,七曜指日、月、火星、水星、木星、金星、土星,合为一个周期,又称星期。同时,他们将年分为365天、12个月,每月一律30天,余5天搁置,一年差6小时,4年差1天,因此,每4年岁首提前1天。  

    八是宗教。最初,粟特人是祆教徒,他们认为,人去世之后,第四天要把一个人的灵魂送到一个桥,你是好人就过桥升天,如果是坏人就掉到水里面被怪兽吃了。人死后举行天葬,把尸体都是放在一个塔上,让狗把肉吃掉,把骨头收拾到一个瓮棺里面,集中埋在一个地方。后来,粟特人的宗教信仰呈现多元文化色彩,主要有祆教、佛教、景教、摩尼教,后来还改信了伊斯兰教。

九是语言和文字。从语言上,粟特人是操印欧语系伊朗语族中的东伊朗语的一支,即粟特语,文字则使用阿拉美文的一种变体,现通称粟特文。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贸易范围不止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关于以粟特人为代表的胡商往来贸易的行走路线,一些学者研究认为,此路从西域北道的据史德(今图木舒克市)、龟兹(今库车、新和、拜城等地)、焉耆、高昌(今吐鲁番)、伊州(今哈密),或是从南道的于阗、且末、石城镇,进入河西走廊,经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再向东南经原州(今宁夏固原市)入长安(今西安)、洛阳,或东北向灵州(今宁夏灵武县)、并州(今山西省及陕西延安等地)、云州(今山西省大同市)乃至幽州(唐幽州在今河北省)、营州(今河北、辽宁及朝鲜之地)

     姜伯勤教授和伦敦大学的Nicholas Sims-Williams教授都这样认为,中古时期丝绸之路上的贸易担当者就是粟特人,这些人不仅做粟特本土和中国的生意,也做中国和北方游牧民族的生意,还做中国和印度的生意,印度和粟特的生意,他们实际上是贸易的担当者甚至说垄断者。粟特商人经商贸易的范围其实远不止丝绸之路。他们曾经控制了中亚到印度河流域的南,七世纪时,粟特人还掌握了从拜占庭和波斯通往欧洲西北部的“毛皮之路”,从而达到了经济的黄金时期。他们把西方的金银、香料、药材、奴婢、牲畜、器皿、首饰运到中国,又把中国的丝绸、瓷器以运出铁器、金器、银器、镜子和其他豪华制品运到西方。

    在这里,有两件事得拎出来说说,一是粟特人贩人,二是粟特人放高利贷。

    奴隶也是粟特人贩运的主要商品,官府一般保护这种交易的正常进行,粟特人还以非法手段抢掠或拐带中原妇女。唐振武军使张光晟就查获了一起回鹘境内粟特人拐卖汉女的案件:“建中元年(780)回纥突董梅录领众,并杂胡等自京师返国,舆载金帛,相属于道,光晟讶其装藁颇多潜令驿卒以长锥刺之,则皆辇归所诱致京师妇人也。”另外在吐鲁番市阿斯塔纳墓葬里发现的一个粟特文契约上面就说,粟特人把一个突厥斯坦生长的女奴卖给叫做高昌的汉人。

    粟特商人几乎都是高利贷者,除贷钱外还贷放绢帛,吐鲁番阿斯塔那61号墓出土文书中有一件《唐西州高昌县上安西都护府牒稿》,内容是汉人李绍谨借练于粟特胡曹禄山,拖欠未还,引起的一起经济诉案。此案李绍谨于弓月城一次借练275匹之多,可见粟特人资财之众,并以之牟利。另《册府元龟》记载,长庆二年“京师内冠子弟”多“举蕃客本钱”,即借了粟特人的钱,偿还不起。

    我们今天都说商人没文化,但是,放高利和贩运人口的粟特人据说却有着很高的文化水平,绘画、音乐、舞蹈都非常发达,以至于唐朝辉煌文化中有相当大的因素是来自粟特的背景。白居易在《胡旋女》一诗中写道:“天宝季年时欲变,臣妾人人学环转。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太真是指杨贵妃,她善跳胡旋舞,说明这种舞蹈当时很盛行。

    北大荣新江教授甚至说如果是没有粟特人,我们现在的舞蹈就会像奥运会开幕式表演的那样,像兵马俑一样呆板。粟特人到了中国之后,舞蹈全部转变了,九部乐主体上都变成了西方的乐,变成了康国乐、安国乐、印度乐。粟特人将西方音乐舞蹈带来中国,所以安伽、史君这些人的墓葬图像里,看到大量的都是音乐舞蹈的画面。这些墓葬出土了之后,中国的音乐史,中国的乐器史,中国的舞蹈史都要重写。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西安史君墓复原粟特人商队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2003年考古人员在西安发现了北周凉州萨保(粟特人商队首领)史君墓史君墓的最大特点便是出现了大量的商队图像。有学者根据这些图像“复原”了当时粟特人商队的情景:

   最前面是两个骑马的男子,其中一位可以看见腰间悬挂着箭袋,显然是负责进行瞭望并提前告知危险的。后面是两头驮载货物的骆驼,再后面是一位头戴船形帽的骑马男子,上举的右手上握着望筒正在望。在两头骆驼的右上方,有两匹马和一头驴驮载着货物并行,后面一持鞭男子正驱赶前行……

    粟特商队中的人是以三十多岁的壮年人居多。商队的图像中并没有妇女,似乎说明她们可能不是从一开始就随同出行,但一旦粟特商队在前方建立了新的殖民聚落,她们应当随就到。在史君墓的石椁北侧就有男女主人出行图。上面骑马的男主人应当是萨保,下面的女主人应当是萨保的夫人。夫人也骑马,戴风帽,身披裘皮披风,旁边站立一个为女主人举伞盖的女侍者,前面有一骑马佩带武器的男子开道,后面还有两个女眷,也戴裘皮风帽。

  学者们分析,粟特商队如果规模庞大,则行进速度不会太快,所以在一个个绿洲之间需要花较多的时间,他们除了随身携带一些干粮外,可能还要在路上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食物来源,那么打猎无疑是一种最佳的方法。当然,对于粟特商队来说,打猎的意义并不仅仅是猎取食物,也可能兼有猎取某些动物或野味来作为他们对突厥首领、各地官府进贡的物品。这也是在粟特首领墓葬中往往都有多幅狩猎图的原因。

这样的画面,在我们现代人看来似乎很浪漫,我们也仿佛很难看出当年丝路国际贸易的风险。我们知道,即使在大一统的汉代,这条道路也从来没有安宁过,乌孙、大宛、鄯善、康居、大月氏……他们都与汉朝时战时和,除了最东段(从西安到敦煌)外,丝绸之路的其它部分都很少被汉王朝真正牢固控制过。汉代以后,中国经历了360多年的大分裂,除了西晋的短暂统一外,丝绸之路可以说一直处于战乱状态。隋唐的大一统使丝绸之路暂时获得了安宁和发展,但从“安史之乱”开始,丝绸之路再度陷入腥风血雨……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从乌市到兰州要走一年时间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公元627 年,玄奘从长安(西安)出发,沿着丝绸之路西行取经,抵达高昌(今吐鲁番)时,历时一年。  但是,今天随着兰新高铁开通,我们早上在兰州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晚上可在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于皎洁的月光下吃抓饭、烤肉,喝啤酒了。这种变化也许会让我们感到非常爽快,但正是这种爽快或许会使我们忽略当年丝绸之路上商人们的风险与艰辛。

    在以丝绸为大宗贸易的这条商贸路线,基本走向可分为南道、中道、北道三条路线。商人们以敦煌、玉门关和帕米尔高原为界,分为三段。东段从中国黄河中游地区的长安或洛阳到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郡(含玉门关、阳关);中段从玉门关、阳关以西至葱岭或天山西端为界;西段越葱岭后于天山以西的河中地区形成欧亚大陆的交通枢纽路网,往西经过中亚、西亚直到欧洲,往南可达南亚,往北可通亚欧北方草原地带。

    然而,无论是哪一条丝绸之路,一路上尽是高山、大漠、草原、荒野,大多数地方人烟稀少,许多地方甚至人迹罕至。因此,商人只能结成大团伙,携带武器,雇用卫队,以对付小股盗匪。

    和玄奘一样,当年的商人们从乌鲁木齐到兰州也要花费一年的时间。原因在于,古丝绸之路是由若干条道路东西相连,南北交错构成的交通网络,沿途地形复杂、民族众多、战争掠夺不断。这就是说,有时候有些路是通的,而有些时候有些路是不通的。沿线不同区域的政权变更,甚至生态环境的变化,都能改变道路的走向。商人们为了保证商品安全顺利抵达目的地,每到一座驿站都要四处打听,选择一条安全可行的道路。而打听来的安全并不是真正的安全,这里面有两个不可以绕过的因素:一是沿线的“流氓国家”横征暴敛,雁过拔毛,即使是那些“非流氓国家”,商队也往往要向它们上贡,寻求它们在其境内经过时予以保护;二是沿途的凶残强盗——在当年西域的一些国家(或政权)的领土往往没有明确的边界,出现许多管辖权不清的地方,不少地区在若干时期中甚至没有国家(或政权)管治。这样一来,使得从事国际贸易的商队更加成为沿途盗匪垂涎的目标。因此丝绸之路上盗匪横行,洗劫商旅,杀人劫财,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关于这一点,玄奘为我们记录下了当年的可怕情形,他说,有一次他与一个商队同行,有一天商队中的一些人为了贪图早到目的地赚取更多的利润,就在夜里偷偷地出发了(贪先贸易夜中私发),但走了十多里地却遇到了强盗,那些“先发”的商人全都被杀了(前去十余里,遇贼劫杀无一脱者)。后面的商队赶到时,见到的只能先发商人的尸骨,而货物已经被抢得干干净净。

    当然,高风险总会有高利润。在丝绸之路贸易的鼎盛期,来往商旅不仅贩卖珍宝异玩,也有一些面向普通大众的商品,胡人奴婢、西域宝马、琉璃器皿,虽不属于生活必需品,但是在市场上销路很好,是很受欢迎的商品。长安的东市和西市,“四方珍奇,皆所积集”,特别是西市,成为胡商汇集之地。而粟特商队在中国赚的钱甚至足够从阿拉伯人手中买回一座城池。

    同时,粟特商队当时贩运的一些商品,在当时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奢侈品,深受当时社会上流的欢迎,有赚头。有这么个事,在这里很什一说:西汉末年,孟佗贿赂当权宦官张让一斛葡萄酒,后来被任命为凉州刺史,引得宋江朝的苏东坡在诗中感慨:“将军百战竟不侯,伯郎一斛得凉州。”

就这样,粟特人进入中国生活一段时间后,他们既获得了丝路贸易带给他们的巨大利润,积累了雄厚的资本,同时又被中国文明深深吸引,生活习惯也在慢慢改变。在故国横遭摧折之痛的他们,也渴望一个强大、稳固的政权提供给他们长期居住处。同时,路途艰险,有了钱的他们从行商变为坐商,开始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受中原文化以及通婚的影响,他们的子孙不再必然走上经商之路,有的从军,有的入仕,融入到了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二:粟特人垄断丝路跨国贸易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