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2016-07-02 13:52:16|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走在刀刃上很迷人

 文、路生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古丝绸之路对促成汉朝的兴盛产生了积极作用,即使到了现在它依然是中国联系东西方的“国道”。虽说我们今天说它是一条友谊之路、一条和谐之路,但谁也不能否定的是,最初开通这条路的是军人。今天依然雄踞于丝路的关隘、烽燧就是最好的说明。

不知道当兵的岁月什么时候被很书面地称为军旅,而这两个字从旅游的角度诠释就是军人的旅行,在这条旅行的路上有着太多的打打杀杀、刀光剑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咔咔咔砍死几个人,这在和平年代看来是“二货”行为。但汉朝派往西域的将领们以武力的威慑,换来了西域的和平。

公元前111年,汉帝国在河西设立了两座雄关玉门关和阳关,让后来无数诗人的咏叹,最悲伤的恐怕要属这句:西出阳关无故人。两座雄关设立后,汉帝国对西域的态度大变,不再让张骞等人再去“送礼”,也不想让“公主”再去和亲,而是采取了一项让很多军人热血沸腾的政策——军事征服。这四个字简单地说只有一个字——打。

正是这个字让无数人在西域死去,也是这个字让一批英雄在西域横空出世,还是这个字让我们今天依然能在菜市场看到西汉军人的影子——当您看到西域的大蒜与香菜以及其他一些物什时,就会明白,我们今天的生活依然与他们息息相关。

现在,我们分明还能感觉当年的西域是这么一个社会:今天这个把那个杀了,明天那个又把这个灭了。这是因为当时的西域三十六国,谁也管不着谁,它们需要一个“老大”来定制规则。但是,匈奴这个从实力上来说能做“老大”的主儿,仿佛不太擅长干这种事情,倒是今天帮着这个打那个、明天帮着那个揍这个,把西域弄成了一个谁强谁就能称王称霸做老大随便杀人的浑球社会。野蛮与粗暴,匈奴单于杀死月氏王拿人家的头颅做酒杯,就是其中一例。

汉帝国也许是看出了,西域匈奴这个浑球社会里的“老大”不太讲道理,以金钱和女人贿赂的手段很难达到和好的目的。因而,也就只能“以暴制暴”了。既然出关无友,没好酒喝,也没好菜吃,汉帝国的军人就都带上了刀子。

这刀,当然不是用来切菜,它寒光闪闪并且鲜血淋淋,随时都想杀人,处处想着胜利,冷酷并且骄傲。西汉的将领们因为这个,在西域提着人头耍了一阵子威风。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汉将: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一将成名万骨枯。不知汉朝一个士兵杀掉一个敌人汉朝军队和政府会给他们怎样的奖励,但却知道汉朝的将军在杀了很多人之后政府给他们的待遇——加官进爵。《史记》和《汉书》都记载过一些这方面的盛况,单说公元124 年五击匈奴得胜后,汉朝政府就封骑将军公孙贺为南纝侯;轻车将军李蔡为乐安侯;校尉李朔、校尉赵不虞、校尉公孙戎奴分别为涉轵侯、随成侯、从平侯;将军李沮、李息赐爵关内侯。而对卫青,除了益封六千户外,还封青子伉为宜春侯,青子不疑为阴安侯,青子登为发干侯……充满诱惑力的“侯”啊,也许正是它在某种程度上让一些汉朝的铁血英雄们,于西域的大地上展现出了他们冷血、残忍的一面。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刘邦在白登险些当了俘虏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汉朝有一句很能反映汉军士气的名言:犯我强汉,虽远必诛。这名言需要韬光养晦的实力,而汉初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匈奴是一个巨大的多血缘多语言的游牧部族联盟,其行为似乎很乖张。从帮助犬戎攻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西周灭亡开始,匈奴和华夏族诸侯国或帝国进行了长达七个世纪的、以暴力摩擦和大规模冲突为首要特征的斗争。在这七个世纪里,虽说双方的文明冲突和政治争斗从未有过真正的决胜,但匈奴大体上占有优越的战略或军事位势。期间,华夏族诸侯国或帝国虽有过为数不多的可称辉煌的战略性反攻,但效果都不是十分明显。

其中最著名的是公元前214-215年,蒙恬率30万大军远征,从匈奴手中收复河套地区,以至 “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 。但是,蒙恬死后,“诸侯畔(叛)秦,中国扰乱,诸秦所徙戍边者皆复去,於是匈奴得宽”(《史记?匈奴列传》)。特别是汉初,匈奴发动了急剧的武力扩张,“大破灭东胡王”,同时开始大规模蚕食中国领土,不但夺回了蒙恬当年收复的地方,还进攻到了今天的山西、河北一带。

公元前200年,汉高祖曾不听规劝,贸然亲率大军20余万征伐匈奴。结果,“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白登之围。那回,刘邦让匈奴人围困了七天,险些被抓当俘虏。随后,刘邦只好采取和亲政策。所谓和亲,主要还是送礼,希望花钱买个平安。这个政策使匈奴的入侵确实减少了,但并不意味着边塞无战事。

公元前166年,匈奴老上单于亲率14万骑兵大举入侵汉地,烧杀掳掠一直打到汉都长安附近三百里。文帝再度坚决抵抗,调遣和部署两股大军,分别“军长安旁以备胡寇”和“大发车骑以击胡”。但这次搭箭在弦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却因匈奴大军撤退和汉军“出塞即还,不能有所杀”而中止。

公元前158年,老上单于死后即位的军臣单于“绝和亲”,大举入侵汉边,杀掠汉民,汉朝出兵挺进边境,匈奴见汉朝要打就撤往塞外,汉朝只好收兵,接着上演用朝贡从匈奴人哪里和平的游戏。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匈奴单于写信给汉朝国母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给了钱,送了人,还要打着欺负你一下,这就是匈奴人。在这里,我们不妨讲这么个事乐呵乐呵。

《汉书》卷94记载着刘邦死后,匈奴和吕后间的一次国书来往。匈奴冒顿单于发来国书充满蛮横亵狎之气,他这样写道:“孤偾之君,生于沮泽,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两主不乐,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偾”,激动之意。源出于《左传》僖公十五年,“张脉偾兴”,即血压升高,血流加快,紧张兴奋。“孤偾之君”就是“孤独的、处于性亢奋状态的君王”,说吕后“独立孤偾”意思也相同。“沮泽”是湖泊,应指其 绿洲。“平野牛马之域”当然就是大草原。其中“数至边境,愿游中国。”可不是说他想来旅游,而是说他曾数次侵犯边境,现想来灭中国。至于“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意思清楚,就是要吕后陪他睡觉。

在收到此书后,吕后不高兴,她的妹夫樊哙说要以十万汉兵横扫匈奴。其实,樊哙也就是那么讨好地一说,因为,当时汉朝根本就没有出塞打击匈奴的条件,只能忍气吞声,吕后也只能委曲求全地人回信家。她在信中说自己“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汙。弊邑无罪,宜在见赦”,并送上辆车和送女人和亲。

“单于过听”中的“过”字有过失之意,过听即误听。“汙”意思和污相似,“自汙”就是把自己弄脏了。“过听”和“自汙”有什么关系?省略了些话。如把这几个字用括号括起来加上,就是:“我老的不行了,您单于不知误听了什么人的话,要我来陪您睡觉,这会让你弄脏自己,有失身份嘛。我们也没有罪,饶了我们吧!

对此,有人说,当时汉军横行匈奴是不可能的,但是,防守也不是不可能。匈奴虽气势汹汹,但从来没有占领过中原大片地方 ,甚至长期占领小片地方的事也没有。后来,文帝景帝时多曾以防守姿态对付匈奴,也不是不可以。所以,尽量不触犯匈奴是对的,但是,怎么能写这样无耻的回信呢?所以,这些人把吕后的这封回信称作是“中国历史上最有辱国格的国书”。

另有一些人可能觉得这事说白了不太好听,就将它又“翻译”成了另外一种版本:

话说,当年樊哙雄纠纠气昂昂地说了要以十万汉兵横扫匈奴那句话之后,匈奴的使者挣脱了侍卫的手,挣扎着爬起来,呲牙咧嘴的嚷起来:“尊贵的太后,我想这一定是误会,天大的误会!”使者一边说,一边耸了耸肩膀。

 “误会,什么误会?冒顿已经连续娶了我汉家五位公主,还说他孤独寂寞,这能是误会?”

 “尊贵的太后,信只能读,不能嗅,嗅就会嗅出不同的味道。我家单于其实很诚恳,他也知道汉人与胡人风俗不一样,这封信写的很委婉,很含蓄,那是投书问路,他能不能来看望太后你?”

 “冒顿能有这份孝心?这明明是亡我中原之心不死。”吕后越说越气,大喊起来:“诸位卿家有何良策?”

随后,中郎将季布站了出来,指着樊哙的鼻子说:“好你个樊哙,真该斩首,当年高祖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白登,如今你用十万人马就能横扫匈奴?这简直是撒谎!”众人见季布说的严肃,都惊恐起来,觉得用兵不妥。

这时候,来使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又绝望的样子:“想不到我家单于一片好心竟被当作驴肝肺。”陈平出列,指着来使说:“你家单于之情,必有玄机,你就说说他是如何好心。”

来使看看陈平,说:“在我们草原,家里死了男人,那是很不幸也很危险的事,茫茫草原,白天会碰到野兽,夜里会面临狼群,周围毫无人烟,寂寞孤单。哥哥死了,弟弟就要接管嫂子,草原上娶后母、娶岳母、娶嫂嫂很正常,是责任也是保护。在你们汉人眼里就变成了禽兽?”陈平一听觉得有理,点了点头。觉得这礼俗复杂微妙,不能把事情闹大,闹大了也许既丢人又失礼,就对吕后说:“太后,这事就由臣来处理,你尽可放心,不必生气。”

陈平回去后,替吕后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公主,一封给冒顿,婉拒了冒顿的好心。公主也给吕后回了封信说:“母后,你误解了,冒顿若想图谋中原,他会发兵打过去,哪有先通知对方的?母亲在汉地,孩儿在草原,这汉胡礼俗好真不是一封信能说明白的……”

吕后见信,心也安了下来。不久,她又挑了一位宗室女,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给冒顿送去。终吕后之朝,汉匈无战事,这才有了后来的“文景之治”。

现在,我们姑且将以上两种说法的是与非放下,原因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能从中看出当时汉朝在对待匈奴问题上的恐惧心理,而这种心理到了汉武帝时才得以改变。一个因为战争而变得血淋淋的时代就这样开启了。

在这里,我们说三个人:傅介子、冯奉世和陈汤。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傅介子:对楼兰国王实施斩首行动

 

《汉书·傅介子传》是这么记述傅介子的:傅介子是北方人,在军队里做了官。元凤(公元前80年至公元前75年,汉昭帝的第二个年号)年间,傅介子出使大宛,他当时的身份是军队里管马的官员(骏马监),他还要依照皇帝的诏书指责大宛附近的楼兰和龟兹,因为此前龟兹和楼兰都杀过汉朝的使者。

到了楼兰,傅介子指责楼兰国王教唆匈奴堵截杀害汉朝使者,他说:“如果大王没有教唆匈奴,那么匈奴使者经过楼兰到其他国家去,你为什么不说?”楼兰国王表示自己错了,愿意顺服汉朝,并告诉傅介子:“匈奴使者刚走,他们要到乌孙去,路过龟兹。”

傅介子来到龟兹,批评了龟兹国王,龟兹国王也表示自己错了,愿意顺服汉朝,还告诉傅介子:“匈奴使者才从乌孙回来,现就在龟兹。”傅介子听了就率领他的部下把匈奴使者给杀了。

回到汉朝廷后,傅介子向皇帝报告了这事儿,皇帝下诏书升了傅介子的官(由原来的骏马监升为中郎的官职,后又改为平乐监)。随后,傅介子告诉大将军霍光:“楼兰和龟兹这两个国家总是反复无常,对汉朝三心二意的,如果不派兵去征伐他们,仿佛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但是,我路过龟兹时,发现龟兹国王对身边的人没什么防备,我愿意前去龟兹杀了国王,以向西域其他国家示威。”大将军霍光说:“龟兹国路太远,我们不妨先拿楼兰试试。”随后,霍光向皇帝禀告了这事儿,傅介子便带着士兵、黄金和一些很贵重的物品出发了。

到了楼兰,楼兰国王流露出不太欢迎傅介子的“意思”, 傅介子就带士兵假装离去,但在楼兰西边的边界上停了下来,让楼兰派来的翻译官回去,还对翻译官说:“我们汉朝使者带着黄金和五彩的丝绸来到西域赏赐各个国家,既然你们国王不愿意接受,我们就去其他国家了。”随后,傅介子拿出黄金和丝绸让翻译官看,翻译官见傅介子说的是真的,回去便向楼兰国王报告了此事。

楼兰国王一听,因为贪图汉朝的财物,就来到楼兰西边的边境见傅介子。傅介子招待楼兰国王喝酒,还将从汉朝带来的那些东西一一拿出来给楼兰国王看。楼兰国王很高兴,和手下都喝得有些醉了,傅介子就对楼兰国王说:“汉朝皇帝让我单独和您说一些事情。”楼兰国王起身,和傅介子一起来到了帐后,并让其他人退避和傅介子单独说事,但楼兰国王没想到的是,两个汉朝的武士就在那时冲出来用宝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楼兰国王就这么死了,他带来的那些贵人和随从都吓得逃散了。于是,傅介子带着楼兰国王的人头加了汉朝,汉朝皇帝和大臣们都很赞赏傅介子的勇敢,汉朝皇帝还封傅介子为义阳侯,赏给他七百户人口的土地,而那些和他一些参加刺杀楼兰国王士兵们也都跟着他升了官。

一个西域的国王就这样被汉朝的使者给杀了,四年后,楼兰送到汉朝的质子(楼兰国王送到汉朝当人质的儿子)登上了楼兰的王位,汉朝给了楼兰一个新的、更好听的名字:鄯善。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冯奉世:逼得莎车国王去自杀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我们今天所说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语出《孙子兵法》,意思是将领远征在外可以应激作战(胜败是一瞬间的事,战机不可失),没必要事先请战或者等到君主的命令再战(如再请命,怕是贻误战机)。还有一层意思是,将士在外随机应战,可以不遵守君主的命令。

冯奉世(?—前40年),字子明,原籍上党潞县(今山西潞城东北)人,后移居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冯奉世是有一些家族背景的:他的祖先冯亭,是战国末期韩国上党郡的郡守。秦昭襄王四十六年(前262年),秦国攻打上党,堵住了太行山中的通道,韩国守卫不住,冯亭就把上党城献给赵国并且为之防守。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和赵国大将赵括一起抵御秦国。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前260年),冯亭在长平之战中战死。冯氏宗族从此分散各地,有的留在潞县,有的在赵地。在赵地的成为官吏将军,官吏将军的儿子们又做了代国的丞相。到秦灭六国以后,而冯亭的后代冯毋择、冯去疾、冯劫都作了秦国的将相。西汉建立以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闻名朝野,因为冯唐就是代国丞相的儿子。冯唐这位古稀之年方才得以出仕的名臣,有一段名言流传后世,那就是他在给汉文帝上书议论征讨匈奴的战策时,提出的“阃以内者,寡人制之;阃以外者,将军制之”,也就是我们上面说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汉代版本。

汉武帝末年,冯奉世因为是良家子弟而被选任作郎官。公元前65年,西域诸国刚刚与汉朝和好,汉朝安抚这些国家,就挑选可以出使西域的人选。在此之前,汉朝数次派往西域的使者,大多不称职,一些人趁出使机会贪污,还有一些人则被西域一些国家刁难侮辱。前将军韩增这时推荐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宾客回国。

冯奉世一行到达伊脩城时,听说莎车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家一起攻杀了西汉所任命的莎车王万年,还杀了西汉使者奚充国。而此时,匈奴又发兵攻打车师城,因为没攻下就回去了。莎车国派使者扬言说北道诸国已经归属匈奴,他们正在攻击南道诸国,并与南道诸国歃血为盟背叛汉朝,从鄯善国向西都交通已经中断了。而汉朝的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都被困在北路诸国之间。

冯奉世和他的副手严昌商议,认为如果不火速攻击,莎车国就会日益强大,这样形势就难以控制,一定会危及整个西域。于是,冯奉世以使节通告西域诸国,并征召了一万五千名士兵,从南北夹击莎车国,攻拔其城,迫使莎车王自杀。随后,冯奉世将莎车王的首级传到长安,主持另立亲汉的莎车王万年的昆弟为王。西域诸国因此平定下来,冯奉世也因此威名震远扬。当他西行到了大宛国,大宛国听说他杀了莎车王,尊敬他超过了其他使者,还诚惶诚恐地将一匹龙象马奉献给了汉朝,以此向汉朝表示输贡效忠。

汉宣帝很高兴,但当他和大臣们论封赏冯奉世的事时,问题便出来了:大家认为冯奉世奉旨出使有其任务,却擅自假托皇帝命令违背旨意,征发诸国兵马,虽然有功劳,但不可以用他做后人的榜样。如果要封赏冯奉世,就开了以后出使的人的方便之门,大家都以冯奉世做榜样,争相发动军队,邀功求赏于万里之外,在夷狄各族中为国家滋生事端,就不好办了。因此,冯奉世到了快死时才被封了侯,不是因为他平定莎车之乱而是因为他征羌有功,但他他平定莎车之乱的影响远比他征羌有功深远。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冯奉世触犯了封建君主心中的大忌——擅自调动军队。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陈汤:千载功业一朝而成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陈汤出身贫寒,家中靠乞讨借贷为生,但陈汤年轻时喜欢读书,学识渊博通达事理,能写一手好文章。书读好了,陈汤就想到长安去求取官职,好不容易遇到有人推荐他,但他却因父亲去世没有奔丧回家,被朝廷拘捕入狱。后来又经人大力举荐,陈汤终于被任为郎官。随后,他主动请求出使外国,几年后被任为西域都护府副校尉,与校尉(正职)甘延寿奉命出使西域。

这时,大约是公元前36年,这时,西域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匈奴郅支单于西逃到康居国,杀死了汉使谷吉等人。康居王把女儿嫁给郅支单于做妻子,郅支也把女儿嫁给了康居王。郅支借兵还数度攻击汉朝保护的乌孙国,打到了乌孙国都赤谷城,残杀掠夺人民,抢夺牲畜财产,乌孙国不敢追讨,西部空虚,有千里方圆的地区没有人住。其后,郅支变得更加骄横了起来,杀死了康居王的女儿。汉朝派遣三批使者到康居要谷吉等人的尸体,郅支困住使者并羞辱他们,不肯听从诏令,还通过都护上书汉朝说:“我处于困苦危难之中,愿归附强大的汉朝,送儿子来作为人质。”

陈汤到达西域后,便开始谋划发动屯田的官兵与乌孙的部队起打到郅支的城下,“千载功业可以一朝而成”的好事,但当他把自己的想法报告给甘延寿时,甘延寿却说这事得上奏朝廷。陈汤认为“国家大事都要让公卿讨论,非凡的策略是凡人所想像不到的,事情一定不能得到准许”,坚持发兵。这正好碰上甘延寿生病,陈汤便假借朝廷命令调发有城镇的各国军队以及车师国戊己校尉屯田的官兵。甘延寿知道后阻止陈汤,陈汤发怒了,拔出宝剑对甘延寿说:“大众已集会,竖子欲沮众邪!?”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部队都已集合好了,你想坏了大家的好事吗?

甘延寿没辙,只好与陈汤一起部署行军的阵式,还增设了扬威、白虎、合骑三校,汉兵、胡兵合起来共四万多人,与陈汤带领军队分道进攻康居。

郅支听说汉朝军队到了,想逃走,但怀疑康居怨恨自己,会作为汉军的内应,又听说乌孙各国都派了军队,自以为没有地方可去,只能留下来死守。于是,郅支就披上镗甲站在楼上,各位阏氏夫人有几十人都用弓箭射杀城外的人。城外的人射中了单于的鼻子,几十个夫人也多被射死……陈汤和甘延寿就这样实实在在地和郅支大战了一场。

第二天,汉军攻破了城,郅支受伤而死,军候假丞杜勋砍下了单于的头。

此役汉军大获全胜,汉军抢得的所有东西都给予本人,“凡斩阏氏、太子、名王以下千五百一十八级,生虏百四十五人,降虏千余人”。

于是,甘延寿、陈汤上奏书说:“臣等听说天下的大道理,应当是天下一统,以前有唐和虞,如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自称是北藩,只有郅支单于反叛对抗,没有受到惩罚,大夏以西的地方,都以为强大的汉朝不能使郅支单于臣服。郅支单于残酷毒害百姓,罪大恶极通达到上天。臣甘延寿、陈汤率领仁义的军队,替天诛伐,依赖陛下的神灵,阴阳调和,天气晴朗明丽,冲锋陷阵打败敌人,斩了郅支单于的首级以及杀死了名王以下的人。应把所砍的头悬挂在稿街蛮夷的官邸间,用以昭示万里之外的人,让他们明白违犯强大的汉朝的,即使再远也一定要诛杀。”

这就有了我们前面说的那句名言: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这就是汉朝派往西域的将领们,今天我们可以批评他们好战、爱杀人,但是,如果没有他们,丝绸之路也许就不会那么畅通、繁荣。而早在这三位之前的公元前104年,汉武帝派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征大宛,这场长达四年的战争,“损五万之师,靡亿万之费”,最后获得的汗血宝马只有数十匹,但其真正的意义,诚如《汉书》所言:“自贰师将军伐大宛之后,西域震惧,多遣使来贡献,汉使西域者益得职。”

《史记》和《汉书》都记载了汉朝每次在对西域的战争“斩首”的多少,下面便节选其中的几次:

124 年春,汉以车骑将军卫青击胡,得右贤王部众男女5000人;

121年夏,骠骑将军霍去病复与公孙敖数万骑出陇西、北地2000里,击匈奴。得胡首虏3万余人;

119年春,令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从东西二分军击胡。卫青部斩首虏19000 级。骠骑将军部汉兵得胡首虏凡7万余级;

……

然而,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汉朝人死了多少人呢?

丝绸之路策划之九:犯我强汉,虽远必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2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