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2016-07-20 19:45:26|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第七部分僧侣:

标题:

总有大师要远行

 

在这个章节之前,我们先说说青海。

2014年,在“清食展”期间,青海省委、省政府举办了中国(青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贸合作圆桌会议,期间,各兄弟省区表示,将与青海一起扩大向西开放目标,实现与中亚各国繁荣经济与文化的良性互动。天时、地利、人和,为丝绸之路青海道发展旅游迎来新机遇。

2015年以来,青海省旅游局创新宣传促销思路,在国家旅游局的支持、帮助下与意大利伦巴第、弗留利大区签订旅游合作的联合声明;组织旅游企业与欧洲三国旅游企业签订了旅游合作框架协议,进一步拓展了青海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与西班牙、瑞士等国家旅游业界之间的合作交流;积极开拓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作为青海今后主要客源地市场。

同时,青海省旅游局还以丝绸之路为依托,整合青海各项旅游产品,精心打造了11条国际重点旅游线路,包括丝绸之路南线旅游线路、唐蕃古道旅游线路、青藏铁路旅游线路、西北穆斯林旅游线路、玉树康巴风情旅游线路、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体验旅游线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热贡艺术鉴赏旅游线路等,涵盖了全省历史文化、民俗风情、自然风光等众多旅游资源,向世界全面展示大美青海。

学者和专家认可的丝绸之路青海道大致走向为:从陕西西安市出发,过咸阳,沿丝绸之路东段西行,越陇山,经甘肃天水、陇西、临洮至临夏,进入青海民和官亭,经古鄯、乐都、西宁、湟源,登日月山、涉倒淌河、到恰卜恰(伏羲城)、青海湖、都兰、敦煌。

在这个基础上,还有一条分支,那就是现在甘肃和青海两省合作打造的丝绸之路国道227线旅游之路。即从从甘肃进入,经湟水谷地,在西宁北折通过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全境,翻越达坂山,历经北海草原,翻越连绵起伏的祁连山,又复入甘肃河西走廊张掖地区。在这条路上甘青两省共有7个县,均处于祁连山周边地区,山水相依,地貌相连,历史文化底蕴深厚,自然景观奇特壮丽,旅游资源互补性很强,一批知名旅游品牌像一串被穿起的明珠——藏医药博物馆、北山土楼关、老爷山、百里油菜花长廊、扁都口、军马场、西夏国寺等,为自驾游游客量身打造了一条丝绸之路旅游线路。

我们下面说的法显就从这条分支线上走过,据说他还是穿越扁都口的第一人。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告诉我们的道理只有这样两个字:践行。即是把从书上学来的东西放到社会生活中实践,说白了就是看完了书要出去走走,见见世面。都说人生漫长,实际它很苦短。在这看似漫长、实则苦短的人生里,如果您不去行、不去走仿佛没什么意思;而若您行了、走了,却没有记、没有录,也仿佛没什么意思。这就是行走与记录的重要性,这两者的前提是学习。学习如同土壤一样丰富着我们的行走与记录,让我们在成就和辉煌自己的同时展示和多彩了这个社会。法显和我们接下来要说的玄奘都是。他们在丝绸之路上的行走,让我们在两千年后的今天依然高山仰止。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小说家在行者身后捕风捉影

 

十多年前,我在吐鲁番盆地的火焰山采访时,当地一位研究地方史的学者告诉我,法显就是《西游记》里的那个猪八戒。我当时年少无知,一张口就对他说了句:“有这么糟蹋人的吗?”然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发现这说法还真有些“靠谱”,于是,我把“八戒”与“法显”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一遍遍地默念,在没有发出的谐音里,我忽然就感觉到了点什么!而此时,我认定了,不管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八戒还是历史古书里的法显,都在我的心里立地成佛了。

《西游记》里,八戒在高老庄里上演了背媳妇的精彩一幕,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乐呵呵张嘴、美滋滋流口水的神态。在这种神态里,我非常非常想说:小说家对于这个世界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无穷尽的虚构和不着迹的胡诌。尽管我是小说家,但我还是倒出了这实话,我没有糟蹋同行的任何意思——只有东拼西接故事才可以精彩,否则就叫纪实了。

法显(334年—420年),东晋司州平阳郡武阳(今山西临汾地区)人,一说是并州上党郡襄垣(今山西襄垣)人。他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位名僧,一位卓越的佛教革新人物,是中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求法的大师,杰出的旅行家和翻译家。

公元399年,法显等从长安出发,经西域至天竺,游历20 个国家,收集了大批梵文经典,前后历时14年,于义熙九年归国。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说说法显为什么要去“西天”取经?

事实上,在法显取经之前,佛教已传入中国,但随着信徒的增多、沸法的精进,佛教的佛教戒律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而当时中国的戒律还处于草创阶段,印度很多重要的律藏尚未介绍和流传过来。这就是说,当时中国的佛教徒虽说已经信佛了,但还谈不到“戒”的层面。无“戒”也就无法可循,以致上层僧侣穷奢极欲,无恶不作。

这种情况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仅停留在“嘴”的层面上,只有嘴上的工夫,光说不练。也像我们今天总有那么一些人,总说自己信佛,但总干一些坑蒙拐骗、嫖风浪荡的事情。当时,这不仅体现在世俗的家中,甚至还出现在一些佛教的寺院里。所以,维护佛教“真理”、矫正时弊成为一种必然。

那么,这个关于“戒”的问题由谁来完成呢?

历史总是把伟大的使命交给一些看起来分明不太显眼的小人物,让他们以自己的言行来谱写辉煌。法显,这个当时社会里的“小人物”很幸运地担当起了这一使命——当他看到不受戒律约束的出家人胡作非为、欺诳百姓的情况,十分痛心,便决定西行求法,到印度寻求戒律。在他的号召下,同在长安修习佛学的慧景、慧应、道整、慧嵬应声前往。

如此一说,“八戒背媳妇”的事在当时的社会还是有发生的,是当时社会现象的一种折射,只不过这法显是为了解决“八戒背媳妇”这一问题,而不是八戒本人,小说家的虚构也并非空穴来风。而法显并没有玄奘有名,也是因为他没有和后世的文学作品挂上勾。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高手不会在独孤求败中死去

 

当年,法显“取经”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虽说还需要进一步来“完善”的佛教,已经在中国立住了脚。当时,流传的内容主要有两大体系:一是以支谶、支谦为代表的大乘空宗般若学;二是以安世高为代表的小乘禅学。小乘和大乘都传进来了。也就是说,一个外来宗教的佛教传入中国,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试探、冲撞、适应,已逐渐被中国人所接受,达到了与经达到了与中国文化相融合的阶段。

此时的中华大地分为南北两区:北方是后赵、前秦、后秦、北凉等,南方是刚刚建立不久的东晋。北方的统治者都是少数民族,他们崇信佛教、扶植佛教。南方虽说不是非常明显,但北方的达官贵人、文人学士,甚至包括一些国王在内,为了躲避异族压迫,纷纷南逃(即历史上所谓的 “衣冠南渡”) 他们都非常崇信佛教,使佛教在南方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这样一来,中国的南北两方都开始对佛教垂青。

这样一来,佛教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便成了一种宗教需求——人类中有不少人是有宗教需要的,这来自人并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个事实,更何况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充满阶级压迫、南北混战的况景与局面。总之,只有这样一句话:此去西天佛取经,只因社会发展大需要。

从现在的资料上看,法显是一个“命苦人”。

3岁时,法显这位俗姓龚的小朋友就被送到佛寺剃度为小沙弥,原因是他的哥哥们相继因病夭亡,他的父母害怕不幸继续发生在他身上。从那时起,法显就常伴青灯古佛,静听木鱼鸣钟,但因为年龄的确太小,父母实在是放心不下,在他剃度后,父母还常将他接到回家中照顾。也许是与佛有缘,剃度了却在家里被父母照顾着的法显得了一场不轻的病,父亲以为他将同哥哥们一样,会死的,彻底把他送回了寺院。我们不知道法显在寺院里呆了多长时间病就好了,或者说是寺院花了多少时间看好了法显的病,只知道病好了的他再也不愿意回家。到了10岁时,法显的父亲去世,叔父以其母亲寡居孤独为由,劝法显还俗,法显还是不干,叔父见他意志坚定,不好强求,只能让他留在寺院里了。不久,法显的母亲也去世了,法显这个只有十岁多一点的小沙弥也便没什么牵挂了,直至20岁正式成为和尚,开始寻师访友,云游四方。

资料上还说,公元381年,当时中国佛教界的核心人物高僧道安在前秦国都长安五重寺开讲,弟子迅速扩张至数千人。在前秦君主苻坚的支持下,道安成立了一个译经工作小组,组内翻译人才云集,既包括天竺、西域来的外籍僧人,也包括本土高僧,他们均由道安亲自指导,挑选佛经,进行翻译。译经小组共译出佛经十四部一百八十三卷,百余万言。数量丰厚的佛教经典、长安浓厚的宗教氛围、无数汇聚于此的高僧大德对一心求法的法显而言,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年近五旬的他发现,长安才是自己心中最为理想的修行之地——在长安生活的十几年里,他几乎遍访了所有的著名僧侣,孜孜不倦地研习各种佛教经典,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高僧。

伟大的高手往往不会在“独孤求败”中死去,而是总在做着高手应该做的事情。于是,西取经的计划在法显的心中形成了。没有只要骑上就能飞奔的白龙马,也没有笨并可爱着的蓬天元帅和只会给师傅干活的沙和尚,更没有非常日能、啥事都能解决的孙猴子,这已经六十多岁的老和尚带着我们前面说到的四个同事开始向西进发。

此时的法显,已经年过花甲。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路上的油菜花很香甜

 

我们前面仿佛说过,行者的足迹可以在大地上留有温度。而这温度来自于行者本人鲜活的生命气息,这气息可以拉近或者说是亲近后来者的心灵,让生命息息相通。

法显的足迹应该是这样的:从长安出发,经河西走廊、敦煌以西的沙漠到焉夷(今新疆焉耆附近),向西南穿过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抵于阗(今新疆和田),南越葱岭,取道今印度河流域,经今巴基斯坦入阿富汗境,再返巴基斯坦境内,后东入恒河流域,达天竺(今印度)境,又横穿尼泊尔南部,至东天竺,在摩竭提国(即摩揭陀)首都巴达弗邑(今巴特那)留住3年,学梵书佛律。与他同行的僧人或死或留天竺,法显乃取海路单身回国

先说从长安到河西走廊这段。

过了陇山,法显的第一站是:西秦乞伏乾归建立的乾归国的都城金城(今甘肃兰州市),这个地方现在在兰州的什么位置,有很多种说法,一是说在兰州的西面,另一说是在兰州东面榆中的苑川。而我在兰州晚报做记者时,曾经在榆中苑川古城采访过,当时陪我采访的是一位叫金吉泰的老人,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地方志专家,他的看法是乞伏乾归当时建立的西秦政权(乾归国)的都城就在榆中苑川;那里有一条河叫苑川河,苑川河边的一座古城就是乾归国的都城。我看到,古城保存还基本完好,只是城内已经被开辟成了庄稼地,而苑川河也已干涸。我还在附近的一个村民家里见到早年时,这位村民曾经在古城里挖掘出的一些“文物”,一些砖块、瓦片和石器、瓷器。我还记得金先生当年已经六十多岁了,没有正常的职业,仅靠写作维持生计,他的家在榆中的北山里,经济不是十分活泛,甚至有些贫寒,但那里的土豆特别好吃。金先生告诉我,他小的时候苑川河的水还川流不息,他老了,河水也干了。他就是弄不明白,那么好的一座古城,人们为什么就不知道把它保护起来。而他居住的北山,正是当年西秦人的牧马场,那里也曾风景优美,不像现在只剩下了当秃秃的山,人们只能种庄稼,靠天吃饭。

这些都成了我当年的记忆,也让我在写这段文字时和法显这位“老和尚”很是亲近了起来。他当年也许就在说的这个地方进行了 “夏坐”(是印度佛教和尚每年雨季在寺庙里安居三个月),这是他离开长安后第一次夏坐,时间是公元399 年。夏坐完毕,他又前进至耨檀国,是南凉的都城(可能是今青海西宁市),从这里度养栖山至张掖镇。这一路我也走过,今天已经通了高速公路,即由兰州到西宁,再由西宁到大通再到海北的门源一带,翻越大坂山到达甘肃的张掖。当年的线路和今天的可能有些出入,我还在一些资料上看到,法显去张掖时,还经过我们前文是提到的大斗拔谷(今名扁都口),说他是翻越大斗拔谷的“第一人”。

大通,曾是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必经之路,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一个个古老的民族随着历史的长河驰骋而去,而这些民族世代和睦相处让绚烂多彩的文化之“花儿”在长河浪尖绽放开来。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来自方圆几十里、几百里的“花儿”高手齐聚“苍松蓊翳、石磴盘梯、川流萦带、风景佳丽”的老爷山上放声高歌。大家纷纷唱“花儿”、听“花儿”、对“花儿”、赛“花儿”,歌声此起彼伏,昼夜不息。

为了开发旅游,相关部门还开发了一条这样的旅游线路:青海西宁-青海湖-茶卡盐湖-乌兰-德令哈托素湖-大小柴旦-阿克塞-敦煌-嘉峪关-张掖-民乐扁都口-祁连卓尔山-西宁。在青海的古丝绸之路上划了一个好美的圈儿,吸引了很多的自驾游爱好者。

法显当时在这条路上怎么走的,对于我来说已经无从可考了,我只记得有年夏天我从西宁去张掖时,途经大坂山,有个开大车货运的南方司机,在大坂山顶哭了起来,不敢走了,是我帮他把车开下山的——当时,山顶上下了一场雨,在路上结了冰。

我还记得,路途之上的油菜花像少女一样沉浸的若有若现的雾气里,美得让人心酸,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很想用这样三个字:很香甜。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六十多岁老人穿越流沙河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前路多艰!

法显他们到达张掖后,正值后凉内乱,前往西域的道路无法通行,在张掖王段业的挽留下,他们就此居住下来,并遇到了另一批志同道合者——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和慧达。这样,法显的取经小组就成了10个人。有了为么一支队伍,法显他们又向西进发,并遇到了敦煌太守李暠的热情招待。出关,从敦煌到鄯善,法显他们必须经过《西游记》里的“流沙河”。

这个“流沙河”也就是莫贺延碛,位于罗布泊和玉门关之间,这并不是一条由水而是由大量的流沙构成的“河流”。 小说《西游记》里收沙僧的流沙河是“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事实是,这里是800里一片的死寂!

“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没有可供参照的路标,法显他们只好以死人枯骨为标志,艰难行进。在《佛国记》里,法显写道,“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

经过17个昼夜,舍生忘死的他们终于跋涉完1500里路程,成功穿越沙漠,到达今天人们熟知的楼兰古国——鄯善国。法显到达鄯善国都扜泥城时,见证了楼兰文明最后的辉煌:“当地人的服饰与汉地差不多,只是材质各异,它们多以粗布、毛织为主,鄯善国王信奉佛法,国内有四千僧人,均修习小乘佛法。这里的人们不仅以印度的生活习俗与法律为主,出家僧人连语言文字亦从印度。”这个因丝绸之路而兴盛的国家,在后来由于战乱及流沙袭击而消失在历史里的长河里。今天,当我们唱起那曲有名的《楼兰姑娘》时,恐怕没有几个人想到法显当年给我们留下的这段文字了吧。

从鄯善国出发,法显他们选择了从西南方向横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达于阗。原因是,当时天山南麓各地均流行小乘佛教,信奉大乘佛教的法显怕途中寺院不愿接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就是今天我们进去了也能吓个半死,更何况一个60多岁的老头!

我记得,2002年前后,我也曾经穿越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只是我当时的行进路线是:由库尔勒到轮南,再到塔河、塔中,然后再到沙漠对面的民丰。那时候,我不到二十多岁,中国也修通了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公路,但即使如此,在进入沙漠遇到沙尘暴时,甚至被吓得哭了起来。当时,好好的天气不知怎地一下子全黑了,流沙在地上像蟒蛇涌动,打在车窗上沙沙直响,想要把汽车和我们一起吞了。那时候,中国西气东输在轮南的“首站”才开建,我在一个叫“金三角”的地方拍了一些照片,我还在塔河油田采访民那里的石油女工,而沙漠公路像今天我女儿路歌用尺子和铅笔划下的一根直线,但面对沙尘暴时我还是怕极了,我想,它会不会把我吞下去和楼兰姑娘一样葬身沙漠腹地!

“空气里布满极细微的尘埃,在尘雾最浓密的时候,我们甚至连太阳的方位都搞不清楚。沙丘的高度渐次提升,我们攀上一座高120英尺的沙浪顶端,怀疑我们是否又要重蹈去年的惨况,碰上杀人如麻的迷宫。由于尘雾的阻挡,我们根本辨识不出东方的任何东西,眼前好似拉起窗帘一般,感觉正一步一步朝向未知的深渊。”斯文?赫定的这段记载让我看到了法显他们当年穿越的艰难,但法显却在他的《佛国记》里仅用了几笔把这带了过去:“西南行,路中无居民,沙行艰难。”

经过35天的艰苦行程,公元400年春,法显他们抵达沙漠南缘的佛教中心于阗国。那段时间,他们正好赶上于阗一年一度的佛诞节,十四座寺院在国王的组织下,联合举行隆重的佛像游行仪式。金光灿烂的庙宇和寺院让法显他们格外欣喜,庙宇中的塑像,神圣的建筑物上全都用金箔包裹。法显他们在于阗瞿摩帝寺停留了三个月,阅读了多部中土尚未收藏的佛家经典,然后又朝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印度出发。法显当然把这里也记在了他的《佛国记》里,他说这里国富民乐,“有僧数万”。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过帕米尔高原到印度

 

短短一年的时间,法显冒着生命危险穿过两座沙漠,而要到达印度,他们必须穿越“冬夏有雪”、“又有毒龙”的葱岭(今称帕米尔高原)。为了赶在冬天来临之前越过严寒的葱岭,法显放弃了本应在竭叉国参加的五年一度的般遮大会(又称无遮大会,指佛教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布施僧俗的大斋会),与同伴匆忙上路了。

葱岭之上风吹石头跑,能把人畜击毙或卷走。庆幸的是,一个月后,法显一行安然无恙地抵达北印度境内的陀历国。此时,法显的同事,有的回国,有的被埋冰窟,有的去了别的地方,法显身边只有只有慧景和道整两人了。

一到印度,法显就像跟着偶像去旅行的虔诚信徒一样,到处寻访佛教名胜,参拜佛祖遗迹,跟着佛祖曾经走过的路遍览印度。北印度地区的短暂停留后,法显决定继续南下,翻越小雪山(今阿富汗贾拉拉巴德城以南之塞费德科山脉),过罗夷国,进入中印度境内寻找戒律。

公元405年的春天,法显和道整南渡恒河,来到佛教极其兴盛的地方——摩竭提国的首都巴连弗邑。在巴连弗邑的大乘寺里,法显花了3年的时间学习梵书梵语,抄写经律,得《摩诃僧祗众律》等佛教经典。公元409年,法显搭乘商舶,纵渡孟加拉湾,来到狮子国(今斯里兰卡)寻访经典。据说狮子国原来没有人,后来商人贪图这里的宝石,于是遂成大国。这里的国王笃信佛法,因此佛教非常兴盛。法显在这里听到天竺道人诵经,内容讲的是佛钵。他想写这一部经,但是道人说,只是口诵,因此没有能写成。也是在这里,法显看到有商人用他老家山西的白团扇供佛,这位离开祖已经十多年的僧人不觉凄然,热泪盈眶。

两年后(公元411年),法显终于坐上载有200余人的商人大船,从狮子国出发,取道海上丝绸之路,回到祖国,他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真正到达印度本土而又求得“真经”回归的第一人。而他写的《法显传》对于世界的影响却远远超过了他的翻译对于中国的影响。《法显传》是最古的和最全的之一。一向被认为与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和义净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南海寄归内法传》鼎足而三。研究印度古代史的学者,包括印度学者在内,都视之为瑰宝。有一位著名的印度史学家曾写信说:“如果没有法显、玄奘和马欢的著作,重建印度历史是不可能的。”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作者简介

路生,作家、记者、编剧,媒体策划人及纪录片撰稿人。1976年生。现居宁夏银川。羊文化的写作者、倡导者、传播者,被新华社等权威媒体称为“中国反狼文化第一人”,著有羊性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怀念羊》、《土匪羊》、《甲骨羊》和长篇小说《羊眼》。曾游历于西部十余年,出任多家报刊总编辑,参与策划 “全国晚报记者西游记”、“西部亿万读者喜欢的品牌”、“跟着黄河走宁夏”等大型采访报道,同时参与撰写《西天烂漫》、《记者眼里的中国西部》(上下两册),以及多部影视剧及纪录片的撰稿与创作。著有个人人文地理专著《大西北文化苦旅》、《中国尊严》等。累计发表作品500多万字,作品被收入多种书籍,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多次获得全国性大奖。目前,正在完成大型纪实文学专著《中国西部人类生存报告》和《丝绸之路文化旅游系列丛书》。工作之余酷爱玩味地理学与风水学,认为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但要发现过去、认知现在,还要能够预测未来。


丝绸之路策划之十:法显,真正的旅行无关年龄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4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