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2016-06-05 12:33:34|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引言

 

国家旅游局预计,“十三五”时期,中国将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送1.5亿人次中国游客、2000亿美元中国游客旅游消费,同时将吸引沿线国家8500万人次游客来华旅游,拉动旅游消费约1100亿美元。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更是让“丝路之旅”超越了旅游产品、旅游线路的简单范畴,赋予旅游促进跨区域融合的新理念。而其带来的设施互通、经济合作、人员往来、文化交融更是将为相关区域旅游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它还能给我们一些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利益。

丝绸对于东西方最早是一种渴望互通的时尚体验,而这个体验与互通的起点就是当年的国际第一大都市长安。

  2000多年前的西汉王朝开通了以长安为起点的丝绸之路,使陕西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发源地,长安成为闻名中外的东西方商贸集散地和文明交往汇通地。2000多年后,中国国务院于20141月份正式批准西咸新区为国家级新区,并明确要求西咸新区要“着力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支点”。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在陕西省当年两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陕西将打造丝绸之路新起点,加快建设内陆开发开放高地。”

追梦一路一带,旅游文化先行。随后,陕西决定以文化旅游为先导,加快建设丝路经济带新起点。

20155月,陕西省出台《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出将加快以西安为起点的丝绸之路风情体验旅游走廊等文化旅游产品建设,打造丝绸之路旅游精品线路和项目。同时,陕西省文物局正规划将汉唐帝陵、汉传佛教祖庭、秦直道等1460个文物点列入陕西省申遗重点对象,通过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进一步提升陕西丝路旅游发展水平。由是,西安城墙更加地忙碌了起来:2015年,先是习近平主席在南门箭楼迎接印度总理莫迪到访、后是“IT大佬”扎克伯格到城墙上跑步,名人效应让境内外游客纷至沓来……

 “秦中自古帝王州。”长安(今西安市),因为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兴盛,为人类留下了无数宝贵的遗产。历史在这里驰骋纵横,人类又一次重温与找寻丝绸传播旅途上的那场伟大奢华的时尚体验。

 

 

丝绸之路策划: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文、路生

 

只要是发展着的社会,就阻挡不了人类文明交流的脚步。事实上,丝绸之路开通之前,中国人就知道西方以远的地方有着灿烂的文化,西王母的传说就反映了古人对西方其他文明的向往。

于是,便有了许多年以后长安与罗马的那场分明是命中注定的艳遇。

在这场艳遇里,我们听见罗马的一位哲学家近于无奈地这样述说:“我曾见过一些丝绸制成的衣服,它既不蔽体,也不遮羞。女人穿上它实在不能说自己不是裸着身子。这种衣服是通过正常的贸易渠道花巨资从不知名的国度进口而来的,这是为什么?为的只是让我们的妇女们在公共场所也能像在她们的私房里一样,裸体接待情人。”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行走西方的漫长旅程

 

    给我一张纸,还您几千年。

长安(今西安),这个长治久安的地方,是中国文化历史长河中最为璀璨的城市。她站在那里,雍容华贵,博学大智,恢弘无限,让人景仰不止,展现着中国精神与中国文明的高度。同时,她又暗藏着中国历史的底片,向世界亮出了中国文化的名片。

今天,当我站在中国西部的大地上,胸中装下长安的山山水水,并在不经意间冒出来的某一处烽火台上审视那段历史时,一切都变活了。

我就这样站在了古老丝绸之路的起点上,越沙漠戈壁,过高原、草地、湖泊,把东方的中国与罗马帝国连在了一起。

这一连,便是7000多公里,一条若明若现、断断续续,又充满着无限荣光的路啊。是她,让欧亚大陆熠熠生辉。

历史之门就这样被打了开来。

史记中说,西安(长安)这方长治久安之地是“金城千里,天府之国”。

然而,如果仅仅从字面上理解,所谓的城市不过是用墙城围起来的一个地方,并让人们在被墙围起来的那个地方生活、交易(市)。

千年以前汉城长安的城门被打了开来。

据说,这里当年的世界第一大都市有九条主要街道,汉朝政府除了让自己的官员与居民生活在城内,还把长安的蒿街开辟为外国人的居住区,即所谓的“蛮夷邸”。史书上说,当年的这座城人口数十万,城内面积达36平方公里,是当时罗马城的四倍。

这么大的一座城当然需要市,当年的统治者把著名的“长安九市”,分为东市三市和西市六市,东市是商贾云集之地,西市则密集着各种手工业作坊。来自亚成各国的商户拿出他们的奇珍异宝,在这交换着丝绸和瓷器。

史书上还说,这座城市不但宫室林立,而且金钱和粮食储备都十分充足。长安城的繁华、富有以及忙碌就这样被体现了出来。

随着城门的开启,我看到狮子、孔雀、大象、骆驼、宝马这些珍禽异兽陆续来到了长安,它们出现在汉朝皇家林苑,被皇帝用来打猎和娱乐。同时,我也看到胡麻、辣椒、菠菜、番茄、大蒜、柠檬这些物什在长安的市场上交易,丰富着皇家与百姓的生活。

丝绸造就一座繁华都市,但它能否永远繁华下去,更取决于城外的路。

古人想以经营城市的方式来经营自己的国家,因此,他们用城墙的方式把国土保护了起来。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修好了长长的围墙,而给他们生活带来美好与繁荣的却是那些个连接着墙内与墙外的路。

正如鲁迅先生说,地上其实并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在遥遥远远的汉代甚至以前,有墙或者没墙的以前,那些连接着城与城、城与乡的路其实早就存在了,只不过是没有完全地被连接起来,没有形成庞大的规模而已。

这条路,在汉代的长安已基本形成。翻开史书,我们不难发现,最早在汉代开辟为从长安到玉门关、阳关的一段路为丝绸之路东段的线路。而东段各线路的选择,会考虑翻越六盘山与渡过黄河的安全性与便捷性。人们把这一段路分为三条,它们均由长安出发,到张掖与武威汇合。

东段北线由长安沿渭河至虢县(今宝鸡),过汧县(今陇县),从泾川、固原越六盘山,沿祖厉河,在今天的靖远或者景泰渡河至姑臧(今武威)。这条线,线路虽短,但沿途缺水,补给条件差,是最早的线路。

东段南线由长安沿渭河从凤翔过陇关、上邦(今天水)、狄道(今临洮)、BAO罕(今河州),由永靖渡黄河,穿西宁,越斗拔谷(今偏都口)至张掖。这条线在距离方面虽说比北线略长了一些,补给方面也相对好一些,即从泾川转往平凉、会宁、兰州再西至武威。用我们今天的说法大约是从长安—天水—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后来,人们在北线与南线的基础上,又摸索着走出了一条道——中线。这条线与南线在上YAO分道,过陇山至金城郡(今兰州),渡黄河与庄浪河,翻乌鞘岭到达今天的武威。南线补给条件虽好,但绕道长,因此,中线成为主要干线。

路在不断地被拓宽与延长,有着它的繁华与光荣,当然有着它的没落与寥寂。到了离开汉代已经很遥远的1868年至1872年间,德国的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中国进行了七次的地质学调查,采集了大量的地质学标本。在回国之后的1877年,他撰写出版了《中国:我的旅行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在这本书里,李论述了中国与中亚、印度等国家地区的古代交通贸易路线。同时,他还注意到丝绸在古代中国与西方交往的重要价值,在历史上希腊、罗马有关中国的词汇seres,serica等,都来源于丝绸一词。因此,他创造了“丝绸之路”这一词汇。

李希霍芬在他的创造里,给丝绸之路下了这样的定义: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连接中国与河中(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中国和印度之间丝绸贸易的通道。他还根据史记的记载把这条道路的开通时间定为张骞通西域之后,公元前114年正是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归来的年后。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小标:独裁者变为时尚达人

 

长安,世界第一大都市的繁华丝绸造就,但丝绸的传播却如同一场艰难而漫长的旅行。

在战争与纷争的路上,丝绸之路一直是时断时续、飘忽不定的。

人类从最早的穿树叶到后来的穿皮毛,再到后来的穿丝绸,无疑是一个个的巨大的文明与进步,而丝绸的产地在中国是得到全世界公认的,也是中国对世界人类文明史的卓越贡献。这不是吃几颗葡萄或几片大蒜以及养几只狮子与大象抑或别的什么能比拟的。

在人类文明史的进程中,养狮子、训大象以及吃葡萄或大蒜什么的,远远比不上穿着漂亮的丝绸衣物更为体面和漂亮。

丝绸,这个在古老国度里诞生的物什就这样在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里变得鲜活,并且熠熠生辉了起来。在这让人眼前一亮的述说中,我们分明能听得到那遥遥远远的青蚕吐丝的声音以及那古老的女工弹丝织绸的旋律。

好东西不会被永远藏着拽着呆在家里,一生只永远地侍奉属于它的主人,因为好东西的主人即使在自家门口挖个坑能把那些前来探寻好东西的外来人掉进去,也难把自己始终要与外界交流的需要或者说是欲望一同丢进那个坑里。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不会被某个人或某个地方千万年不变地亘古占有下去,作为全世界公认的好东西的丝绸亦是。

按照中国古史的说法,丝绸是黄帝的正妃嫘祖发明的。从今天的考古资料来看,1926年,山西夏县阴村曾出现过一个半割的蚕茧,属于仰韵文化的遗存。而1959年出土于浙江吴兴钱山漾的丝带、丝线则成了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早的蚕丝实物标本,它距今已有4700年。而在商代,一塑青铜礼器下葬时常常包裹着一些绸丝,它们出土时,依然带有丝绸的痕迹。这些连同甲骨文中拥有的桑、蚕、丝、帛等字以及固原西周古墓中发现的圆雕玉蚕一起向我们述说着古老的中国为什么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西方称为遥远的丝国。

传播的过程漫长而艰难,不仅是被传播物什的拥有者藏着或拽着,它更多在于传播的本身。

中国的丝绸是一什么时候西传的,一直是一个让学者们头痛的难题。

虽说,今天我们说到丝绸之路时,张骞是被提到的第一个人,但在张骞之前,希腊人是有可通过草原游牧民族获得丝绸的,只不过是数量很少而已。当时,希腊人说的“赛里斯”是东方一个可与印度相提并论的国家,但学者研究认为,“赛里斯”绝对不仅是指当时的中国,它是一个笼统的对于产丝国家的称谓。而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我们仿佛可以肯定,丝绸不可能一下子传播的那么远。

学者们研究发现,丝绸大约是在战国中期走出国门的。走的是欧亚之间的草原之路,游牧于黑海、里海、咸海一带的斯基泰人和其他游牧民族无疑是欧亚草原之路的开拓者,这时,丝绸之路其实已经存在,只不过是民间的、自发的、没有组织的。

罗马人第一次见到丝绸据说是在公元前53年。尽管当时的政府禁止平头百姓穿丝绸,并对丝绸制作的技术进行保密,但丝绸这东西还是被“百姓”传到了罗马。

有道是得来不易的,即是神秘的、贵重的。当年的罗马人对于丝绸也是一样的。

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丝绸刚传入罗马时,罗马人认为丝绸的原料来自于东方的一种树,这种树上会梳下一种比羊毛还精细的东西。而此时,张骞已通西域,大量的丝绸已进入中亚。当时,罗马的执政宫、叙利亚总督克拉苏在卡莱与安溪人作战,安息人亮出一种镶着金边的用丝绸做的、色彩艳丽的军旗,罗马人惨败,克拉克亦被安息人砍掉了脑袋。之后不久,凯撒便穿着丝绸做的衣物出现在公众场合,由罗马帝国的独裁者变为时尚达人。

穿在身上的时尚才是真正的时尚,愉悦着别人也欢喜着自己。有了凯撒的“引导”,再加上罗马人对于身体之美的热衷,丝绸这种半透明的物什很快便成了罗马社会上流的时尚潮流,而丝绸的光洁与柔软等特性也很快让它成为罗马人社会生活中的奢饰品。

今天,我们虽很难说清到底有多贵(据说,价格高的时候,一磅丝绸可以换一磅黄金),但透过古罗马作家普林尼的感叹,分明还是能看到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的。他说,罗马人每年在这些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奢侈品上的花费已经超过了一亿赛斯特斯(古罗马货币)。也许是因为价格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别的,罗马的元老院曾禁止男性臣民穿着丝绸,对于女性使用丝绸也进行过一些限制。

然而,上面说的这些限制与慨叹,并非影响到罗马成为丝绸消费大国。由于需要量大、价格高,又要完全依赖进口,罗马甚至不惜与丝绸中转并且高价垄断的安息帝国和萨珊波斯发生战争。今天,翻阅古罗马的相关史料,在一些海关条约、和平条约、甚至商行的章程里都能见到丝绸的影子。政府为了增加收入,还专门开征了“丝绸税”。甚至,丝绸的价格成了罗马帝国经济的“晴雨表”,还充当了货币的职能——政府将丝绸囤积起来,以达到保值与增值。

这就是当年的丝绸对于罗马帝国的影响,它没有由西域传入中原的狮子与大象的狂野,但都比它们来得更为持久与猛烈。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链接:

策划前言

黄金旅游的逐梦空间

 

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一路一带”重大战略构想,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地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连接在一起,为我国加快形成陆海统筹、东西互济的全方位对外开放和全面发展新格局指明了方向,为促进区域繁荣和世界和平发展提供了新机遇。同时,明确了我国向西开放的战略重点,对沿线省区扩大开放、加快发展意义重大。

“一路一带”并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而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伟大旗帜,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古代丝绸之路是一条横贯亚洲、连接欧亚大陆的著名古代陆上商贸通道。东起长安(今西安),经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跨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经中亚部分的独联体、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而达地中海东岸(今罗马),全长7000多公里,中国境内的丝绸之路总长4000多公里,比丝绸之路全程的二分之一还长。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让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再次为世界融汇联通而先行筑路。通过铁路、公路、航空、油气管道、光纤、通信等立体多维的形式,连接形成通江达海、陆空联运、虚实结合、无缝衔接的对外开放大通道,重现当年“万国通商”的盛景。

古代丝绸之路作为东西方商贸往来和文明交流的大通道,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历史经验,对当代世界不同国家间展开合作具有深刻影响和重要启示。如果,公元前139年张骞出使西域的经历可以称作是西汉王朝的凿空之旅,打开了中西方相互了解的通道,那么,今天新的全球格局之下“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提出,则为人们勾画了一幅开放包容、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泛亚和亚欧区域合作新蓝图。在这幅蓝图之中,旅游注定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应该看到,当年张骞途经的都市、驿站、集市都嬗变成了一个个闪耀着光芒的旅游名城和著名景区。

一路一带,旅游先行;互通互联,旅游先通。

作为一项新兴的朝阳产业,文化旅游产业能源消耗少、环境污染小、吸纳就业多、产业带动强。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符合我国当前的总体发展战略,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抓手。

国家旅游局将2015年国家旅游年主题确定为“美丽中国-丝绸之路旅游年”。18日,国内外旅游业界人士及游客代表相聚陕西西安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共同见证“美丽中国—2015丝绸之路旅游年”启动。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杜江开幕仪式说,举办“丝绸之路旅游年”是旅游行业贯彻落实“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重要举措,是推动国内丝绸之路沿线地区旅游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机遇,是深化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旅游合作的重要途径,是做好入境市场旅游宣传推广的重要手段。旅游业作为开放性、综合性产业,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具有先联先通的独特优势,应当主动作为,先动先行,努力实现“互联互通,旅游先通”。与古丝路一样,旅游传递和平友谊、促进繁荣发展。

游丝绸之路,品美丽中国。丝绸之路之美举世公认。

丝绸之路汇聚了世界上最精华的旅游资源,沿线分布着80%的世界文化遗产;涉及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因而也被视为世界上最具活力和潜力的黄金旅游之路。在这样一组数字里,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让‘美丽中国’人文品牌伴随丝路旅游的发展走向世界”是一句空话,我们更没有理由不相信丝绸之路将是全世界人民旅行的目的地

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说过:“世界文化体系有四个,中国、印度、罗马和伊斯兰,绝对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交汇点只有一个,那就是西丝绸之路的中国文化区,绝对没有第二个。”

新丝路、新旅游、新体验。

虽说,丝绸之路已有2000余年的历史了,但它的魅力是永恒的。今天,古老的丝绸之路沿线众多的历史文物、古迹、壮丽的自然风光和多姿多彩的各民族风土人情,仍然吸引着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历史上,被誉为沙漠之舟的骆驼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主要交通工具;今天,游客可乘飞机、火车、汽车沿丝绸之路旅行,既快捷便利,又舒适安全。

一路向西,古丝绸之路代表的是一种精神的高度、文化的高度、经济的高度。我们将带您去重温陆上丝绸之路上的那一个个精神的至高点,穿越时空与历史,与那一个个还带着生命体温的人名与地名握手,共睹当年丝绸之路上的艰辛与辉煌。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旅行攻略:

陕西省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1987年,秦始皇帝陵及兵马俑坑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陕西省的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大雁塔、小雁塔、兴教寺塔、彬县大佛寺石窟、张骞墓等也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陕西省入选的7处遗产点是丝绸之路从开通、发展到繁荣、鼎盛时期的重要文化遗产,是丝绸之路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和典型代表。

丝路申遗成功提高了西安乃至陕西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吸引世界各地旅客前往当地旅游,陕西入选的7处世界文化遗产点游客数量均呈增长态势。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亚太部主任徐京指出,文化是丝路的灵魂,目前40%的游客因为文化的因素而出游。

“西安将肩负起现实的责任,立足地理区位、交通、旅游、文化和科教优势,延续丝路历史,传承丝路精神,弘扬丝路文化,重振丝路雄风,高标准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 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说。

2015年,国家旅游局把中国旅游主题确定为“美丽中国——丝绸之路旅游年”。 陕西省旅游局长杨忠武说,为做好“丝绸之路旅游年”这篇大文章,旅交会期间,陕西省旅游局与国家旅游局驻海外旅游办事处以及众多国内外旅游机构进行了洽谈与合作交流。3月份举办了丝绸之路旅游营销大会,6月月份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丝绸之路国际大会,9月举办了中国西安丝绸之路国际旅游博览会。随后又举办了丝绸之路系列采风活动、西北丝绸之路沿线省区协作会议等。

陕西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省会西安是古丝路起点,也是文物古迹荟萃之地。

1.城墙、大雁塔、小雁塔、钟楼等。

2.距今80万年的兰田猿人和6000年前原始社会母系氏族公社的半坡遗址。

3.秦兵马俑。

4.从西安至宝鸡途中以茂陵为主的汉帝王陵墓群、唐代帝王陵群。

5.法门寺等。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

丝绸之路策划之一:长安与罗马的时空艳遇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作者简介:

路生,1976年生。现居宁夏银川。著名青年文旅作家、媒体策划人、影视剧及纪录片撰稿人。羊文化的写作者、倡导者、传播者,被新华社等权威媒体称为“中国反狼文化第一人”,著有羊性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怀念羊》、《土匪羊》、《甲骨羊》和长篇小说《羊眼》。曾游历于西部十余年,出任多家报刊总编辑,策划完成了“全国晚报记者西游记”、“西部亿万读者喜欢的品牌”、“跟着黄河走宁夏”等大型采访报道,并参与了多部影视剧及纪录片的撰稿与创作。同时著有人文地理专著《大西北文化苦旅》、《西天烂漫》以及《记者眼里的中国西部》(上下册,与人合著)、《中国尊严》等。累计发表作品500多万字,除个人专著外,被收入多种书籍,作品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多次获得全国性大奖。目前,正在完成大型纪实文学专著《中国西部人类生存报告》和《丝绸之路文化旅游系列丛书》。工作之余酷爱玩味地理学与风水学,认为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但要发现过去、认知现在,还要能够预测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