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别再给兰州丢人了   

2016-05-29 11:55:02|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别再给兰州丢人了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臭水沟的水还可以再回收利用,而你这个臭味熏天的烂人只能焚烧。
        兰州,一座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一座我离开后想念了很久的城市。然而,近几日,我对它的美好印象或者更直接地说是爱,却因为一场阴谋而有所改变。
        记得,当年我和朋友一起坐在兰州的车上,从兰州的东到兰州的西,体验着它的狭长与美丽,而最让我感动的是它的中间还有一尊黄河母亲的雕塑,闪烁着与众不同人性的光辉与亲情温暖。因为那时在兰州的报纸作记者,所以谈论得最多的话题是报纸。终于,在某一天我很有才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什么样的城市诞生什么样的报纸。”
        不是吗?狭长的兰州更像是一份瘦长的报纸或者书。而这也是我们当年那些纸媒人引以为荣的,在黄河母亲哗啦啦的歌唱里,兰晚牛逼,读者更牛逼,而似乎不太专长新闻或中文的兰州大学,却为中国的新闻界输出了一大批精英。我们在报纸上在电视上都读着他们熟悉的名字,而他们也更多地成了我们在外地酒桌上乐此不疲的谈资。
       骄傲啊,我们兰州,那一串串我们熟悉的人名或者名人……但是,近日,当我看到西部商报的一位记者抒写有关兰州市委宣传部朱建军副部长越权怒斥其的事,并在网上弄得沸沸扬扬之时,我如同不小心吃到了狗屎般地恶心了起来。我想,在兰州的新闻队伍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垃圾人,垃圾事,将其焚烧也会污染环境。
        我细细地读过那位传说中的西部商报的记者写的冤委信,他说宣传部的朱越了权,而我想说的是,新闻属地宣传部约见记者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什么是个越权,这是基本常识。难道那么多转发的人就不懂这个道理?
          西部商报的记者说-------
     
          5月26日11时28分,我走出兰州市委委大楼时,心情沉重难以言说。
          而就在半个小时前,在兰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朱建军办公室所经历的其越权训斥我的经历,必将在我作为新闻记者的职业生涯,甚至我的人生生涯中,都难以忘却。
          “大声的呵斥、居高临下的逼问、咄咄逼人训斥。”至今想来,都会是一段心惊肉跳的记忆。

        我注意到记者的心情沉重是因为被训了,被训得心惊肉跳进而难以忘却,而这是建立在记者完全知道训其者是越权的(西部商报是甘肃日报子报,兰州市委管不着它)。
        我想问,这样的记者抗压能力是不是有点差,或者说应对能力有些弱,你明知对方管不着你,你心惊肉跳个毛啊!我进而怀疑是不是宣传部将其给控制了起来,但在那个冤屈信里,我没看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位记者是临产的孕妇或不会说话的婴儿,如此弱不经风雨的记者,我们不指望他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连自己的权都难为,何谈为人民代言?
        我不最相信,在我们盛产膘悍与文明的兰州的新闻队伍中会有一个男记者如传说中的林妹子一样经不起风吹雨打!之后,我又十分认真地把这封冤屈信又看了好几遍。
         窦记者如此述说-------
别再给兰州丢人了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难以推辞的我被他带进了兰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朱建军的办公室。房间里还有一位榆中县委一位领导坐在沙发上,进门之后,我潜意识感觉到,一场越权的“审问”场景已经拉开。
         坐在主办公桌上的朱建军给我用他泡好的小茶壶倒了一小杯带有色彩很浓的茶水,放在他桌子的一角,说“你的”,我说我不喝茶。而桌子的另一角,摆放着榆中官员的茶水。我 随后与榆中这位常委同时坐在沙发上。
       尚未坐稳,朱建军副部长说“好,你说吧!”
        由于这种召见太过仓促,我不知道该想他说些什么,既然如此,我就从头说起,我从头讲述了采访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显然他没有听我讲述采访的经过,随后开始厉声质问我为什么要发涉及兰州市委宣传部有关的微信帖子?
       我说因为该起事件的发布榆中县委宣传部始终称要向兰州市委宣传部沟通汇报,其次来自榆中县委宣传部相关人员给我们的实际反馈就是这样,我按照实际情况发的微信,没有任何问题。
         随后他厉声指责我,“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条微信,给兰州市抹了黑?”
       面对对方强势姿态,我已经无言以对, 我不明白一条真实反映记者采访经历,并且很快就删除的微信能造成多么大负面影响?我询问造成哪些影响?他说他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发这个东西,他是一个新华社当了15年记者人,他的朋友问他这件事情,这他很难堪”。 
       后来他再次厉声训斥我:宣传部干了多少工作你知不知道,兰州的形象让你的一条微信给“毁了”。我试图向他表达宣传部门不能只对媒体人对政府部门的质疑动辄恼羞成怒,而政府正面的形象也是媒体宣传的作用时,但并没有得到表达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整个10几分钟时间里,兰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朱建军就我发微信一事,大声的呵斥、居高临下的逼问、让我惊慌失措,我始终难以插话,也并未插话,听其训斥。当着榆中县委常委,多名宣传部官员的面,训斥一个他没有权辖的省级媒体记者,在在常人的面前,威风凛凛。
        间隙我提出榆中宣传部属于兰州市委宣传部管辖,让他同时反思自己工作中的不足,并且在自己职责范围寻找问题根源时。其咄咄逼人气势并没有改变,其质问的姿态,让我作为一名记者,甚至一位普通民众的尊严全无。眼看着平等对话和和谐沟通的局面已经不在,我站起来夺门而出。
   

        在这段字里,我至少发现了这样两个问题:
        一是,既然是审问,就不用倒茶,更不用说“你的”,不瞒大伙说,窦记者比我混得强多了,干了十多年的记者,我还没因为工作上的事喝上过宣传部的一口水。怪不得呢,在窦记者的心中西部商报是省级媒体(当着榆中县委常委,多名宣传部官员的面,训斥一个他没有权辖的省级媒体记者,在在常人的面前,威风凛凛)。而我从来也没听说过宣传部的人就不能与比自己级別高的媒体记者对话,我觉得这里至少有这么一个问题,或是窦记者高高在上,或是他的表述出了毛病。
         二是,我发现朱部长还是让窦记者完成了自己的表达或者辩解----- 间隙我提出榆中宣传部属于兰州市委宣传部管辖,让他同时反思自己工作中的不足。所以,窦记者还是说了话的,只是没有在自己的表达前加上诸如描写朱部长“咄咄逼人”之类的修饰语而已,哪怕在自己的表述前加个类似于可怜兮兮之类的词也成。这空白页,给了我很大的思考空间,为什么在别人的表述前加修饰而自己就干净得一清二白呢?真是遇到了玩文字的高手!

        我可以把朱部长的咄咄逼人当成真的,但我也始终未见一个上级媒体记者的有礼有节,有理有据。所以沟通不利的局面下,这位西部商报的记者也就只能夺门而出了。所以,如果我认定朱部长有失身份,没水平,那么,我一定坚信被他训斥的窦记者也没什么应变能力,如果您对面站着的是一个总统,还不吓得您尿裤子啊。
        我想说,一个合格的“省级记者”如果对付不了一个比他级别低的市级宣传部的部长,他一定不是出色和优秀的,更何况,朱建军充其量不过一个副部长。
       写到这里,我忽然就来了灵感:如果窦记者能强势一点,把朱部长骂个狗血喷头,那我们在微信中转起来才有意思呢!这哥们如果这么做了,无疑就是记者圈里的英雄,我们应该向他致敬。但是,这哥们自居省级记者,却被他的下级很无礼地把牙给打掉了。本该,这种事就往肚子里猛咽吧,但这哥们却玩起了阴谋。
        阴谋与阳谋是不同的,因为阴谋一定有不可靠人的秘密,而阳谋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別人
我要干什么。这哥们用阳谋的手段玩阴谋。夺门而出的他兴许想不通了,于是假装从省级记者的宝座上掉下来,开哭,示弱!进而搏取大家的同情,舆论造势,想借用人民群众的力量干掉那位部长,至少也让他挪个窝!
        用心何等险恶!!!
别再给兰州丢人了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这里,我要对那些看似善良的人们说,不是所有的弱者都是值得同情的,中国古语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点,我们不该忘记!同时,我还想说,善良的人们往往会被人利用,而别有用心的人往往利用人们的善良让人们去当网络暴民!!
        行文至此,我仿佛失去了耐心:就屁大一点事,如同大娘骂街,想以自己的弱势搏得不了解真相之人的同情。兰州好歹也一座城,根本就不需要农村泼妇骂街表达,以及利用群众善良让群众去当网络暴民的记者。我们不能因为这场闹剧而损坏我们亲爱的兰州之城市形象!
        同时,我还要说,我们现在一些记者动不动就拉虎皮扯大旗,把记者这一光荣而神圣的职业当老虎之屁股,让人摸不得,让人可气可恨。我们应该明白,自己就一记者,不是弱者也非强者,就一个实事求是的记录者,见证者。
         这几天,我统计发现,不断转发窦记者之冤屈信之人,十有五六为记者,我不知这一群体之意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而我所崇拜的甘肃日报与西部商报的领导们难道也没发现这里的问题?我们需要铁肩担道义之人,不需要搏取同情心并示弱之记者。 除却阴暗之心理,自我才可变强势,我期待高素质的记者队伍。
        自省方能无虞,记者是服务者,而不是管理者,现在好多记者往往把自己定位在高高在上者,在基层采访总是相当然出发,要么定向思维,一副救世主的架口,要么游离思维,对采访内容断章取义!孰不知,不仅违反了职业道德,更重要的是强差民意,给社会带来了诸多负能量,造成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拿媒体当枪使!           
         古人云:君子交恶,不出恶语;忠臣去国,不洁其名。这么点小事虽与国家无关,但还是有必要将其译成现代汉语:君子若是断绝与某人的交情,不会再发出一些恶俗的言论;忠臣脱离国家,不会粉饰自己的名声。
         兄弟们,別再给兰州丢人了。
别再给兰州丢人了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