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一条古道上的诗与佛  

2016-03-18 09:21:47|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丝绸之路宁夏段的诗与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公元前3世纪中国即以盛产丝绸而闻名于世界,被称之丝国。中国的丝绸经西北各民族之手少量的辗转贩运至中亚、印度。汉初,匈奴控制了河西走廊、西域。汉武帝时北逐匈奴,收复河西走廊,建立河西四镇,并派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此后西亚各国与汉朝使节商人往来不绝于道。

丝绸之路东起长安(今陕西西安),西至君士坦丁堡,横跨欧亚大陆,在我国境内长1700公里以上,一般将这条丝道划为三段,即东段,关陇河西道;中段,西域道;西段:中国境外道。东段又分为南、中、北三道,宁夏的南部正处于东段北道的交通要道上。

  东段北道的走向是,从长安出发,西北行,大致走向同今天300国道走向。至瓦亭后,北上原州(今固原),沿清水河经石门关(今须弥山下),折向西北经海原、靖远越黄河至景泰、西抵武威。

   以此道为轴,还有两条通道:一条从长安至陇州后,沿陇山东麓过华亭县,至泾源,过制胜关、越六盘山达陇西;一条是由咸阳至宁县后进入固原,西北至景泰,再至武威。丝绸北道无论走哪条线都必须翻阅六盘山,都要在景泰渡黄河,才能到武威。今宁夏南部在这段古丝绸之路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西汉至唐宋,这条道路上的文化传播与交会都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址。


丝绸之路宁夏段的诗与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苍茫萧关道:汉武大帝身后有群诗人

 

公元前121年,汉朝与匈奴在河西的那场战斗直接导致丝绸之路的诞生。我们看到,坐在长安城里“下棋”的汉武帝把他向西的“汉界”(边疆)由今天的兰州一线推进到了新疆的轮台,他的“过河卒子”也因为“马”的存在,可以当“车”使了。

我在这里说的这个马,不是棋盘上的那个马,人拿着才会走,而是从西域来的“天马”,当年军队的利器,比我们今天的坦克差不了多少。因为马的存在,汉武帝把一个“弱汉”变成了“强汉”;也因为马的存在,丝绸之路这条被战马踏出来的路,才成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然而,今天,当人们再次讲述丝绸之路东段的故事时,却鲜有人提及“北道”这条线:其大致方向是从今西安至固原,再由固原至今甘肃靖远、景泰一带渡黄河至河西走廊,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宁夏南部的古丝绸之路。于是,一条道上的战争与和平就这样被我拎了出来,点点滴滴都成了我心里的风景。 

    这条路,被我们后来的学者称为回中道、萧关道。

    汉武帝16岁就当了皇帝,是西汉的第七个皇帝。史书上说他天生聪颖过人,慧悟洞彻,进退自如。并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求知欲特别强,尤爱读书中古代圣贤帝王伟人事迹,过目不忘。我们今天看到,除了这些,汉武帝还不是个受气的主儿,当他发现靠给匈奴人送钱、送女人来维系所谓的和平,确实不是个办法,就想着怎么用拳头和匈奴人说话了。

    公元前139年,汉武帝将张骞派到了西域,他想给他的对手匈奴来个两面夹击,但张骞却被匈奴给捉住了。汉武帝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匈奴也不因此而等他。公元前137年,汉武帝初次到雍(今陕西凤翔县)进行郊祭时,西达陇西(今陕西陇县),北登固原以南的空桐山(今平凉崆峒山),幸甘泉(今陕西淳化县境内)而归。这是汉武帝首次北巡,为抗击匈奴作战略准备。

    为经营好长安脚下(今宁夏)这块地方,能多一条“出路”,汉武帝曾经多次莅临宁夏视察。当时,以六盘山脉、贺兰山脉与清水河、黄河构成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宜农宜牧最佳地带,既是天然的粮仓,又是蓄养军马的最佳游牧地带。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不会不知道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得之,则富国强兵;失之,则肥沃匈奴。

    那次视察过后,汉武帝开始了对匈奴的千里打击,汉北自朔方,西至令居(甘肃永登),以60万吏卒屯田,加强防守。长城内外“马牛放纵,畜积布野”,这为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为国家更加统一,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说说上面提到的萧关道吧。

往事越千年,在汉武帝的身后,作为一个不怎么关心政治的行者,我看到的是太多太多的诗人,他们以掷地有声的姿态将一个个的文字传留下来依附在苍茫大地上,即使到了今天,也一串串鲜活如珠玑或温暖或悲凉在我们的心里。

萧关古道上的文字亦是,那一群诗人在汉武帝的身后把唐诗让人不可企及的高度。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唐朝诗人王维驾着轻便的车,奉命去边塞慰问将士。经过居延。冒着满地飞卷的尘沙,一群归雁向着与匈奴交界的北方飞去。出了汉塞,到了萧关遇到侦察的骑兵,才得知主将在前线指挥作战。

这首诗里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传唱千年,几乎是妇孺皆知,但诗里的萧关在何处,一些人却不十分知晓。在宁夏固原,我们试图找到萧关的遗址,但却很是徒劳。

萧关,汉代关名。关于萧关遗址究竟在何处,当地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员众说不一,但有一种说法仿佛较为科学些:萧关首先要有险可据,临近水源,扼守要道,据此,研究者分析汉代时萧关应在今宁夏固原大湾乡境内,到了明代,萧关的所在地有了一些变化,但其在何处,研究者到今仍然争论不至。

这中间谁对谁非,作为记者,我无从知晓,但萧关在宁夏固原这是毫无疑问的,我甚至在当地出版的一些书刊上看到有人甚至将萧关当成了固原的代名词。

因此,在固原我想得更多的是那些历史上的名人留给固原的诗句,千年过去,萧关遗址无从寻找,但那诗句还在,还十分响亮地回荡在我们的耳畔。

    岑参、卢纶、杜甫还有张玭,一个个朝我迎面走了过来,他们或白发苍苍,或英姿飒爽,或忧伤不已,或感慨万端。

    岑参说:“凉秋八月萧关道,北风吹断天山草。”

    卢纶说:“今来部曲尽,白首过萧关。”

    杜甫说:“萧关陇水入官军,青海黄河卷塞云。”

    张玭说:“出得北萧关,儒衣不称身。”

    ……

    他们从这里走出,向西向西再向西,将唐朝的边塞诗推向了一个后人无法企目的高度,萧关于他们的身后就像一个台阶,一个诗歌的台阶,让他们一步步地走上了诗歌大厦的最顶端。

    也许是我曾为军人的原因,在更多的时候,我更喜欢和我一样穿过军装的岑参。站在固原西城墙的靖朔门前向西望去,岑参在他的诗句中、在我们的心中,突然就变得活生生的了。

    岑参曾两度出塞,在边疆军营生活了6年时间。诗的形式决定了诗是最容易被断章取义的。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他便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句很美的诗,并用铅笔,将它歪歪扭扭地写在了课本的扉页上。那句诗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他的家乡在陇东的一座苍茫厚重的黄土塬上,孩提渴望见到那千树万树梨花盛开的美景,当然是非常合乎情理的了。这个美丽的“误会”一直伴陪了他好几年,上了中学,他弄清这首诗原本是怎么回事。这句诗之前还有一句,那便是“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借诗断章取义制造浪漫空气的可能不至这位朋友一人吧?但岑参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写出那般美妙的诗句来,说明他不仅是一个乐观主义的铁汉,而且,还是一个浪漫气质非常浓厚的军人。这使岑参或多或少地与众不同了起来,而在固原想起岑参更能感到一份真实的亲切——这便是军人,更是诗人,在“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的西部边疆,雄奇瑰丽,富于热情!

    萧关,固原,丝绸古道,军人,诗歌……那些唐朝们的,在汉武帝身后的那些军人们,在他们踩上固原这个唐诗的台阶之时,就注定了他会走向一个高度。而我,站在固原,就和固原一样成了一个仰望高度的台阶。

历史无声息,沧海变桑田。这茫茫萧关道,历朝历代不知有多少人把或征战或远行的足迹留在了这里?现在,请允许我这样说:感谢固原,感谢这丝绸之路东段北道上的萧关,是它造就了一种文化的高度,却在如今很少被人提及过。在这些千年吟唱的诗歌里,固原就这么苍苍茫茫地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在七月炽热的阳光下,干渴的黄土地上生出的是一份让人心颤的期盼。进入城区我们似乎感到了些许热烈的气氛,但街上行人的神态里,仍然有几份掩饰不住的傲慢。

     诗,就这样拔高了固原。


丝绸之路宁夏段的诗与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须弥山石窟:胡骑驰骋过后有束佛光

 

须弥山石窟位于宁夏固原市西北的须弥山东麓。那里峰峦迭峰,树木繁茂,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是黄土高原少有的风景区。具有重大价值的北朝、隋唐时期的石窟艺术造像就开凿在长约2公里、宽约1公里并连的5座山峰的峭壁上。它和敦煌、云冈、龙门、麦积山石窟一样,是我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瑰宝。

须弥山石窟经年累月,风雨剥蚀,加之人为破坏、地震灾害,至今造像较完整的有20多窟,主要分布在大佛楼、“子孙宫”、园光寺、相国寺和桃花洞等5个景区内。现存造像最多的第45、46窟,有比真人还大的造像40余尊。第51窟虽遭地震破坏,仍能看出由前室、主室和左右耳室组成,规模很大;主室面宽26米、进深12米多、高12多米,造像高达7米,主室高大的方形塔柱四面开龛,龛中为一佛两菩萨,里辟长方形坛床,上面并列着3尊端坐的大佛,身高6米,气势雄伟,是造像中的珍品。

    “须弥”,梵文意为“宝山”。须弥山石窟最早开凿的确切年代已无从考证了,但从石窟形制和造像风格判断,大约最初开凿于北魏中晚期。须弥山石窟入口处的第5窟内,高达20米的弥勒坐佛,神情端庄,十分壮观,它比云冈、龙门石窟中最大的造像还高。这里原有三层挑檐楼遮护,俗称大佛楼,但窟檐早已崩坏,大佛全部露出窟外,仪态威严,面貌慈祥,高大精美,成为须弥山唐代石窟的代表作,也是须弥山石窟的有名标记。  

在浑厚险峻的高山低谷之间,一丛丛山花开得正旺,七月的西海固地区本来干燥异常,但我到固原的那几日天空一直飘着零星的小雨,这给我们的旅途之上增加了不少快乐。

在汉代,固原被安定郡。这既是特定历史背景的产物,也蕴含着极浓的军事色彩。当然,这中间更多的体现了中国传统那种安居乐业、凝定静态的内陆文化思想。

    须弥山石窟距今1400多年,北魏是须弥山石窟的开创时期。须弥山石窟第14、24、32三窟,尚存有北魏造像。

这三个石窟的窟室形制,都是方形、中心塔柱窟。塔柱少的三层,多的达七层,塔柱四面按层开龛造像。造像中有交脚弥勒菩萨,有单独的坐佛或立佛,但大多数是一佛二菩萨。佛像高大,居中端坐,菩萨较矮小,侍立两边。须弥山的北魏造像,面型清瘦,身材修长,长颈溜肩。佛的服饰,仍沿袭通肩大衣,菩萨则为对襟大袖襦。这种造像风格与服式的变化,显然受到北魏孝文帝服式改革的影响。这次改革,使中原汉族衣冠逐渐流行于北方;在造像方面,南朝“秀骨清像”的艺术风格也在大漠南北盛行起来。

须弥山把佛光下难得的和平深深地播撒在了苍茫的黄土地中,也因为这个,这方曾经战乱不止的黄土地上才多了一片佛的清净,丝路古道的驼铃声才传得那样悠远、响得那样漫长。

    历史就这样在它的进程中,将它默默无言的述说交给了这片佛之净地。而今天,当我怀着一种寻古的悠悠情愫走近这片石窟之时,内心除了惊叹之外,更多的是对于古人的崇敬。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朝代,其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对外交流等方面都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成就。在这个朝代,中原因为有了从西方“取”来的佛经,更是掀起了一次佛教的热潮。此时,固原作为一个丝绸之路上重镇,须弥山开始兴建规模庞大的佛教寺院,其凿窟数量之多,雕造技术之精,都达到空前的水平。

虽说,唐朝与吐蕃曾多次交战于固原一带,但当时的固原除了汉族之外,还居住和生活着栗特、铁勒、吐谷浑、回纥、党项等民族,从某种程度上说真正成了一个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交汇点。唐王朝的大气、开放与包容,当然也体现在了须弥山石窟的佛像中。

    须弥山唐代石窟主要分布在“大佛楼”、“相国寺”和“桃花洞”三区。

    第62窟是唐代造像最为完整的一窟。窟室方形,穹窿顶,3.4米见方,三壁开龛。正壁三龛,中龛为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主尊为弥勒佛,旁边两龛各一菩萨。南北两壁对称,南壁里龛主尊为地藏菩萨,对应的北壁像龛,主尊为弥勒菩萨。两壁外侧,皆为手执长矛,身着铠甲,脚踏魔鬼的天王。

第105窟,俗称“桃花洞”,有主室、前室和左右配室。窟室前部多已残毁,主室尚完好,是一个方形平顶中心塔柱窟,面阔8.5米,进深8.7米,顶高5.21米。主室内的佛龛和造像大体完好。南北壁各开两龛,中心塔柱每面一龛。除北壁里龛仅为一立佛外,余龛皆有胁侍菩萨;塔柱北龛为地藏菩萨,南龛为观世音菩萨,其余诸龛皆为坐佛。佛龛高约4米。立佛高3.6米,坐佛高2.8米,菩萨高2.6米。菩萨像头梳高髻,身绕飘带,亭亭玉立,形体健美,不失厚重敦实风格。

    同行的朋友介绍说,须弥山唐代造像中着力刻划的是菩萨,这里的菩萨像多为一手提瓶的袒臂露脐的女性形象,身着天衣,胸挂璎络,腕配环钏,面貌端丽,姿态秀美。唐代有“宫娃如菩萨”之说,其实是“菩萨如宫娃”,这是佛教雕刻艺术中现实主义的部分,给人以美的享受。历史就这样把无痕的岁月凝固在了这些菩萨身上,唐朝的风范在这里变得淋漓尽致了起来。

    须弥山宏伟华丽、造像众多的石窟都是北周(557~581年)开凿的。圆光寺后的第45、46窟和相国寺后的第51、67、70窟,每窟都有高6-7米的造像40余尊,龛内立佛多为一佛二菩萨,刻工精美。除此外,龛额上有各种小佛, 龛座下有手执各种乐器的伎乐人,窟顶有围绕塔柱翱翔的飞天浮雕,真是千姿百态,琳琅满目。 宋、西夏等各个时代的题记多处,这些题记,是研究当时社会历史的珍贵资料。

离开须弥山已是下午7时许,天色还很亮,看车窗外一轮落日正圆,挂在天边,迟迟不下山,染得满天彩霞。望着那红霞,我不禁想起了那个久远年代里须弥山上佛光照耀的世界——文化是一个社会范畴,无论任何一个地域都有会在其历史的进程中都会被文化打上深深的烙印。固原亦是。秦汉以来,中原的统治阶级都将防御的主要精力放在西北。固原作为当时的边疆重镇,膘悍的胡骑在这里驰骋,反戈的汉卒从这里远征,此后佛光无疑如同一束阳光,给生存在这里的人们带一了某种信仰与希望。于是,须弥山石窟就运用而生了。

佛,就这样残存在了丝路宁夏的古道上。


丝绸之路宁夏段的诗与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