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2016-03-01 18:5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肃永靖孔村:在孔子后裔的村落里阅读乡愁

 文、路生               

据《孔子世家谱》载,孔丘后裔有一支远迁至广东惠州,后称岭南派,宋朝淳化年间,岭南派中的孔传第52代子嗣来到甘肃,始居于兰泉驿(今兰州),后来又迁到永靖半个川居住。如今,居住在永靖县半个川(属太极镇辖地,包括大川、中庄、四沟、上下古城等村)的孔姓人口已近两万,已成为西北最大的孔氏岭南派后裔聚居区。这近两万孔氏后裔除了尊孔子为祖之外,非常顽强地保持着本宗族的文化传统,成为甘肃乃至西北一道独特的民俗文化景观。

 

祭孔时要用“神主图”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大川村采访,得知孔氏后裔各房都有修“神主图”的习惯。“神主图”为何物?在我的再三请求下,孔繁思老人打开了藏于自家的“神主图”。

   “神主图”用白布做成,三米见方,上面画一座林式院落的建筑,按照辈分自上而下画着一些写着名字和没写名字的牌位。孔繁恩老人告诉我,没写名字的空牌位是“备用的”,有将来适当的时候再将活人的名字真写上去。因此,写了名字的牌位不一定全是孔氏各房已故“先人”的。一些上了年龄的活着的老人,常常因为能在本房的“神主图”的空牌位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而兴致勃勃。在这些老人的眼里,死亡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常常因为本房的“神主图”上能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感到高兴。若在某一天他们真的去世了,后人会在他们的牌位上写下他们的坟地的所在地点。

     孔繁恩还告诉我,孔氏后裔各房每次祭祖时都有要将“神主图”挂在院内,在图前前设香案和供品。在一些重大节日,同房每户人必须派一人带供品来“神主图”前祭拜。这使活着的人总能明白自己死了后名字会被写人“神主图”上,供后人祭拜,近而更加看重生命的过程和作为,平静地面对死亡。另外是凡同房中那家有丧了,“神主图”要被挂在丧家大门附近,所有来吊丧的人经过“神主图”之后走近死者。“神主图”在这种时候就像是电影的屏幕,在某种程度上让活着的人明白,人去世后也许只有“神主图”上的名字了,从而完成对于生死的超越。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村子里很干净很安静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孔村和北方大多数的村庄一样,人们面南朝北地居住在土木结构的房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与其他村庄不同的是,如果在那里呆久了,就会觉得很安静、极安静,而且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安静。

这安静一方面来自村庄的干净、整洁:村民们不但把屋子、院子收拾得很干净,连自家门前的道路或者院子也是。我留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村里每户人家家禽的粪便都会被不定时、不定期地集中起来,堆放在一处,用黄土一层层地掩埋。经过这一处理,到了第二年被运往农田时,总会带上些许让人难以理解的清香——及时的处理以及泥土的功效,让粪便在质的变化中竟然带上了些许一时难以说清的神奇。

村庄安静的另一方面来自于村庄的人:他们很少与别人争吵什么,甚至大声说话,连偶然发生的聊天也是轻声细语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村里的几天时间里,基本上没有见到这里的村民像其他地方的那样,三五成群地坐在某个角落胡吹乱骗,或者于炕头无事生非。同样,我也留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村里有些缺水,但村里人的面孔、衣着和身体都很干净,有时,人们从外面干活回来,家里没有方便的水洗手,就用花园或是墙角里的细土洗一洗;洁净的细土带给人们的同样是洁净,而这一切都是应了一句老话——安静的人一定很干净。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大川村的人不能随便写字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然而,大川村留给我的记忆绝对不止这些——在几天时间的采访里,我没有发现一张写了字的纸在空地或马路边无家可归地随风飘荡——孔村的人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良好习惯——只要是写了字的东西都应该被珍藏起来,哪怕是学生的作业本。干干净净的人和干干净净的村庄就是在这种习惯中把字看得非常神圣了起来,不但不随处乱扔写着字的纸张,还绝不让字随便出现。比方说,在墙上乱写乱画或随地涂鸦。

在村里,我似乎找不到多余的字,甚至村里的商店的门脸上也只有“商店”两个字,再无 “烟酒百货”之类。村民们如此惜字,让字在这里变的金贵了起来。我带来的一份报纸被几易其手地传阅,但不管是谁看,都是小心而又仔细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发现村里这样一个习俗:傍晚或是夜间,若是大人们要出门,而家里恰巧有小孩子,大人们会顺手放一本书在小孩子的枕下,原因是他们认为文字可以辟邪,可在大人不在家时护佑还在健康、平安。

文字就这样在一个村庄里变成了“崇拜”,而当回过头来看这事时,忽然觉得村庄的安静、干净与村民的“崇拜”其实有着深刻的关联,没有村民的这种“崇拜”也就没有村庄的安静与干净。

十多年来,我走过了北方无数大大小小的村庄,这些村庄虽然没像孔村一样把文字变成一种近乎神圣的崇拜,但我依然能在那乡土的气息中感受到人们对于文字的珍爱与信仰——我发现,村庄里的字绝对不像城里的字那样花花绿绿且充满设计的概念,它们一般都是手写的,虽然谈不上好,但都很朴素;大多数时候只有黑、白、红三色,与黄土颜色的村庄构成了一种风样的风景。

我想,村民们也许不知道这世界上谁当了总统或者谁下台了,但他们心中那股子对文字的信仰让我很是感动——人生一世,起起落落,但只要信仰还在,生命就会非常踏实。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村民在大成殿办学堂

 

公元前551年,孔子出生于鲁国昌平乡陬邑(今山东曲阜县东南)的一个破落的贵族家庭中,他勤奋的求学和艰难的传道,主要言论被其后学编为《论语》一书。他去世后,被其后学奉为“圣人”,并被立庙祭祀。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学术界又对孔子重新进行了评价,称他是伟大的学者、政治家、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等头衔。作为孔子后裔,大川村孔姓人除了敬仰孔子并以此为荣之外,还带着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沉重的文化情结。

上面说,在大川村,只要是写上了字的纸村民们都从不乱扔。这种对于孔子的敬仰和对文化的崇敬,使这个目前还不十分富裕的村庄对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代价。大川村孔氏后裔认为,孔子代表的文化正是他传的“道”,而大成殿则是孔子的“宿影”甚至孔子之“道”的象征。

大川村大成殿初建于清乾隆二十一年,气势雄伟,规模壮观。但在清同治三年惨遭兵焚,俱为灰烬。到了六十三年之后的民国二十三年,孔氏族人决定重修大川村大成殿。历时数年终于修成,新修的大成殿较之前更为壮丽。但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附近水库潮湿,盐碱侵透威孔氏族人只好将大成殿拆除。

改革开放后,大川村村民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逐渐提高,随后广泛征求中庄、四沟、上下古城等族老和村群众意见,并选族人中正直、秉公者组成筹建小组,于1991年岁农历二月二十八日动工,第三次修建大成殿,于年底后完王。此次修建大成殿孔氏后裔同舟共济,众志成城,踊跃捐款,虽建筑质量不及从前,但就建筑群而言不亚于古建。

这段资料如今原原本本地写在大成殿“重修简序”中。一座并不十分富足的村庄,一群平常的孔氏族人能三修大成殿,这精神着实让人感动,仅在物质上的付出就能让人惊叹!1993年,大川村又在大成殿内办起了学堂,现在这里共有81名学前班的学生,大川村的村民还自费请来了两名民办教师来为这些孩子们上课。这座位于黄河之滨的村庄,因为大成殿中传出的读书声,多出了几份希翼与期望以及梦想与荣光。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村民祭孔时不接神

 

    孔氏后裔在一定的时间内要举行祭孔活动,一般由各房“长老”协商定时,然后选出祭祀“主事”,展开祭祀筹备工作。祭祀时,大成殿里热闹非凡,全体孔氏后身着新装,穿梭忙碌。各项工作在“主事”的领导下有条不紊地进行,有总管员、指挥员、治安员、看管员和司书、 出纳员、接待员、陪同员以及服务员,大伙儿分工合作,还要杀猪宰羊。大成殿也被装饰一新,挂满了对联、横幅和匾额。上面写的都是称颂孔子的话语和孔子的名言。

    祭祀开始时,有两个仪式:一是为孔子像的揭幕;二是所谓“迎牲”。所谓“迎牲”实际上人们抬着杀好的猪、羊、兔、鸡和果品沿着村里的主要道路绕行一周,吹吹打打,燃放鞭炮,用欢快的气氛宣布祭祀的开始。随后,大祭正式开始。随着司仪唱喊声,“礼生”们开始一一向孔子像和“来甘始祖”行祭。在像和牌位前都在进行三跪九拜,并完成始献礼、亚献礼和终献礼。其他成员静坐于大殿外两侧,不随意喧哗。

虽说如此盛大的祭祀活动难免会使外人联想到一些敬神求神的“迷信”色彩,但孔氏后裔在此项活动中却从不“接神”,在他们的意识中,这是纪念祖先,缅怀前人功德,与神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活动中基上没有禁忌。为烘托气氛,人们还录放机和高音喇叭播放一些欢快的、大家伙儿都有能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本文作者路生在孔村采访。

 

孔姓家族的迁徙史

                   

    今年80多岁的孔繁恩老先生是大川村几个孔氏老长者之一,在他的家里除了供奉孔子像之外,还供奉着孔氏族人的供奉的“神主图”,向我讲起家族的“迁徙史”以及孔氏后裔独特的生活习俗、文化情结,他显得庄重异常。

孔姓人都把孔子当作第一代始祖。但是,孔子获得如此殊荣却并不是因为他果真是孔姓的第一人,相反他只是第七代姓孔的。

据记载,轩辕黄帝有个儿子叫玄嚣,继承其父位为天子,修太昊之法,所以又叫少昊。少昊死后葬于曲阜云阳山,现在那里仍然有少昊陵保存。这少昊就是孔氏家族的祖先。少昊的第四十一代嫡长孙孔父嘉,做过宋国大司马,孔父嘉的子孙就以孔为姓了。从孔父嘉开始姓孔,孔子是第七代。

孔氏后裔分有很多派,又在派的基础上分为户的支。派有两种,一种是在孔氏53代中,20人每人定为一派,按序号称第一派、第二派等等,共20派,全部是孔氏53后裔;另一种是在派之前迁居外地的,以落居地为名,如鲁山派、献县派、衢州派等,共13个派。分派之后,随着人口繁衍增多,又从派分户。支有三种,一种是派、户之下的分支,如某派、户的长支、二支或迁居某地支;一种是在分20派或60户之前已迁居外地者,如四川阆中支、平阴孔集支等;还有一种是上代失叙支。

永靖孔子后裔为孔子岭南派。

 

在孔子后裔村落里的文字图腾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天下孔姓是一家

 

尽管有如此多的派、户、支,但在孔氏后裔的心里始终认为天下也姓是一家。

孔繁恩告诉我,《金城孔氏家谱》有十册之多,《孔子世家谱》竟达73册之多,是由甘肃孔姓族人孔庆惠从曲阜领谱沿黄河用船载来的。孔庆惠运谱归来后还写了一本叫《曲阜领谱纪行》的书,书中就详尽描述了曲阜族人见到他是何等热情,又如何款待了他等等。

据说,两个姓孔的人见面都要先报上各自姓名,然后按照按名字中所带的字排辈(如令字辈的应该叫繁字辈的爷爷等),这一点在孔氏家谱中有明确记载,每一个孔姓人都对家谱中的字辈谙熟于胸。  

的确,位永靖黄河之滨的大川村正如一些人说的那样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但我这里采访,我感受到的却一种血浓于水的文化信仰或者情结,这在大川村每一个孔姓人的向上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却又分明是深藏不露的,我因此明白了什么样的信仰或者情结可以深入骨髓。

离开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仿佛是一位学者说过的话:只有文化才能真正维护一个社会生态系统的平衡。然而,生命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拥抱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呢?孔氏族人的“神主图”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2016年第一期

 


作者简介:
路生,著名青年文旅作家,1976年生,甘肃靖远县人,有四分之一少数民族血统。曾在军旅,足迹遍布陕、甘、宁、青、新等地。转业后进入媒体,做过助理记者、记者、编辑、首席编辑、部门主任、副总编辑、总编辑 。现居宁夏银川。作品主要有“羊性”系列长篇小说:《怀念羊》  、《土匪羊》   、《羊眼》  以及《大西北文化苦旅》

 

  评论这张
 
阅读(8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