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2016-02-17 20:04:02|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

竟在甘肃白银杨家湾村

文、路生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杨家湾村,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名字的小村庄,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地方竟然是电视剧《芈月传》里义渠王的“老巢”。

史书上说,古义渠国之都在今甘肃庆阳西南,即宁县。但是,你能相信这个说法吗?宁县哪有个国都的迹像?专家对此的回答可能是:游牧的义渠人风一样地飘荡在大地上,不会修城,所以也就没有历史遗迹。可是,这种鬼话谁相信?

 

世间痴情男子都说芈月是可怕女子

 

早在两代的千余年间,甘肃就居住着义渠民族。春秋战国时期,他们在这里建立了强大的郡国,与、魏抗衡,并且曾参与了中原纵横争夺之战,成为当时雄据一方的同源异族强国。你说,这么强大的一个民族,怎么能够不会造城?他们在汉人那里看都看会了。

现在让我们想一想,宣太后芈月这个历史上的奇女子,与义渠王相好三十年,还与他生了两个儿子,那么最后她为何要对他痛下杀手呢?

回答恐怕不会简单到:婚姻即是政治的工具!

动下脑子,我们就会分析出这中间的原因:芈月年幼时便被送往秦惠文王的后宫,位列八子,品阶不是很高。秦惠文王驾崩后,秦武王即位,芈月的大儿子被送到燕国当质子。秦武王英年早逝没有子嗣,芈月处心积虑扫清障碍将自己被送往燕国当质子的儿子贏稷捧上了王位。

这时候的秦国内忧外患,外部最大的威胁就是西戎最强大的一支——义渠。芈月一改前朝的打压政策,对义渠采取怀柔政策,赐给大量金银玉帛,最后把自己也送入了义渠王的怀中。

这一部分人们可以将它理解为:委曲求全或者政治婚姻。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就不那么简单了:

芈月,义渠王,一对孤男寡女,性能力都很强,怎么能够耐住独守空房的寂寞!干柴烈火,燃烧的烈火里噼哩啪啦!

这火一烧就是三十年,芈月用义渠王的柴烧旺了秦国的火。但人家义渠王也不是个光帮你芈月烧火的,在给别人烧火的同时,人家义渠王也在烧着自己的火,始终上这让国母与别人睡觉的秦国人始终有些害怕,待秦国国力强大足够与义渠相抗衡时,芈月将义渠王引至甘泉宫,埋伏在此的士兵将其杀死。

听到这里,世间痴情男子都会大约都会说:此等女子真可怕!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杨家湾村的“塌城”是怎么回事?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驱车甘肃白银市平川区。

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座仿佛是在史书里没有任何记载的古城,当地老百姓将这古城称为塌城。

塌城的历史,没有人能说清。

当我们看到一片农田中的残垣断壁之时,塌城也便从容地走进了我的视野。几位农闲的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曾在这塌城之中的农田里挖出过不少铁币、铁器、陶器、铁鼎、“军号”以及被烧焦了的人马尸骨。

这古老的“塌城”因此成了当地农民向我们述说的一个新鲜话题,但我们始终不能明白,这样的一座古城为什么在当地史书里没有任何记载,进而从历史的视野中消失?

史料记载,公元前272年,秦国出兵最终战胜义渠戎,并在今之宁夏西吉、固原北面一带修筑起一道长城,以防止残余义渠戎和匈奴的反扑。

至今,这条秦长城遗迹还历历在目。

秦统一全国,今宁夏为其北地郡属地,乌氏戎、胸衍戎、义渠戎原来聚居的地方便成为秦的郡县。

今白银平川虽在秦国当年修起的那条长城之外,但亦属秦国北地郡。

于是,当我看到从平川“塌城”中出土的古代器物时,这座消失在历史视野里的古城使我拥有了这样一个话题——白银“塌城”:义渠人建造的城池?

今天的“塌城”被湮没在农田中,东城墙与北城墙还依稀能辩,但南城墙与西城墙已完全被毁。根据残存的城墙遗址计算,塌城占地面积少说在80亩以上。

从地形上看,塌城南高北低,南依屈吴山,北边靠近一条如今已经干涸了的沙河,沙河的两岸便是今平川区黄峤乡杨崖湾村了。由平川区通往宁夏海原县的公路穿过“塌城”北部的山包,路上的车辆与行人有些稀少,但这并不能否定塌城在历史为丝绸之路东段北线的必经之地。

“塌城”建于何时?是何人所建?又是何时被毁?为什么被毁?历史上的“塌城”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带着这一连串的问题,我开始在杨家湾村寻找有关“塌城”的蛛丝蚂迹。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跟着村民去找义渠王的窝

 

    我们在“塌城”看到了很多残破的灰色陶片,为不使这些碎陶片出现在庄稼地里影响播种和收割,当地村民便将田里的陶片拾捡出来,堆积在田埂上。那些陶片大多是灰陶片,已经破碎不堪。

张忠是一位质朴农民,今年30多岁,他告诉我自己喜欢收藏古钱币,他家一块承包田正好也在“塌城”里,这些年来,他陆陆续续从这里拾到的古代钱币已有40多枚。其中,“还有一些钱是秦朝人的”。

张忠还告诉我,2000年他平地时,还曾在自家“塌城”的农田里挖出过“武器”。

在张忠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塌城”北面一条用来灌溉农田的渠沟旁,在那里,他用铁锹轻轻挖掘了几下,我便看到了与地表黄色泥土截然不同的灰褐色粉沫,接下来便是被烧焦了的人和马的尸骨。

张忠说,过去,村民们平地时也挖出过灰粉与人马尸骨。“塌城”中像这种能挖出人马尸骨和灰粉的地方还有好几处,离地面都很近,深度只有几十公分。他因此估计,“塌城”可能毁于战火。

面对这位农民的述说,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古老的民族——义渠戎。

《墨子·节葬》中说:“秦之西有义渠国者,其亲戚死,聚柴而焚之,熏上谓登遐”。“登遐”意思是登上遥远的天边,即灵魂升天的意思。这是我国最早的关于火葬的记载,也是义渠的习俗之一。

战火?还是火葬?

我国的西北部地区一,很早就是古代少数民族繁衍生息的福地。他们在广阔的北方草原上,逐水草而居,过着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曾被汉文史籍里称做“戎”族的古老民族。在公元前十一世纪前后,在甘肃和宁夏地区分别建立了一些不相统属的小国家。义渠国是在甘肃建国时间较早的国家之一。据史书记载,秦穆公三十七年(公元前623年)“西戎八国服于秦”,这八国之中就有义渠国。义渠国在西戎八国中是最强大的,其辖地最广。建国时间也最长,达300多年。义渠国有较高的文明素质,有城邑建筑,人死后盛行用大量马、羊头随葬的风俗,实行火葬。

“塌城”中被烧焦的人马尸骨,会不是义渠人火葬的结果?或者更直接地说是义渠王的老窝?

     原因有二:

这样一座古城在当地史志没有任何记载,恰恰说明它要比当地最早建立行政机构的时间还要早;再就是,作为义渠国之都的宁县并未发现有关义渠任何痕迹,义渠人建立了一个长达300多年的国家,早就跟着秦国人看会了造城,更何况他们一直希望在草原上拥有自己的城池。

所以,没有城池对义渠国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义渠国势力范围之内的塌城,及其或战火或火葬的遗迹,就是最好的历史佐证。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一个农民挖出的一段历史

 

 

随后,我们和张忠一起来到了他的家里,见到了这些年来,他从“塌城”中挖出的“武器”和拾捡到的钱币。张忠将这些“文物”用纸一一包起,锁在写字桌的抽屉里,小心翼翼地保存着。

张忠所说的“武器”,除了是一些铜制的箭头和弩头之外,便是两具铁器了。其中一具像戟,另一具仿佛是耕种用的农具,有些类似于今天农村使用的“镢头”,笨拙了些而已。这两样失器早就失去了铁的锐利与坚硬,一副被锈蚀得一碰即碎的模样。

    张忠说,他曾带着这两样铁器请当地一些学过历史并热衷于考古的人辨认,辨认的结果大体一致:戟状铁器可能为古人作战之时用来绊马腿的一种武器,也有人说是农具;另一样铁器则是古人用来挖掘的器具。但这种辨认的结果对“塌城”更加不理解了起来——箭头与弩头(武器)是铜的,但农具却是铁的?“塌城”的年代有多远成了这位对历史有着极大兴趣农民心头的一大谜团。

面对张忠的疑问,我又一次想到了义渠戎这个民族。义渠戎在历史舞台上活跃了 好几百年,先后成为周、秦西北地区的一支重要的对抗力量。从秦厉公到秦昭襄王,秦与义渠之间进行了长达百余年的战争。他们散居在深山溪谷之中,一个部落往往只有百余人,各有部落首领,不相统属。

资料记载,春秋初期,平川地区和庆阳地区以及宁夏固原地区都是义渠戎的居住地。当时,他们青铜器制作技术已相当纯熟,然而青铜器中很少农业工具,反映出这些器物的他们崇尚战斗,谙熟畜牧狩猎。然而,张忠从“塌城”中得到的铁器与铜器是不是同一时代的产物却是一个很难说清的问题。

随后,张忠向我们讲起了他从“塌城”里挖出的那尊鼎。他说,鼎挖出来时,已经绣得不成样子了,拿到家里便成了一堆碴。有回,他不在家时,村上来了个换碗的,他爱人把那堆碴换了碗。

张忠还告诉我们,他还曾在“塌城”中挖出过一个残缺的比拳头略大些的“香炉”,是用石头凿成的,上面还有字,石头质地粗糙,很是笨重,上面还有“字”。

其实,“塌城”让张忠大伤脑筋的地方还有很多。

当他把自己从古城中捡拾而来的钱币一一摆放在我的眼前之时,我们看到那些钱币中既有半两币、五铢钱,也有乾隆通宝和民国时期使用的铜钱。另外一些钱币上的“文字”很是古怪,我根本不认识。

张忠说,他曾带着这些钱币来兰州找一些对古钱币有研究的人辨认,那些人说这些钱币可能是西夏国的。他听了很是兴奋,但在没有通过鉴定之前,他并不完全相信这种辨认结果。他告诉我,一些慕名而来的人想出“高价”买他从古城中捡拾到的所有钱币,但都被他谢绝了。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塌城”曾经犁出过“军号”

 

接着,张忠向我讲起了“塌城”中出土的“军号”,他说,“军号”呈海螺状,吹起来声音很响很大,能传几百米远,一般人吹不响。

在张忠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离他家不远的杨崖湾村村民张珍的家里。张忠所说的“军号”,就是这家人从“塌城”的承包地里犁出来的。

与张忠相比,张珍并不是“爽快”人。他告诉我,“军号”已经被他卖了。他是这样向我们讲述“军号”被卖的前后过程的——

   “我从地里犁出那东西,有人说那是战国时代的军号,但我是个农民不理解它,也不认识它,我学着吹了几天,刚开始时吹不响,但后来情况就不同了,我一吹那东西,家里就像是老牛叫了起来,‘哞哞’的,声音大得吓人。后来,家人怕吓着小孩儿,不让我吹那东西了,那东西也便放在家里没用了。去年,我盖房子,借了亲朋一万多元的帐,压力很大。大概到了七八月份时,村里来了一个‘文物贩子’,都说家穷不是宝,他给我出了2000元的高价,我便把那东西卖给了‘文物贩子’。那几天,我可高兴了,做梦也没想到那东西会卖这么好的价钱,它还当地我孩子的一阵子玩具呢!”

芈月情人义渠王的老巢竟在甘肃杨家湾村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张忠不相信张珍会所“军号”卖了,他认为上面的这个故事是张珍杜撰的。他告诉我,村里还有很多人在“塌城”里挖出过“文物”,但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藏在家里,等将来卖大价钱”。这位质扑的农民又一次带我来到了他的家里,翻箱倒柜找到了一本由当地人编写的《屈吴山志》,在这本书的插页中,张珍说已经被他2000元卖掉了的“军号”。

我翻拍了“军号”的照片,带着关于“塌城”的疑问,我连夜赶到了平川区。在那里,我通过朋友介绍来到了一位从事平川地方史研究的历史工作者的家里。这位工作者告诉我,平川“塌城”古时为义渠国辖地。他还说,上世纪八十年代,被毁还不十分严重,还能看到城门,“甚是雄壮”。当时他还在当地村民家中看到过一些从塌城中挖出的器物,包括“少数民族”使用的护心铜镜等。

我们没有排除一些地方史工作人员在研究地方史时的某种倾向性,因此,平川“塌城”究竟为何人于何时所建,而又最终毁于何年仍在我们心中是一个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我期待着更多的人来观注这座早就被废弃了的古城。

        就这样,芈月传里的那个义渠王在杨家湾村离我们近了,又在杨家湾村离我们远了。历史无声息,沧海变桑田,请又能把这一切说得清!

原载《新丝路旅游》杂志2016年第一期


作者简介:
路生,著名青年文旅作家,1976年生,甘肃靖远县人,有四分之一少数民族血统。曾在军旅,足迹遍布陕、甘、宁、青、新等地。转业后进入媒体,做过助理记者、记者、编辑、首席编辑、部门主任、副总编辑、总编辑 。现居宁夏银川。作品主要有“羊性”系列长篇小说:《怀念羊》  、《土匪羊》   、《羊眼》  以及《大西北文化苦旅》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