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兰州晨报专访路生:因为哀伤,所以透彻  

2014-03-05 17:0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州晨报专访路生:因为哀伤,所以透彻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路生曾写过《怀念羊》、《土匪羊》和《甲骨羊》的“羊性三部曲”。彼时姜戎的《狼图腾》正在国内掀起一波“狼文化”的热潮。路生如此这般与羊死磕到底,一时间被冠以“反狼第一人”的称号。近些年,以动物为题材或直接以动物命名的小说屡见不鲜,仿佛是作家们对人性日渐流失的一种挽悼。大多时候,写动物性终归还得回到人性,至少要影射到人性。

  有一种观点,中国的道德是属于女性化的。谦恭、忍让、内敛等种种品质,无不是向内的。这与羊性不谋而合。有人点赞:羊是善和美的象征;有人吐槽:羊是弱小和苦难的化身。看来,羊真是个复杂的动物。在近期出版的长篇小说《羊眼》中,路生对羊的态度也是复杂的,以前羊是作为对象被怀念的,而现在他把全知的视角还给羊。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的眼睛注视着我们;我们连同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些眼睛记录了下来,进而成为我们的故事。在这故事里,是情和爱把我们相互接连在一起,温暖着我们也温暖着世界。”这众多的注视中,有奶奶的眼睛,也有羊的眼睛。

  路生写这部小说的缘起,多少与其奶奶的“托付”有关。路生的奶奶在临终前,用最后一口气向他交代要把她的故事写下来。她张着嘴,眼睛里竟是绝望中的希望。奶奶是家族血脉的繁衍者,她的遗愿当然举足轻重。由此,路生的创作具备了类似羊性生存法则中“跪乳反哺”的使命感,这也就能理解他为何要在小说中代入一个叫做“路生”的人,他是在无时提醒自己:我不能缺席。

  在这本书的封面上有一句话:“你看到过羊的眼睛吗?你凝视过羊的眼睛吗……它映照着天空,也映照着大地……一个家族,一个率领着羊的家族。他的坚韧与荣光在羊的晶莹的眼睛里得以呈现——因为哀伤,所以透彻,因为忍受着无边的饥饿,所以驮得起无边的草地。”羊眼是第三只眼,用平视的目光见证了家族的兴衰荣辱。值得一提的是,路生还赋予“羊眼”以符号意义:那就是从羊眼反射出另一个眼——钱眼。或许这钱已与羊无关,只与人有关。这是作者的批判性所在,是隐藏的一个“伏笔”。

  路生:我们当下的生活其实远比文字精彩

  晨报:你之前还写过“羊性三部曲”,眼下这一部也与羊有关。你为什么如此钟情于写羊?与你的成长经历有关吗?

  路生:“羊”不过是我的一个载体,在这里面需要加注的成分和元素太多,包括我的经历、故事、想法等。我写羊是想告诉那些写狼、读狼、学狼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狼还有羊,狼和羊这对冤家,没有哪个都不好玩,一味地赞美狼贬低羊或者赞美羊贬低狼老唱独角戏也不是十分好玩。这也是我的写作心态——我在为单一的“狼文学”,输送一点“羊文学”,让两者都有个陪衬,相互有个玩头,开心一点。

  晨报:你在羊身上发现了怎样的美学意蕴?或者从“羊眼”里反射出了怎样的人性?

  路生:羊在我心里至少是这么一个概念:它们不但不偷、不抢、不杀,而且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人类社会,但它们是无意识的,也就是说谈不上有思想,而若在这里面嫁接上人的影子,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另外,我把小说命名为《羊眼》还有这么一层意思,我们的货币符号“¥”与“羊”很像,因为这个,“羊”在我心目中有些”钱“的意思。而我小说里写的那些人物,他们为了基本的生存忍受着无边的磨难,为什么?因为他们要活着,而生活却没给他们获得欲望的机会,所以,他们的生命在我的心中是非常干净的——只有奋斗,为了能活下去的奋斗。

  晨报:小说中有一个人物是“路生”,这让读者很容易认为就是你自己。这样安排是出于真实的需要吗?

  路生:路生不过是人名,能出现在生活里也就能出现在小说里,至于生活里的路生把路生写在小说里,不但是一种真实的需要,更是一种自我的挑战。路生在自己的小说里弄个路生出来,是直奔目的,是脑子不带转弯的一种表白和坦露,是想把小说这个假东西弄出点真意思。仅此而已。

  晨报:许多人写作时需要一个相对安静或封闭的空间,你曾在一个访谈里说“你写东西得打开窗户,还要一边写一边与人聊天”。你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吗?

  路生:是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听觉与视觉的传达,这个时代的动静这么大,我总不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吧。快四十岁的人了,我还喜欢去酒吧,在那里我看着那么多的人和我一起喝酒,一起喧哗,一起发泄,我觉得那也是一种写作,生活里的写作,没有纸和笔,但很真实,很动人。

  晨报:你同时是一个新闻人。新闻职业对你的写作有何营养?

  路生:新闻的经历是我成长的经历。它首先让我见到了世面,开阔了眼界,让我从一个文学青年变成了真正的作家;其次,自打进入这个圈子,我发现就当下的真实况景而言,记者有比作家优越的地方,他们至少也真实或者说是忠诚地记录了这个时代。我们这个社会很大程度上需要原生态的记录,而不是很自我的云里雾里的所谓创造,新闻的经历有时让我很怀疑教科书那句“文学高于生活”的名言是不是对的——我们当下的生活其实远比文字精彩。

  本报记者张海龙


http://lzcb.gansudaily.com.cn/system/2014/03/01/014907524.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8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