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银川日报专访路生:《羊眼》里的羊文化  

2014-03-11 11:01:29|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眼》里的羊文化
——我区青年作家路生访谈
 

银川日报专访路生:《羊眼》里的羊文化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http://ycrb.ycen.com.cn/html/2014-03/11/content_99657.htm
 
 
    近日,我区青年作家路生潜心创作完成的第四部“羊性”系列长篇小说《羊眼》,日前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在这部长达45万字的长篇小说里,作者主张文化应该倡导人心向善、向美,而不是教人张扬欲望,提倡在人生的道路上应该具备的是“狼性羊心”,而非单一的“狼性”或者“羊心”。该书一经上市便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被业内人士称作是作者继“羊性”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安妥灵魂的性情之作。

    记者:从《怀念羊》、《土匪羊》到《甲骨羊》再到《羊眼》,你的4部长篇小说都没有离开过“羊”,这与当下一些人推崇的“狼文化”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下写这些小说的?

    路生:我的小说离不开羊是因为我热爱它,很简单,一个作家不管他在写什么,总得找到自己的“寄托物”,如果没有寄托物,那么多的文字、那么多的情感往哪里放?就像你想要写一个人的好,总不能直接说他好;“羊”不过是我的一个载体,在这里面需要加注的成分和元素太多,包括我的经历、故事、想法等等。我写羊是想告诉那些写狼、读狼、学狼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狼还有羊,狼和羊这对冤家,没有哪个都不好玩,一味地赞美狼贬低羊或者赞美羊贬低狼老唱独角戏也不是十分好玩;狼和羊都有着各自的特点、优点,没狼了羊寂寞、没羊了狼孤独,谁也离不开谁,把它们放在一起就会“多元”起来,多元了就不单调,就有意思了。这也是我的写作心态——我为单一的“狼文学”,输送一点“羊文学”,让两者都有个陪衬。

    记者:《羊眼》这一标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你的这部作品里写道:“因为忍受着无边的饥饿,所以驮得起无边的草地,这是在倡导苦难吗?”

    路生:我是写羊的,羊在我心里至少是这么一个概念:它们不但不偷、不抢、不赌、不谋杀,而且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人类社会,但它们是无意识的,也就是说谈不上有思想,而若在这里面嫁接上人的影子,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的意思是说,一个善良的人和一个邪恶的人看待事物的角度甚至看到的事物是完全不一样的,善良的眼睛看到的事物可能是弱小的,但它一定是美好的;邪恶的眼睛看到的事物即便是强大的,但它一定是阴暗的。这样一说,就不难理解“羊眼”的意思了。另外,我把小说命名为《羊眼》还有一层意思:如果你做过财务就会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前面都带着个“羊”码号,因为这个,“羊”在我心目中有些“钱”的意思,而过去使用的铜钱中间有个窟窿,人们都叫它“钱眼”;当把这两样把东西叠加在一起,“羊眼”就有些“钱眼”的意思了。当一个人的心掉进“钱眼”,他看这个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我想那一定是想走捷径、不劳不获和无穷尽的欲望,但我小说里写的那些人物却不是这样的,他们为了基本的生存忍受着无边的磨难,为什么?因为他们要活着,而他们活着,现实生活却没给他们获得欲望的机会。我是想通过这个告诉当下的一些人,别把自己变得那么复杂,别总想一睁眼就想做个亿万富翁,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好事。所以,你问我是否倡导苦难,我的回答是非常肯定的。因此,在这本书里,我表达了这么三层意思——苦难,永远是生命向上的支柱;活着,永远是人心向善的感恩;奋斗,永远是人生向前的荣光。

    记者:当你写《怀念羊》时,姜戎的《狼图腾》正在国内掀起一波“狼文化”的热潮,一时间你理所当然地被冠以“反狼第一人”的称号,你怎么看?“羊文化”在现实生活中的意义是什么?

    路生:是,从2007年出版《怀念羊》到现在,很多人都说我是反“狼文化”的,新加坡《联合早报》也说我反“狼文化”,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不管是“狼文化”还是“羊文化”都是人的文化,狼类社会与羊类社会里是没有文化的。若是问它对现实生活有什么意义,我的回答就更简单了——如果你每天和狼在一起生活,会不会担心有一天它饿疯了对你展示它的狼性。事情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认为“狼文化”是掠夺的、强硬的、血醒的,那么,“羊文化”一定包含关爱、温柔和善良。我期望我们的世界能多一些和谐与善良,多一些帮扶和关爱。如果非得要说狼和羊,那么,我们应该具备的是“狼性羊心”,即坚强勇敢的性格和无私仁爱的情怀,而不是单一的狼性或者一味的羊心。

    链接:路生,字昀升。1976年生,祖籍甘肃。曾在军旅,转业后进入媒体。主要作品有“羊性”系列长篇小说三部曲:《怀念羊》、《土匪羊》、《甲骨羊》,及文化专著《大西北文化苦旅》、《中国尊严》等。被媒体与评论界称为“西部第三代小说家代表人物”之一,亦被称为用身体践行西部人文地理的歌者。

    本报记者 张碧迁
 
 

  评论这张
 
阅读(30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