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原点上的动力  

2014-02-05 14:13:42|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生命,就这样在反复中成熟——它,在一个个的原点上等着我回来,并在那个原点上给予我再次向前的动力。同时,让我们在这样的离开和归来中,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岁月的痕迹。而当有一天别人问我什么是文学时,我居然如此回答:它首先是被笔和键盘衷实记录的文字,然后是被真诚和爱孵化与温暖的文字,最终是靠文字自身团结和凝聚人心人的文字;所以文学应该是因为衷实记录而获得真诚的孵化与爱的温暖,最终把大家的心连在一起成为一群人的信仰。



 原点上的动力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马萧萧主编春节前来电要我为《西北军事文学》即将推出的“青年作家百人谈”写点东西,我知道那是他给我与《西北军事文学》那段情缘的一个表达的机会,也就受庞若惊地答应了下来,我想借这个机会来告诉那些十多年来一直关注着我的朋友们我的生活、我的工作,还有我的一些想法,而这一切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表达我的感谢。

我觉得一个写作的人,大约到了三十五岁以后,基本上就到了靠回忆过日子的年代了,今年三十八岁的我就是这个样子:在做很多事时,哪怕是在做从来也没有做过的新鲜的事时,过去的那些经历都会变成记忆涌现在身体里,让人一出手就掺杂过去的样子,没法纯粹地新鲜起来,而且,这涌动的东西流水不腐般地成为向前向上的动力,也成了做事的风格与标志,叫人不能逃离。

回想起2000年前后的时光,我被借调至《西北军事文学》帮助工作,一个铺盖卷白天被放在编辑部的库房里,晚上,又被拿到办公室的沙发床上与我同眠;寂寞时,一个人喝点啤酒,更寂寞时,就去想家、想朋友和写东西,两年半的时光过得简单而且充实。这之后的某一天,我离开了部队,很多人都为我默默流泪,而我当时还不完全明白那泪是什么“意思”,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发现,是它把我的心给洗净了。

我,一个农村孩子,在十四五岁时就虚报年龄瞒天过海地当了兵,在军营的十年时间里,被换过不少工作单位,当过步兵、炮兵、坦克兵,玩枪、玩炮、玩坦克,也挖过地雷、开过车、下过炊事班,做过新闻干事和政工干事,但唯一没变的是在为军旅奉献青春的同时不断地结交新战友、送走老战友,并且在仿佛没有止境的时光里延绵不绝地想家。今天,要简要总结这些时,分明就剩下这段文字了,但正是它完完全全地成就了我。

记得,第一次写东西并且发表在报刊上,是有一回我们在新疆的部队施工,于蓝天白云下,我看到清冽冽的奎屯河水流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又看看远方的瓦蓝色的山的头顶全是白的,就想,这河水最先起源于那里,最后变成蒸气又回到了那里。生命,就这样被我看成了一个轮回,而当我把这一切写下来的之后,便开始不断地为之实践了。

生活,总是很有根据地让我们做着事后诸葛;生活,也总是让我们有了经历之后才能明白点什么。若要我在这里为我十年军旅生活的总结再补充点什么时,我还想加上这么一句:十年中,我很自信地认为我跳出了农门,但十年之后我很“不幸”地发现,我依然一无所有地回到了农家。幸运的是,离开军营的我意外地“捡”到了兰州晚报的一份好工作,我的记者生涯也就那么在我一点儿也不能估算到未来地开始了。

我,一个在军营里呆过十年的老兵,在还不到三十岁时就做到报社总编辑,从见习记者到记者、从编辑到首席编辑、从部门主任到副总编辑、总编辑,在我从业新闻的路上,我依然被不断地变换着工作岗位,结交新朋友、认识老朋友,在仿佛没有尽头的版面上不断地和文字打着交道。今天总结它们时,也就只剩下这段文字了,但正是它们丰富了我。

记得,在《大西北文化苦旅》出版后,宁夏电台的记者采访我时突然问:“路老师,你走了那么多地方,最难忘的画面对你来说什么?”我说:“可多了。”他说:“最难忘的。”我想了很久才说:“那就是我当初离家的那一幕,乡亲们送我,我走在前面……”我没有说假话,在那一刻里,我忽然感到自己回去了,回到了离开的那个原点,带着一路的风尘看着自己的成长,在那个原点上坐下来小憩,然后,很不甘心地再离开、再实践。

生命,就这样在反复中成熟——它,在一个个的原点上等着我回来,并在那个原点上给予我再次向前的动力。同时,让我们在这样的离开和归来中,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岁月的痕迹。而当有一天别人问我什么是文学时,我居然如此回答:它首先是被笔和键盘衷实记录的文字,然后是被真诚和爱孵化与温暖的文字,最终是靠文字自身团结和凝聚人心人的文字;所以文学应该是因为衷实记录而获得真诚的孵化与爱的温暖,最终把大家的心连在一起成为一群人的信仰。

这,不是我矫情,我总觉得这世界上的人心总像一部部的电台,发射着各种各样的密码,散落得到处都是,而当有一天,某人人又发出某种密码和一些人的对上了号,那些密码就被聚集在了一起,成为一个亮点或者一道光线,在让人敬仰给人启迪的同时,把大家的情与心都凝结在了一起,明亮并且安慰着向上或者奋斗的风景。所谓写作,无非是通过文字完成或者正成完成这一使命。

我,这些年,不管干什么,只要还有时间或者还能够写作,做的都是这——一次次在原点上获得动力,挑战自己的同时用自己的电台发射着自我的密码,认识了很多相互惦念的朋友,并且,和他们相连在一起,总在为这个世界好好做事。

人生如斯,当人们都沉默不语时,只有文字在说话。而真正的文字一定来自内心,不是纸上、墙上,与作家与写者没有太多关系。

前天,去参加一个朋友岳父的丧事,他是一个拥有很多资产的人,但就在要享受时却永远地去了,他的儿女想让他把他挣得的那些钱都花了,但他已经不能了。但他的经历都刻在了他的脸上、身上,有变成皱纹的痕迹,也有一些变老的毛孔和创伤……更重要的是了的遗体里还盛载着一颗人们还不十分了解的心。我不知道,那心里面装有什么,我只知道属于他的电台已经停止了工作。他,没能带走属于他的资产,但他带走了属于他的岁月——记忆和经历留在它身上的痕迹。

    我叹。但,谁人不是这样?从现在起,让文字记录我们的生活,并且完成文字的使命——其实,我要说的是,记忆和经历是可以带走的,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评论这张
 
阅读(32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