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是信仰的受益者  

2014-11-02 15:58:16|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信仰的受益者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路生

 

有回和一位领导吃饭,他忧心忡忡地说:“现在,咱这社会民信成了个大问题……”之后,他问我:“你信什么?”我说:“信佛。”他仿佛有些失望,随后说:“有信的就好!”也许是因为领导心情不好吧,那顿饭吃得很沉闷,之后,大家各自回家。

因为,饭局的酒店离家很近,我选择了步行。我想,我信佛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领导听到这个心情就不快了呢?但随后又一想,信就是信,不信就是不信,我又不是为领导而活着,那么在乎他干什么呢?更何况领导又不是我心里的佛。

就这样,边走边想,思绪非常地乱。随后,我问自己:“你这辈子信过啥?”我回答:“佛。”又问:“还信过什么?”答:“文学。”

还信过什么?

没有了。

的确,都快四十岁了,除了那两样东西,我仿佛什么也没信过。

我是个党员,但我仿佛对政党没什么概念;我是什么多情的人,但我仿佛对爱情没什么感觉;我是个每天都靠钱来生存的人,但我仿佛对金钱没什么兴趣……

回头想想,我为什么信佛。

记得,小时候生活在老家农村,村里有人死了,就会很害怕,原因是常听大人们说人死了就会变成鬼的,而鬼是让人可怕的,但降鬼的除了神便是佛。小孩子,胆子小,很怕鬼,而怕鬼了也就很快信神甚至佛了。

童年的概念就这样深入骨髓,随着渐渐地长大,不怕鬼了,不知道为什么,却越来越信佛了。如今深思起来,或许就是相信正义,相信这个世界上正义的总能压过邪恶的,相信了活着就应该站在正义的一面,才有力量和勇气活下去。

童年的启蒙教育就这样站在了成人的风景里。

我信佛,不是成天念经或吃素,不是每天上香和磕头,只是不想做鬼,只是为自己定下了这样的几条标准——不坑、不蒙、不拐、不骗、不赌、不嫖、不抢、不偷,除了不嫖之外,其余的仿佛都做了个差不多,它们都在规范着我的思维,让我的行动有了红线。

我信佛,也不像我的一些信佛的朋友那样,一边信着佛,一边干着仿佛不是信佛人干的事情。

我的一个朋友,信佛,还弄慈善书院什么的,但很好色,总爱弄别人的老婆,最让我看不下去的是,有回他找了一个助手,研究生,帮他整理一些写作的资料,一来二去的,两人好上了,结果搞得那研究生离了婚,孩子没人管了,而他总像个没事人。

我还有一个朋友,亦信佛,事业做得不错,开了好几家公司,但当看到投资公司能弄钱时,他也弄了一家,主营的业务是给人放高利贷。我说,你弄那事干什么啊,找你借钱的那些人都不容易,你弄那个终归不好。他一边拈着佛珠,一边说:“管球他呢,能挣到钱我就干!”

我还认识一个领导,前阵子出事了,弄了不少钱,但出了事,那些钱就没啥用处地不属于他了。出事前,他可能听到了一风声,四处拜佛,破财免灾,还求高人做法事,但还是事了。

……

我信佛,从来都不像他们这样。在我的书房里,我供着一尊佛,想起它来了,我上炷香,磕个头,然后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从来没有专门系统地读过佛经之类的书,我对佛的认识还停留在小时候听到的那些民间故事里,以及长大后一些有关佛的零零碎碎的有关佛的电视画面和经历里。我信佛,心里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就像坚持买彩票就能中500万元大奖那样,一直让我持续地买彩票,并且总有着中500万元大奖的梦想,它一直左右着我的行动,让我坚定了“善报”与“恶报”的信念,头脑与心中有了一个“佛”的梦想与轮廓。我是信仰的受益者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这就是我可怜的有关佛的信仰,大多在心里,不用一张多余的纸、一个多余的字,甚至物件。简单得要命,也要命着的简单。这里面没有任何功利,只是在信或者仰。不像在信仰文字的当初,总想着捞些名,弄些钱,甚至还讨来花姑娘、小媳妇的喜欢。

回想起来,我信仰文学,当初那点花花肠子,用这么几件事就可以说明了——

那时候,我还上初中,据说是一片树叶掉下来就能砸中两个诗人的年代,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鬼迷心窍地喜欢上了那玩意儿。写呀写,把文字断成行,花8分钱,不超重地寄到报社、杂志社,然后就在那个绿色的邮局门口看门狗一样灰头土脸地满怀信心地等。时间长了,牛泥入海了,但信念依然——我说梦话的坏毛病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养成的,总梦见自己站在峭壁之上,面对空旷与开阔的天空与大地,展开欲要飞翔的双臂,大声地朗诵着自己的诗歌……这就是最初的梦想,它意味着我有一天功成名就,光宗耀祖,还有一大堆的追随者。但事实证明这仅仅是一个梦,现实让这个梦残雪般的消融后,传说中的文字给了很多实惠的东西。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军营里当兵娃子的我每月只有二十多元的津贴费,但在     报纸上写个豆腐块儿,就能弄十来元,那时候,我一个就有四五百无的稿费,算是高工资了,实惠得很。而当一听说这小伙子会写文章,领导和同事把我都当人才看,给了不少照顾和帮助,使我在这条路上走得顺当了一些。更重要的是,那些小小的豆腐块,可以帮我吸引一些姑娘的视线,她们总觉得因为会写我与其他人不一样,恋爱的人选也多了一些。

这便是梦想消融后的实实在在的甘甜,因为这个我受到了别人的尊重。

事情同样是这么简单,如今说起来,分明有些淡远,仿佛有点像上辈子的事了。但在写了那么多文章之后,我忽然就渐渐明白了,人应该怎么活着。那些文字让我到快四十岁时才感悟出了人应该怎么活着——成名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把那些属于你的无形记忆变成有形文字,并且在这种有形里且行且珍惜——生命苦短啊,你得给这世界留点什么吧——所以,只有写了,在思考与感悟中写了,这样,至少不会使你变成一块只会移动的肉。

这就是我的文字信仰,现在,除了我,它甚至与外界的人无关,属于那种疯狂之后的平静回落,这平静使它像根一样地扎在我心里,成了多年习惯后的一种自觉行动,而那个依然遥遥远远的佛始终在指引着这行动和我的方向,使我的信仰变得更加简单了起来,你或许会笑我可怜,但我想说的是,它们的确让我从中受益。

没什么大不了的,快一辈子了,就信了个这,再让我去信别的,我也没那个时间与精力了。而说这话时,心里有种想哭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305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