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长篇小说《羊眼》后记  

2013-12-02 12:56:4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羊眼》后记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孙子说:"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就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前段时间,单位门口一个常见面的老太太非得要让我给她讲个故事不可。我很无奈,想了很久才想到了孙子。我说孙子是靠女性"发家"的,老太太说那你就说说吧。我说,吴王阖闾将经人引荐的孙子召来想试一下孙子带兵到底怎么样,并且拿宫里的女性试,让孙子训练八十多个美丽的女性,其中包括他的两个宠姬。孙子开始发号施令,美丽的女性笑了起来,孙子脸"黑"了下来,把带头笑的阖闾的宠姬给杀了。其他的女性也便不敢笑了,不久被训练成了可以为国家赴汤蹈火的"栋梁"。阖闾见了,便令孙子为将,与伍子胥一起协助统兵,从此名扬四海,流芳千古。
  老太太听后问我:"如果你是阖闾你会让孙子杀掉你心爱的女性?"
  我说:"不会。"
  老太太又问:"如果你是孙子,你会不会杀掉漂亮的女性?"
  我还说:"不会。"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我干不成事情。
  走在上班的路上,我想老太太说的可能是对的--我有一个网名叫男儿本色,我理解色有两个意思:一是英雄气概;一是喜欢女性。我不会杀掉我爱的女性,因为我有男儿本色。我在这篇小说中写的男人和女性都是些小人物,但他们几乎是完整地表达了我的这个"意思"——女性就要让男性喜欢,男性就要有英雄气概。
  曾为军人的我知道有一种东西叫青铜,会闪光也能掷地有声。我以青铜的品质在困难中前行。因为自己姓路,所以很爱马(先有马后才有路的),又因为自己非常瘦,所以在那段日子里我就恋上了这样的一首诗: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苦闷的时候我就一遍遍地写和诵着这首诗。即使是孤苦伶仃地行走在大西北这片土地上,我仍然充满了自信和力量。
  这个世界上只有文字是永恒的。我因为有情而写。在近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在保证生活的前提下,苦苦地写着小说,朋友说我黑瘦得就像一块木炭,让好好保养保养自己,但我没时间。
  现在,我想告诉我的朋友们的是,我在这部小说里写到的很多事情都是真实的,是属于小说的真实和我的理想。我写的金羊塬就在我老家甘肃靖远那个地方,写到的人,都是看我从小长大的人,我不过在他们和我的生命里加注了一些东西而已。我觉得他们就像我老家的旱柳树一样富有生命力,却被传统文化和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扭曲,但他们没有错。他们也许不招人喜欢,但却值得尊敬。我通过写他们,写出了残酷而美好的人性。我想,我也许不是成功的,但我肯定是努力的。我没有在小说里刻意地去写昆仑山的严酷和战争残酷,只是写了一些普通人干下的普通的事情,对也好错也罢,都能深深地感动着我。我觉得我只是讲了一个故事而已。在这个故事里,我也完成了对于土地和家园的崇拜。
  我对文学的理解是,它是一个长久的工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更是不允许浮躁、虚伪和欺骗的。它就像圣母一样庄严美丽,但眼下文学的发展或者动作状况是,一些文化痞子或者文字游戏者把它给玷污了--我从不对此指责什么--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啊,至少是痞子和圣母之间有了交流。但是,我相信最终圣母还是圣母,而痞子不过仍是痞子。
    我始终觉得:文化应该是倡导人心向善、向美的,而不是教人张扬欲望的。
  至于这部小说里的性描写,我觉得我不是刻意的,我不喜欢像有些人一样把性写得光彩四溢或者天花乱坠,我觉得它就是一种在心灵得到安抚的情况下使身体得到宣泄的机械运动,很真实也很现实的,没必要添油加醋和胡说八道。我最相信我自己说过的一句话--男人和女性到了床上才是最真实的。所以,我觉得就像生活不能没有性一样,小说也同样不能没有性。
  从积累到完成,这部小说花去了我近八年的时间。四十不惑,我用文字垒起自己。我想说的是,我在这部小说里写到的白如云原型其实就是我的奶奶,岁月给了她许多艰苦的经历和故事,那些故事都成长在她的心里,她把那些故事讲给我,我捧着它们就像捧着闪亮的金子。我不可以让这些金子从我的生命里白白流走,我得把它拿出来和别人一起欣赏,这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些故事记录了下来,并且完成了面对它们的理解和思考。
  最后,我想对那些惦念着我的老朋友和我将要结识的新朋友说,在这个物质的时代,有空来宁夏与我坐坐--我会举杯祝愿大家。特别一提的是,2013年初我在银川创办了《同城讯报》,它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标志,也是一种全新生活的开始,在这个过程中,我受到了很多长者和朋友的无私帮助,没有他们我也许不会走过那些困难的日子。在这里,我除了向中国文史出版社的友人表示感谢之外,我还要向我在《同城讯报》的合伙人赵立志先生以及所有的同事表示感谢。我感谢我的父母、家人、兄弟姐妹,感谢在军旅之路上给过我许多帮助战友和领导,感谢我曾经工作的《兰州晚报》、《宁夏广播电视报》、《银川广播电视报》的同事们以及所有媒体的朋友们,感谢那些善良的人们,感谢我生存的这片土地和这个社会。

 

                                                                                                                          作者  
                                                                                                                                    2013.11

 

(作者注:路生长篇小说《羊眼》将由中国文史出版社近期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60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