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幸福,还可以姓“未”  

2012-10-12 11:03:16|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说,能让花都会流泪、鸟也懂别情,不管是面对过去、现在或者未来,我们都是幸福的。而我们的幸福不但能姓“曾”,也可以姓“今”,更可以姓“梦”或者姓“未”,关键在于怎么看它,怎么理解它,怎么赋予它,怎么享用它。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幸福有成千上万种 ,而不单单是被很多人独需的那一种。

幸福,还可以姓“未”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在办公室和同事聊幸福姓“曾”(曾经)和姓“未”(未来)的事儿,同事说,幸福姓“未”其实说白了就是个姓“梦”(梦想)的问题。忽然觉得越来越有感触,但具体是什么却不能完全准确地表达出来。记得有一次晚上与朋友一起唱歌,无意间听到了那首很古老很古老的歌——《水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这歌很是流行,几乎大街小巷随时都可以听到,略带悲伤与沙哑的声音孕育出来的是坚强和梦想。于是,不由地当起了“麦霸”,一遍遍地唱起那两句可以说是曾经让我刻骨铭心的歌词——“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就这样,一遍遍地唤起记忆,把自己唱回到了恍若隔世的十几年前。

那是一段什么样的年代?与现在相比,它似乎有些“旧”。而这些“旧”应该是这样的一种场景:城市特别是县城的道路不是那么宽阔,楼房也不是那么高大,至少在一些小巷的小屋前还不可阻挡地发现一小段没有地砖石铺的砂石路,路上躺着裸露的粗砂与圆石,在冷漠中坚挺着好久,却又不小心被不知从何时而来的脚步踩得轻舞飞扬。街上的声音除了几片树叶不小心掉落下来之外,还有几家外卖店音响里的歌声在尖锐的温柔中划过天空,更有某个闲来无事的青年百无聊赖的大叫声。这样的日子寂寞而且安静,于是便有了一群传说中的文艺男女青年,留着稀奇古怪的头,却在古怪的装束中拿出一瓶高度数的劣质白酒,就着一包大豆或者二两花生米满面红光地畅谈理想与人生……因此,那个年代变成了一个有梦的年代。没有多少钱,但却活在对未来的梦想与自由的精神与言谈中,没觉得有什么苦,反而觉得很滋润、很甜蜜。姓“梦”与姓“未”的幸福活脱脱地存在于那里,它有重量,但却搬不走它;想拥有它,却发现他行同空气,抓不住也摸不到。

幸福,还可以姓“未”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没有钱,能感到幸福吗?这在当下的人看来近于笑话,但作为那个年代的过来人,我却在这“笑话”里坚定地认为幸福曾经有过,而且是的的确确地存在过。记得,那时的我才进入军营不久,衣食的问题自然不用担心,也无需为父母的养老问题而发愁,更重要的是还没有恋爱、结婚,也用不着为自己的下一代而发愁,饥饿了就吃,难受了就哭,快乐了就笑,活得真是轻松。更可贵的是,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中,我拥有了一种良好的心态,即,总是坚信明天是美好的,今天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为了明天的美好。所以,今天在回首总结那一段时光时,难免会生出幸福的感觉,用同事的话来说,那时的幸福姓“未”或者姓“梦”,虽然当年所有的得家当,也不过一个背包。

然而,现在为什么就感觉不到幸福了呢?在《水手》的歌声里我开始问自己。记得,大约是2000年时,我离开了部队,迎头而来的是人生中的一件件大事:结婚、买房、生子等等。为了这些,我开始拼命地挣钱。在这个过程当中的某一天,我忽然发现我将自己的梦丢了——我真的没有梦了,即便是做梦,也梦不到那传说中的蓝天白云与青青的草地了,梦见的只有钱,只有成堆成堆的钱。钱这个很多元的东西让我在奋斗的路上,将自己的兴趣变得非常单一了起来,仿佛都衰退或者消失了。记得,有次与几个朋友闲聊,有人忽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最喜欢与谁睡?”让大家分别回答。有人说是美女,还有人说是情人。当然,也有人说是老婆的,而我的回答让大伙很是意外——我非常响亮地说了一个字——钱。

这就是钱,我总觉得很需要它,而且怎么也挣不够,为此我绞尽脑汁,费尽精力,付尽体力,穷尽本领,但依然挣不够。我想这正是因为丢了梦,所有我只有很现实的活在当下,并且认定了这样一个自己认为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把钱抓住才是真的。为此,我甚至没有时间回忆过去,更别说是在回忆中感到幸福了。现实的生活是,我有了房子,也找到了老婆,生下了孩子,但在“当下”与“挣钱”这两个关键词里,我坚定地认为未来只有在钱的保障下,我才可以住得安心,于是,我的未来也就成了当下的挣钱。所以,在当下拼命挣钱的我,不但没有时间回忆过去,更没有时间面对未来,就像被抛入了无底的深海,看见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而这黑暗正是被钱染出来的一种颜色,它可以涂抹掉其他任何一种颜色。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只有走近走近再走近,但就是不知走得有多近了。

在听见《水手》那晚后的某一天,我忽然闲了下来,随手翻开一本杂志,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成为自己》:

有位哲人说:社会是一锅沸腾的开水,关键看人用什么材料投入。第一种是生鸡蛋,第二种是胡萝卜,第三种是干茶叶。结果呢?第一种被煮硬了,不再有梦想与鲜活;第二种被煮软了,变成软塌塌的胡萝卜泥,随遇而安,迁就规则;而第三种,干巴巴的茶叶舒展开来,一锅清水变成喷香的茶水。就是当人被世界改造时,是一种滋润、舒展的、找到自我的状态,同时凭自己的力量又一次改变世界。所以,每个人在世界上终其一生的成功,不是成为偶像、楷模,而是最终成为自己。

我问自己是什么呢?我的回答很实在也很好玩——挣钱。由此我得出活在当下的我,不但让挣钱成为我实实在在的名字,而且我已为这个名字身体力行地付出了许多年,然而,这的确不是我,我会哭,我会笑,我会大喊大叫,我还有情感、有文化、有责任、有担当,我是一个活脱脱的人,而不是沉没在很多钱包中或银行保险柜里的钱,我要做人,而不做钱,我要在挣钱的路上把自己变的更像人,而不是挣钱,挣钱,再挣钱,最后把自己变成一堆大钱。

有了这样的反思,再看看中央电视台有关幸福的调查,我突然发现自己挺幸福的,该有的都有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在这样一个良好的时代里,我居然为了挣更多的钱,没时间去体悟或者享受自己的幸福,而幸福是需要我的享受或者体悟的,并非一味地奋斗。就像我们的人生不但有着美好的过去,精彩的当下,更有灿烂的未来。

杜甫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说,能让花都会流泪、鸟也懂别情,不管是面对过去、现在或者未来,我们都是幸福的。而我们的幸福不但能姓“曾”,也可以姓“今”,更可以姓“梦”或者姓“未”,关键在于怎么看它,怎么理解它,怎么赋予它,怎么享用它。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幸福有成千上万种,而不单单是被很多人独需的那一种。

让幸福到来吧,在还有梦的日子里,那点痛算个屁!

 

幸福,还可以姓“未”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