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老师的字  

2012-08-30 09:53:1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老师的字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有一年报社在处理一篇新闻稿件时犯了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在两个死刑犯的名字上打上了红色的“×”。这让我很不快:封建社会干的事呀,我们作为现代媒体,不懂得尊重人权也得懂得尊重文字。有同事说我的说法太“过”了,我懒得去辩论——在我看来,能用红笔打“×”的人一定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人,即使“杀” 不了人也能“杀”了字;字也应该是有生命的,也应该是被我们热爱的。然而,在写这篇小稿时,我忽然想到了老师。

说实话,老师一直是我非常尊重的职业人群之一,他们是我进入学校教我识字的人,总用红笔在我的作业本上打“√”或“×”,对于错就这样在他们的笔下一锤定音;又因为长期做这种辛苦的工作,他们的中指上总有一个被笔压出、红墨水浸透了的大坑。在“√”或“×”以及那个大坑中,老师几乎成了我的崇拜——只要老师说是对的,那一定就是对的;只要老师说是错的,那就一定是错的。对与错,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就这样被老师清晰明了地被区分了开来,俨然这个世界上除了对与错根本不存在对中有错或错中有对——老师就是神圣的判官,不可以动摇。

记得,有回我怎么也算不出84除以2等于多少,就问妈妈,妈妈说是41呀,但我怎么也不相信,最后硬是把答案写成了45,因此得了老师毫不客气的一个“×”。还记得,在上五年级时,我的一篇作文写得不错,2页,老师的批注了4页,这6页东西被一起贴到了学校的黑板上,引来无数同学围观。大家都觉得羡慕极了——老师用红笔写的字多好看呀——谁能得到老师如此多的红色的字啊。毫不隐瞒地说,正是老师那次写下的那些红字对我后来的人生产了重要的影响,中学开始偏科不说,还在步入社会后将我变成了一个作家。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老师教的一些东西开始产生怀疑。比如,有回课堂上念文,我把心宽体胖的“胖”念成了肥胖的“胖”,老师说我念错了,我说以前的老师就是这样教我的,老师又说我念错了,我说以前的老师真的是这么教我的,结果弄得哄堂大笑。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虽说老师当初教错了我、我后来发现了老师的错,但仍然觉得老师的权威与地位不容置疑。

直到在我参加工作的多年以后,才慢慢发现老师的身上也有不少毛病。比方说,我的一个侄女才从大学毕业不久教小学一年级,和我在一起时,她也会把我也当成她的学生,评判对错不说,还指手划脚,就差没在我的“作业本”上打“×”与“√”了;再比方说,我的一个叔叔在乡里教了大半辈子的小学生,由于水平有限给学生教了不少错别字,我有时给他一些提醒,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甚至很自负地认为世界上的东西只有他说出来的才是对的,别人的观点、别人的说法、别人的思想全都是错的。通过这两件事以及后来的观察,我发现很多老师都有这个通病,这使我不由慨叹:为什么青出于蓝胜于蓝;为什么有人教了一辈子的学而只能在学校里,却不能在社会中为师——其实,一些老师最大的毛病在于将学校钊地为牢,而自己正好坐井观天、自以为是。

现在,城市中都讲究破墙透绿,一方面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了墙里的绿;另一方面是让墙内的绿看到了外面的人和风景。我想,如果生命可以重新选择、如果我有幸被选中当老师,我一定不会用“×”和“√”轻易评判文字。而这之后,我眼前浮现的却是当年被贴上学校黑板上我写的和老师为我批的那些字——红笔在我胸中重千斤,在摆脱了×”和“√”之后,我愿把没用的东西变成能鼓励人的字。

案情扑朔迷离,老师。

老师的字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老师的字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