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的大学  

2012-06-01 08:55:1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我突然明白了大学这盘“回锅肉”,对我来说“回锅”的更在于迈入社会后的实践和消化。这一过程中,社会给我的人生加了不少佐料,让它的味道更香、更特别。而这些,都是我大学生活的延续,我也总对自己说:大学无处不在。

―――――――――――――――――――――――――――――――――――――――

 

我的大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据说,回锅肉的做法是这样的,将肉放在锅中煮一会儿,接着取出,切成薄片,晾凉;然后,再次入锅爆炒。我的大学就是这样的,先在一口锅中煮了一阵子,然后被“取”了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却,又被放入另一口锅中加工了。这种别样的做法一会有着别样的味道。

昨天和朋友一起吃饭,席间无意中说到自己不知为什么总想到从前的事,旁边一哥们很直接地说了句:“你老了!”我老了吗?人总爱回忆从前就意味着老了吗?我悠悠地问了自己这个问题,随后很坚硬地想到了自己的大学。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年轻,正是学东西的时候,但总感觉睡不醒;不像现在,仿佛真的老了,什么也不爱学,连想睡个懒觉也睡不住了。这种似乎没什么科学依据的、漫无边际的浮想,让我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大学与大学之后的社会生活进行了一次比较,而这一过程也让我更加旁杂地想到很多东西。

首先,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人——孔已己。用鲁迅的话说,他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胡子……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被我突然想起来呢?那是因为从大学到现在,我对这样一个也许 只能从书上看的人一直都没有忘记,似乎常能听到他用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指敲着柜台对别人说:“对呀,对呀……茴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吗?”这句话就像现在电影中的一句漂亮台词,让那个年代里的我们津津乐道;而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当年用来逗乐的话语中,分明还隐含着一些极易被人忽略的道理。

都说孔已已是个书呆子,但他却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样写法,而我们中间的一些人却不知道一样东西可以变通成好几种模样,就像我们只知道大学只有一种上法那样。

1995年,在军营中待了整整5年时间的我,考进了某军事院校,欢喜之余,我需要面对的是比在连队更为艰苦的军事训练,这也使我身体上的一些缺陷随即暴露了出来。8公里武装越野,不知为什么,到了5公里我便会晕过去,只能让战友们背或抬着我向前了。军营是一个最讲究“集体”的地方,尤其是像武装越野这样的科目,在乎的并不是某个学员路跑得快或慢,考核的标准是一个学员队,从出发点一个不落地到达终点花费了多长时间。

我实在不忍心就这样拖了大家的后腿,下定决心独自训练,但在夜深人静时跑过好多夜晚,我发现5公里竟然成了我的极限——只要到了这个点上,毫无疑问地,我都会晕过去。

这时,我想到了自己新兵训练时的情形:那会儿,我们进行的是5公里武装越野,每到两公里,挥汗如雨的我总会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很难再坚持下去。我的新兵班长是个极严格的人,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总会用武装带有力地抽打着我的背包,要我挺住继续前进;即便如此,我依然很少能够完全坚持下来。

有回,我终于坚持了下来,用武装带一路猛抽我背包的班长得意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子,你记住,世界上的事没有坚持不下来的,只要坚持就能成功!”没想到的是,在他的话声中我却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随后,我被送到了医院。一番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毛病,只是剧烈运动引起的心脏不适,但随后他的一句话却在我心中留下了永远的阴影:“以后5公里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极限了,当时,你倒下去时你的战友们应该将你扶起来站一会,而不是七手八脚地将你送到医院……”

就这样,无法超越5公里这一极限,我离开了我向往并且热爱的军校,开始在兰州的一家地方院校借读。借走读的生活,让我常想到战友们送别我时的那一幕:他们一个个有力地抱着我,然后在我的肩上使劲地拍拍,在他们真诚的泪水中我懂得了什么是默无声息的力量。这在我的大学之初变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因为它的存在,我开始格外珍惜接下来借读的日子,以至于今天回想起大学的生活,就像品尝川菜之王“回锅肉”那样别有一番滋味。

我的大学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因为是借读,注定了要与别人不一样的待遇,而这种不一样待遇也注定了我一定要付出和别人不一样的努力,才可能取得好于别人的成绩。记得那时,我除了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之外,还将这样一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你笨得像一头猪,别人一看就懂的问题你也要细细钻研,因为你就是一头笨猪!”于是,在清晨的校园里,别人才晃晃悠悠地向教室里走时,我已在操场上读了一个小时的书。即便这样,我也很难容入这个集体。还记得毕业考试时,大家都齐刷刷地坐在考场上,而我却没有考试的资格。我在场外徘徊了整整两天,才从一位老师那里弄来了一套试卷,然后,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对自己进行了一次“考试”。也许是用功过了头,在那次“考试”中,正在答题的我鼻血突然哗哗地流了出来,滴落在试卷上,染成了红红的一片;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停止对自己的“考试”。末了,我将试卷装订起来,毕恭毕敬地交给了一位老师,请求他为我打分。

我不知道,那位老师接到我的“试卷”后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记得当天夜里他将我约到了一家餐馆告诉我,他认真地批阅了我的卷子,他认为应该给我优秀。听了这话,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了,之后,脑海里浮现出了自己流在试卷上的那些血,红红的一片,被意识无限地放大了。接着,我听见老师说:“你可以毕业了……其实,在大学里怎么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以后的生活中怎么用学到的东西。”

这就是我的大学,它让我这个借读生死记硬背地学到了很多东西,并让我牢牢的记住了它们;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今后迈入社会的我来说是否有用,只知一心苦读。在写这篇小稿时,我突然就明白了大学这盘“回锅肉”,对我来说“回锅”的不仅是由军校到地方院校的借读,真正“回锅”的更在于迈入社会后的实践和消化。在这一过程中,伟大的社会给我的人生加了不少佐料,让它的味道更香、更特别。于是,我也便常听到孔已己说:“茴香豆的‘茴’有四样写法。”这之后,我总能感到自己一次次地被“回锅”,而这都是我大学生活的延续。因此,我总对自己说:大学无处不在。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