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2012-01-13 10:3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文  银川晚报记者 安稳 宋辉/图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年,其实就是根深蒂固地生长在我们心中的一种宗教。它属于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它具备绝对的权威,也具备一种神秘的超现实的力量,只有在这一氛围里,我们才能感到爱与被爱的幸福,才能对家园对情感对祖国对社会产生敬畏与崇拜,才能安详地沉浸其间享受美妙的人生。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人生是一个轮回,年亦是。
       春、夏、秋、冬这样的四个季节被年统筹在一起,经过时光亘古不变的双手植入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命。不断给予我们营养的同时,又让我们一天天地长大或者变老。
       说话间,年又末了。在草长莺飞,花开花落的日子里,我们又迎来了一个贺岁的、崭新的节日——年。
       此刻,我站在银川这座西部城市的开阔马路间,让自己向着扑面而来的寒风,张开双臂,心间却又升起另外一种苍茫的景象。
      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在地理的教科书里被称作“黄土高原”,高原的西北风从这里刮过,一座座的黄土丘陵连同众多的山脉站在一起,如同大海扬波,在一瞬间里被恢弘壮丽地凝固了起来。年的出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如同一道闪电腾空而起,,划破寂寞的苍穹,进而使这里激越的欢快之鹰此起彼伏,如同奔腾的万马踏过着寂寞的高原。
       于是,年来了,形形色色的人们开始忙年,而定格在时间刻度上的年,总是深深地吸引着那颗漂泊在外的心,再大的风雨雪霜也都阻止不了回家的脚步。
  据说年里有着团圆,年里有着幸福,年里有着甜蜜,年里更有着希望与梦想,然而,年是一种为人们带来坏运气的想像中的动物。年一来,树木凋敝,百草不生;年一过,万物生长,鲜花遍地。与年相伴的还有“除夕”的“夕”,传说也是一种会“吃人”的怪兽,所谓“除夕”即是除去这种怪兽的意思。
  遥想着远古时代人们坐在一起把竹节放在火堆里,担惊受怕地听着竹节的声响,以此来吓退可怕的“年”或“夕”。这早已与今天我们燃放烟花与鞭炮、在欢呼与尖叫中祝福声声,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这世界总是欢乐与忧伤并行,痛苦与幸福如同一对孪生姐妹手挽手,一起掠过我们的心灵。打开网页,即使在年就要到来的现在,这个世界依然每天都发生着这样或者那样让人揪心的事情。
  因此,作为一个节日的年,并不能彻底改变什么,今天一过,你依旧是你,我依旧是我,这让人忍不住想起《庄子》中讲到的一个故事:孔子的学生子贡见一位老人抱着瓦罐吃力地从深井中取水,于是告诉老人有一种机械可以用力少而功甚多。但他的好心却遭到了老人的训斥。老人说,有机械必有机事,有机事则有机谋之心。机谋之心藏于胸中,则心灵就不纯洁,于是“道”就不存在了;我不是不知道这种机械,而是“羞于为之”。
  这个反对科学技术的故事让我想到了我的两个朋友,一个在煤矿开车被撞死了,另一个坐飞机从天下掉下来了。每每想到他们,我都能感到切肤的痛,而又不能改变什么,于是活着的我和很多人一样总在幸福与痛苦间艰难穿行,每时每刻都体验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年,亲人团聚的欢笑,飘散着香气的饺子,闪烁着亮光与声响的爆竹……都深深铭刻在了我们的记忆里,成了属于我们独有的生命风景和心灵名片。然而,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把时间选在这样一个关节点上来过年呢?琢磨了很久,才猛然发觉,年,其实就是根深蒂固地生长在我们心中的一种宗教。它属于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它具备绝对的权威,也具备一种神秘的超现实的力量,只有在这一氛围里,我们才能感到爱与被爱的幸福,才能对家园对情感对祖国对社会产生敬畏与崇拜,才能安详地沉浸其间享受美妙的人生。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年让我们完成了对于亲情的表达,年让我们坚持了对于爱情的延续,年更让我们加热了对于友情的温度。人生一世,年就这样成了我们生命中一道道鲜亮的风景,温暖了冷漠的群体,温暖了冷酷的社会。这就是年,能够暖和心灵的一种“宗教”形式。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记得,老家甘肃、宁夏一带每逢年节,人们做好了饭不但要分给家禽一些,还要在屋顶、树梢和户外象征性地放置一些,与自然界的动物们一起分享人间的饭,即使在困难的岁月,人们也不会过分吝啬。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我一时真的难以说清,但它却让我想到蜗居于林立的高楼间,有时不得不把一些剩饭剩菜扔进垃圾箱——这才叫浪费呢,那些进入垃圾箱永世不得翻身的剩饭剩菜们,不但未能给天上的飞鸟服务,也未能让自然界的其他动物解饥,在污染环境的过程中还得人工的处理。想想它们一片生机地在田野里长成,欢蹦乱跳地来到我们家中让我们充饥,却又落了个如此下场,该是多么不幸!
  空中无鸟来,胸中即无鸣。我国古代所说的“天人合人”有一层重要的意思,即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因此,一切人事均要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老家的人们在年节置于房顶、树梢和户外的那些饭来,它们夹带着泥土的气息,从岁月的深处悠远地走来,暖人胸怀的香气仍在。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当年的脚走过古老的村庄,我们看到虔诚的老农在爆竹的声响里无遮无拦地跪了下来,在家人团聚的时候,他们不但将自己的老祖宗请到家里过年,甚至连天地间的“神”也请来了。在那一刻里,年,不仅仅单是属于人的,自然界的万物生灵在人类的声声祈福中变得和谐而且安详,也正是在这种氛围里,人们欢笑、歌唱、舞蹈,把年过成了年,把年过成了一种古老宗教的最好表达形式。
  这让我忽然明了,如今城市里的年为什么会渐渐变味——在这个钢筋水泥的世界里,我们将自己非常自私地封闭在狭小的空间中,平日里人与人的交往有时只剩下了唯利是图,即使在年关,也不得不违心地与领导或者那些与我们的生命并未产生多少真诚关联的人喝上几杯;在有时不得不送给孩子的压岁钱以及各式各样的礼品盒中,我们将人情这样宝贵的东西变得世俗而且无味,甚至淡忘了头顶之上与我们时刻相伴的“神灵”以及那些已经离我们而去并且再也回来不了的逝者——我们非但没有“邀请”他们前来与自己同乐,甚至没有勇气或者机会在各种各样的民俗中表达出对于生命的祈福和对自己的美好期望。就这样,我们一天天变得冷酷和麻木……
  人生匆匆,岁月匆匆,这些都值得我们反思。
       年让我们完成了对于亲情的表达,年让我们坚持了对于爱情的延续,年更让我们加热了对于友情的温度。人生一世,年就这样成了我们生命中一道道鲜亮的风景,温暖了冷漠的群体,温暖了冷酷的社会。这就是年,能够暖和心灵的一种“宗教”。
  记得,在老家甘肃沿黄一带,除夕夜里,人们并不吃饺子,而是吃一碗香喷喷的长寿面。上善若水,在活着的年年岁岁里,我愿用近于“道”的水给你煮一碗面,并祝你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年,大地上的另一种宗教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