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两个故事  

2011-08-01 18:12:40|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科学技术发达了,什么东西都可能被复制。但我坚信,我们的生或者死是不可以被复制的,即使我们的生或者死被克隆了,但它同样具备着不可复制性,这就是生命这一个和另一个就是不一样。不一样的生命让我们的生或者死只有一种结果,而不是多种。比方说我是被母亲剖腹出来的,他也是,但你总不能说我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或者石头缝里冒出来的;再比方某某得了癌症死了,某某某行走在街上被汽车撞死了,你总不能说他是跳河自杀的或者坐飞机从天一掉下来的。然而,社会发展到今天,却被人为地变得多元了起来,也就是说我们一个人能有两种甚至多种死法。这有人为地制造或者我们对于死法的质疑。
     比方说,离我们还很近的7·23,据报道说,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孩儿在现场没有生命迹象时被救了出来,随后被称为奇迹;而另一个现场披麻戴孝寻亲人,面对现场处理的“迅速性”,他就这样质疑:我的亲人到底是被撞死的还是被挖死的?这些东西看了让人心酸甚至悲愤——如果在一个没了时他或者她却突然地活了,我们还可以用奇迹来解释的话,还能说得过去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重视质疑者的质疑在他心里的真实存在——这个时候,我们至少可以这么说——一个生命在我们的生活里有了两种死法,它是不可能的,但它却是在一个人的心里真实存在的,而这种存在不是一些东西可以轻易弥补的。这让我很容易地想起了两件事,它们都是我听说来的,但它们给我的震撼至今还在。
     先说第一件事。
     有个阿姨的儿子在矿上当工人,有一天矿井冒顶了,阿姨的儿子的命没了。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早晨下矿时,他还给妻子交待,叫妻子买个蛋糕回来等他晚上下班了给只有五岁的女儿过生日,同时,他还告诉妻子自己想吃羊肉了,沌烂些,他要好好吃一顿,解解馋。妻子照他说的办了,但羊肉在锅里还没煮熟,女儿的生日蜡烛还没亮起,他就出事了。救护队的人将他从矿井里抬上来他已经血肉模糊了。他的妻子嚎啕着向她扑了过去,但一切都已无济于事。很快,这个坚强地女人平静了下来,面对安慰的领导,她说:“我得想到活着的人……”随后,她擦干眼泪走进婆婆的房间,告诉婆婆丈夫出事了,但她隐瞒了事情的真相——她告诉婆婆,丈夫是因为参与一盗窃案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估计得个十来八年的。婆婆不信,她哭了:“妈,我们得看着孩子……”随后,在她的哭声里,婆婆信了。就这样,她们婆媳商定不告诉孩子这件事情的真相,虚拟一个谎言给孩子——孩子的爸爸去了遥远的国外学习了,很久之后才能回来。就这样,她们婆媳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在最亲的人逝去的那个夜里为孩子点亮了生日蜡烛,并且有泪光与烛光里共同祈求孩子永远幸福平安。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她们的孩子大学毕业了,婆婆成了一个非常苍老的老人,她忽然叫住儿媳:“能告诉我,我的儿子是怎么死的吗?”她惊愕地看了婆婆一眼——这么多年了,为了婆婆和孩子的生存,她仿佛把这事给忘了。因此,她不知道该怎么婆婆了。隐隐地她听见婆婆说:“我是快要走的人了,你得告诉我一个真相,要不我在那边不会安心的……”她的眼泪哗哗地流着,过了很长时间,才很官方味儿地说了这样两个字:“矿难……”随后,她听见婆婆说:“这么多年了,你不该一个人独自承受,我了解我的孩子,他是不会犯罪的……我,能把她生下来……我,同样能接受她的死……”接着,她们婆媳就抱在一起哭了,而在不远处,她们的孩子正看着她们默默地流泪。也就是在那个月色明亮的晚上,婆婆微笑着去了遥远的天堂。
    再说另一件事。
    同样是一个有关死亡的,故事涉及到了一个官员。官员是一个矿长,他手下的一个矿工出事了,矿工 的家在农村,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伪造了现场,说是矿工在矿上偷东西不小心摔下山崖死了。接着,他像施舍一样给了矿工的家属一笔补偿,他认为农村人“好哄”,这事儿就很快过去了。但后来随着他的官越做越大,他越来越感到良心地不安。后来,他退休了,他收到了当年那个矿工的妻子的一封信,那位妇女在那封信里说:“我,一个农村妇女,可能永远斗不过你,但我请求你告诉我丈夫去世的真相,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他会偷东西……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的话,请你告诉我……我们的人都死了,我只要一句他是怎么死的真实的说法……”他忽然就有了一种犯了罪的感觉,从椅子上艰难地站了起来,眼前一黑晕倒在地,死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真相是不可以掩盖的,就是你能做得天衣无缝,能欺骗过所有人的眼睛,但也欺骗不了你的心灵。这使我不由在心里却把那些掩盖真相的人当成了“坏人”——我不期望我们能回到洪荒的远古,去讲“人之初,姓本善”,我只祈求在很多人为的事故里,能给我们一个有关生命的真相。因为,我们的死法只有一种。而这与7·23无关,与科技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6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