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1-07-06 09:28:0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昨天,弟弟又打电话不了,说是现在猪肉价太高,他不想养猪了,想养羊,问我能不能支援他一笔钱。我不由回想起三年前和弟弟一起养猪的情形——那时候,猪肉价和现在一样地高,我们投入了不少资金建猪舍、捉种猪,弟弟说:“哥哥,你放心,这么好的肉价,咱们不可能不赚的!”看着他信心十足的样子,再想想那些被花出去的钱,我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安慰。
    弟弟是个地道的农民,这几年谁都知道种地不怎么赚钱了,在外面工作的我帮他一把,弄些种地之外的“副业”,让家里多一些收入,他的日子能好过一些,为此,我们倒卖过肥、开过商店、卖过服装、放过高利贷,但实际的收入总没我们想像得那么好。有时,甚至赔得血本无归。那时候,我还没有结婚,把自己所有的积蓄以及每月挣的那些块块钱都用来干这些事了,我想,有一天我们总会成功的,但是,我们——无一例外地失败了。更不幸的是,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受伤”后总喜欢积攒“元气”,然后重新开始。
    记得,每回赔了时,弟弟都坐在老家的门槛上,卷缩成一团,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哥哥,我们赔了……”那时候,他总是一副快哭地表情,把我的心里弄得酸酸的,但作为哥哥,我不可能和他一样,总打着气对他说:“没关系,这回败了,我们下次再来。我就不相信我们没有成功的时候!”我总把这句话说得很豪迈也很悲壮,这让我在日后想到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屡败屡战,越战越勇。
    就这样,从1990年前后,我们一折腾就是十年左右的时间,不但没有挣到什么钱,反而日子过得比先前更紧了。2002年到2005年这段时间,我的弟弟先后准备结婚,已经没有精力和能力闹腾下去了,但这段日子让我们感觉比折腾或者闹腾的日子更累,到处都要用钱,事情总是等着你去做,而且总也做不完。好在这属人生里的大事,是每个人都要赤的坎儿,我们没有理由放弃它,更没有理由不做好它。
    婚后,弟弟提出要养羊,但那时我真的没有多少钱,就从一个农户那里买了5只羊让他来养。我的意思是从小到大,慢慢繁殖,只要有恒心,我们迟早会群像白云一样的白花花的羊群的。起先时,弟弟很是认同我的观点,但羊发展到20多只的时候,他却把他们卖了。理由是:20多只羊需要一个人料理,数量太少,他作为一个农村的重劳力很难在这20多只羊身上发财,甚至为够养家糊口。
    那一年大约是2007年,猪肉价相当地高,而弟弟卖羊还有另一个意思:他想让我再出一笔钱,他来养猪。理由是:猪崽速度快、数量多,比羊赚钱来得快。
    我答应了弟弟,钱一到位,弟弟就风风火火地干开了,精力十足,仿佛不久的将来就能成为亿万富翁。然而,老天仿佛不怎么照顾我们——猪场开办不久,猪肉价就急转直下;然后就是猪瘟和再也不能友起的猪肉价。弟弟说:“哥哥,我们赔了,别干了吧!”我说:“就是我没吃的也要把这些猪养下去!”减少养殖数、垫工资、借钱……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苦苦撑了三年,接到弟弟最多的电话是:“哥哥,猪没饲料了!”或者:“哥哥,猪病了!” 
     去年下半年,我的女儿路歌出生了,我也便少有精力过问那些猪的事了。几个月前,看到猪肉价开始猛涨,便打电话给弟弟询问猪场的事,但得到的消息却是:去年底,猪们病了,弟弟将它们卖得只剩下20多头了!我想,也许是我的命不好——苦苦支撑了三年却没有等到猪肉价飙升的那一天。
    昨天,弟弟的电话让我很不高兴,我想,养羊在养猪羊我们就“玩”过的,为什么还要回头再去玩呢?但是,弟弟说,猪肉价现在虽然高,但高不了几天,温总理在新闻上也这么说了,国家也开始抛售储备猪肉了;而羊肉相对来说在近几年保持了很稳定的升势,一定比猪赚钱。我想,假设猪肉价真掉了,我们开始发展羊,而等我们将羊发展起来,猪肉价又升了呢——我们是不是又将羊卖了养猪呢——人啊,总是在这山看到那山高!
    挂了弟弟的电话,我想到了一句此前我从来没将它当成名言的名言——一生只做一件事——看起来很没意思,但到了三十岁以后,我真正发现了这话里蕴含的道理——和弟弟一样,城里现在到处都有流行着跳槽,但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为此付出的昂贵学费——与其那样,还不如我们在一件事里坚守;守株待兔这种被嘲笑着的行为,有时真是我们解决问题的良策。


http://epaper.qdcaijing.com/cjrb/html/2011-09/23/content_66026.htm
一生只做一件事 - 路生 - 路生的博客

一生只做一件事

◎路生

2011年9月23日   A19:财经周末·原创   稿件来源:青岛财经日报  

  看似平淡

    我想到了一句此前我从来没将它当成名言的名言——一生只做一件事——看起来很没意思,但到了三十岁以后,我真正发现了这话里蕴含的道理。

    昨天,弟弟又打电话了,说现在猪肉价太高,他不想养猪了,想养羊,问我能不能支援他一笔钱。

    弟弟是个地道的农民,这几年谁都知道种地不怎么赚钱了,在外面工作的我想帮他一把,弄些种地之外的“副业”,为此,我们倒卖过肥料、开过商店、卖过服装、放过高利贷,但实际的收入总没想像的好。有时,甚至赔得血本无归。

    记得,每回赔了时,弟弟都坐在老家的门槛上,蜷缩成一团,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哥哥,我们赔了……”那时候,他总是一副快哭的表情,把我的心里弄得酸酸的,但作为哥哥,我总打着气对他说:“没关系,这回败了,我们下次再来。我就不相信我们没有成功的时候!”

    就这样,从1990年前后起,我们一折腾就是十年左右,不但没有挣到什么钱,反而日子过得比先前更紧了。2002年到2005年这段时间,我和弟弟先后结了婚,已经没有精力和能力闹腾下去了。

    婚后,弟弟提出要养羊,但那时我真的没有多少钱,就从一个农户那里买了5只羊让他来养。我的意思是从小到大,慢慢繁殖,我们迟早会有羊群的。起先,弟弟很是认同我的观点,但羊发展到20多只的时候,他却把它们卖了。理由是:20多只羊数量太少,他作为一个农村壮劳力很难通过这些羊发财,甚至不够养家糊口。

    那一年大约是2007年,猪肉价相当高,而弟弟卖羊还有另一个意思:他想让我再出一笔钱,他来养猪。

    我答应了弟弟,钱一到位,弟弟就风风火火地干开了。然而,老天仿佛不怎么照顾我们——猪场开办不久,猪肉价就急转直下。弟弟说:“哥哥,我们赔了,别干了吧!”我说:“就是没吃的也要把这些猪养下去!”减少养殖数、垫工资、借钱……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苦苦撑了三年。

    去年下半年,我的女儿出生了,我也很少有精力过问那些猪的事了。几个月前,看到猪肉价开始猛涨,便打电话给弟弟问猪场的事,但得到的消息却是:去年底,猪病了,弟弟将它们卖得只剩下20多头了!

    昨天,弟弟在电话中说,猪肉价现在虽然高,但高不了几天,温总理在新闻上也说了,国家也开始抛售储备猪肉了;而羊肉相对来说在近几年保持了很稳定的升势,一定比猪赚钱。我想,假设猪肉价真掉了,我们开始发展羊,而等我们将羊发展起来,猪肉价又升了呢——我们是不是又该将羊卖了养猪呢?

    挂断了弟弟的电话,我想到了一句此前我从来没将它当成名言的名言——一生只做一件事——看起来很没意思,但到了三十岁以后,我真正发现了这话里蕴含的道理——和弟弟一样,城里现在到处都有流行着跳槽,但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为此付出的昂贵学费——与其那样,还不如我们在一件事里坚守;守株待兔这种被嘲笑的行为,有时真是我们解决问题的良策。
  评论这张
 
阅读(106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