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路生印象  

2011-11-11 09:4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徐长峰

 http://www.tianshannet.com.cn/culture/content/2011-11/11/content_6320858.htm

马克思说:“人的生活离不开友谊,但要得到真正的友谊才是不容易。”认识路生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他在靖远某部做新闻干事,我在《白银广播电视报》做副总编辑。工作之余路生常写一些稿子给我们,仅通过文稿看,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有着自己理想的、吃过不少苦的、也很有思想见地的中年男人,因此,他给我们的稿子大多数都被刊发了出来。但真正见到他是一年多后的事了,有一天下午,他忽然出现了我办公室的门口,一个二十岁才出头的年轻人,穿着军装,个子不高,很黑,很瘦,说话、走路干脆利落。给人的感觉是:身上的肌肉里没有一点儿多余的水分,就像贫苦黄土地上的一棵沙枣树,分明有着被风霜雨雪沐浴过的痕迹。

那天,我们匆匆忙忙地聊了几句,感觉这个年轻人是个可塑之材,就将甘肃本地一些知名作家送给我的一些个人作品送给了他。十几本书被装在一个塑料袋里有些沉,路生一个劲儿地向我说感谢,并说,部队管理很严,他得赶回去,等下次来了再和我一起坐坐,好好聊聊。但他这一走又是一年多时间,期间,我由《白银广播电视报》调任《白银日报》副总编辑,他也离开靖远某部到兰州军区政治部《西北军事文学》做小说编辑。这时的他在文学的领域已经相对成熟了起来,已经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近百字,《西北军事文学》还推出了他的小说专辑,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满足,依然在文学的路上苦苦求索。正当关注着他的人都觉得他一定能借助《西北军事文学》这一平台,在军旅文学的道路上大有作为时,他却突然转业离开了部队。

我总是说文人是最容易受伤的那类,因为,他们一般不畏权贵,性格耿直,总想替人说话,总会得罪一些人,而自己却少有保护。转业后的路生人生似乎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在打破军营的传统与封闭的之后,在不断接受新事物、新潮流与新思维的同时,他的眼界与思想变得更加开阔了起来,由过去的“局限”变得“全面”了起来。但是,生活的问题让他在感到了这个世界很精彩的同时倍感无奈,按照部队相关的规定,当时还没有结婚的他不能被安置在兰州,只能回到原籍靖远的老家等待分配工作。然而,性格倔强的他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便将自己如果留在靖远的人生想了个明白,于是,他毅然地选择了在兰州打工。这中间承受的艰辛不言而喻,先是在《科技鑫报》做一个叫《西部人文地理》的专刊,后又在《西部商报》做副刊部的负责人,凭借着自身的实力,很快在兰州打出了一片天地。命运的变化也是在这个时候悄然来临的——大约是2003年,在兰州纸媒打拼了一年多时间的路生被调入兰州晚报,工作算是稳定了下来,收入也有了保障。这时的他,分明意识到在工作之余应该把自己热爱的文学事业捡起来,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又陆续能看到他的一些作品了,但不多。

在以后的4年多时间里,他从兰晚的记者干起,经历了编辑、专栏负责人、首席编辑这一个个的岗位,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干出来的。这中间,他背着一个包几乎走遍了整个西北,对有关西部人文地理的东西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先后两次他来白银找我,大家坐在一起谈的似乎不仅仅是文学了,他常向我讲起旅途中的一些故事,也向我约一些有关风土人情的稿件和照片。这让我觉得他有可能将曾经的那个属于小说、散文和诗歌的纯粹的文学梦想给丢了、给忘了,但在2007年,他却推出了一部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怀念羊》。因为当时“狼文化”的盛行,《怀念羊》一经出版就受到了各方的关注,他甚至称为“中国反狼文化第一人”,新华社给他发了通稿,甘肃电视台给他做了专题片,市场上也有了他的盗版书。这时的他还不到三十岁,但在别人的眼里他已经是个成功的作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的路生和我在一起时,已经很少谈及文学了,他说,与文学相比他更喜欢新闻,而新闻远比文学更精彩;在当今报业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做新闻分明像是在打仗,而“这样的事,需要天天应对,是对人的智慧、毅力以及综合素质的全方位的考验”。他的这番言论引起“圈”里一些人的不满,有人甚至说他是吃着文学的奶骂着文学的娘,但他对此并不在意,说:“新闻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什么,好的也有坏的也有,稀奇古怪的更有,而这些总会给你好多好多的启发,也并不是你坐在房子里就能想出来的……看多了看久了,你的眼界就开阔了、思想就活泛了,你再让它们沉淀下来,经过梳理、加工和孕育,用文学的手段将它们表达出来,虽说还是属于你个人的东西,但它至少不会与时代脱节,没人看。”

关于这个,路生后来又说过一些话,让很多的所谓作家们都不能接受:“现在的文学诗歌已经死亡了,散文正在死亡,小说也许还活着,但小说家们却成天在意淫……我见过一些作家,他们甚至不知道谁当了我们的国家主席,我们的社会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改革,只知道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写着所谓的作品,然后把自己吹成能够通过文字拯救社会的那最伟大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已经‘老’了,‘老’得和这个社会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也许是较为欣赏这个年轻人的缘由吧,我觉得他的这些话说中了当今文学面临问题的实质——当地球被称作一个“村子”的时候,封闭的时代已经悄然宣告了它的结束,这时,谁不能顺应潮流谁就会被边缘化,甚至被淘汰。伟大的思想从来都不会诞生在混沌无为的封闭世界中,作为一个写作者应该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而不是关起门来的自命清高和自我非凡。

2008年前后,路生悄悄离开了他工作了6年时间的兰州晚报,出任《宁夏广播电视报》总编辑,当时,他才三十出头,但已经是一个较为成熟的媒体人了。身上担的责任多了,想的问题也就多了,在办好报纸的同时,他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推出了自己第二部长篇小说《土匪羊》。这部作品虽说没有《怀念羊》那样扎实、厚重,富于记录与陈述的气息,但却向读者展示了他的创作激情与才华,给人更多地是在苦难中努力向上的蓬勃力量。更为重要的是,在这部作品里,他有意识地对当下小说写作的文本模式进行了自己的创新与探索,虽说并非引起文坛的太多关注,但成功与失败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已经显得不再重要,新的策划与选题已经在前方等待着他了。此时,这位从贫苦黄土地上走出的汉子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存了多年的这片土地,并在2011年下半年拿出了他的另一部著作——《大西北文化苦旅》。在这部长达45万字的作品里,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作家,而是当成了一个记者,俯下身去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西北很多地方,把近几年发生在我们生存的家园上的故事以记录者的姿态变成了历史,让旅途上的一个个瞬间变成了永恒。

《大西北文化苦旅》在崇文书局出版后,短短几天时间全国就有近百家网站和报纸发布了相关的信息,而此时我们已经有三年时间未曾谋面了,他也离开了宁夏广播电视报,在银川一家报社做执行总编。他说他要专程来白银看我,当天,我推掉了一切公务,约了几倍要好的朋友不陪他。举起酒杯,路生在坐的各位朋友说:“走了那么远的路,走了那么长的时间,才知道朋友难得、老师难得,多少年了,每每回到白银都倍感温暖,就是因为这里有朋友、有老师……”我分明看到他的眼里有泪花闪烁,随后,他将酒杯举向我:“除总,二十多年了,我们能保持这么纯洁的一份友情不容易啊……其实,我应该叫您师长,您是看着我一步步走过来的、一天天成熟起来的!”这在铅华洗净之后的真诚表达,使我和朋友们在感动的同时,都把这个年轻人当成自己的“亲人”,真诚地相约以后他多多来白银的“家里”来玩。

席间听路生说得最多的是有关《大西北文化苦旅》采访的一些故事:“我在甘肃通渭的一个乡镇采访的时候,有个姓张的人家,男主人得了一种怪病,腿被锯了,还说将来会发展到锯胳膊……锯了腿的他当时和我一起坐在小火炉旁边,说着有关医药费的事情——一个农民啊,哪来那么多的钱?而我,却又不由地想象如果他的腿和胳膊被锯光了,他会是什么样呢?心冷并痛得在那个温暖的小屋里不停地打颤……那回离开通渭不久,我便听到了张姓男主人去世的消息,我想,他的孩子、老婆今后怎么过?但当我翻开当天的报纸,无一例外地都在说着生活该有多么幸福!”

……

    相聚总是很短暂,在白银停留了一天的路生第二天一早就要和我告别了,他从银川为我带来了一厢灵武的长枣,搬到我在四楼的办公室,叮嘱我带回家尽快吃,“放下时长了就不好了,不新鲜了,味道不对了”。看着他渐行渐远地消失在人流时里,在离别的那份失落与怅惘里,我忽然地想起了那句人尽皆知的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孔子说:“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这句话用我们今天的话翻译过来就是:只有天下最真诚的人,才是能够充分实现自己天性的人。能够充分实现自己的天性,就能够充分实现别人的天性;能够帮助别人充分实现天性,也就能够充分实现万物的天性;能够让万物充分实现天性,就可以赞助天地化育万物的功能;可以赞助天地化育万物,就可以跟天和地并列为三了。
     写作者,大约都有一份悲天悯人的情怀,愿路生这个从黄土地上走出的作家能在“至诚”的路上走出属于自己的那份辉煌。(本文作者系白银日报副总编辑)
http://www.tianshannet.com.cn/culture/content/2011-11/11/content_6320858.htm
  评论这张
 
阅读(14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