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官场上,我们何时丢了自己的名字?  

2010-06-22 12:21:59|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我是个没名字的傻子,我曾经认识那么一位哥们,做科员时,大伙都直呼其名,但自从当了科长之后,他便非常不情愿让别人再叫自己的尊姓大名了,而是要叫他科长,而且还要求在科长前面加上他的姓,仿佛那科长就是他家的那样。有一回,跟这哥们吃饭,他的几个部署也在,面对一杯杯被“敬”起来的酒,一口一口非常响亮地叫他“X科长”。我想,这又不是单位,在酒桌上,干吗要这样不同凡响却又让人非常别扭地叫“科长”呢?于是,就对科长的手下说:“酒桌上哪里的科长?还是叫名字吧!”科长的手下面面相觑,然后看了科长一会儿,不知如何是好,而科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更不知如何是好。见到如此尴尬局面,本人只好添柴烧火:“叫名字!”于是,大家便七嘴八舌地叫开了,虽说科长哼哼哈哈地有些不高兴,但叫开了的大家却有些收刹不住,有几位女士甚至还嘻嘻地笑着,很媚眼地看着科长:“XXX,你的小名叫什么啊?”科长的脸青了,我忽然想到家里养的那条叫贝儿的小狗,就告诉她们科长叫“贝儿”,那几位女士哈哈大笑了起来:“贝儿,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说实话,那天我们玩得很是高兴,但末了科长却将我叫到了卫生间,很严肃地告诉我:“以后不许这样!这样会影响领导形象!!”傻傻的我正郁闷着,科长已经不快地扬场而去。

这件事情让傻傻的我想到了我的一位真“哥们”——我的一位堂哥。那时候,我在军营里,是个小战士,而我的这位堂哥已经是地方上当处长了。有回,我去他的宿舍找他,想着是见自家的人,也便没在门口“打报告”,而是敲门直接入内,也没有给坐在沙发上的处长敬礼。坐下来,我的这位堂哥一直不愿正眼看我,我想不明白自己在哪地方做错了,我的这位堂哥就忽地立起身来:“我告诉你,你的礼节礼貌比那个XX差远了,他进我的门首先打报告,然后敬礼!”我想,至于吗?这又不是在军营里,没必要把上下级搞得那么清啊——虽说,生活中的一些场合需要等级分明,但不至于我在你的宿舍里见到您也叫您“处长同志”吧——我认定了,在这种地方我应该叫您“哥哥”!

我的这位堂哥当时说的那个“XX”也是我的一个亲戚,他和我一样地曾在部队工作,但前几年和我一样也离开了部队。与我不同的是,他把自己在部队奉行的那一套“礼节礼貌”全部带到了地方,进领导办公室打报告度让同事发笑不说,甚至在一些很娱乐的地方也叫领导官衔。有回,他与领导一次去洗浴,泡了一阵子,当溜溜的领导便想找个“小姐”,他心领神会,但却不小心冲着服务人员大喊:“我们X长要个小姐,弄几个漂亮的,让我们X长挑下!”这种事,本来偷偷摸摸地进行下就成了,但他的声音却有些让开下人都知道的意思,所得领导就差没给他一盆洗脚水了。

傻傻的我傻傻地想,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官”和钱一样可以给我们精神吗?可以让我们在这两样东西里如醉如痴?我忽然想到了四个人,两个文人,两个武人,两个文人是:李白和杜甫;两个武人是:关羽和项羽。我总是直呼他们的名字,但却不影响他们在我心里的分量,我从来也没有说过诗人李白与杜甫,更没有说过关将军与楚霸王,但他们在我的心里比诗人还诗人、比将军还将军、比霸王。在历史上这样的人还有很多,让我这样的傻瓜真的难以扳着指头数过来。但我想,名字是一个极具杀伤力的东西,比方说,有时候提到一些很遥远的名字,我们依旧肃然起敬,杀伤着我们的胆怯与懦弱,如虎啸般地向我们袭来,却不会让我们感到害怕,给予我们的会是勇气与力量。然而,并非所有的名字都是这样,生活中那些平淡的名字如同平凡的人们比比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从我们的视野和记忆里消失。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吧,傻傻的我发现,很多的名字都被我们加了附加的值,想要以此在我们的心中多些份量,却在某些时候把名字本身给丢了。这不仅表现在我们的官场上,而且还表现在我们的商场上。

这让傻傻的我想到了这么两个事情:一是,我过去在干休所工作时,有很多地老干部虽说退休了,但却一直要让我们叫他们什么什么长,你若叫他们的名字就会把他气得七窍生烟;一是,我现在工作的周围,有一帮在职的干部也是这样的,你得一直叫他们什么什么长,你若叫他们的名字他们就是对你瞪眼睛。傻傻的我认定了这是一种底气不足的变态形为,却又弄不清这是为什么,只好以我自己的的事现身说法——那年,傻傻的我离婚了再婚,办了一家公司,现任丈夫有一男孩儿与他们常住。这我非但不让我的员工叫我的名字,甚至要求现任丈夫的孩子也得叫我 “总”。无论是家里还是公司,我总把脸板得平平的,摆出一副“总”派头,但很不幸的是我很好色,我养在公司里的那个“小三”(或者是小四?小五?)总不吃我那一套,有回,“小三”当着众人的面和她骂了起来。“小三”说:“去你XX的,老B还装嫩,老子把你压到床上,你狗一样地狂叫,咋就不让老子叫你总?!”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我是谁了吧——一个没名字的傻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