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大西北文化苦旅》后记  

2010-12-12 13:4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路歌百岁(代后记)

在将这部书稿真正交到出版社的那一天,我的女儿路歌正好出生100天,看着弱小的她我心里百感交集。扳着指头一算,我已经在宁夏银川这个西部的小城里生活了整整三年时间。在这三年里,我成了家,有了我可爱的妻子和我更可爱的女儿。然而,即使这样,我依然没有中断自己的旅行。

甘苦自知,回想起在银川工作的三年时间,我仿佛一个游牧民族偶然定居了下来,农民种地一样辛苦而又辛苦地劳作着一个个日日夜夜,颗粒归仓的粮食堆成了一种坚韧并且向上的姿态,也堆成了和我皮肤一样的黄颜色,并在我的心里黄金一样地闪闪发亮。

然而,我知道游牧的性格会注定会让我丢掉它,然后淡然地看着那些分粮的人,然后潇洒地转身远行,身后没有一片云彩作伴,只有西部苍茫的旷野地,和来自比旷野地更为遥远地方的风。

路歌路歌,一路放歌。这是我给女儿取名路歌的最初缘由,因为,在我看来,所有的人生与旅行对我们来说都是路,都在遥远的地方。因而,在路上,注定要经历数也数不尽的磕磕碰碰,但我们没有理由不为此感到快乐。

于是,旅行再次开始。在依恋的脚步还没有迈出一个新的故事之前,我却嗅到了沙漠的气息。这气息像流沙一样抚过我温湿的心灵,进而让我在2005年独自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时的一个片段,尘埃一样地悄然落进我的心房,并和我的血液一起开始在我的身体里流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个片段我在这本书里仿佛写过——其实,在那次的穿越与行走里我哭过,哭过的我曾经这样问过自己: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种生存方式?我没有办法回答自己,只能拼命地想家,然而,当我看到塔里木河的时候,在泪流满面中一切开始变得明了。

我说:塔里木河是一种高度,她来自高远的雪山,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嫁给了沙漠这个贫寒的孩子,并在这里完成了她身为母亲的孕育。这些,在这本书里我曾经写过,而现在,我正在进行着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重复。

永无绝境,一切,都在路上。所谓身体依附大地,而灵魂永远在高处。这便是我有关行走的所有的答案。祝愿女儿路歌百岁,有她,在路上的我就一定能听到心灵的歌唱。

感谢崇文书局给了这部书结集出版的机会,感谢书局的王重阳主任和本书的责任编辑邰淑波先生为此付出的辛勤劳动;感谢我曾经的工作单位兰州晚报为这部书提供了一定的采写平台,以及我在宁夏广播电视报工作时的同事张丽雯、李振文、冯涛、霍晓刚等为这部书提供的采写帮助;感谢为我在这部书里拍摄照片的马军、窦泽中、王文元、于永昭和王钢先生和边防部队以及油田的朋友们;感谢我的父母、家人对我的支持;感谢那些一直在关注并且帮助过我的朋友们,以及我在这本书里写到的我热爱的每一个人和我生存的这片土地,愿大家明天灿烂!

 

                                        作者

 

                                                                     2010年11月匆匆

  评论这张
 
阅读(11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