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无大师时代的中国  

2009-07-12 22:04:07|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对“大师”的解释是:“在学问或艺术上有很深的造诣,为大家所尊崇的人。”在百度词条里,大师有六层意思:

1.  梵文 Sastr,大师范、大导师之意;

2.     在某一领域有突出成就、大家公认并且德高望重的人;

3.     官名。《周礼》谓春官所属有大师下大夫二人,小师上士四人,为乐工之长;

4.     学者、专家的尊称;

5.     对年纪大的老师的尊称;

6.     星际半职业选手XD=Love的外号;

7.     上海纪实频道节目,介绍各行各业的大师;

8.     调侃时,对于某些有专业特长人的称呼,非正式用语;

9.     魔兽历史吧传奇人物,神一般的存在。

 

就像百度词条对“大师”一词浑沌不清的解释一样,让人在搞不清什么是大师的同时,也让人感到大师无处不在。中国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小时候,没什么文化,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见有人上了几回电视或者出了几本书,就认定了人家是大师,崇拜得不成。然而,现在长大了,仿佛有了些文化,见不些世面,却不知道大师是谁了。

曾经,很是崇拜余秋雨,觉得电视上老请他,他去了,在那里口若悬河,很大师。但是,记得有回,办公室里来了一位老人,却说:“那上个姓余的嘛,当个青歌赛的评委,一个歌手点评三分钟,我死是个不爱听,如果全国人民都不爱听,这三分钟加起来有多少时间?不是害命是干什么呀!”

想想,老人家说得还真对——大师不在于废话太多,而在于一语惊人。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但在这个电视无孔不入的时代,偏偏又看到于丹。看看人家,往那儿一坐,一张嘴巴一闭嘴巴就是一个钟头,不用稿纸,唾沫星子里飞扬的全是文化。所以,又把此人当成了大师。

但在偶然的一回里,这大师却让人大倒胃口。她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一句中的“小人”,解释为小孩子。此言一出,世间哗然,她推翻了几千年来人们对“小人”的定义,有人推崇,更有不少学者站出来公开批判。对此于丹做了解释:“首先我说,历史上对这句话有几种可以列出的解释,把小人理解成与君子相对的不道德小人,这是一种讲法。说女子与小人都难养,为什么呢?在以前的教育体制下,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根本没有受教育的可能,没有眼界没有知识没有更多元的参照,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你说女人是不是会狭隘会抱怨会难养啊,所以她和小人共同归入难对付之列,是因为她不独立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这个解释是没有错的。第二种解释,把小人解释为襁褓中的婴儿,说女子与小人难养,是指从满月到周岁的小孩子是最难养的,我所说的,把小人单纯地理解成小孩子,说女人与小孩子有共同的心性,就是近则不逊远而怨,你对他太好了他对你不恭敬,你离他远了他抱怨,这也是一种理解。但是我个人更喜欢这一解,因为这一解更有性情,更贴近我们当下的人心所指,它像一种社会现象。所以说学术上有多种解释,我只认同我的这一种,但我不否认其他的存在。”

好说这些的时候,他的同行易中天据说就坐在她的身边,不置可否、默默无语地笑。对此,我意外地发现了这样一种说法:

原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有学者是这么解释它的:这句话其实是标点错误。“女子”中间应有标点断开,如“女、子”。“女”指的是君主的妻妾,“子”指的是君主的儿子,“小人”指的是君主周围的宠臣、佞臣、优伶、宦官之类。

我想,就是不用“女”和“子”之间的那个标点,把女子直接理解了“女人”,这位不知名的学者理解要比大师于丹强和近人意得多。

于是,对大师产生怀疑。却见于丹在讲《庄子·田子方》时讲了一个故事:

说是有一“神人”列御寇,他在为伯昏无人表演射箭,在自己的胳膊肘上放了满满的一杯水,唰,眼看一箭射出去,来不及看清楚第二支箭跟着就发出去,再定睛一看,第三支箭已经在弦上,搭着弓等着呢,而手臂上那杯水纹丝不动……但伯昏无人不以为然。他说:“你这种箭术只能算是有心射箭的箭术,而不是无心射箭的箭术,我现在想邀请你,我们一同去登高山,踏危石,临深渊,咱们再来射箭,我看看你射得如何。”然后,他们一起走上高高的悬崖,脚是风化的危石。在这个地方,伯昏无人作一个揖,请列御寇上前射箭。列御寇说:“哇,这里摇摆不定,我根本没办法射箭!”伯昏无人就对列御寇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人世间真正高明的人,向上可以看透苍天,向下可以看清黄泉,能把世界万象了然于心,在任何时刻可以做到神气不变。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再让你射箭,你能射中的可能性就太小太小了。

讲到这里,于丹说话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永远不要过分相信技巧! 其实,这完全就是一个射手与大师的区别,于丹虽然口才良好地讲这个故事给我们,但她却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正好是列御寇的角色!

这也许就是当下中国所谓的大师了,讲得很多,口才也没说的,但却没有自知之明——不信,你去百家讲坛里看看就明白了。重要的是,在那里,我发现了所谓的大师们不过是充当一个翻译的角色,替我们的老先人给我们嚼馍馍。但这讲台上还可以,而若在生活里真的嚼口馍馍给我们,还不把我们恶心死了?

老子说过:“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意思是说:最白的东西好象是污浊的,宏大的方正(形象)一般看不出棱角,宏大的(人)材(物)器一般成熟较晚,宏大的音律听上去往往声响稀薄,宏大的气势景象似乎没有一定之形。喜欢老子这称谓,更喜欢大象无形之说。其中,大象无形一语放在当下的学术界,似乎可以这么解释:

你博古通今、博采各家之长,成了人见人爱、让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大师,你就应该有自己有万千气象,而不是替故人给我们嚼馍馍,当翻译。你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啊!

文章写到这里,忽然想到一首诗: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首诗据说是唐朝一个叫杜秋娘的人写的,据说这个杜秋娘是一个天生质丽的歌妓,陪伴过包括唐宪宗在内的好几任皇帝。她的这首诗说了个什么意思,今天恐怕没几个男人不明白的。但如果把它放在今天的学术界,我想今天那些所谓的大师无非都是些采花大盗,而那些被大师们炮制出的学识充其量也是过一歌妓。

但是,我这么说兴许有些冤枉杜秋娘的意思了——因为我还听说,这首诗还有另外的一种读法——在字面背后,这诗的主旨是“爱惜时光”四个字。因此,若作“行乐及时”的宗旨似乎低了,作“珍惜时光”看,便摇曳多姿,耐人寻味。所以,在这个无大师或者少大师的时代,唯一让我们可以进步的方法就是学习,永无止境的学习。只有学习才可能使我们识别真伪,才可能产生旗帜一样的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