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2009-06-21 22:19:31|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 路生 - 路生

   再向南走,就是秦安了,这里虽然已经不属于陇中的范畴,但却有着据说离我们已经有8000年之遥的大地湾。

   大地湾遗址是我国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遗址。其位于秦安县城东北45公里处的五营乡邵店村东。面积约12万平方米, 文化堆积最厚处达3米,房址240座,灰坑和窖穴342个, 墓葬79座,窑址38个,出土陶、石、骨器等8000余件。它对研究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原始文化的产生、发展以及探讨华夏文明起源的历史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在大地湾遗物中,彩陶的出现具有重要的意义。早期的陶器一般以泥质红陶为主,夹砂红陶次之,还有极少量的灰陶。制法一般以泥条盘筑为主,但也开始使用陶轮,一些小型陶器仍是手捏而成。陶器以钵、盆、罐、瓶、瓮、壶为主,以直口钵、桑唇盆、侈口垂腹罐、葫芦瓶等为常见的典型器物。大地湾彩陶是制陶工艺和原始艺术发展的标志,也是陶器具有审美价值的确证。

   据资料显示,考古学家已先后在大地湾遗址挖掘出了数百件木炭标本,经分析鉴定,证明当时大地湾存在的古树树种就有冷杉、白蜡树、榛木、铁木等十多个品种,它们分属落叶乔木、常绿乔木和常绿灌木类树种,其中的铁木、槲栎还属于亚热带树种。考古专家还发现,大地湾在不同时期的房屋建筑都为土木结构,大量的建房原料不可能来自远方。由此推断,在距今约5000年至8000年的时间里,这里的山地分布有极其广阔茂密的原始森林和灌木丛,并且其河谷地带还多有厚实的灌丛草地。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 路生 - 路生

   考古专家还指出,大地湾在远古时代,动物种类繁多,组合丰富,其中不乏稀有珍品。

   一路上,我的视线仿佛始终被苍黄的厚土充斥着,让我始终难忘的是那古老的泥土房子和那在风里同红富士苹果没多少区别的红脸蛋儿。虽说,我是去看向望已久的大地湾,但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酸。“陇中苦甲天下”。多少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给人的仍是一幅贫困、萧条的景象。

    车入秦安县境内,我们先前看到的那一马平川的黄土地消失了,一道道的山梁一如光着膀子的怪兽朝我们奔涌了过来。此时,天色已近黄昏,血色的夕阳洒落在这片苍凉的土地上,但没能给我们的心里带来一星半点温暖的感觉。那些山梁或是山沟里的人家安静得没有一点声响,有一种晃然隔世的感觉。这就是秦安吗?这就是一点点离我们越来越近了的大地湾吗?

   向导为我打开了一道沉重的铁门。在那“咣啷”的声响里,我一下了感到与历史间的距离近了。那是一座约400平方米房址,室内地面光滑、平整,似乎是用水泥做的,敲它,会发出一种很坚硬的声响。这是我们的祖先在6000多年前的杰作,它由主室、东西侧室、后室、门前附属建筑四部分组成。其中主室131平方米,室内两根大柱虽已不存,从残存的护柱泥壁来看,它的周长至少有1米。古人是怎样修建了这座被称作“原始宫殿”的房子?据说,修这房子地面用的材料相当于今天我们使用的100号水泥!历史就是这样的,它总会留下一些谜团,让今人去考证和解释。沉默不语的大地湾亦是。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 路生 - 路生

    大地湾其实并不是湾,它依着一座山梁,面前是清瘦的清水河。清水河流入葫芦河,葫芦河注入渭河,渭河挺着日渐强壮的身子汇入黄河,黄河浩荡东流奔腾到海。有位作家说,这是一棵大树的形象,一个多么形象和精妙的比喻!然而,在那大树的形象中,如今的大地湾不过是一枚枯黄的叶子。我们的祖先曾于这里修房造舍,生息繁衍,但如今竟再也无人记起他曾是这房的主人。

   汉代,有“天下富庶出陇右”之说,但到了唐朝中叶富庶的陇右便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使陆上丝绸之路日渐寂廖、没落,政治中心的东把经济的重心也带到了东部。这时的西北腹地逐渐被忽略了。衰退当然是缓慢而漫长的。长期的战乱加上上千年人口的激增,使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彻底滞后了起来。再加上一代又一代地滥垦、滥伐,使天然林木荡然无存,水土流失日益严重。这同时使这一带的人们距先民的生存方式越来越远——先民们在这里修房造舍,若干年后,他的子孙们却又不得不无奈地住进窑洞!

    “大恩要谢左宗棠,种下垂柳绿两行。剥下树皮和草煮,又充饭菜又充汤。”这是张恨水小说《燕归来》的开篇词。据说1934年,他行至甘肃,正值陇中大旱,饥民载道,之后才写成此作。然而,栽柳的左宗棠也罢,写书的张恨水也好,他们不可能在那个时代唤起人们的良知——日益恶化的自然环境,不得不使人们拼命地向土地求索。让人欣喜的是,时代已步入21世纪,这时已经开始退耕还林、退耕还草。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必会看到一个山川秀美的西部。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 路生 - 路生

    有人提出,将大地湾开发成一处仿造原始人生活环境与场所,先把当地农民和现有的两个村子迁出,重新栽树引水,让大地湾重现当年原始人生活环境,并重建原始村落,让时光倒流5000年,让游人做一个彻头彻尾的远古梦……

    于是,在大地湾,我不由想像着这样的情景:在青山绿水间,先民们兽皮遮体,人身安全虽说随时都会受到威胁,但生活却始终充满欢笑。捧着彩绘的陶罐来到清澈见底的河边汲水,打猎归来的小伙子忽然被路边姑娘优美的身姿和灿烂的笑脸迷住,远处是他们一层层湮没在树丛中的屋子和村落……  

    据资料显示,大地湾考古中共出土兽骨17000多件,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动物考古学专家鉴定,仅哺乳类动物就有7目15科28个属种,其中苏门犀、苏门羚等目前都生活在亚热带和热带地区,历史上极少在中国北方出现过,而它们却奇迹般地生活在数千年以前的大地湾。另外当时还存在着大量的猕猴、熊、虎、豹、象等动物种群。更为神奇的是,考古学家在这里还发现了蚌类动物的遗存,其中短褶矛蚌、劳斯珍珠蚌等现在也只生活在南方水源充足的地区。

    遥想起先民们曾经在这片水草丰茂的土地上生息繁衍的情形,内心不觉更加凄凉——我们眼前的这片黄土地,没有草木,没有矿藏,除了黄土还是黄土!记得,临行前朋友对我说:“不到大地湾,你就不知大地湾的寂寞。”是啊,难道这堆积了二百四十万年的黄土中真的蕴藏着我们伟大民族之灵?

    在附近的一个村子旁停了下来,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石匠,他每天都从远处山上背一块石头来,再将它做成大概长七八十公分,宽约二三十公分,厚在十公分左右的石块,然后放在马路边上,卖给过路的人。

    我问他那样的一个石块能卖多少钱。他说,多则5元,少则2元。我又问他,每天做几个那种石块。他说,一个。让我敬重的是,他说这些时的神情很是无所谓,这要比他刻在石头上的那些花纹让我感动——我知道,他每天背石头来回要走50多里的路,石头棱角锋利常弄破他的手指和脊背。但这不是主要的,让他想不通的是,有时,他就要将石头背到了家里,可石头偏偏在他进家门的那一刻给裂了,破了,做不成同样大小的石块了。作为一个老石匠,那时候,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眼力。

   他对我说,烂了就烂了吧,烂了明天再背嘛。

   他说这些给我时,还在不停地工作着,石头在他制造出的叮叮咚咚的声响里不断地溅起石沫,冒着火星。我能想像出那溅起的石沫中带着多少力量,但他的脸却从来没被打烂过——好多的石沫都落在了他的脸上、身上。当然,石头冒出的火星也是让人眼花缭乱的,但这并不影响他把那些石头上的花纹刻得精美——那一刻,我把他当成了一个会说话的石头人。

   他的胡子也是坚硬的。

   他的指缝里流着血。

   我问他,是不是有人买他的石块。

   他说,买不买都无所谓,反正买去了都是铺地。

  “院子里的地。”他又说。

   这就是大地湾勤劳质朴的父老乡亲!

传说中有种乐器会哭 - 路生 - 路生传说中会哭的乐器

   有学者认为,伏羲与女娲和大地湾有密不可分的渊源。其实,伏羲也好,女娲也罢,出土于大地湾一期遗址、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的彩陶三足钵(高12.5厘米,口径27厘米),已把大地湾人的智慧发挥致极,使我们今人不得不对此产生一种亲近感。但从大地湾归来,我想得最多的是一种“呜哇”之音—— 据说,大地湾曾出土过一种陶制乐器,吹它时会发出“呜哇”声响,甘肃天水一带的人叫它“哇呜”或“哇呜”。传说这乐器是女娲当年抟土造人时呼叫所用,史载为伏羲所制。想像中那“哇呜”、“哇呜”的声音,使我联想到了人类之初的艰辛,它在我的脑海里迷漫着,经久不散,总让我潸然落泪,而后将自己当成了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