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2009-06-12 11:42:06|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 路生 - 路生

  一大早,我便离开了“金三角”。从这里到塔中大约有300公里左右的路程,我租了一辆夏利车,司机30岁左右,家在库尔勒附近的团场。我们300元成交,另外,我附带了一个条件:车到塔河必须停留一小时。 沙漠公路开始变得笔直,不到半小时我们就赶到了塔河镇。

 

路遇沙尘暴

 

天仿佛是要刮我的样子,突然变暗了。司机说,大漠的风说来就来,说停就停;来得凶猛迅速,有时候能把人也会吹着跑,停得干脆利落。尘土被刮了起来,但沙丘上的沙子却紧贴着沙丘移动,像是田野上的麦浪。司机告诉我,若走近沙丘观看,沙漠里的每一粒沙都有颜色,动起来就像一条五彩的河。

从资料上看,塔克拉玛干沙漠流动沙丘的面积很大,沙丘高度一般100-200米,最高达300米左右。沙丘类型复杂多样,复合型沙山和沙垄,宛若憩息在大地上的条条巨龙,塔型沙丘群,呈各种蜂窝状、羽毛状、鱼鳞状沙丘,变幻莫测。但这流动和多样的沙丘只有在过了塔河以后才能真正见到。白天,塔克拉玛干赤日炎炎,银沙刺眼,沙面温度有时高达 70-80度,旺盛的蒸发,使地表景物飘忽不定,沙漠旅人常常会看到远方出现朦朦胧胧的“海市蜃楼”。看了看天空,我开始有些担心,但司机却很不在乎地说凭他的经验,这风是刮不起来的,这样的天气对沙漠来说真是平常。

说话间,塔河镇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风吹着废弃的纸片塑料在天空中毫无规则的起落、飞舞着,流沙在路面上蛇一样的爬过。路边平房里偶然会出来一两个人,但都用衣服裹着头路着走路。我有些害怕,问司机能不能先停留在塔河镇,司机笑笑说:“风不是已经停了吗!?”我看了车窗外一眼,发现刚才还飞在空中的那些纸片和塑料已经开始降落,而蛇行于路面的流沙也不见了。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 路生 - 路生

 

那是一种文明的高度

 

     蜿蜒于塔里木盆地北部的塔里木河,由著名的阿克苏河、叶尔羌河、和田河等流域内的9大源流水系的144条河流汇聚而成,干流长约1000余公里,若加上上源支流叶尔羌河段,全长可达2137公里,是我国最长的一条内陆河,也是世界第二大内陆河。

    塔里木河要比我想像的开阔和平稳得多。河面宽度大约在30至50米左右,河岸两边长满了红柳和胡杨,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水草。水鸟不停地鸣叫着,但除了河面上的几只野鸭之外,我看不到其他水鸟究竟在胡杨与红柳撑起的那片苍翠的何处。塔河大桥横跨两岸,用司机的话说真正的大漠在桥的那边。

    在塔河桥边我们停了下来,此时风也停了下来。走上塔河桥,塔里木河便不动声色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塔里木河床宽约二十多米,河水清澈,两岸长满了茂密的胡杨和红柳,胡杨与红柳之后便是一望无垠的沙漠了。

记得来塔里木河前,就有朋友对我说,塔里木河其实是一种高度。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喀拉昆仑山以及帕米尔高原的冰川在阳光下一点点地融化,那些冰川雪融之水,从四处奔涌而来,在沙石与泥土的隔阻中,汇成了我眼前的塔里木河。

    在塔河桥上,我忽然就想文明也许是一种高度,是雪山的高度,是连接天与地的高度,文明就是人类不断征服和挑战这种高度的过程。

    塔里木河以它的坚韧与博大流过沙漠,注入罗布泊,在沙漠腹地哺育出了辉煌灿的楼兰文明。面对它,我想起了美国人类文化学家摩尔根。他说:“塔里木河流域是世界文化的摇篮,找到了这把钥匙,世界文化的大门便打开了。”

    塔里木河是世界文化的大门钥匙?此时,置身于塔里木河边缘,我似乎听到了锁被开启时轻脆的声响。

文明就这样与一条河变得息息相关了起来。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 路生 - 路生

 

塔里河那把钥匙

 

    1893年,瑞典国王和诺贝尔资助,斯文·赫定再次赴中亚考察,从此打开了西域探险考察的新局面。他在塔里木河上作处女航,首先看到了这把文明的钥匙。1901年,他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在罗布泊北发现了楼兰古城,塔里木河作为文明的钥匙就这样打开了世界文化的大门,被沙海掩埋了许多的楼兰古城被宣称是“沙漠中庞贝城的再现”而轰动世界。

    钥匙的功能是神奇的,这个外国人被他眼前的沙漠腹地的古城惊呆了。他在自己的游记中这样写道:“至今没有探险家发现过这个古城。我已将一个一千来年长眠着的城市唤醒!”他还说,自己仿佛“站在了迷惑的树林里”。随后,大批的考古学家、地理、地质学者接踵而至,有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一个被历史遗落下来的“博物馆”就这样通过塔里河这把钥匙被人打开了,他们在楼兰古城及罗布泊地区发掘出的文物其价值之大震惊世界,其数量之丰难以数计……  

    古城其实是一座废墟,楼兰古城也不例外。但废墟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残存于历史长河中的一种久远文明的高度。太阳西斜,在塔河桥上的我,面对塔里木河遥想古城楼兰。那个时候,我用思绪忘情地寻找塔里木河中散发出的人间气息或曰人类踪迹。

   《史记 ·大宛列传》和《汉书· 西域传》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园”,有人口1.4万余,士兵近3000人,这在当时可谓泱泱大国了。古楼兰作为古丝路上西出阳关的第一站,曾经“使者相望于道”,交通繁忙,城市经济繁荣。然而奇怪的是,声名赫赫的楼兰王国在繁荣兴旺了五六百年以后,却从4世纪之后,史不记载,传不列名,突然消声匿迹了。

    今天人们虽说对于楼兰的消失说法不一,但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塔里木河和丝绸之路的古内陆文明息息相关,是它哺育了楼兰的文明。摩尔根的说法只是对于今人而言,我眼前的塔里木河,从远古一直流到了现在,它更像一只手臂,从遥远的雪山一路欢歌而来,在大漠的腹地托起了一个辉煌的楼兰。

    此刻,楼兰在远方以废墟的姿态态无言地诉说着历史,研究历史的人将楼兰或者说废墟在历史当成了一种高度,历史也便在永恒之中闪烁出它应有的光彩。

  塔里木河哺育出的楼兰,在塔克拉玛干大漠的腹地永远地沉睡下去了,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依旧是它自己,它仍然不断地扩展着自己的领地。于是,一个有关人类与生存环境的历史命题,又一次摆在了塔里木河两岸人们的面前。

 

你在我的梦中轻轻流过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 路生 - 路生

    塔里木河流域拥有新疆5个地、州、市的42个县市和生产建设兵团的4个师(局)的55个团场,总人口800多万人,其中大多数为少数民族。水是生命之源。在这沙漠的边缘和腹地,一条河养育着这么多的人口,人们怎能不将它称为母亲河呢?

    据资料显示,20世纪50年代初罗布泊干涸了,1974年台特玛湖也彻底干涸,1993年塔河下游的一个重要水库——大西海子水库历史上也第一次完全干涸。塔里木河下游的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使被称作“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狂沙和库鲁塔格大沙漠纵横肆虐,仅30年间就向西推进了约70公里……为此,许多专家经过实地调查后向世人发出警告,“如果塔里木河流域再得不到有效的治理,那么,塔里木河到21世纪上半叶将不复存在,塔里木流域将成为第二个楼兰!”经过这些专家的提议,第九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了一项重大决议,将塔里木河流域的综合治理工程列入国家“十五”期间重点建设工程。 于是,一项“拯救塔里木河”的伟大工程在世纪之初打响了,该工程该工程预计投资107亿元,将在2005年初步恢复塔里木河下游生态系统。

    经过多方共同努力,2001年4月塔里木河下游300余公里河道结束了近30年滴水未见的历史。这条被两岸800万人口称为母亲的河,终于唤发出了它昔日的风采。

   “塔里木河,故乡的河,多少次你在我的梦中轻轻流过。当我穿过赤热的沙漠,你又流进了我的心窝窝……”在我就要离开塔里木河时,忽然就从大漠不关心的旷野里传来了这首歌。

    走近塔河边上一户人家的土坯房,主人是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老奶奶前年从甘肃来到这里,儿子是沙漠公路维护队的临时工,常在野外工作,十天半月也难回一趟家。老奶奶告诉我,她和儿子住的这间房是租当地一个维吾尔族人的,房子已经很破了,后墙裂开了指头宽的口子。她说,她来这里主要是为了让儿子尽快成家,但见儿子生活得这样也就不好意思再提了。儿子不在时,她常去附近的沙漠里捡些红柳枝来生火做饭。她说,这地方呆久了,感觉其实也挺好的。她的家里除了两张床和一些做饭用的家什,连电视机也没有,但却收拾得很是干净。大漠的生活使老奶奶的面孔和身躯显得更加沧桑,远远看上去仿佛一株生长千年的少去了枝、没有了叶的干枯的胡杨。

    告别了老奶奶,向沙海腹地行进时,先前天空中那层灰蒙蒙的颜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看到一个维吾尔族姑娘正坐在自家门前给母亲掏耳朵,而一位大约在十岁左右的男孩儿正在塔河边上的一条小路上学骑自行车,好几辆油罐车停在了公路边上的餐馆前,司机们正在餐馆里吃饭……

与塔里木河的深情相握 - 路生 - 路生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