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如何才能让中国人活得更有尊严  

2009-05-18 14:16:18|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说,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工作人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与女员工修脚女邓玉娇发生争执。邓玉娇用一把水果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被刺中喉部,不治身亡。经证实,死者是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公室主任,案发前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并拿出一沓钱在邓玉娇面前显摆,还两次将邓玉娇按倒在沙发上。

报道一出,立即激起了很多人的愤怒,网友声讨3名政府工作我员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这本没有什么错。但让人不解的是很多人包括一些评论家都把这个事情归根到了官场腐败上,这就让笔者不能不再说几句了。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中国人干什么事情都喜欢用个锥子往里钻,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钻牛角尖的精神,这种专心致志地“钻营”,常常使我们拘泥于事情的“点”上,而忽略了事情的“面”,带给我们的总是自以为是的深入和事后自我感觉畅快淋漓的局限。请允许我在这里将这种方法称之为“锥子精神”。

在我看来,“锥子精神”如比锥子一样,刺入人体,会让我们感觉十分痛,但它在面上却是相当局限的,是不能或者很难根治某种疾病的。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有的时候在对待两样的问题时应该拿出的是手术刀的精神,要进行大面积的手术,而非以锥刺入其体,让某个人生痛一会而已。

我们需要手术刀的精神。在这里,我们撂下邓玉娇不谈,先围绕这个事情问几个问题把它的面拓展开来:为什么现在一些“官员”会是这样的呢?如果这些“官员”不是去修脚而是在他们的某位上司的办公室呢?

一般意义上,针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腐败或者骂他们不是人,而针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则一定是他们没那个胆子。通过这两个回答问题式的方法,我们就不难看出我们的局限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更多的应该看到的是有关国人尊严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前几天看杂志,那上面有个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的社会目前还不能使所有的富有起来,但我们完全能让所有的人活得有尊严。这句话听起来仿佛有些可笑,但它却把问题说到了我们的病根儿上。

其实,有关尊严,我们的老祖宗孟子已经说过了“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 这句话翻译成我们今天的白话就是:一个人自己侮辱自己,别人才会侮辱你,一个国家自己内斗,其他国家就会讨伐它。可惜的是,在我们这个一向信奉孔孟的国度里,却一直没把老祖宗的话当回事,即使当回事也绝对只是在老百姓那里当回事,而对“官”就并不是这样的了。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好几千年了啊,这个东西仿佛一直是这样的,虽说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但一些官员对于传统劣根文化的传承却依然固执得要命。为什么要这样说呢?那就是这些人以为,只要当了官就可以在老百姓面前为所欲为。这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我们需要用新型的“官员文化”来武装现在的干部,虽然,我们一直叫干部人民公仆,但事实是在一些干部为我们干了某某事之后,我们百姓仍然是哭天喊地地叫人家“青天大老爷”——请问,这一称谓在我们的国家里延续了多少年——我们的百姓啥时才能学会不用这个词,认为那都是那些干部们应该给我们干的。

说了这么多,也许只有一句:是我们的百姓和文化一起把我们的官员给娇惯坏了。现在,应该是回到邓玉娇这个人身上的时候了,你说说,我们说她愤怒地反抗是对,是可敬的,我们声援她也是必然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我们的文化里,非常顽强地保留着贞女烈妇这一词,传承到二十一世纪仍然被我们现代的女性不惜一切地运用着。为什么呢?很显然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百姓的骨髓——我没有说那是不好的,也没有完全否定传统的意思——我只是想问,我们的官员为什么就没有继承这些优良的品质?难道,他们天生下来就是当官的,就和我们不一样?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们的官员远要比我们的百姓读书读得多,为什么会是这样?在这里,我不想讲大道理,而是想通过现实生活里的一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比较细致的观察,大凡官员只要父辈是农村的,百分之九十的坐在那里都是架子十足,官味很浓;而若父辈本身就是官员的官员似乎做官的官腔或者官态就不那么明显了。还有,越是小地方的官员就越牛逼,越是大地方的官员就越随和。另外,越是小官越让人感觉不舒服,越不大官亲近他反倒容易。

为什么?说到头来,无非就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官场文化和平民文化决定着我们在很多的时候,都活得没有尊严。对于这个事情我举个例子就一目了然了。古代的皇帝是有很多女人的,他手下的“官”们也都一样,只是按照权势的大小不要有皇帝那种排场和数量就成了,一级一级的,等级区分很明显。到老百姓里这你娶不上老婆,想进宫看看人家准得把你的生殖系统割了。而你若没被割,仍然讨不是个黄花姑娘,别人介绍是死了老公的给你,你准保不会乐意接受,但若是个皇宫里的女人流落到你这里,你准是感恩戴德。

这种东西说白了就一个字:贱!

贱的表现是百姓不把自己当人,叫草民,草民见了一切官员都是大人;贱的表现是官员基本上不把百姓当人,叫刁民;贱的表现是大官基本上不把小官当官、当人,但却见了皇帝都同时下跪,高呼万岁!

这就是中国最可耻和劣根的文化——应该是被现在的人用手术刀剃除的东西,却又在那儿不痛不痒地用锥子。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那就是我们的教育要培养“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而不是在教我们认识几个字、会弄几道题里玩成绩第一。

这就是我说的尊严,漫漫长路,也许一时难以改观,但只要我们有了“手术刀”的精神,再多的问题也就会慢慢消除。事实是,一些官场丑闻与腐败有关,但关系并不是很大,更多的时候是我们的文化在作怪。

提出问题却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请朋友们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116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