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麦子说,没有文学我们不会死  

2009-05-15 11:21:28|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想说一句话:岁月就是一个个百无聊赖的日子,没麦子我们活不下去,没文学我们不会死。一路走着,停下来,在这个叫银川的城市里,喝了好长时间的酒,日子过得百无聊赖。于是,常坐在马路边上,遥遥远远地想家。却无端跌入一场无谓的争论。一切皆缘自我在博客里说的那句话——新闻于人最大的服务功能就是告诉人们最真实的信息。

见过面的老九对此的回答是:可笑!太可笑了!这是一个典型中国新闻管(官)员的话。假奶粉存在十年了,谁告诉我信真实了?房商勾结这么多年了,谁告诉我们真实了?中国的强国梦想牺牲了多少民从的利益存在这么多了,谁告诉我真实了?城管的主人是谁,谁告诉我们真实了?民工们围在政府门前要工资,谁告诉我们真相了?可惜了,像你这样担道义的人活在了zG,也可惜像你这样的人早早当上官员,更可惜你写出了那么多悲悯世间的文章!宁夏杨晋山案的幕后,谁告诉我们真相了?石嘴山书记的车撞人事件,谁告诉我们真相了?当今的社会,我相信一个判断,只看他做了什么,而不是说了什么?而新闻人或作家们大多喜欢说,而不喜欢做。至于一个新闻链条上的寄生虫多了去了,大到总编,中到编辑、记者,小到广告业务员,但总体上是国家养活的一群鹦鹉而已。新闻行业,一个总编的灵魂高贵不到哪里去,一个编辑显得更为圆滑中立,而一个业务员也许更为狡诈,别说太高尚,仅为道梁谋!大多数时候,一个真相根本经不起一个人情面子或资金链条的交换,恭喜您,这么早就当上了总编,没有忍受过心灵的煎熬,也没有经历过资本的运作;再次祝贺你,可以一边被人恭敬地称为路总,一边用烟灰砸出千万言。写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韩寒没文化,而韩寒成了英雄。

 

想问:这些没有在报纸上刊出的新闻,老九是怎么知道的?还想问:新闻一定是要被发了报纸上的吗?还想问很多很多的问题,但仿佛已经没什么劲儿了。这个世界需要我们疾恶如仇的东西太多,还是想想故乡是个什么样子吧。

在离开它近二十年的今天,忽然发现它简单得剩下了三个互相依存的概念:土地、麦子和人。

有一天,这城市里忽然地就刮起了风,像是把人置入了浑黄的河流,不停地翻滚着,连气也都上不来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那三个相互依存的概念由固体变成了液态,风一样地奔涌。

正是在这人和土地的沌不清里,看到了麦子,成熟的麦子,如果一根根顽强不屈的天线,吸收着大地的灵气,并向人的身体里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营养。

它们,就这样,成了思绪或者意识里的一幅画,一幅有着血液流动和咀嚼声音的画。在这画声里,忽然感到了自己的成长。然而,那时风却停了,浑黄的河流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可是,闭上眼睛却看到一幅血淋淋的画面——

已经不再是天线的麦子在经历了脱穗的洗礼之后,像无数个子弹一样地涌了过来,胸膛因此出现了无数的透气孔儿,流血,不断地流血,在疼痛和惬意中流血,在呼吸和清醒中流血……一个人就这样变了,变得那样的伤感和无助;一颗颗的麦子就这样变了,在血色的浸染里变成了快乐的红宝石,快乐地流动在血液的流程里……于是,呼喊,呼喊着一个个穿透胸膛的麦子,呼喊着生命不断奔涌的悲壮与柔情!

立身,想要把自己活得像一个人,却又不得不重新再过百无聊赖的日子。又见在博客里被人当成“反面典型”进行教育:

日前,看见小区的黑板上又贴出了路生同学的作文《吃新闻的奶,骂新闻的娘》,我要说,这是一篇好作文!立场鲜明,意志坚定,向组织表达了该同学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奉献终身的拳拳之心,并婊示了该同学和无良少年作斗争,与犯罪分子划清界限的决心。本学年的三好学生非你莫属,升级、跳级、保送都有你的分!手淫协会破格吸收你为资格会员!但是我也听见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我们听其言,观其行,辨其人,到了秋天再说,这里且援引一段,为的是警示群众,教育青少年。

      路生同学,不读文学只看新闻,你爱吃垃圾食品是怎么的?咱们天朝帝国是世界头号垃圾食品生产大国,托拉斯,输出国,咱们的子民吃垃圾食品,喝脏水,呼吸毒害空气,实属别无选择。你作为共产党的宣传干部,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完全可以移民,至少可以吃进口食品嘛。咱们国家的新闻生产线和食品生产线是一家工厂出品的,生产的新闻质量可以想象。路生同学带头吃自己生产的奶粉(据农业部、统计局等多部门联手调查认为其中没有添加三聚氰胺),精神可嘉!建议该同学到安徽阜阳去工作,负责推销奶粉。当然了,认新闻做娘,常怀一颗感恩的心,说明了该同学的立场和意志——那就是认贼作母并效忠,鞠躬集萃、死而后已。日本作家安部工房笔下描写过一种生物叫“钟表虫”,一生走的路线是就是划圆圈,吃自己的便便,拉自己的便便,吃了拉,拉了吃,因为能量守恒定律,它一生都不会饿死。路生同学就是“钟表虫”,但是这样一种生物只可以科幻,就象永动机一样,其实在现实里无法生存,路生同学是一特例,看来马克思老爹还得向钟表虫道歉!

     路生同学时时嘬个奶嘴,我要说你没有很好地经过断乳期,或者说你天生缺陷。每个孩子都更应该去哺母乳,喂配方奶粉是无奈的选择,奶瓶上带个奶嘴是为了给孩子喂奶,但是也有家长给孩子嘬个空奶嘴,这是欺骗,容易导致孩子得奶嘴牙,不利于断乳。作为一个1975年之后出生的人,你表现出精神和生理双方面的营养不良,时时嘬个奶嘴,我要问你,你的精神断乳期什么时候结束?你的表现不符合国情啊!该长大了,路生同学,精神上不断乳,会带来其他一些症状的,你可以自己做个测试:是否爱尿床,爱哭鼻子,对女性表现出畸形的恋母情节,孤僻,自闭等等?

     好了,时间有限,其他患者还排队呢,这里不是高干病房,你可以走了,下次来找我记得一定要挂号,不要托关系找人了,我会为你好好服务滴。

 

     又赖得说什么了,只见桌子上放着很多的书,才看过不久的,也有很多没看的——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中国新闻周刊、新民周刊……面对这么多的“周刊”只觉得这个时代的新闻绝对不再是“本报讯”一种形式了,而看这种东西分明要比看什么的当代、十月、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之类的东西强多了——干吗要非得逼着我去读文学呢?断奶与否又是如何一个概念呢?

不读文学书会死人吗?在满嘴的麦香里,忽然地想到了一句诗:

上帝啊

我张开双臂

祈求你原谅

原谅我那些犯过错误的孩子

……

是一幅画,一个母亲的尊严,张开的双臂不是为了更多地祈求上帝,张开的双臂更多是为了揽住胸前需要呵护的孩子。

母亲没有跪下。

在那漫长的日子里,忽然发现自己的肤色很像麦子的。因而,在更加漫长的日子里,用还在飘散着麦香和嘴巴不停地问着这样一个唯独属于土地的秘密——城里有多少人还能想起麦子?

麦子在什么样的地里都能种出来,而这与文学与新闻一点儿关系也没有的。而写字是为了玩儿,还想说那句话:岁月就是一个个百无聊赖的日子,没麦子我们活不下去,没文学我们不会死。精神的东西在精神的领域里,谁爱干啥就让谁去干啥。逗乐而已,就当是提高博客人气,事实亦如此,莫介意。

“白日孤悬,紧贴我们的后脑,像无声的枪口。”时间很金贵啊!

 

相关博文:

http://blog.nxnet.cn/user2/lusheng/archives/2009/200951311911.shtml

user2/lusheng/archives/2009/200951216953.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