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来自心底的那束佛光  

2009-04-26 13:31:10|  分类: 平凡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我就知道了这句话,并把它多次引用在自己的文章里。写这段小文的时候,我上网搜索了一下,找到了这话的最早出处:《周易·系辞下》:“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意思是说:君子就算有卓越的才能超群的技艺,也不会到处炫耀、卖弄。而是在必要的时刻把才能或技艺施展出来。通过这句话,我还找到了一句仿佛更加完整或者全面的话,即:“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失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与此同时,我还找到了一位母亲写给自己孩子的信,她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这句话很好,越琢磨越有味,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老子的无为之道。“无为而无不为”,以前搞不懂,现在明白了。无为,并不是不会、不懂、不做;而是不动、不用、待时。无不为,是无所不会、无所不懂、无所不能为。无为而无不为,正是“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前天下午,忽然接到了老刘的电话,她说:“你不是一直想做生意吗?现在有资金了,没项目,咱们谈谈!”正好到了下班的时间,我便收拾起手头的事情,和老刘在一家酒吧里见面了。

一间小包,一男一女,这种环境的氛围使我们都很自持,谈话内容也带了些许不自然的疙疙瘩瘩,进而并没有直奔主题地谈钱、谈项目。

 “以前见你这个人的时候,眉毛浓、眼睛大,头发毛绒绒的,很有男人味儿……” 老刘说。

其实,我和老刘不是很熟,以前和她在一个单位时,她办公室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因为她很少来,我们也便很少见面。偶尔见了,也就点点头,算是人们常说的有点头之交的那种吧。老刘仿佛比我大七八岁,今年应该是个四十岁的女人了,但生活里的她,长相似乎要比这更苍老些。听人说,她是学心理的,很会研究人,而我这个人很是固执,总以为自己的心理素质是天下第一,因此总瞧不起学心理的人,尤其是心理咨询师之流,我总觉得他们是骗子,开个诊所弄点“病态”的人的钱而已。所以,那时候见到老刘时,我心里都很不舒服。而当我在某一天把自己的这种心理说给朋友们听的时候,我遭到了集体的反对,朋友们说:“什么呀,你总以你自己的标准衡量着这个社会,自私!”

对此,我的答辩是:我是一个搞写作的人,我们这种人虽说每天写的都是字,但我们更注重去研究别人的心理,要不,文学怎么会被称为人学呢?于是,我认定了找一个心理咨询师来解决你的心理问题,还不如和一个作家好好聊会天。因为,心理咨询师收费,而作家大约都是无偿服务。

其实,从更深层次的原因来讲,我不喜欢心理咨询师甚至讨厌他们是因为我认定了他们中间有不少“水货”。记得,在兰州工作时,因为和爱人身处两地,爱人总是怀疑我会沾染别人女人,而我最讨厌别人不信任我,于是,两人总是吵架,久了,爱人有些受不了,便去找心理咨询师了。在那里,咨询师让她把我在生活里的很多个人习惯都说了出来,其中有一条是我爱裸睡。咨询师很快在这上面做起文章来了,说是爱裸睡的人是非常自私的,要爱人提防着点我的自私。爱人的眼睛哭得红红的,交给人家两百元的咨询费离开了。

后来,离开兰州来到银川和妻子同在一座城市工作,先前生活里的那些磕磕碰碰自然而然地消失了,直到有一天,妻子把她去心理咨询师那里的事情讲给我,逗得我哈哈大笑,但正是这笑却成了我反感心理咨询师的开始——我坚信裸睡与自私无关,但水货的咨询师却把这两者平白无故地联系在一起振振有词——虽然我知道这样会伤及无辜,但在我的身上就有这毛病——江山易改,毛病难移啊!

老刘也许就是我第一个“伤及”到的的心理咨询师,但她仿佛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记得,《怀念羊》出版后的某一天,她便来到办公室找我了,她说:“我在网上看到咱单位有个人写了本小说,是不是你呀!”

我笑,像嘲笑咨询师说裸睡就意味着自私一样地对着她笑。但她却说:“那上面有一句话太棒了——大地的形象就是一人母亲抱着一个孩子!”

我说:“那话不是我说的。”

她说:“那你送我一本书吧!”

我本来是想给她的,但她死缠硬磨,还是弄走了一本。

再后来的一年时间里,我们基本上没见过什么面。偶然地能接到她来的一两个电话,说的大约都是《怀念羊》里的一些章节内容。她问我写的是不是真的,我总是嘻嘻哈哈地笑。

这就是我和老刘在过去的全部故事了。这回,她约我来这里,要说什么给我呢?

她说:“你为什么在你的小说里反复地出现一群穿着怪异的人,骑着马……他们真的无数次地出现在你的梦里吗?”

我又笑。

老刘说:“那时候,我见到你,我觉得你心里有一束光,没有地方投射,暴发不出来,在你的心里四处碰壁,有些杂乱不堪……”

老刘没说我的心是玻璃做的,但我在听着她那话的时候,却把我的心当成了玻璃的——我觉得一束阳光被我收在心里,由一束收成一片(那应该是由一束光在玻璃上经过无数次地折射而成的),它们都在忙乱和快乐地舞蹈着。这使我一下子感到轻松和随意——我那明亮的心啊,它装着另外一个我,竟然出现了七彩的佛光——佛经中说,佛光是是释迦牟尼眉宇间放射出来的光芒,但事实是,佛光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自然物理现象,其本质太阳自观赏者的身后,将人影投射到观赏者面前的云彩之上,云彩中的细小冰晶与水滴形成独特的圆圈形彩虹,人影正在其中。佛光的出现无原则要阳光、地形和云海等众多自然因素的结合,只有在极少数具备了以上条件的地方才可欣赏到。但这佛光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心里呢?

老刘说:“我整整研究了你四个月,我从来都没有花这么长的时间去研究一个人……”

我没心思听老刘说这些,耳边仿佛传来一首歌,仿佛是来自青藏高原,仿佛有一句歌词是说“人人心中都有佛”。

佛言:人有二十难—— 

      贫穷布施难,豪贵学道难, 

      弃命必死难,得睹佛经难, 

      生值佛世难,忍色忍欲难, 

      见好不求难,被辱不嗔难, 

      有势不临难,触事无心难, 

      广学博究难,除灭我慢难, 

      不轻未学难,心行平等难, 

      不说是非难,会善知识难, 

      见性学道难,随化度人难,  

      睹境不动难,善解方便难。 

 

我正想着这么多的“难”应该咋办,老刘说:“你相信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吗?”我不知道是应该摇头还是应该点头,老刘便开始切入正题说话了:“有个朋友,在北京工作,银行的,有一笔巨款,想找项目……”

我说:“那干脆给我投资上几千万,让我自己办报纸算了!”

老刘坚决地摇头:“别想那个了,这个朋友对矿产资源感兴趣,你认识的人多,有没有……”

我想了很久,忽然想起在我老家的一个地方,有黄金,据说贮量还相当可观,就把这事儿告诉了老刘,老刘一下子来了精神:“你帮忙给问下,到时有你的好处!”

我答应了老刘,又开始闲聊。

老刘说:“现在如果让你有几千万,你去干什么?”

我说:“没想过。”

老刘说:“我没有看错,你心底里的那束光现在到暴发出来的时候了!”

我说:“干吗要让它出来呢?装在心里不是更好?”

老刘有些不快。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老刘:“最近有本书叫《中国不高兴》的,看过没?”

老刘说:“没有。”

我说:“其实,中国挺高兴的,像我们现在,虽说不幸赶上了金融危机,但还有来钱的路子,还有那么多的故事……”

老刘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我该回家看我女儿了!”

回来的路上,我想起了两句佛家偈语:“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说实话,在第一次看或者听到这两句话时,我并不懂它们的意思,直到现在我才隐约地明白了个一知半解:前一句,月如佛性,千江则如众生,江不分大小,有水即有月;人不分高低,有人便有佛性。佛性在人心,无所不在;就如月照江水,无所不映。任何一位众生,只要他有心学佛,他便会有佛性,任何一条江河,只要有了水,他就会有明月。 后一句,天空有云,云上是天。只要万里天空都无云,那么,万里天上便都是青天。天可看做是佛心,云则是物欲、是烦恼。烦恼、物欲尽去,则佛心本性自然显现。

……

昨天,老刘打电话给我问金矿的事情,我正在阳台上和爱人一起晒太阳,舒服得要命。我告诉她还得等等,老刘说:“你可得抓紧,这对你来说意味着随便一下就能弄好几百万……”挂了电话,我想我干吗要管那么多的事情呢?虽说,现在我在很多人的眼里依然是个“穷人”,但我正努力地活出自己的尊严,来自心底的那束佛光正在让我享受着免费的太阳。

人啊,还是朴素些的好,即使身有利器。

  评论这张
 
阅读(60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