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路生:我就是那个只身斗群狼的羊  

2009-04-25 23:30:53|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心底里竟然有一丝可以让人流泪的悲壮。大约是一个星期前,我以前在兰州晚报工作时的同时来宁夏看我,晚上,我们在一个叫情缘的酒吧里喝了不少酒,都有些醉意了。同事忽然问我:“如果一个老虎带一群羊去和一只羊带领着的一群老虎打仗,你想谁会胜利呢?”

我说:“肯定是羊领着的老虎。”但随后,我的眼前却出现了一片血肉横飞的景象,我知道那是带着羊的老虎在在羊领着的老虎群里征战撕杀的光辉结果,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虎与羊的本质区别了——一只老虎可以把一群羊全都带成虎,而一只羊却能把一群虎全部带成羊。

这让我十分伤心地想起了中国那句不知道已经流传了多少年头的老话:“跟着狗吃屎,跟着狼吃肉。”于是,猛喝,烂醉成泥。第二天上班有些晚了,在单位的门口却见了一位很尊敬的领导,他拍了拍我的肩说:“哥们,你为什么总写羊啊,难道你不知道中国现在需要武文化吗?”我嘿嘿一笑,之后看到一片羊在风风雨雨中血流成河——我知道,那些羊根本不是被狼咬死的,它们统统地牺于人的刀子。

进了办公室,一个很要好的同事来了,我看见他的牙齿白白的,在从窗户斜射进来的阳光下,虚幻地变大,大得有些吓人。他说:“路总,我给你说个事,你提出来的那个‘人生路上我们需要狼性羊心’,被我的一个朋友给改了,你猜他改成了什么——‘人生路上,我们需要欺软怕硬’啊!”

一起大笑,却见他在虚幻里变大的牙齿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土地,进而感到非常地寒冷了起来——仿佛,是雪落在了大地上,把大地全都掩盖了起来。于是,在阳光里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幽蓝幽蓝的眼睛。没有人告诉我那眼睛是羊的,但那蓝眼睛里的忧伤却直射我的心灵,让我不由震颤了起来。

大约是今年四月初,《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正确认识中国而“高兴”》那上面说到了《中国不高兴》这本书,说是——

中国饱受西方成见歧视应该“不高兴”,中国头脑受西方文明腐蚀也应医治。西方文明的基本旋律是“使强力无穷大”(maximization of power),西方文明几千年自相残杀、西方国家近世纪兴盛以及今天全球“强力”(power)集中到如日中天的美国又开始西斜,这些都是“强力政治”(power politics)所致,对中国的生存与发展不是补药而是毒药。《中国不高兴》以及它的“前身”——1996年出版的《中国可以说不》——服了这毒药没有呢?什么叫“做英雄国家”,“拯救全人类”呀!?

书(《中国不高兴》)的一位作者认为中国“人多资源少”,生存竞争激烈就是“虎狼社会”,“太幸福就成了弱者,我就得把他变成虎狼”。人们不禁想起2004年开始的中国社会关于“狼文化”与“羊文化”的争论,特别由华为公司领头在企业界闹得沸沸扬扬。2007年初问世的《怀念羊》长篇小说和中国文学中那一大“狼”群(《狼图腾》、《狼道》、《狼魂》、《酷狼》、《像狼一样思考》等等),不知谁胜谁负。据说这“狼文化”的灵感出自美国“aggressiveness”,它今天把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世界害得好惨!中国难道还要向“虎狼社会”前进吗?

作为《怀念羊》的作者,在2007年之后的那一场有关文学或者思想的“战斗”里,我有意或者无意地被人们推到了战争的前线,但我心里很清楚,我不过是个写小说的,讲个故事,故事里有什么意思我真的很难把它们像学者、教授一样拎出来进行理论武装,再将其滔滔不绝地传授于世人。我仿佛没有那个能力,也根本没有时间去那么做。我所做的依然是讲故事,我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喜欢听故事而非道理,但直到前不久《土匪羊》出版后,我也没能成功而精彩地在我的小说里讲好一个有关狼和羊的故事。这是我作为一个作家无法向别人言说表白的,这是一种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痛苦。我想,就是在我即将完成的第三部羊性小说《我的羊》里,我依然不消解这种痛苦,我也意味着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得写下去——人生在世,其实无论是否作家,都是在活着的时候想要完成属于自己的表达,而社会并不是在所有的时候让所有人的所有表达都变得响亮,或者说是为表达提供舞台。

表达让我们变得清晰,但不是所有的表达都能够清晰。行走在狼和羊之间,还算清晰的我竟然不会清晰地表达自己了。

上网,无意间看到这样两篇文章,一篇叫《让我们和狼一起成长》,全文如下:

成长的岁月里那些昏黑的夜晚,虽然只是在动物园里见过几只疲惫的狼的我们,仍不时地警惕着狼的窥视,冥想着狼的传奇故事。

1.狼外婆。“小兔儿乖乖,把门开开”。人之初,性本善。我们的启蒙教育从狼开始,教我们知道狼是恶的化身。

2.狼来了。山野上传来三次“狼来了!”的呼声,小孩的谎言大人的勇猛。在诚惶诚恐中从小学课本上我们知道要从小就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

3.东郭先生和狼。当被东郭先生背回来的狼又被老农骗回口袋里打死以后,除了大快人心之外,我们还知道了狼会骗人也知道了人也可以骗狼,但狼骗人叫狡诈人骗狼叫策略。

4.“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 !打狼、除“四害”是轰轰烈烈的革命行动,教我们知道狼和我们不是一个阶级阵营属于敌我矛盾。满山遍野的人民打狼战争打得狼狼狈不堪绝迹山野。

5.“狼真的来了”!封闭的中国经济即将加入关贸总协定,决心融入世界经济,蹒跚学步的中国经济会不会像羊群里招来了狼,有人担心有人惊呼:狼真的来了!

6.狼图腾。激烈的市场经济触溃了我们善良的神经,大鱼吃小鱼的现实,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唤醒了沉睡的恶的本能,“不找市长找市场”我们揭竿而起高举起狼的图腾向着广阔的市场丛林进军!

7.披着羊皮的狼。我们一直以为披着羊皮的狼更是奸诈无耻、凶惨无比,可当他唱着“你确定看到我为你披上那温柔的羊皮”,柔情脉脉走来时,我们身上的鸡皮疙瘩开始消退、价值观开始崩溃、善恶开始混淆了。

8.狼爱上羊。当“狼说亲爱的,谢谢你为我疗伤,不管未来有多少的风雨,我都为你去抗”!我们感动的热泪盈眶,一个征服者如此的大度不惜屈尊示爱,鸿沟不见了,世界和平了,我们与狼共舞了!

9.怀念羊。当羊被狼蛊惑着变成狼群,开始自相残杀就要失去羊性的时候有人抚摸着昔日的牧羊鞭写下了《怀念羊》,怀念那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怀念那风吹草低现牛羊、怀念那人畜和睦的好时光。

10.披着狼皮的羊。一味的狼太嗜血残忍一味的羊太柔情懦弱,“披着羊皮的狼”以狼为父本杂交匪气太浓,于是乎《土匪羊》以羊为父本杂交出炉,掩藏起善良的胸怀披挂上凶恶的面具,讲究的是狼面羊心,似乎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基因。

究竟是狼好还是羊好亦或是杂交的好,究竟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亦或是不善不恶,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另一篇叫《做羊还是做狼》:

这些天看到很多关于羊的文章,看了一下,都是路生的作品.即而想到了关于羊的羊文化和关于狼的狼文化,突然心血来潮也来说说。

羊应该是善良的代表,也是弱者的代者;狼是邪恶的代表,也算是强者的代表.如果假设有一百只羊和一只狼。虽然说羊的数量很大,但受到伤害的依然是羊。羊一种食素的动物,闻不得血腥也见不得杀戮的,最终它只能做为随时成为狼的大餐的结果。羊应该是一种没有团结的动物,我从未听说过有羊把狼杀死的;可能有,但我是真的寡闻了.但在我的脑海里,在狼出现的时候,羊除了拼命的逃命真的一点反抗的意识都不存在.它们是一盘散沙,是一群待宰的猎物,为什么还有人对它们感到可怜,试问它们值得可怜吗?如果让狼心软下来可怜狼,哪么狼就没有狼性了,只能成为普通的狗了。

狼却是一种团结的动物,即使是强于它们的老虎或狮子都对它们畏惧三分.如果羊有狼的三分团结,一只小小的狼又怎么斗过一百只的羊呢?没有团结即使是人也只能像羊一样待宰.常有手持利器的劫匪凭两个或不超过四个人的力量而抢劫的,一辆大巴车是应有三十多人吧!愣是乖乖的掏出自己的钱包,还要装孙子样的客气.我们有句古语:杀鸡给猴看.这招真的很管用,看到别人被打了自己就痛了,看到别人流血了自己就傻了,本来还有些不服的看到别人的样自己也服了.就算一人站出来也终是不管用的,试想一只小羊怎么去斗几只恶狼,除非这羊是受过特殊训练过的.打过了人们说是逞强,打不过人们更多话了,叫傻子或叫傻B.你说哪还能出头吗?弄出血了倒还可以治治,弄出命来当不了英雄真的是划不来了。

现在的社会也很渴求英雄,可人们心中的英雄都是单打独斗,一剑丈江湖的人物吗?可哪样的英雄太少了,有我想也会命不长.试想人们对英雄的要求总是独来独往,要一个人去斗几百只上千只狼,不死也是半残废了。人们思想里是做不过狼,又不想做羊,徘徊在狼与羊之间,受着狼害又怜悯羊的不幸.在强者与弱者之间做个中立,不渴望好也不想着坏。当然能这样平平安安生活最好不过,可这种生活能长远下去吗?一旦有外敌来了,只能被动的挨打再被动的反抗,这样有意义吗?我们又有句古话叫:亡羊补牢.这样是可以拒敌,但自己不思想着如何给狼一个创击,它们总会再卷土重来的,破了你的牢看你还用什么抵御。

我们不要等到最后才懂得反击,如果一开就有反抗,我们的历史是不是要重写.如果现在让你选择你愿意做狼还是做羊,如果你选择做狼就不要说自己是羊。

两篇都是网友写的,一个名叫鱼不驼,另一个名叫快乐天使。说实话,我觉得他们写得都挺好的——人生在世,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各人也有各人的看法,干吗要强求别人和你一样呢?然而,正这么说着,却见一个叫复兴东的人将我写的《土匪羊》序贴了上去,还写了这样一段话——

《狼图腾》一书是朋友向我推荐后才知道并买回来一气读完的,很喜欢这本书的写作风格,喜欢作者对狼性的分析与理解,当时还作了读书笔记。最近听说有个叫路生的家伙,自写了国内首部反狼小说《怀念羊》之后,又写了一部反狼力作《土匪羊》。据说这是一部“安妥灵魂的性情之作”,是“‘狼文化’热读之下一另行其道的‘羊性小说’”。这次没花钱去买,只在网上读了其中一部分。读着读着发现,我是一个彻头彻尾没思想的人,读《狼》时被感动,读《羊》时又被震撼。难道我也“狼性”“羊心”了?

更有意思的是,复兴东在给别人的一个回复里这样说:“特别想念向我推荐《狼图腾》一书的朋友。今天教授给我们讲科学发展观。教授举了这本书中的一个例子,说狼不一次把黄羊吃光,而是留下几只,问我们这是为什么?众人异口同声:科学发展观!”

于是,笑了,笑过之后对自己说:干吗要去战斗呢?英雄是不死的,而不死的英雄并非是从战场上拼出来的。我就是那个与群狼战斗的羊,你可以说我血肉模糊,但我依然好好地活着。为了我的故事,为了我的表达,有关于此的话题我还会写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