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2009-11-05 15:55:06|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文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分明是看到了我们留在黄河宁夏段两岸的脚印数行,它们就像一个个音符,在朝我们这些经历者深情地歌唱,进而使我们用自己的语言完成了对这段黄河的真情赞美和深切表达。
   “跟着黄河看宁夏”系列策划报道始于去年夏天,当时,编辑部提出了这个方案,很快便得到了报社领导与同事们的认可与支持。从梨花开遍的南长滩到黄河告别宁夏的二道坎,八百里的路程,我们来来回回走了两遍,真切地感受到了其间的深刻与巨变。然而,写在报纸上的那些文字却仿佛无法帮我们完成内心真正需要诉说与交流的那部分既温存又柔弱的情感。于是,也便有了这篇类似于后记的东西。
     记得,在一本书里有过一段这样的话语:人类对于江河都有着一种深邃的理解,人类最朴素的情感也都来自于江河。追溯到远古,人们制作简陋的木舟,首先选择江河作为彼此沟通的渠道。而最初的部落择水而居,就是为了能在最短的距离内获取水源。当初人们虽读不懂江河的深奥含义,但也认定了江河与自己的息息相关。江河以母亲的姿态为人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命营养,并由此铸就了人类的血魂、精神和智慧。
     当我们以记者的脚步走过宁夏段黄河,从个人情感的角度出发,我们也就更加理解了这些话的精义。黄河是什么?当我们仰望苍穹,便会深深地感到源起于遥远雪山之巅的它,是一种高度,一种“须仰视才见”的高度。在这种高度里,她一如高傲的公主,以圣洁之躯与大地联姻,哺育了自己的千千万万个儿女。这就是母亲河给予我们的乳汁,点点滴滴、零零星星,却又浩浩荡荡、奔腾不息。
     分明地,南长滩的老拓还在梨花香里盘算着自己和家人幸福的来年;分明地,来中宁采摘枸杞的同心姑娘小马还面对那红红的圣果,在汗水里憧憬着自己的未来;分明地,吴忠的那个精明的小伙还惦念着他在国外的皮货生意;分明地,二道坎的老马还计划着来年为自己的土地播种些什么……而石嘴山的星海湖里映出一个边塞城市的秀丽身姿,青铜峡的鸟儿在一片碧波里找到了自己栖息的家园,永宁的鲜花长开不谢地走进了北京城……这一切都是母亲的给予,这一切都是黄河的给予。在宁夏这个干旱且又被沙漠挟裹着的地方,这种给予更显得无私与慷慨。所谓“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川,米粮川”正是这种给予的结果。

     其实,行走黄河除了上面说的这些感动之外,我们还从中读到了一部历史,领悟到了一种精神。何为历史?它所有的归属无非是让我们有所积淀,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变得聪明。两次行走,正是在这种积淀里让我们变得“聪明”起来。记得,在中宁采访时,有个老农曾经对我们说,只要在黄河岸边长大的人,他一听口音准能听得出来。这话听起来像是吹牛,但事实是只要在黄河边长大的人,哪个人的口音里没有一种像随河流一起奔涌的泥沙的味道呢?它有一些土、有一些涩,但却让人感到很是亲近。这就是黄河,它和我们的躯体、灵魂、思想一脉相承,它让在河岸边长大的人们有了种兄弟般的亲情归属。宁夏大地上的黄河儿女都在这个亲情的范畴里,全中国、全世界的黄河儿女也都在这个亲情的范畴里。是黄河让我们血脉相连,亲如一家。
     诗人们说:“故乡,出生,活着,然后老去。记住的永远是一条河流。”在写这篇文稿时,我们好像突然听到了来自黄河河底水流的声音,它清脆悦耳如同欢快的歌唱,又奔腾激越如同亘古不息的生命。在这种声音里,在黄河这部巨大的史书里,我们目睹宁夏这片土地上的变迁,聆听着这种变迁背后的细微声响……南长滩老拓细微的呼吸温度,让我们在离他很远的银川城里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女儿去外地打工了,他盘算着明年该给自己的儿子说媳妇了,在这种梦想里,他期盼南长滩村能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一个旅游胜地;二道坎老马的脸上终于有了微笑,在只有两户人家的戈壁滩里,他依然用昏暗的油灯支撑着在石嘴山市区读书的孩子们的希望……这些人平凡而普通,就像是黄河中的一粒沙,随着流水奔涌,在那片皲裂的土地上分明有着他们奋斗的足迹。
      一条河,一群人,一组报道。虽说走了两回,但我们依然觉得这里有着太多的东西还需再去认识。虽说,从南长滩到二道坎我们写了近20万字的报道,但这条河对我们来说才刚刚开始。没有人能够认识一条河,今年,它是这样,明年,它就成了那样,但它的精神却永远不变。你说,你能真正认识一条河吗?从它的水流变化到它岸边的一草一木,年年岁岁,它都变化不止、生生不息,让你在每次读它的时候都能领会到新的内涵。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在清水河即将汇入黄河的地方,宁夏的“壶口瀑布”激昂着水的乐章。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北长滩村,生命的坚强在峡谷中蔓延。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当年的羊皮筏子,一如纪念碑。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火红的枸杞,红火了中宁人的日子。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在清水河即将汇入黄河的地方,宁夏的“壶口瀑布”激昂着水的乐章。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大柳树,故土难离。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寂寞戈壁滩,坚强乐观的老马。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长长的渡槽,架起的也是生机与希望。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撤离湿地,还自然一份和谐。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在黄河的涛声里,聆听变迁。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南长滩村,宛如一片“世外桃源”。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寂寞戈壁滩,坚强乐观的老马。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火红的枸杞,红火了中宁人的日子。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当年的羊皮筏子,一如纪念碑。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撤离湿地,还自然一份和谐。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长长的渡槽,架起的也是生机与希望。

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一条河流 - 路生 - 路生

北长滩村,生命的坚强在峡谷中蔓延。

 

  评论这张
 
阅读(74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