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有一个地方,美丽而吉祥  

2008-09-03 12:43:34|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吴忠,黄河穿城而过,秦渠汉渠交错,是宁夏平原最为美丽和富庶的地方之一。因为,吴忠市的回族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八点二,是我国回族人口比例最高的地级市,再加上这里的富庶,也便有了“小麦加”的美誉。水旱码头的地理优势,使生活在这里的回族人民把这里变成了有名的商贸集散中心,正所谓“天下大集”。 涝河桥是吴忠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一张名片,但这名片背后的故事连同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留给我更多的却是向往与怀念。

 

小标:关于吴忠的那份怀念

 

    街道两边都是绿树与鲜花,八月的树儿绿得柔情、绿得舒展,八月的花儿开得正艳,开放的吴忠敞开了怀抱欢迎着到这里来的每一个客人,如今的吴忠俊俏靓丽,正以一个更加文明、和谐、宜居的崭新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几年前,我们《宁夏广播电视报》曾经以《闻闻吴忠的味道》对吴忠这座富庶的城市进行过大篇幅的报道。但吴忠对我个人而言永远不至于“味道”这般简单,在清晨流淌着金色粉末的阳光里,走进吴忠,我感受到的是一份心的温暖。这温暖,来自于心底那份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记忆。

    在我很小的时候,生活在甘肃靖远的母亲在农闲的冬天,将老家的黄米带到这里,换一些牛羊肉和大米回去。这样,在过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吃到白白的大米饭和解馋的牛羊肉了。识字不多的农民母亲总会摸摸我们的头,目光里充满了向往地说:“唉,那一带的人真富啊!”因此,在我们细小而贫寒的心里,吴忠便成了一个类似于天堂的地方。

    吴忠的清真饮食是极有名的,在宁夏有着“游在宁夏,吃在吴忠”之说,但如今在这个休闲淡定的城市里,我更多怀念着的是一个人,一个曾经无私地帮助过我们的人。

    母亲当年之所以来吴忠,是因为这里有我的一个远房的姨娘,每回,都是善良的她帮助母亲换回那些好吃的牛羊肉和大米的。因为对吴忠充满了向往,在我的幻想里,远房的姨娘也分外地漂亮和美丽了起来。事实是,姨娘要比我想像的还要美丽,记得有年夏天,她忽然就来我家看望母亲,带了很多好吃的给我们,不将已经七八岁的我抱在怀里,不停地摸着我的头,目光里尽是温情的爱戴。但不知为什么十三岁那年,我吴忠看望姨娘时,姨娘却因为搬家不知去向,并在此后和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孩提时代的心除了纯真烂漫之外,大约都充满了感恩并会深深烙印在人的心里。长大后,每每由高速公路路过吴忠时,我总会看到公路口的转盘里立着一尊雕塑,是几只活泼可爱的山羊行走在山岩上,下面写着这样几个字:“三羊开泰”。因为羊在我国古代文化里有吉祥的意思,又因为看见羊的雕塑便会想到那些曾经吃过的吴忠的羊肉和那个善良而美丽的姨娘。所以,吴忠在我的眼里、心里便成了一个美丽而吉祥的地方。

 

走哩走哩走远了,

眼里的花儿飘满了,

哎嗨的哟,

眼里的花儿把心淹哈了。

走哩走哩走远了,

褡裢的锅盔轻哈了,

哎嗨的哟,

心里的苦痛重哈了……

 

    这是一首据说在六盘山下的固原很是流行的花儿,在这个时候,它非常恰当地表达着我对姨娘的那份怀念。

 

小标:一个羊贩子的涝河桥

 

    我们“跟着黄河看宁夏”报道组的同志沿着黄河一路走来,走在宽敞美丽的吴忠市的大街上,“涝河桥”重重地落在我们的心里,让我们思考。单从字面上看,那里应该是一片沼泽地?是否还有一座桥—人的思想就这么怪,在判断某些事物时,首先停留的是它的表面而不是它的内在。当真正走近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里是一片鲜花与青草点缀着的广场,广场的一边就是那闻名全国的涝河桥牛羊肉批发市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只的牛羊走进这里,然后又从这里走向全国。涝河桥的名气就是这样打出去的。

因为来时是上午,市场里有些冷清。我们没能看到下午乃至傍晚时分,每天上万只的牛羊从这里壮观地进入,更没有看到夜晚一辆辆的汽车从灯火通明的这里,非常豪迈地将整车整车的牛羊肉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  

 三十多岁的回族青年马永是我们在一间钢架搭起的巨大棚房里见到的第一个贩羊人。他将羊从附近的养殖户收来,在这里请阿訇宰了然后卖给市场。他是凭着自己的眼睛赚钱的,收羊时,只要他看上一眼,就能估出要收的羊能宰多少斤肉、卖多少钱。一般都八九不离十,但也有估错的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弄不好就赔了”。从十多岁起,他便跟随父亲做这行生意,十多年来,他练就了自己的“火眼金睛”。

    马永和父亲收羊一般是在宁夏或者甘肃一带的偏僻乡村,前些年,他们赶着收来的羊只,餐风宿露,挣的都是些辛苦钱。出门时,一般是春天或者秋天,父子二人一路同行,他们知道在这两个时节羊群里总会有一些乏羊(体质较差的羊)和长成形的羯羊要卖,而当他们将收来的羊只一步一个脚印地赶到涝河桥时,已经是夏天或者冬天了。这里面的艰辛可想而知—在某个风黑月高的夜晚,他们将羊赶到一道背风的山谷里,露天睡了下来,羊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呼吸,深夜,他们还不忘给羊撒上几粒苞谷或者白天切好的土豆,作为羊儿过夜的饲料……

    回想着昔往,马永的心里难免不会产生丝丝缕缕的辛酸,他说,他和父亲收羊的路上,因为食宿不便,当地做的一种很厚很大的锅盔也便成了路途上的必需,渴了,他们向当地人讨一口凉水,饿了,就拿出锅盔用刀子切着吃。此种经历的困苦不言而喻,但马永却用脸上浮出的那一缕微笑将它轻轻地送走了。在微笑里,他对我们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收羊根本不用走路了,收够了足够数量的羊,我们雇车,一天就能拉到这里,当天地都能卖掉!”

    从新疆塔城来的大型冷冻车司机王师傅是我们在涝河桥采访的第二个人,他的车停在市场的里,人则坐在市场门口的长木条椅上悠悠地抽烟,两千多公里的长途跋涉显然使他有些累了,但作为司机目的地的到达使他有了一份轻松的释然。他的冷藏车里拉着满满一车羊头,我们问他为什么要那么远地将那么多的关羊头拉到这里来,他的回答只有一句话:“专业的收拾起来快呀,我们那儿的人不太会收拾这东西!”听着这话,我忽然想,在近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不知多少羊儿被像马永一样的“羊贩”赶到涝河桥,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干着同样的事情,而又有多少像司机王师傅一样的人慕名来到这里,正是他们把涝河桥“赶”成了一个闻名全国的牛羊肉集市。而涝河桥的形成与存在则是吴忠人走天下的一个缩影,因为他们,吴忠这个富足的城市多出了些许淡定与从容。

 

小标:祝福吴忠未来更美好

 

    中午,我们来到了市场附近的一个饭馆,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他说,那家店是姨姨开的,假期,他来帮姨姨打理店里的客人。他虽说只是一个初二年级的学生,但反应灵敏,行动利落,在姨姨不在店里的情况下,热情地招呼着我们,极力向店里的拿手菜。看着他的样子,我忽然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他幸福地帮助姨姨打理小店,而我却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见那个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姨娘。

记得,不知是在哪里看到的资料,1938年,王洛宾、萧军、罗珊等一路西行,因为天雨路滑,司机把车停在宁夏的一个大车店里。整整三天闷得慌时,却听说大车店的女老板是个唱花儿的能手。又有人告诉他们,女老板年轻时人长得漂亮,嗓子也甜,花儿唱遍了六盘山下,人称“五朵梅”。在五朵梅给客人打水忙碌的过程中,王洛宾便缠着她唱歌,五朵梅不唱,王洛宾自己先唱,五朵梅只好也唱了一曲:

 

走哩走哩走远了,

眼里的花儿飘满了,

哎嗨的哟,

眼里的花儿把心淹哈了。

走哩走哩走远了,

褡裢的锅盔轻哈了,

哎嗨的哟,

心里的苦痛重哈了……

 

    五朵梅的花儿让王洛宾、萧军、罗珊几人听得发呆了,真挚、苍凉和博大。那一刻,王洛宾惊讶了!就开始想这样一个问题:音乐的源头到底在哪里?后来一锤定音的是塞克,他对王洛宾吼道:“去什么巴黎?你听听这歌,别走了!”

    一个女人就这样改变了一代“歌王”的人生轨迹,因为和名人有了瓜葛,当年五朵梅所在的车马店究竟在何处也便成了人们争论的一个热点,有人说在固原,有人说在兰州,更有人说在吴忠。但这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非常重要了,重要的是有过那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和那么好听的一首花儿。

    有什么能让人向往?有一地方,美丽而吉祥!看着街上那些休闲而富态的人们,再想想那个姨娘、那些羊贩、那个聪颖的男孩儿,所谓地因人亲,“水旱码头,天下大集”的吴忠留给我更多的是怀念,而在这份怀念里,我深深祝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更幸福、这座城市未来更加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