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我们走过宁夏最富的地方  

2008-09-17 11:54:53|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从今年六月初到现在,在整整4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做“跟着黄河看宁夏”的报道。在这4个月里,我们采访一段时间,再用休整的时间来踩点、写稿,从中卫南长滩入宁夏境到石嘴山二道坎出境,黄河在宁夏境内流程397公里,但我们的行程要比这远得多得多。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走过了宁夏最富的地方,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宁夏的巨变。

在黄河入宁的第一村南长滩,由于季节的原因,我们虽说没能看到梨花开遍的醉人景象,但却看到这个村子因为梨园、因为养殖、因为旅游而发生的变化。在一天时间的采访里,面对雄浑的黄河、面对壮美的峡谷,在长城的秦砖碎瓦间,我们听着村里人关于他们的祖先来自于鲜卑的遥远传说,以及他们因为村头渡口的开通对村子未来的美好祈愿和描述,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我家就在岸上住”的幸福与繁荣。我们通过村里的一个妇人、一座渡口、一个牧羊人把这一切记录了下来,在这种身同感受的记述里,我们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报道计划,并跟着黄河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

在这4个月里,我们先后刊发报道30多篇,十余万字。我们没有去报道那些已经被写烂了的沿黄景点,而是用身体丈量着黄河在宁的距离,深入到了城镇的角角落落、乡村的沟沟坎坎,我们因此而看到了一个富裕、靓丽的新宁夏,更感受到了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朴素与坚韧。

这是一个裂变与艰辛、机遇与困难并存的时代,在北长滩树的采访里,这一点,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那是一个长达数十多公里的村庄,从村庄的这头到那头,采访车跑了半个多时间。我们不知道那个村子是不是全中国最长的村庄,但在那个狭长的河谷里,我们分明感受到了黄河对于生存在北长滩的人来说就是一条路,一条铜铸的路、一条会流动的路——在北长滩,很多人的先辈来自上游的甘肃境内,而后在这峡谷里定居下来,一代又一代,一代代的人都企图从这峡谷谷两岸陡峭的山脊突围,生命也因此变成了生长不息的小草,被大山上那褐色的坚硬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到了今天,居住在峡谷里的后生们却把目光瞄准了下游的平原,在那里打开属于自己的一片天。这些生命的小草年年岁岁鲜活的嫩芽,正是沿着黄河这条路,蔓延到了中卫、中宁,甚至更远的地方,在那里,他们找到了更适于自我生存的甘露与阳光。

开阔平原上红彤彤的阳光如红酒般可以醉人,生活在卫宁平原上的人们正是在每个太阳照样升起的清晨披着这醉人的霞光操持着属于自己的人生。在这里行走,我们的视野里全是河的壮美与绿的苍翠,在壮美与苍翠间,我们找到了像红玛瑙一样挂满枝头的枸杞,看着它们闪亮在阳光下,我们忽然就觉得它们更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幸福的心跳。于是,一组组的稿件被发往编辑部并很快与读者见面了——《枣园人的幸福生活》、《中宁枸杞人家》、《陈袁滩人的“财产性”收入》……这些报道都如同珠玑一样跌落在了我们的心里,反映在了我们的版面上。

走青铜峡,在这个充满军事味道的大气的地方,在闻名全国的108塔里年,我们看到了古代人们因为黄河泛滥而投注在“宝塔镇河妖”里的那份对于幸福祈盼。古人的举措,留给我们的是几分悠思。当面对拦河大坝,在那份波澜壮阔的美里,我们更加地读懂了宁夏。秦渠、汉渠、唐渠源源不断地向银川平原输送着营养,它们如血管一般分布在物华天宝的大地上,使这里的一切变得富有生机并且欣欣向荣。而此时,从青铜峡湿地传出的几声鸟鸣,更让我们懂得了什么叫“人文生态”、“天人合一”。

在宁夏这个沙漠与绿地并存的地方,在青铜峡这个曾经因为农垦而使湿地遭遇破坏的地方,我们看到一间间被废弃了民房,曾经居住在湿地上的人们已经完成或者正在完成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撤离。人走了,地绿了,鸟来了,天蓝了,云白了,阳光鲜亮了,被誉为地球之肾的湿地正焕发着勃勃生机。我们由此而想到一个词——素质——富裕不忘环保,生态的人文或者说是人文的生态是青铜峡的素质也是宁夏的素质,宁夏人就是在这种素质里更高的文明境界里迈进。

过吴忠,“水旱码头,天下大集”,勤劳纯朴的回乡人在这个美丽而吉祥的地方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幸福;走永宁,仿佛是在猛然间,我们发现生活在这个鲜花盛开的地方,这里的幸福就像远销北京的花儿一样,绚丽多姿,芬芳四溢;回银川,这凤翔平原的古城,正在经历着自己千万年来前所未有的巨变,美丽的爱伊河给它的是休闲与安逸,而城市建设者的大手笔们正想着将它建成第二个“水上威尼斯”……一切的变化都是翻天覆地,我们的键盘无法完全录入心的感受与震颤!

向北,我们来到了那个传说中石头也会开口唱歌的地方——石嘴山,在煤碴堆成的星海湖边,我们想着那些操着不同方言带着不同乡音,几十年前来到这座城市的五湖四海人。在南腔北调里,我们真正了解了一座城市的开放与包容,父亲讲河北话,母亲亲讲上海话,儿子女儿讲既会讲河北话、上海话,还会讲普通话,石头开口唱歌,当年荒野变新城。石嘴山用它的嘴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由人创造的奇迹,它不是神话,而是一个由梦想到现实的艰难并伟大的裂变。

所有的描述都赶不过一个细节。当我们站在黄河告别宁夏的二道坎,看着远外内蒙自治区的乌海市,忽然就明白了界碑永远都挡不住两区人民的友好交流。这时的我们不禁问自己:“黄河对于宁夏意味着什么?”回答是:富足、变迁、开放和文明。

回首再望,我们已经走过比800里更遥远的路,路上写成的十多万字记述的全是新宁夏——我们爱这金川,我们爱这银川,我们深爱着这宁夏川、米粮川!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