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奥运,还是少些恶搞与讽刺吧  

2008-08-22 13:30:21|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奥运赛事除了给我们快乐之外,还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启迪。这期间,我常守着电视至深夜晚,精彩的赛事让我迟迟不愿睡去。我也总能听到邻居们在深夜发出的尖叫,若在平时,这尖叫无一例外地会让我反感,但奥运期间它们带给我的却是快乐——这尖叫会给我一个这样的信号——我没有看的其他频道有着更加精彩的赛事。大家用尖叫声传播着各自欢快的信息,难道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但也有些事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比方说网民对于国奥队的讽刺与恶搞。虽说,中国男足屡次给中国球迷带来“伤痛”,但球迷们也不至于在这种“伤痛”利用讽刺和恶搞对其进行娱乐吧?比方说:“听说,你哥在国奥踢球”、“你们全家都是国奥的”等等,虽说这些话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如果能平静下来理智地去面对,我们就不至于这样了。
     青年毛泽东曾在《论体育》一文中提出过“德智皆寄于体”的著名论断。如今,我们的教育方针已经与时俱进地把“德智体全面发展”增补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因此,或可以说,德智美皆寄于体。这中间对“体”即“体育”的重要地位的确认,蕴含着以人为本的人文理念。当然,这里的“体育”,非仅止于育人之体,更在于进而育人之心。这也正是奥林匹克精神题中之义。既然体育的终极目的在于“育人之心”,那么我们的心为什么就不能更加地多一些理解与宽容呢?虽说我们面对的是一支“扶不起来”的球队,但我们更多是应该在这支球队之外找问题,而不是把术多的精力集中在这支球队的本身。忽然想到《庄子·田子方》讲到的一个故事。
  说是战国早期“神人”列御寇跟从当时著名的射箭高手关尹子学射箭,刻苦学习3年后,水平已经很高了,他在自已的肘上放一杯满满的水,还可以保持连续不断地射箭。一次,他向一位名叫伯昏无人的高人炫耀自己的箭法,伯昏无人却不以为然,认为这种射箭的技巧不过是为射箭而射箭罢了,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本领(“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列御寇听了并不服气。于是,伯昏无人便邀请他来到悬崖边的一块石头上,登绝顶、临深渊,请他来射箭。这时列御寇已经趴在地上汗流浃背了。
    这个故事,虽说有被庄子编造的嫌疑,但它出除了告诉我们大师与匠人的区别之处,还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概念,即境界。代表一个国家体育境界的不是一支球队而是民众,就像一位学者说的“体育欣赏的最高境界,乃是超功利的审美,对于广大观众说来,就会以审美眼光为无论哪国运动员所展示出来的速度之美、高度之美、力度之美和精神之美喝彩叫好,为奥运会促进人类和睦、世界和谐所作出的独特贡献放声叫好。”听着这话,我们是否会觉得那些有关国奥队的讽刺与恶搞,在奥运这样的大背景下很不协调呢?更何况奥林匹克精神是主张通过体育去增强人的体质、意志和精神,促进人的全面和谐发展,推动建立一个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友好交流的和平和谐的世界。
    北京奥运会对我们的影响是显而见的——每天中午去吃饭的小吃店的老板和服务员,为看奥运赛事,他们给店里弄来了电视,还把声音开得响亮;我的作为体育盲的岳父岳母在奥运期间,不但在每晚与我一起守着电视不说,还买了羽毛球要我和妻子一起与他们锻炼……但愿奥运会后,我们能通过体育找到更多的快乐,并且拥有更高的境界。
    好了,就此打住吧。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