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与那些女人同床而居的日子  

2008-07-25 15:48:54|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忽然地就想写这篇文章了。那时,我听见世界成了音乐的,我仿佛回到了娘的肚子里,在那张温床上我听到了娘的呼吸、娘的消化以及娘的流动……我说,这个世界原来是那样的美妙!之后,我弄清了娘生下我时我为什么不是哭而是笑了——那是我在向我的温床告别,我因为离开它而伤心淋漓,当然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阳光雨露出、山脉河流以及很多很多的东西,当然也并不知道我还可以离开娘的“床”而找到另外的床,甚至还可以有自己的床。于是,我哭。事实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亏我,它让我在娘健康、生动的孕育之后,逐渐地成长为一个男人,并且拥有了太多与女人同床而居的日子。

  与女人同床而居的日子可以是惊心动魂的,也可以是平淡无味的;与女人同床而居的日子可以是哭的也可以是笑的,当然也可以是不哭不笑的,但到头无非只有这么一句话:哭的笑的都在胸膛的那疙瘩肉里。

  在生活里,我并不是那种见了了女人就想上床上的所谓臭男人,但有了称心的、能对上号的,我也不会让她像黄河水一样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流走。三年多前,我在QQ上聊了一个新疆乌鲁木齐的女人,聊得久了,两人就有了感情,有年国庆节时,她说她要来兰州看我,我答应了她,她就风尘仆仆地来了。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忽然就感到兰州的阳光鲜亮了、鲜花歌唱了,我年轻了、有理想了、长大了成熟了的感觉。接着,我感到她微笑着的容颜就把我的眼睛擦亮了、心里的某种东西点燃了,这使我站在地上不知怎么办才好地傻了。

  她说:“还要站下去吗?”

  我说:“好吧,我们去吃饭……”

  她就有些不情愿地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她的眼睛就像我见到过的喀纳斯湖一样深邃和湛蓝,在这样两样东西里,我发现她在极力地掩盖着一种决不会让人轻易发现的忧伤,但却又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忧伤。

  饭桌上,她说自己没心思吃,我说我也有些饱。她就托着下巴那么怪怪地看起我来了,眼睛还是像湖,但这回却完全地把我淹在里面了。我不敢去迎接她的目光,总是躲躲闪闪,但着了火一样的心里却永不熄灭地想着:我要找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她了,妈的,二十多年,太漫长了!接下来,我们火速地上床,而后干了应该干的事情,但当她提出来要走的时候,我忽然就发现她一脸的繁花全都凋零,在她的脸上我也不曾找到那曾经看到过的喀纳斯湖的眼睛。送她上车,她告诉我她结婚了,我问她:“我还能见到你吗?”

  她说:“你最好把我忘了……”我看到在夜行火车明亮的车箱里,她的手像一片落叶被西北风吹得跌跌撞撞地离我远去了。回家的路上,我拿出手机在一点儿也不生动的路灯下把她的号码消了,我想这也许就是女人为和男人上一次床就得行千里万里的路,而且一次足矣。人说,千年才能修得同床枕,而我也许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删了她的号码后,我看到了被路灯的光打得落花流水的我在与她相处时的幻想和梦……

  日子就那么忽忽悠悠地过着,包括到现在我也常想起她来。我想就当是我忘了她吧,因为,她之所以让我忘掉她总有她的理由,而且,她明确地告诉过我她已经结婚了,我也许会和一个曾经结过婚的女人结婚,但我绝对不会和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无休止地“好”下去。大约到了去年下半年时,我认识了一个和我一样在兰州只身闯荡江湖的女孩,她常来我这里,总是像个快乐的小鸟一样为我做这做那,还把自己的欢声笑语带到了我这里。她不在的时候,我常想实在不成就和这个女孩结婚算了,但我的心总是不能答应,总是对我说:“不成,你和她之间不可能有爱情!”有回,她来我这里和我聊天聊得晚了,院子的大门锁了,她出不去只有住在我这里了。而我只有一张床、一床被子,我问她怎么办,她说:“那有什么?两人一起盖不就成了!”说完,她就笑嘻嘻地上了床,我犹豫不决地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和她住在了一张床上、钻进了一个被窝里。关了灯,我一伸胳膊,她就自然而然地将我的胳膊当成了枕头,像一个猫一样地蜷缩着睡在我的身旁一直到天亮。

  在清晨有阳光里她睁开的眼睛像童话一样地望着我:“你信吗?一个女光棍和一个男光棍睡在一张床上竟然没有故事!”

  我说:“我不信!”

  她说:“难道你没有反应?”

  我说:“有,但理智告诉我不能……”

  她笑了:“让我做你的妹妹吧,和你在一起我放心!”

  我说好啊,她就快乐地歌唱了起来。接下来,我开始为她讲故事,这个故事还是有关男人女人同床而居的。我说,我小的时候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每天晚上唯把奶奶的奶头含在嘴里才能睡着。

  她说:“奶奶的奶是布袋奶还是碗碗奶啊?”

  我说:“长长的像是个布袋。”

  她说:“那你为什么要含着奶奶的奶才能睡去呢?”

  我说:“妈妈生下我来的时候,没奶,奶奶常用个奶饼儿给我喂奶,也许是天才的我知道奶瓶里的奶没有原汁原味的奶好吃,所以吃几口就不吃了,就大哭了起来,奶奶只有把她的空奶头塞到我的嘴里哄我……”

  她说:“奶奶就是奶奶,你也真命苦,才生下来的时候就没奶吃!”接着,她鬼鬼地笑了起来:“哥哥告诉你,我是布袋奶!”

  我说:“我听说布袋奶要比碗碗奶好,如果我奶奶不是个布袋奶而是个碗碗奶,一定不会把我伯伯我叔叔我爸爸我姑姑们喂得那么健康……”

  她又说:“奶奶就是奶奶……”

  我说:“奶奶是个命苦的女人,她去世的时候我已经二十二岁了,大家都说她不成了,准备给她穿老衣送她走呢,但她死活不让,说是要等我这个孙子来,只有等到我这个孙子来的时候她才能死。她说完这话,我就进门了,奄奄一息的她忽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对我说了句‘上来’,大家一见都笑了起来,说:‘妈呀,原来是想你的孙子装死!’奶奶也就笑了。接着,我就上了奶奶的床和奶奶同住在一起,我伸开胳膊她枕上……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她用童话一样的眼睛盯着我说:“那后来呢?”

  我说:“后来,奶奶就说了一句:‘自从你爷爷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么睡过觉了……’爷爷去世早奶奶四十多岁守寡了……”

  她又说:“再后来呢?”

  我说:“再后来奶奶就死了,我知道她死了,但我看着她像是睡觉了,而且,我怎么看她都不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像是一个少女,一个幸福地含羞着的少女……”

  她说:“奶奶真幸福……”

  我说:“你也不差啊!”

  她就笑了起来:“快快,再后来呢?”

  我说:“奶奶去世的那天夜里,我坐在我老家的想了很久,我想到了妈妈怀我时的那个音乐世界,我想到了那些让我在她的床上或者她和我一起在我的床上睡过觉的女人,但我想得最多的却是我奶奶那干瘪瘦长的布袋奶,我觉得它一直在我的眼前明晃晃地像一个奇怪的灯泡儿在发光,我闭上眼睛,把头仰了起来,猛地吸了一口,就感觉到有一种比血还浓的东西被我吸到了胃里,我知道那是我奶奶的全部——一个女人的灵气,被我在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全都吸光了。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满天的繁星,我说,这星星啊其实都是我们透明而且高贵的眼泪,它总是在黑夜里出现在我们的头顶告诉我们怎么做人。”

  我以为她会笑我傻,但我在她的眼睛里却看到盛开着的透明的泪花。她问我:“你现在想奶奶吗?”

  我说:“想!”

  她说:“哥哥,我看见你哭了……”

  我说:“是吗?”

  她说:“不是吗?”

  我说:“我现在真想像楼着你一样楼着奶奶!”

  她说:“我做不了你的奶奶!”

  我说:“也许。”

  她说:“真想让你这么楼着睡一辈子!”

  ……

  文章写到这里,我知道今夜对我来说已经是孤枕难眠了,与女人同床而居让我男人也让我富有爱心;与女人同床而居告诉我这个世界首先是音乐的,然后才是倾诉的、歌唱的、燃烧的,最后才是让人在有些伤感的不断前进和怀念的,而不管怎么样都是始终最美好的并且值得人留恋的。

  生活原本如此:床上的故事并不一定都是黄段子。

  评论这张
 
阅读(492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