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给我一滴水  

2008-07-23 11:30:19|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走过了那么远的路,但始终还在路上。在路上有些累,想要休息,想要回家看看,但依旧摆脱不了路。我不是一个宿命的人,但我怎么也都是一个艰苦的人。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个朋友的丈夫死了,生活在兰州的她要嫁到上海去了,她很自以为是地说:“上海女人特别不会持家,所以,我到那里是很受欢迎的!”

我看见,她在笑。

其实,她是一个很婆婆妈妈的家伙,给我感觉是没到更年期时已经提前进入更年期了,总是有些烦人,脾气也很大。可是,她再嫁的时候怎么会这么高兴呢?

“上海女人特别不会持家,所以,我到那里是很受欢迎的!”

看着她沾沾自喜的样子,我大笑了起来——那么粗糙的一个西北女人到上海怎么会受欢迎呢?

在笑声里,我醒了,我问自己怎么会做这样奇怪的一个梦呢?我的眼前尽是梦里的她有点得意有点忘形形的样子,让我挥也挥不去。所幸的是,看着她那张发黄甚至有些苍老的脸,我忽然地就想到了大漠。

曾经,无数次地到过大漠,也不知道还要在将来去大漠大少回。我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去大漠呢?我的回答是我爱大漠。但我为什么要爱大漠呢?我想了很久才给了自己一个勉强的回答:证明自己还活着。

是的,只有到了大漠,我仿佛才能证明自己活着。当第我到了那里,我看到一切都是死的,而我就像春天里冒出的一株小草,显得那么鲜活!

我想,在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活着的,我还想让大漠也一起跟着我活过来——然而,在我的概念里大漠却又是不死的——当大漠风起时,沙打在我的脸上,我能听到大漠的呼喊——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更想率领着那些干渴的沙子一路前行。

生命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吧,当我们把一切看成死的时候,一切也都是活着的。我想,如果生命还可以称为永恒的话,这也就是一种不同的活法。而在这种永恒的生命里,作为人的命的那短短的一瞬里的活法,真的有些让人可笑——比方说,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个要去上海的女人;比方说,我总想在大漠里让证明自己活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啊!

早晨起床喝了杯水,却又想到了河,那条我同样爱着的河——黄河,莫名地,就想到了一句话——给我一滴水,我能给你一条河!之后,我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一滴水,一滴逆流而上的水,在浪花激烈汹涌的碰撞里,来到了一片荒漠。

在那里,我听见沙子对我说:“你好啊,哥儿们!”我听见我对沙子说:“我还活着!”之后,我们深情地相拥在了一起。

走在上班的路上,我想,这可能就是命吧——总有些不安分!走了那么远的路,不停地变幻着自己,但总也在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72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