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抢个女人去当土匪  

2008-03-06 13:30:44|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我有一把剑,已经跟随我很多年了,那是我的一个朋友祖上流传下来的古董,送给我的时候她说:“路生,拿去玩吧,我一个女人不适合把它留给身边!”我如获至宝,刷地抽出了它,当时在它闪闪的寒光里不想干个什么事情。于是,当晚借着酒的精的作用,我开始在自己的房间里“练”它了,第二天早晨才发现它在我的墙壁和门板以及书柜和写字桌上戳出了不少窟窿眼儿。送剑给我的朋友因此说我是个二百五,但我仍把那剑看成自己的至爱,夜夜借酒起舞、醉眼看剑。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大约到了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除了剑还应该有点什么,于是,我苦思冥想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把我想要的那件东西给想起来了——我需要个披风(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不是这么写的,但我始终认为这么写它是对的,一块布被披在身上随风而起算不算是披风啊?这个东西在我们老家叫兜篷,我也不知道这么这写这两个字是不是对的,但我总觉得应该兜和篷住什么——你想想啊,一个穿着这东西的汉子迎风而立除了披着风还应该兜或者篷着点什么吧?我的理解是披风潇洒的同时兜住的一定是英雄气)!

于是的于是,我就找到了的我当裁缝的小姑,我请她为我做一件这玩意儿,黑面红里。我小姑问我要这东西干什么,我说穿呀,我小姑就像送我宝剑的那位朋友送给了我一个“二百五”,好在她很看起我这个宝贝侄子,也便很快给我做了,我一试真是威风!

有了这两样东西,晚上的兴奋得总是睡不着觉,于是,夜夜就披着披风拿剑起舞,抒家里所有的东西戳得伤痕累累,包括那些曾经被我视为珍宝的书。但一段时间过后,我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原因是我的披风总披不住风(飘不起来)也兜和篷不住我的英雄气,我苦恼得成天大醉。大约是到了去年春节前,有天下夜班回来,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让我可以大展宏图的好地方——我们院子的老汉老太太每天凌晨四五点都要去五泉山上晨练,我为什么就不能和像他们一样上山呢!山上风大,更何况我所在的兰州的五泉山与霍去病有关,大英雄啊!

当天晚上,我就穿上了我的披风带上了我的宝剑,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拿到了五泉山顶的三台阁。冷风袭来,我的披风开始士兵打仗一样地狂欢和歌唱,我腰杆挺得直直地想霍去病当年无非就是我这个样的嘛,随后我嚓地一声让我心爱的宝剑出鞘了,借着我剑上的寒光的开始狂舞,一直到天亮才大汗淋漓地偷偷下山。然而,我披风舞剑就这么一回便出了事情——第二天下午,我听见那些晨练的老汉老太太们说是五泉山上闹鬼了,还把鬼逼真地说成了当年的霍去病,还说他们已经打了某小报的新闻热线今夜与记者一起去捉鬼!我以为他们是说着玩的,谁知道第二天我就在那家小报的某版头条位置看到了那些老汉老太太们说的那则新闻:霍去病显灵了还是有人在胡闹?

那家小报的编辑之所以给这则被我制造出的新闻取这么标题,我分析可能是那段时间我所在的这座城市里的人正在五泉山为霍去病立像。我把那张报纸撕碎了,我说:“妈的,这个世界已经到了只需要英雄的像而不需要英雄真正动武了!”

我苦恼、我郁闷,夜夜到天亮。前天晚上,我和一个女青年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我的理想,我告诉她自己十四岁当兵的时候连做梦都想当将军,但我的理想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了。女青年问:那你的理想现在是什么?我说做个有文化的富人。女青年嘻嘻一笑,我们的聊天很快就结束了。这之后,我忽然就看到了我的宝剑我的披风,我已经很久没怎么理过它们了。我很快地发现我刚才给那女青年的话没说对,我应该告诉她,我现在有理想是做个有文化的土匪——不一定要杀人,带着一个人去一个地方种些地养些羊,想吃了就吃想喝了就喝,与世无争和谁地不来往……这之后的之后,我忽然就想到了我奶奶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我对自己说:定下来了,去当土匪!

我奶奶是见过土匪的,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媳妇,有回她和我四奶一起从我们老家甘肃靖远去现在宁夏的中卫,她们当时坐羊皮筏,筏上还有其他一些人,有男人也有女人。大约是到了一个叫什么峡(我估计应该是今天的黑山峡)时,他们遇到了土匪。我奶奶当时这是么给我描述的:

筏子上有人说:“快跑呀,土匪来了!”她看到有人就跳到河里了,在她担心人那人会不会被淹没死的那会儿,她就看到土匪来了。她给我说:“那刀子明晃晃的,一闪一闪地来了!”(多少年了,她给我说这话的时候还心跳加速,给我的感觉是土匪真的来了)她拉了我四奶一把:“他四妈,快爬下!”接着,她们看到一筏子的人都爬下了……

现在,让我想像我奶奶她们当时爬下的样子。按我奶奶的说法,爬下的她们被吓得浑身打抖,把什么都忘记了。但我推断除了这点,她们一定还有另外一种表现,这种表现被吓傻了的我奶奶给忽略了,虽说她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她们一定是把屁股蹶得高高的,那一筏子人的屁股一定像是一座座紧紧相的抖动着的山!我推断的依据是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刀子插在屁股上更不要人命的了。

土匪开始叫唤着让筏子上的人交钱,并说交了钱不要命。我奶奶她们还是那么屁股蹶得高高地抖动着把钱交给了土匪(其实她们当时没有多少钱,只有几十个铜钱)。我奶奶说,我四奶的胆子要比她大,低声问了她一句:“嫂子,把钱全给了土匪我们到了中卫怎么办?还想不想回来了?”

我奶奶说:“他四妈,你就给给他们吧,我们再说啊……”

我奶奶说我四奶听了她的话一下子火了:“嫂子,没钱,我们在中卫只有去当妓!”

这时土匪走了过来:“你们说啥,把钱拿出来!”

我奶奶说她看当土匪手里的刀子一闪,就吓得赶紧把眼睛闭上了!接着,土匪在她的屁股踢了一脚:“钱!”她用胳膊肘儿指了指我四奶,土匪问:“一块的?”她又用胳膊肘儿指了指我四奶,她说,那会儿她抖得像筛麦子的筛子筛圆(方言,不停地转圈儿)了,眼睛地闭实了,没敢留下一点点缝缝看土匪。她听见土匪在我四奶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拿钱!”我四奶没有动弹,她又听见土匪在我四奶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我四奶还是没有动弹,她最后听见土匪把我四奶拎了起来:“这个娘们胆子不小!”

我奶奶怕土匪把我四奶给杀了闭实的眼睛就张开了一个缝儿,她看到我四奶怒气冲冲地和土匪眼对着眼:“没钱!”她在心里不断地乞求:“他四妈你就给给这土匪吧,啥不能舍命不舍财啊……”但是,我四奶没有,理直气壮地对土匪说:“要命有一条,要钱没有!”

我四奶的这话把我奶奶的眼睛吓得又闭上了,她在心里一个劲儿地说:“他四妈呀……他四妈……”在这个过程中,她听到土匪的刀子掉到了地上:“嘿,这娘们不错啊,老子要你要定了!”

我奶奶说,她听见我四奶推开了土匪:“要我?跟你走都成!”土匪说:“好,上天让老子白弄一个妞!”我四奶说:“但有个条件,你得放了我嫂子,不能抢我们的钱!”土匪沉默了一会大笑着说:“好!”

我奶奶说,土匪很快就把她一脚踢了起来:“回去告诉你们家人,这妞我要了,叫他们放心,我这个土匪不会亏待这个妞!”

我奶奶说听了这话她一下子哭了,哭着扑向我四奶:“她四妈你不能啊不能,这些人说不定哪一天会杀了你!”

我四奶对我奶奶说:“嫂子,我认了……”

我奶奶说,我四奶就那么被土匪带走了,土匪们不但没有抢走她和我四奶的钱,而且没抢筏子上所有人的钱。我奶奶说我四奶跟着土匪走的时候,对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朝她微笑着,直到土匪走远了,她才看到筏子上的她们的包袱瘫坐在了地上,像死一样地喊了一声“她四妈”,眼泪流成了两条河……

……这个土匪的故事我奶奶从我能听懂话的时候给我讲,一直讲到她老死,我大约听了也有近二十年吧。在这二十年里,我奶奶给我讲完这故事总要说一句:“你四奶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呢,除了想那个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四奶之外,却对那些土匪有了好感起来——我的的理解里能玩刀子的男人一定比刀子还刀子,据我奶奶的说法,当时,她们坐的那筏子上还有少的男人,那些男人在见到土匪的时候也是和她没什么区别地爬着,屁股是一座座不停抖动着的山!于是,我就更加地想念我四奶了,我对着我的剑我的披风说:“四奶,你一定成了女土匪了吧?解放的时候你一定被消灭了吧?现在你也应该转世了吧?如果你转了世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吧?但我怎么找了这么久也没在今天这个社会找到你呢?如果我找到了你,我一定要抢你去当土匪!”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边和一个女人聊天,我告诉她我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她说:“那你来抢我!”随后,她问我:“女土匪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我说:“白天放羊,晚上看星星,还要陪男土匪谈情说爱!”

她说:“啊?”

我说:“更重要的是得学会喝酒,还不得使用口红!”

她说:“酒是什么味道啊?甜的?酸的?苦的……”

我说:“什么味道都有!”

她说:“还有男人的味道对吗?”

我说:“当然!”

她说:“女土匪有马骑吗?”

我说:“有,只要你别从马背上掉下来!”

她说:“她想去草原上骑马——飞!”

……

现在,应该是回到我奶奶讲的那个有关土匪的故事上来了。我奶奶说,解放前,成了土匪老婆或者说是女土匪的我四奶到我们老家来过一回,给了我四爷不少钱,我四爷就到他昔日的老婆就哭了起来:“我求你了,你回来吧……”我四奶冷冷一笑说:“男人还会哭?”

唉,那个我从来也没见过的四奶,今天,我才终于弄清了土匪拿的是刀而不拿剑对吗?土匪是没有披风的对吗?可是,我现在到哪里去弄刀呢?平民的土匪,遥远的四奶!

  评论这张
 
阅读(9068)|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