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废了中秋节又如何?  

2007-09-24 16:01:4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仰望
月亮之上
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昨天遗忘
风干了忧伤
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一首歌词

    
      记得,节前的几天单位发月饼,就猛地想起中秋节又来了,一年一次,来得是那样的快。
      你说,一个人到了三十岁仍然漂泊在外,面对这样的一个节日有什么样的感受呢?于是,有天下午,一个人转悠到了五泉广场,在一家饮摊上要了一杯“八宝茶”,有气无力地喝了好一阵子。旁边,是两个和我年岁仿佛的青年男人,他们聊着当下中国的经济,说是发展得太快了,有些让他们不能适应。说这些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分明是有解不开的心事。
       咂一口茶,默默地听他们说到了自己的工资,二位大约都是在兰州上班族,月工资也都只有千把元左右。从谈话的口气中可以听出他们都是没有什么“额外收入”,都在有些不甘心地给老板打工,他们中的一个说,现在给人打工会被累死的,他们中的另一个说,去年一年到头自己只存了两千多元。
       三十岁左右的人,收入这么少多少有些寒碜。于是,或多或少有些同情起他们来了。但他们的话题却又很快转变了--说到了八十年代出生的人,说是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如果父母不是特别有钱,就别想在城市里买房了。又说,当今天社会有钱人真是越来越多了,还说谁谁谁从一个地摊卖裤子发展到了几个大名牌的总代理,身价已经过亿了--他们谈到这件事时津津乐道,仿佛他们能知道那人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很明显地,那人曾经生活在他们中间。
       听着他们谈话的内容,我想,有那么多的人买不起房,而又有那么多的人那么有钱,这两者应该如何折中下呢?然而,事实是,有钱人不可能拿出钱来替没钱的人去买房,这事情是不可能有折中的余地。既然如此,是不是让没钱的人都去做生意(像一个由地摊卖裤子的发展成身价过亿的老板)更合理一些,但问题同样出现在这里面--如果有一天大家都成了老板,甚至大老板,那么谁来当穷人呢?而社会是需要穷人的。
       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谁想要改变就能改变的。还是听他们往下说吧。

      他们很快说到了中秋节了,说是要给某位领导买些东西趁中秋节之名到人家家里去看看,顺便联络一下感情。我想,他们的收入那么少,还在趁着这个节日和领导联络一下感情,真是不易!但他们的话很快又把我引到了一种更糟糕的情愫里——他们都说自己在这个打工的城市里很想家!
       人与人的共通点或者情感的共鸣处就在这时被深深地击中了。算起来,在兰州这城市里工作已经有整整六个年头了,而想家在这六个年头里,尤其是这六个年头的年节中更是一种必然。
       我为什么要想家呢?我为什么要在中秋节里想家呢?这是因为在我生命在意识深处和很多人一样都有着一种“根”的情结,这种情结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淡去,反而在时间的长河中坚不可摧地矗立成了丰碑状,在这丰碑光辉的映照下,我们说想家很辛苦,又说想家很甜蜜;我们还说没家想很可怕也很可怜。而在这一状态下,我们似乎都走在离家越来越远的路上,欲归而又不能。
       但是,在这种时候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我们偏偏要过一个更加想家的中秋节呢?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经查过中秋节的来历,而这来历似乎属于众说纷云的那类问题,没有可靠的出处可考。让我唯一感觉有些道理的是这么一种说法:
       说是唐朝在西域取提胜利,皇帝与大臣们一起喝着从西域提来的美酒与“胡饼”(据说是胡人制作的一种很好吃的饼子),欢庆着属于胜利的美好时光。忽然地一轮明晃晃的圆月就跃入了这帮人的眼里,于是,皇帝一高兴就把那天定成了我们今天的中秋节,而那胡人制作的饼子则成了我们今天吃的月饼。
       这就是中秋节?一个不得而知的问题,还有很多的说法在民间以及学者的籍典里生生不息地存活着,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去考证它。但不管怎样,这个流传下来的节日让我们中的很多人的确很是想家,忽然地,我就突发奇想,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能作废了它呢?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着实下了一大跳,却又见那些传说中的诗人在一轮明晃晃的月亮下,非常凄婉和悲壮地吟唱。我说,这就是中国人啊,总是那么地恋家,总是那么苦苦地恋着自己的家,却又不停地走在离家在外的路上。于是,月亮成了一种寄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的寄托。

       这时,那两个一直在我身边说话的年轻人已经走了,我说不清他们在乱想的这段时间里都说了些什么。我嗅了嗅秋天已经有些凉的空气,却又分明地嗅到了些许汗的味道。我问自己:与那么多的人一起辛苦的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答案却与问题无关--不管社会如何变化,那些存留在我们生命深处的情感却一成不变,而且永远也都不会变。
        废了中秋节又如何?在这个打工的时代,我们都不是挣钱的机器。家是要想的,爱也是要有的,尽管,我们都活得很不容易。
       写到这里,忽然就接到一个朋友的发来的短信:
       希望我是第一个送月饼给你的人,外层送心、一层送理解、二层送宽容、三层送健康、四层送快乐、五层送平安、六层送如意、七层送成功、八层送幸福、九层送甜蜜、十层送永恒。
       看来,有些事情也只是说说而已。又想到一首诗——
   
        微风中蓝色的豌豆花飘忽不定
        豌豆花,豌豆花
        我无望的喊声透着植物的气息
        透着爱人的蓝布衫的气息
        瓦灰的天空,无边的豌豆花
        我的爱人,我绝望地爱着她
        我的喊声她听不见
        微风中蓝色的豌豆花飘忽不定
        豌豆花,豌豆花
        人群里喊你一声,无人时喊你一声
        我不停地喊
        艰难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是不是喊一喊艰难的日子就会过去了呢?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 请你收下我真诚的祝福。

 

 


   

 

 

 

   

  评论这张
 
阅读(154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