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肉价疯涨,还有多少鸡可以进城考察?   

2007-06-04 18:28:02|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肉价疯涨,还有多少鸡可以进城考察?
 
 文/路生
 
  那天,我正在院子里练拳,一院子的人都知道我根本不会武术的,但我总喜欢在那里十分夸张地、哼哼哈哈地胡练,乱练,甩胳膊踢腿,我嗷嗷叫着冲上了一面墙,一拳上去,我的拳头变得血淋淋的。我不停地抖着,想以此减轻疼痛,但却被人很后现代地起了一个我非常喜欢的绰号—— 2007年的第一狂。
    我知道这绰号里有些讽刺我是疯子的意思,但我却因为自己能拥有这样一个近于伟大的绰号而更加地狂了起来。而狂人总得有点匪夷所思的才华,于是,我就顺手牵羊地将一首歌给改了:

     2007年的第一狂你拳头上的血还在流淌
    那是因为你不知天高地厚地砸墙
     2007年的第一狂流淌的血没有让你停止狂你依然是那样的放荡
    不知前头等你拳头的还是墙
    坚硬的墙总让你拳头的血流淌……

    我就这样破锣烂嗓子地唱着,练着,醉酒了一样地在院子里出了不少洋相。正想着砸那曾让我血流淌的墙一拳,忽然看见了住在八楼的那个小媳妇,漂亮的她又让我的才华乱“流”了起来,于是顺手牵羊,我把上面的歌词又给改了:
   
2007年的第一狂
    你的拳击打得真漂亮
    你看那斜阳金碧辉煌
    却又想起有个人住在八楼上
    她比那斜阳还漂亮……

    我这么一唱,那个住在八楼的小媳妇禁不住有些忧伤——我真的看见她的脸不再像往日里那么风光。我想,妈呀,这歌真棒,还可以让一个人忧伤,却见忧伤着的那个人红唇微启:“唱个屁呢,肉价又涨啦!”
    我挥在空中的拳头猛地停了下来:“涨就涨,大不了不吃了,谁不知道你去年下了岗!”但话仿佛还未说完,那忧伤着的人的脸就让我想到了什么———记得在肉价上涨的第一天,我曾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过一张照片,那照片上全是空空的案板,案板连成一条长长的线,看上去仿佛一条空阔的路面,让我想到了两个字———好玩。
    此时,看着那忧伤的脸,我又一次想到了那些个案板,似乎感觉有一股风刮了过来,把那些个案板吹得一脸茫然——于是,我不禁想到了那案板的图说——肉价涨了,一些维持原价的店铺都支撑不住,纷纷关门了。我正想着该如何面对那些案板和那张脸,知道此时的问题已不再“好玩”,却又见一只鸡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两只翅膀翘得高高的,仿佛春风得意的人背着手闲转悠。接着,我听见这只与众不同的鸡(因为我知道它不是城里的)快乐的唱起———

     2007年的第一涨它来得有些强
    它总是那样漫不经心地往上涨、
    总不像股市的涨多少有些啤酒泡沫的涨
    它的涨总是那样的不慌不忙
    它的涨总是那样的稳稳当当……

    我说:“涨得这么稳当,你还唱!”但那只鸡仍是个不停地唱,我怒了,正想飞起一脚,却见它不再像我唱的那样狂。它告诉我,春天,它下了不少蛋,用它自己的话说就是春天是它的产蛋旺季,它的主人本来以为蛋价要降的,但蛋价偏偏没在这时降下去。于是,它的主人便将它派到城里来考察,用它自己的话说就是让它进城来风光风光,然后回去好好下蛋,再让鸡蛋一路稳当上涨。
    我说:“怪不得呢,敢情蛋价上涨,你才欢天喜地地唱!”这时,我已把那案板、那脸给忘得差不多了,就想:涨一涨也是对的,我们的工资和过去十年相比涨了也10多倍了吧,但蛋价仿佛还没涨到这么多的倍数。养鸡呢,也得吃粮食、吃饲料吧,而这些东西也仿佛没涨到那么个倍数。我说,涨就涨,最好别那么稳当,至少要在稳当里带那么一点狂。于是,我很想给远在乡下的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蛋价、肉价都在往上涨,听说粮价也要涨。我想身为农民的妈妈听到这一消息,一定会高兴一些吧。但电话还没接通,就听见邻居小赵正追着他的老板要求给自己涨工资。
    小赵说:“老板呀,这啥东西都在向上涨,你还是给我们涨点工资吧!”
    老板说:“这啥都往上涨,我当这个老板不易啊,我最怕你的工资也要涨!”
    小赵说:“老板啊,你给涨上一点吧,以前人们说给私营企业打工,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现在我们吃的是草,挤出来的都快是血了,难道你要让我们拿到手里的那点钱变成血染的风采?”
    老板说:“兄弟啊,啥都可以涨,就是你们的工资不能涨,这要一涨,你让我这个老板当还是不当?”
    听着这话,我想,这啥该涨啥不该涨?却见在城里考察了一圈的那只鸡从我面前灰溜溜地走了过去,它还是唱着那歌,只不过唱的味道尽是忧伤和悲壮——

     2007年的第一涨它来得有些强
    它总是那样漫不经心的往上涨
    不像股市的涨多少有些啤酒泡沫的涨
    它的涨总是那样的不慌不忙
    它的涨总是那样的稳稳当当
    蛋价是在涨但肉价更是在涨……

    我问:“风光考察的鸡啊,你这是怎么啦?”
    鸡一下子泪流满面了起来:“小路同志啊,蛋价在涨肉价更在涨,你也不想想,我的主人还能让我回去再下蛋吗,肉价涨得比蛋价狂!”
    我听得心里直发酸,回头却又听到小赵对他的老板说:“你就给我们吃草挤血的这些人涨涨工资吧,有的人吃的是奶挤出来的还是奶,有的人吃的是奶却挤不出一点点奶。你是知道的,老板,血要比奶贵啊!”
    老板有些不耐烦了,甩开小赵:“给你草吃就不错了,有的人想吃草还没有呢!”
    我再一细看,发现小赵变成了一头默默无闻、默默流泪的牛,而那只进城考察的鸡此时已经走远,看着它的背影,我嗅到了它留在空气中的那些余韵———

     2007年的第一涨
    它总是那样的不慌不忙稳稳当当
    蛋价在涨肉价也在涨这也涨那也涨
    这涨那涨都体现在住在八楼小媳妇的脸上
    因为,去年她已下岗……

    我说,进城考察的鸡啊,但愿你能长命百岁并且好好下蛋,要不你变成了肉,没鸡下蛋,蛋价会比肉价涨得还狂———好个 2007年的第一涨!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