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你的长发和我的肚脐眼儿   

2007-06-12 11:48:07|  分类: 情色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路生

    两样没有关联的东西,但它们却被我生拉硬扯地联系在了一起。六月天了,兰州已经很热了,我又看到街上的美女把肚脐很露了出来,我想她们真的很勇敢啊,虽然她们并不知道或者是忘了肚脐眼对于人的生命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们的外露让我分明感受到了她们的坦诚与勇敢。

    就像生命中有些事是一成不变而有些事是永远变幻着的一样,肚脐眼和长发就是,它不变,它变着,它们两个变与不变着演绎着我们的人生。而对于这两样事物认识态度的完全不同则导致了我们最终分手的命运或者说是结局。

    现在想起来,一切仿佛都是注定好了的。在那个草长莺飞的夏天,你来了,留着你飘飘的长发在飞花的五月里。我说:“我是一个自由的人,你不可以太多干涉我的生活……”你说:“没问题。”我说:“我是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我深爱着我故乡,那里很穷,而我对于乡亲们的帮助就是时不时地给他们一些钱,你也不可以干涉我……”你还是说:“没问题。”于是,我们在你的欢声笑语里走过了那个夏天。

    秋天,你陪我走过了我老家那片苍黄贫瘠的土地,我喜欢一步一个脚印地在那里走,我总想像一棵树或者一株庄稼吸叫它点什么,但我不知道我吸收到了什么,那时候,我只觉得有种苦苦的汁液在我的生命里潮汐一样地涌动。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看见你疲惫不堪,我看见你漂亮的脸颊黑了,我还看见能把你变得像美人鱼一样的高跟鞋伤痕累累……

    我还喜欢就地躺在那些荒山野岭里,让那温暖的阳光和泥土一起吸吮去我身上多余的水分,我在那里一伸懒腰就可以听到我的骨头歌唱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我生命里难得的一份惬意,而你总是担心着穿在我身上的那些你买的据说价格还有些贵的衣服。那时,我看见你明亮得就像阳光舞动在蓝色天空里的眼神里有了多余的水分,而那水分把我们没有任何骨架支撑的爱情冲得土崩瓦解……

    就这样,你陪我走过了那段说漫长其实也不漫长的路,我看见你的长发有些零乱。你说:“可不可以把它剪了?”

     我说:“随你!”

    而我回城的路上,我忽然就发现我的肤色与麦子的颜色竟然那般相近,在那个时候,我就听到了一个女人分娩婴儿的哭声——我想那个婴儿可能就是我吧——也是忽然地,我血乎乎的身躯在扑向从故乡的土地上弄来的那一堆被称为坐土的绵绵土时,一下子就变大了,变得壮实了,紧接着就有一把老剪刀把我和母亲之间的那根连线给剪断了——虽然,我不知道母亲是怎么生下我的,但被我想像出来的这一幕居然那样的鲜活和生动——没有人告诉我那被剪断了的连线后来就变成了我的肚脐眼,但那被称为肚脐眼的伤口却始终向我诉说着在这个伤口没有成为伤口之前,母亲就是用那连线在向我源源不断地供输着生命的营养,近而使我成为一个人,一个与别人没有多少区别但却有些与众不同的人。

    所谓藕断丝连,伤口就这样在我的生命之初站成了我与母亲血脉相连的风景。

    但是,同样长着肚脐眼的你并不知道这些,当你在那个夏天里外露着肚脐眼把你的长发剪去问我美不美时,我说给你的依但是那两个字:随便!我没有想到你会因此而大发雷霆,离我而去,我挥挥手,亦不挽留,我想不通中国的女人为什么要让男人那般在乎她们的头发呢?而中国那么多的男人为什么偏偏要在乎女人头上的那抹青丝呢?我记得有句话说的是“青丝一缕赠英雄”,但我想不通给英雄赠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赠头发?你赠人家时是你的黑头发,但当你一天天变老时,人家还会爱你的白头发吗?

    因此,我认定了爱情与头发无关。在我们成长或者变老的漫长道路上,我们剪过多少次发,难道我们每剪一次都意味或者标志着我们的爱情有了变化吗?所谓身体是父母给的,不能损之以毫发,但问题是发太长了我们还不可以剪她吗?我看到一种自私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所谓爱情,在向我宣布着爱一个就是绝对的占有!而这又是谁教给我们的呢?

    我想起了我的肚脐眼,我没有像姑娘们一样暴露在夏天的肚皮上的肚脐眼。我想都是两样被剪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只剪一次,而另一个需要剪无数次,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在乎被剪无数次的而忘了只剪一次的?难道,我们因为在意生活的不停变幻而可以忽略生命千古不变的永恒?

    昨夜的兰州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我躺在床上看书,住在我楼上的女人的房间里忽然就传出了一个男人的歌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一遍遍的,温柔地啃咬着我的耳朵,让我有些心烦,忽然地就有些想骂人了:在我们的生活里有多少经不起推敲的道貌岸然!

    我们的先人说了:爱人可以无数,母亲是唯一。我并不是一个鄙视爱人的人,但我请那些过份在意女人头发的男人转移视线,看看自己的肚脐眼!六月天了,我又看到街上的美女把肚脐很露了出来,也许她们并不知道或者是忘了肚脐眼对于人的生命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们的外露让我分明感受到了她们的坦诚与勇敢。就像生命中有些事是一成不变而有些事是永远变幻,变的就让它永远去变,而不变的就让它成为永远。所谓藕断丝连,伤口在我的生命之初是母亲永远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81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