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读者网民热捧《怀念羊》  

2007-02-10 00: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网全文连载本报首席编辑路生长篇力作 
读者网民热捧《怀念羊》 
 
 
 
记者 赵武明  马军
 
 
在广场书城,《怀念羊》被摆在显著位置。
  本报讯 本报首席编辑路生创作的长篇小说《怀念羊》经本报连载、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后,引起了我省及省外读者的极大关注。《北京晚报》、《齐鲁晚报》、《银川晚报》、《新疆日报》、《青海日报》、《西宁晚报》、《太原日报》等十多家纸媒体和新华网、甘肃新闻网等国内几十家网站,也纷纷转载了本报刊发的消息和该书的相关评论及介绍。近日,新浪网读书频道在首页位置连载了这本小说。
  网站:受到网民广泛好评
  昨日下午,记者连线新浪网读书频道高级编辑毕建伟。毕先生说,这部小说应该是一部具有狼性羊心的军人传奇,它的关键词应该是怀念。同时,它也应该是西部女性的苦难人生的缩影,关键词应该是坚韧。毕建伟说,2006年,文学界真正意义上的严肃长篇小说不是很多,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两个闪光点,新浪网才在读书频道首页显著位置连载了这部小说,同时也满足了读者阅读的需求,他们准备每天更新十个页面,争取在2月10日前让读者看完这部小说的全文。从网民点击的情况来看,这部小说受到了读者的热捧,作者的博客目前已收到网民留言数百条,他们对于作者提出的“狼性羊心”这一概念大多持中肯和赞扬态度。
   毕建伟认为,这部小说非常厚重,封面也很漂亮,作者对于“狼性羊心”这一概念的提出也非常中肯。他觉得“狼性羊心”是一个人性格中的两面,人不能尽有“狼性”也不能光有“羊心”,只有把这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才不失为人性。他说,近两年,国内读者对于“动物小说”尤其是写狼的小说非常感兴趣,并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但他觉得人性不应只是一味地去张扬“狼性”,他希望网民和读者在这个问题上不要走极端。毕先生希望能与晚报联动,进一步做好该书的宣传。
  书店:读者反馈相当不错
  昨日,在纸中城邦图书广场记者采访了一位前来购买《怀念羊》的读者。他告诉记者,从4个多月前晚报连载这部小说时,他就一直在读,但由于连载篇幅有限,总觉得不过瘾,有时因为工作忙阅读也总是断断续续的,看到这本书出版的消息后,他立即赶到书店购买。
   纸中城邦图书广场经理戴文萍告诉记者,一本书的好与坏在于读者对于这本书的接受和认知程度,作为一个图书行业的经营者,他们时刻都关注着书界的动态。从目前来看,《怀念羊》的宣传力度还不是很大,发行工作也没有完全铺开。这本书在晚报连载时,就有读者前来书店询问,书出版后他们及时与北方文艺出版社取得了联系,并在兰州购进了该书,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还是很不错的。
   在广场书城记者采访了书店业务经理朱洪兴,他说,因为是本地作者写的书,书店也尽可能地做一些宣传,从《怀念羊》销售情况来看,前来购买者大多是晚报忠实的读者,这些读者的反馈相当不错。
 

相关新闻:

年轻的作家写出不年轻的作品 
 
本报首席编辑路生长篇小说《怀念羊》昨举办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 

晚报记者王巧灵 赵武明 马军

   本报讯 昨日,本报五楼会议室高朋满座,气氛热烈。由兰州晚报主办的本报首席编辑路生创作的长篇小说《怀念羊》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在这里隆重举行。
   甘肃省作协、甘肃省文学院、甘肃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兰州军区创作室的有关领导,《飞天》文学月刊社、《新一代》杂志、《现代妇女》杂志的有关负责人和省内的一些作家、评论家及省市电视台、电台的相关人士参加了研讨会,文学界有关人士看了《怀念羊》后,赞叹道:“年轻的路生写出了一篇不年轻的长篇小说。”
   在研讨会上,甘肃文学界的“大腕们”就当前流行的“狼文化”进行了剖析,并就“狼文化”中的糟粕进行了批判,大家还针对目前盛行的“狼文化”及在人们的生活中不和谐的方面各抒己见。大家认为,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狼文化”无疑偏离了人性光芒这个概念,在营造和谐社会的今天,应该倡导一种忍辱负重的“羊性”,让“羊性”磨练人们的意志,进而把善良的人性表现出来。
   长篇小说《怀念羊》是我省青年作家、本报首席编辑路生历时8年完成的一部心血之作。这部小说经本报连载、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后,立即引起了媒体和读者的关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在《北京晚报》、《齐鲁晚报》等十多家纸媒体和新华网、甘肃新闻网等国内几十家网站转载了本报刊发的消息及该书的相关评论与介绍。近日,新浪网读书频道在首页位置连载了这部小说,受到了广大网民的广泛好评。记者连线了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社的同志告诉记者:当初,在图书市场尤其是小说市场非常低迷的情况下,出版社决定出资30多万元用于该书的出版、宣传和策划,就是看到了这部小说的潜力。前不久在北京举行的图书交易会上,这本书的售量高达一万两千多册,已经证明了读者对它的认知和喜爱。
   《怀念羊》讲述了一个家族的百年史。本书成功塑造了白如云、路在贵、张一梅、红老兵、黄意晓等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结构巧妙,悬念重重,高潮迭起。作者通过这个家族中三代军人的传奇经历,以及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女人面对生活磨砺所表现出的坚韧与理智,以真诚的笔调与朴素的情怀对于小说人物命运进行了展示与揭露,用“羊性”这一概念反映了人类对土地、对家园、对社会、对自然的深厚情感。这与当下一些人奉行的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狼文化”形成了对应与抗衡,也许正因为如此,这部小说出版的消息在本报刊发后,受到了读者、网民和业内人士的关注。据粗略统计,《兰州晚报》先后刊发的消息共被十多家网站和报纸转载,新浪网也在读书频道首页的位置独家连载了这部小说。因为当前该书的发行工作还未全面铺开,有不少本地和外地的读者打来电话询问在哪里能买到这本书。
   研讨会上,甘肃省作协主席王家达,甘肃文学院副院长高凯、张存学,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马步升,兰州军区文艺创作室主任吴恭让,著名诗人、小说家叶舟,《甘肃日报》编辑、诗人牛庆国,我省作家向春等就“狼文化”和“羊文化”的看法以及对长篇小说《怀念羊》进行了讨论。
  作者感言
  记住那些甜甜酸酸的日子
  我终于等来了出版社关于我写了8年的小说《怀念羊》出版的消息。我没有兴奋也没有激动,那时候,我的脑子里全是有关这个小说的情节,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让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沉重,一种压得让我喘不过气来的沉重,我知道一段艰苦的日子就要来了,它完全可以让我蜕一身皮。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些站不住了,只能就地而坐,接着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累———累得骨头架子都快散了,累得心都快碎了……
   《怀念羊》大约是我在2005年底写成的,为写它,我去过父亲当过兵的昆仑山,我也曾经在新疆广袤的沙漠戈壁里寻找过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爷爷。当然,我也去过我奶奶当年徒步6年离开的老家,在那里我找到了奶奶家里当年的一截土墙,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这些,我都不想说,说出来都是泪。在真正动笔写《怀念羊》之前,我花了大约六七年的时间,干的就是这个事情,像个肩扛麻袋的搬运工一样。我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认定了自己是一个男人,我必须完成一种使命与托付。
   所谓使命,我必须用“苦其心志”的态度认识到苦难的家族对于我生命的意义,也就是说我的家族为什么那么苦难,而这种苦难终将会给予我什么,它能让我明白或者感悟到什么,进而将生命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将它形成自己的看法。我把这理解为一个男人在行为中的思考或者是对于活着的认识。
   所谓托付,其实很简单,但它却成了我能够坚持下来的无尽动力。托付来自于我的奶奶,她在临去世时,竟然用最后一口气向我交代要把她的故事写下来。我看到她张着嘴,眼睛里竟是绝望中的希望。是奶奶使得我们家族得以传承,也是奶奶从小拉扯大了我,这个事情只有我去做。
   于是,只能寻找,只能书写,并且祈求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一种对于生命的嫁接———让那个叫我孙子的女人和她的故事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和我的文字里,让我的身体、我的思想、我的文字连同和我的生命的一部分永远地属于那个叫我孙子的女人和她的故事。这是一种回报,也是一种感恩,但更多的是一种爱。
   干吗要写作?去干些别的不成吗?难道就不可以不去写它吗?我问了自己一连串的问题,忽然就哭了,但哭不是因为这些问题,而是因为想起了一件事:奶奶活着的时候让我来兰州找一个人。奶奶买了一些橘子给我,把我送上了车,在路上我口渴得实在不成了,我就拿出那些橘子吃了几个。到兰州后,我发现那些橘子实在是太少了,不好意思拿给人家,就在车站里又买了几个添了进去。但问题就出在了这里,我带给人家的那几个橘子颜色不一样。细心的女主人看出了这点,在我当兵后她在回给我的来信里提到了那几个橘子。我如实相告,还说我吃掉的那几个橘子能酸倒牙,但也甜得要命。还说这辈子都忘不了橘子的味道,她因此被感动了,在我当兵的十多年时间里,无论我走到哪里她都会把信给我写到那里,而且总是默默无私地帮助我。但是,就是在奶奶去世的那一年,她也意外地去世了。她是奶奶在困难时认下的一个干女儿,但我却从来没有叫过她姑姑……
   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今天让我哭了,哭的不是这件事的本身,而是那几个橘子当年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分明是流在了我的血液里,深入到了我的骨髓里,连同那个我叫奶奶的女人和她的故事一起让我丢也丢不掉了……甜甜酸酸这就是生命的味道,我知道为了这种味道我又该十多天甚至更长时间不出门了,我累,我怕,但我必须挺住!

作者简介
路生,曾用名子路、土金等,1976年生,甘肃省靖远县人,有四分之一少数民族血统。曾在军旅,现为《兰州晚报》首席编辑。自1992年至今,在《青海湖》、《绿洲》、《飞天》、《西北军事文学》、《西南军事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18部,及其他文学作品共150余万字。被媒体和评论界称为"西部第三代小说家代表人物"之一。近年来,酷爱旅行,几乎走遍了西部,并在《旅行家》、《大地》、《游遍天下》、《人与自然》、《丝绸之路》、《新西部》、《西部大开发》等刊物发表人文地理类文章50余万字,被称为"用身体丈量大地"的歌者。
  
 
 
甘肃文学界大腕共话《怀念羊》
 
 记者王巧灵赵武明马军  
  在昨日举行的《怀念羊》的研讨会上,甘肃省作协主席王家达,甘肃文学院副院长高凯、张存学,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马步升,兰州军区文艺创作室主任吴恭让等甘肃文学界的“大腕们”各抒己见,就“狼文化”和“羊文化”的看法以及对长篇小说《怀念羊》进行了讨论。

  一部难得的严肃文学作品
  王家达
   (甘肃省作协主席)
  众所周知,近几年尤其是最近一两年,文坛乱起一股“狼”风,什么狼经啊狼道的,一些人不但以狼为师还以狼为父,这种文化现象是不正常的,这种文化心态是让人有些害怕的。《怀念羊》的作者却与上面说的这些相反,在这部长达37万字的小说里,我欣喜地看到作者通过羊文化这一概念,对于“人因为善良而高贵”这一真理的彻底解析深情讴歌。
   我看到,这部小说主要写了这样三个时间段:一是1929年的西北大旱;二是六○年前后的三年“自然灾害”;三是文化大革命。作者在写这三个时间段的事情时,我觉得他没有刻意地去渲染和夸张什么,相对写得非常客观,以宽容、平和的心态诉说了发生在那些个年代的真实的事情。我觉得这种写作的态度值得我们发扬。这是第一。
   第二是关于羊文化的深挖问题。我觉得作者仿佛是通过女性的宽容来进一步深挖羊文化的精义,所谓的诚信与感恩。
   另外是我可能要说几句不好听的话,这本小说线索多、叙述方式主观性过强等,影响了读者的阅读。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弱点的存在,与这部小说中的很多优点形成了互补,即证明了它的真实性。所谓瑕不掩瑜就是这么个道理。因此,我觉得《怀念羊》是近一两年来甘肃文学界一部难得的、真正意义上的严肃文学作品。
  这部小说是厚重的,长久的
  高凯
   (甘肃文学院副院长)
  可以说,《怀念羊》是继《怀念狼》、《狼图腾》关于狼的人性和人的狼性之后,揭示了羊的人性与人的羊性的一部“安妥灵魂”的性情巨著。
   《怀念羊》对羊的善良所持的态度,我是选赞同的。但是路生将羊的善良背后所掩盖的软弱无限地扩大为人的精神志向,我却不敢苟同。羊的善良可嘉,人的善良也可嘉,但羊和人的软弱却不能褒扬。羊是因为软弱而被任意宰割的,如果一个民族也放弃刚强而靠自己繁殖能力来不断壮大自己的群落,那将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但《怀念羊》仍是当代西部文学的重要收获。因为,这部小说整体是纯粹的,是诗意的,是厚重的,而且是长久的。
叙述及其家园
张存学
   (甘肃文学院副院长)
路生的叙述是一种感觉性的叙述,他这种感觉性较强的叙述在一定程度上有益于他个人的艺术建造,他较强烈的感觉性叙述能够张扬出他所持有的立场和他心灵所具有的力度,这部长篇小说可以说是他这种叙述的一个里程碑。
   这种明显带有主观色彩的叙述说明路生从开始就要赋予小说一种强烈的精神指向,在这个意义上说,路生写这部长篇的目的是严肃的。一个家园式的故事在他的心灵中挥之不去,他将这种叙述方式融入到他的故事中,并让他心灵中的家园通过这种叙述加以呈现。
  年轻的作者不年轻的小说
  马步升
  (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在看完路生的小说《怀念羊》的当晚,我写了一篇博客《狼性羊心》,这是作者自序中的一句话。在这篇文字中,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年轻的路生写了一篇不年轻的长篇小说。
   所谓年轻,指路生的年龄,他刚到而立之年。所谓不年轻,是对这部小说本身的评价,我认为这是一部成熟的小说。
   《怀念羊》是以第一人称限制视角结构家族史的,作者路生作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直接进入小说,无论其真实可靠与否,都会给阅读传达一种真实的信息。然而对作者的挑战也正好在这里,路生接受住了挑战,完成了挑战,一个家族四代人的兴衰沉浮光明黑暗,便如20世纪中国社会、中国人共同的命运遭际。“狼性羊心”无论对一个时代,对一群人,对一个家族,对一个人,都算得上一个传神写照。从小说的理念来说,我认为这是一部成功的小说。
  是一部极好的“原生态小说”
  吴恭让
  (兰州军区文艺创作室主任)
  我觉得《怀念羊》最可贵的地方在于它的真实性。虽然我们在这里说的真实是属于文学的真实,但文学的真实往往要比现实的真实更加感人、更加具备穿透人心和震撼人心的力量。
   前几年,小说界把“原生态小说”这一概念叫得很响,也出现了一些好的作品,但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人们对“原生态小说”这一概念在理解与定义上有偏差——“原生态小说”不是让小说自然回归,回归到原始蒙昧的状态下,而是要具备写作的情感与真实性,不是玩技法、玩文字游戏,真实的才是最能打动人的,所谓“原生态小说”应该是一种呼唤写作精神的回归才是。现在,我们作家最缺的就是写作的精神,而不是写作的技巧。我认为,《怀念羊》就是一部极好的“原生态小说”,作者没有被纷繁、俗世的东西所污染,用真情写作,不刻意追求技巧,读来让人感到荡气回肠,总有一种力量。
  和谐社会需要感恩的心
  银鑫
   (兰州晚报总编辑)
  《怀念羊》是本报首席编辑路生历时8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力作,在这部作品还未正式面世之前,我们晚报在连载刊发了其中的一部分,让许多年来一直关注着晚报和晚报人的读者先睹为快,受到了读者极高的评价,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在这本书里,我欣喜地看到作者对于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的一颗感恩的心,这也是我们晚报这些年来一直提倡的———大约从去年开始,在我们晚报进行的“三项教育”里,就有一项是“感恩教育”。我觉得感恩是做人、做事最起码的基本点,有了这个基本点,我们才能在当下构建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有所作为。
   在当今报业市场竞争下,晚报始终没有忘记培养自己的人才。现在,我们的编辑、记者队伍里有获得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的名编辑、名记者,也有作家、诗人。他们都是我们晚报的财富,也是我们晚报的骄傲。
  “怀念”点亮“羊”
  叶舟
   (著名诗人,小说家)
  《怀念羊》这是一个大胆的标题,假如“怀念”是一个插头,那么它照亮的是“羊”这个名词,使“羊”这个词开始散发出一种神圣的光辉———它灵动、悠长、忍耐且不可或缺。它有动物性的一面,但更多的是文化上的涉猎,它携带了文化的品格,但更多的是指向人性和人心。
   那么,需要去追究照亮它的电源是什么?
    W·爱伯哈德的考证说,羊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代表跪乳,实际上包含着善、感恩、弱小、怜悯等等。有文字记载以来,人为了自身的延续,对这种善、弱小且繁殖能力惊人的族类,早给予了相当的赞美。羊还是信仰与“敢于”牺牲的象征。
   路生的任务,就是将怀念的插头,点亮“羊”这盏灯,递到你的眼前,叫你检视一下身上沾染的血,手里浸满的杀气———他用了37万字,去拭亮这个词身上的灰尘,重新命名。
  羊是草根文化的体现
  牛庆国
   (诗人,编辑)
  与路生相识在10年之前,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文学青年。我看过他写的一些文章,生动真实。前几天他给我打电话,没想到我们10年不见,一见面就收到了他的长篇小说《怀念羊》。看了书以后,我觉得笔下的羊是草根文化的体现。
  叙述有张力
   向春(作家)
对路生第一次写书就这么成功,感到汗颜。他30岁就出了第一本书,《怀念羊》叙述有硬度,有张力,是一部非常不错的书,这让人感到欣慰,同时也让我们有了紧迫感。路生第一次出手就是大手笔,我们也不得不继续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