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让善良的羊去较量邪恶的狼  

2007-01-16 20:29:1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

 

让善良的羊去较量邪恶的狼

 

作者 :心丹

 

路生的长篇小说《怀念羊》近日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拿到这本书我心里沉甸甸。众所周知,近几年尤其是最近一两近,文坛乱起一股“狼”风,什么狼经啊狼道的,一些人不但以狼为师还以狼为父,他们认为: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本本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一些人却把它弄过了头,近而让其变得血淋淋的,请看一书狼书里是这样写狼的——

“生存是什么?生存就是不择手段地活着。你可以卑鄙,你可以无耻,你还可以下流。只要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就好。理想是什么?理想是一种比生存更深层次的欲望……”

这种文化心态或者说是生存心态让人难免不会害怕。就像天上有太阳同时也需要有月亮一样,当一种文化极盛就便意味着它的衰败,并需要另一种文化与之形成对应或者抗衡。《怀念羊》中说有些姗姗迟来,但它毕竟还是来了。在这部长达37万言的小说里,我欣喜地看到作者通过羊文化我一概念,对于“人因为善良而高贵”这一真理的彻底解析深情讴歌。当小说里的白如云、张一梅、路张氏、黄义花、王平川、黄意晓……这一个个的鲜活的黄土地上的女性形象从我们眼前走过,就像会发现作者没有刻意地去吹捧她们,正如作者自己说:

“我在这篇小说里写到的很多事情都是真实的,是属于小说的真实和我的理想。我写的金羊塬就在我老家甘肃靖远那个地方,写到的人,都是看我从小长大的人,我不过在他们和我的生命里加注了一些东西而已。我觉得他们就像我老家的旱柳树一样富有生命力,却被传统文化和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扭曲,但他们没有错。他们也许不招人喜欢,但却值得尊敬。我通过写他们,写出了惨酷而美好的人性。”

在文学作品里,作家们通过自然界符号来反映春性的一些东西,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都说较男人而言,女人命苦,而属羊的女人更命苦。我不知道《怀念羊》里写的那些女性是不是属羊的,但她们承受的苦难却是可以让人心惊的、可以让人流泪的。作者通过对于她们的描写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古语说,宰相肚里的能撑船。我们也常说,海纳百川、胸怀要比天空还大之类的话,但仿佛从来也没有把女人会怀孕提升到这种高度上来,进而把女人怀孕、生孩子这类事看得平常而又平常了起来,事实上女性一直都在用身体的结构和功能,告诉我们什么叫胸怀。好女人胸怀天下,即使天下在更多的时候或者更大程度上属于男人,但男人也都是从女人的肚子里出生的,女人看着争夺天下的男人们往往给予的是更多的关怀与爱,在这种波澜不惊的情感里,她们变得那样的大气和坦然,让人总是不由地肃然起敬着。就像狼吃了那么多的羊而羊依然好好地活着那样。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怀念羊》里,作者通过羊将女性文化作了一次全新的解析。然而,羊最终能否斗过狼里,我们看到作者在这本书里写的三代军人无不是对于战争的厌倦,据说加入了国民党军队而再也没有回来过的路在德、在战争中丢了腿的红老兵、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路在贵,以及上过昆仑山的路之珍等等。作者通过对于他们的描写,向我们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在强大的社会面前,再狼的人也不过是一只羊。由这一点上我们不难看出作者的写作初衷——人生路上,我们需要的是狼性羊心,而非单纯的狼性或者是羊性。

另外,我还看到,作者路生在这部小说里并没有刻意地给读者制造一些狼羊的悬念,他用第一人称的质朴的述说正写他写在这部小说扉页上的一句话:小说乃至文学不应该是一味地讴歌或者批判,它更应该是在凄苦与残缺中寻找美的真谛,并且理性和深刻地对生命进行展现与揭示。我们看到的是作者饱满得如同黄土地上的种籽一样的情感,他说:“我在这部小说里的写到的白如云其实就是我的奶奶,岁月给了她许多艰苦的经历和故事,那些故事都成长在她的心里,她把那些故事讲给我,我捧着它们就像捧着闪亮的金子。我不可以让这些金子从我的生命里白白流走,我得把她拿出来和别人一起欣赏,这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些故事记录了下来,并且完成了面对它们的理解和思考--我感到了女性的那种柔韧和持久力量,我总觉得她们表面看起来是十分柔弱的,但这种柔弱的力量却是强大无比、不可战胜的,并且具备了一种仿佛是空前绝后的生命力。而我作为一个男人,更多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对此的欣赏与怀念——在我老家一些地方,每年春天,人们都把羊放入山中,到冬天才去把它们收回来,那些个羊,尤其是母羊,走的时候带着小小的羔羊,但当人们把它们收回来的时候它们已经有些老了,而羔羊却已长得很大了,没有人知道它们这一年带着自己的孩子所经历的苦难,但它们的确有着苦难的经历。常常地,面对它们,我总觉得在它们身上有一种力量让我泪流满面,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总会想起我的奶奶——去世后,她带着几个幼小的孩子,一路风雨一路苦难有谁知道?而在她生存的那个社会里,她多像一只羊,一只软弱得甚至任何人都可以杀了的羊,但她却没有害怕,带着她的孩子走过了艰苦的荒原,以至于没有时间告诉自己的孩子自己叫什么,因此她成了伟大的,让人感动的。这也是我把女性与羊联系在一起的最最重要的原因,我觉得就是你是一个非常凶猛地厉害着的人,但在茫无边际的苦难里,你并不一定能够像她们一样生存下去,并且完成人类的繁衍,就像狼虽然凶残,但却繁殖率极低一样。这也许就是上帝的公平,它让狼去吃羊的同时,给了羊无比强大的繁殖能力,而这一点却被我们在现实生活里无情地忽视了。在鼓吹在张扬的同时,我只有把这种属于女性的独有的精神盛载于胸,并且用文字来完成我生为人对其的真诚纪念。我因为这种纪念而感到了一种精神的力量,我深信在这种力量的陪伴和指引下我将无所惧怕并且一往直前。”

因此,我看到了作者感恩并且闪光的心灵,也看到了这篇小说的实质与内涵。

一般地,我们认为所谓的狼文化,就是侵略、扩张、掠夺,就是一种侵略性的思想文化。而羊文化,就是 “仁”“爱”“平等”“和平”“让世界充满爱”等等,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类所谓的文化、文明。我们提倡“仁义”和至爱的儒家文化,经过千百年的积累、丰富和充实,就是一种典型的羊文化的根本体现。但我们的偏见与极端却导致了我们对于羊文化的狭隘理解——据本人所知,羊在西方并不代表软弱,它包含了奉献、牺牲、担当、爱、服务、民主、圣洁、公义、慈爱等等。在这里,我们丢开中国人的羊大为美不谈,羊在西方的圣经文化里直接是上帝之子耶稣,它不仅是神圣的、伟大的,还是不可战胜的。

我期待着《怀念羊》与当前盛行的“狼文化”形成对应与抗衡。而至于羊真的能不斗过羊,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是一个远见卓识与一障目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和平友爱更加美好。但愿读者能喜欢上羊,而不是狼,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也祝愿我们的社会能多一份诚信、感恩和爱。现在就让羊却较量羊,就让读者去评说《怀念羊》。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