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把诺贝尔文学奖养在家里

2006-10-18 20:2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在追求忧郁的录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就这样温柔地奔向土尔其作家奥罕·帕慕克,并在奥罕·帕慕克的怀里沉睡般地为我们送上了一个灿烂而明媚的微笑。正因为如此,奥罕·帕慕克这个名字风一般地开始向世界各地传播,尽管外国人的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些难记,但这并没有影响一直在观注着文学这块田地的人们将其记住。
    对于奥罕·帕慕克获奖中国知名作家也有他们自己的说法,现在让我们来听听:莫言:他的小说有劲道,像核弹头,有杀伤力!
    李锐:诺奖评委马悦然说,他创造了一种其他中国作家没有的新的小说写法。   
    贾平凹:他的小说具备获奖的要素:洞察力和关注人类生存状况。  
    余华:人与人之间的残酷状态,他捕捉得最好。
   王安忆:看不起库切,是诺贝尔评委还是她的眼光有问题?
   而王蒙什么也没说。
    还有人们说,残雪因为"中国的女卡夫卡"的外号,或许是她不可能得奖的原因;北岛和伟大只差一步,这或许就是他距离诺贝尔的距离。
    各类说法就这样风涌而至,有说法证明就有关注、有热情。
    在出版界开始为奥罕·帕慕克代表作尽心竭力的同时,具有非常浓厚的“诺贝尔文学奖”情结的中国人开始发问:为什么获奖的总不是中国作家?问题已经是有些老了,甚至很老了,在被时间磨去了其应该具备的楞角或者锐利之后,平滑和实在得就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是啊,为什么中国作家总获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呢?这就像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著名汉学家马悦然弟子罗多弼所说:“诺贝尔文学奖今天对中国到底有什么含义,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罗多弼还说:“中国近3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很难。”既然复杂并且很难,那么就让我们把它简单化吧。
    10月17日我所在的晚报副刊以一个版次的内容刊发了奥罕·帕慕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及相关消息。看了忽然地就想到了一个朋友和一些说法。不用说,这个朋友是搞文学的,据说她着一只猫,她就将其取名为诺贝尔了。在起初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不严肃,甚至此种叫法有些欠要——文字或者是文学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根深蒂固的,直到现在,我的老家靖远一带大人们晚间出门,若把小孩独自一人留在家里睡觉,准会在小孩的枕下压一本书。大人们说书是神圣的,可以避邪,也从小教导我们要好看书、写字。过去,我一直将这视为“迷信”,但现在,我不这么看了——老家的大人们大多没什么文化,有的甚至连字也不识,此举更多地表明了他们对于文化的一种敬畏。而作为晚辈的我们多少识了些字,多少有了些文化,因此,也就少却了些为“书”的敬畏。也是因此,静下心来细细一想,作文学的朋友将自家的猫叫做诺贝尔也便是一件稀松平常事了。
   然而,正是在这种平常的感觉里,我忽然想到近些年来听到最多的一个声音,让我们的孔孟之道进入我们的小学课本,进而对我们下一代的人格进行重塑。发出这种声音者依据的理由是:现在的很多官员都是学数理化、学经济出身的,因为稀少“孔孟精神”或者是“忧天下而忧”的文人情怀常引起老百姓的不满。起先的时候,我很是赞同这一观点,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我甚至觉得此种言论是一种欲将我们引入狭窄道路甚至是死胡同的格调。所谓文字永恒,从文字诞生用来卜卦到现在被我们用以传递各类信息,我从来也都没有见到有任何一样东西如它这般,一直都在不断的繁荣昌盛着,而它的繁荣与冒盛恰恰在于它的不断吸纳和接收——我要说的是文学并非文化的全部,而做文学的某些人在某些时候人品也不见得比别人高尚到哪里去。假若都让我们去搞“孔孟之道”,那儿谁来搞经济、谁来搞数理化呢?进而,我问:为什么我们偏偏要对诺贝尔文学奖情有独钟呢?难道我们忘了诺贝尔还有医学、化学类等的奖项吗?这算不算是我们在过去数千年里重文轻理的一种传承呢?
    但是,我们的热衷没有错。也是忽然地想到这样一首诗:“你在桥上看风景/桥下看风景的人看你/明月修饰了你的窗/你修饰的别人的梦”。在很长一般时间里,一些人都觉得这首看上去很美的诗艰涩难懂,但这并没有影响大多数人对它的喜欢。正如很多人都认为奖项是一种高度,诺贝尔的奖项更是,这种高度就像是在“桥上”,而若我们在桥下就应该把桥上的当风景看,让明月来修饰它的窗子,让它来修饰我们的梦。
   中国作家为什么获不了诺贝尔文学奖?又想到叫小猫为诺贝尔的朋友,耳边不由传来一个声音:“诺贝尔,诺贝尔!”这声音不是获奖后的欣喜若狂,而是充满了温柔关爱的密切呼唤,如同阳光流泻在地上的声音无处不在。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让我们将低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高度,在平等的距离内将其视为真实的朋友,用爱对其完成亲切的召唤甚至孕育。
   没有讽刺的意思,让诺贝尔文学奖从我们的梦里走出来,从现在开始。
    我想到到了德兰修女。德兰修女是阿尔巴尼亚人,但她一生都在印度的加尔各答为穷人服务,所以大家都称她印度修女。德兰修女是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她是继史怀泽博士195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最没有争议的一个得奖者。她除了被誉为“穷人的圣母”外,还被誉为“慈悲天使”、“贫民窟的守护者”、“贫民窟的圣人” 等等。我的一们一朋友告诉我,德兰修女当时领奖时依旧穿着她那身粗糙的仅值一美元的棉布沙美,有人问她:“领诺贝尔奖是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你这么做合适吗?”她说:“难道我这么做不庄重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穷人连这一美元的衣服也没有。”她向接受自己的孩子一样身躯前倾,伸开双臂接受了诺贝尔和平奖。我曾经看到过她的一张照片,那上面的皱纹足以使我想到母亲,我想到了她的一句名言:“美就是心中有爱。”我也想到了她的一段演说:“我准备以我所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奖金为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建立自己的家园。因为我相信,爱源自家庭,如果我们能为穷人建立家园,我想爱便会传播得更广。而且,我们将通过这种宽容博大的爱而带来和平,成为穷人的福音。首先为我们自己家里的穷人,其次为我们国家,为全世界的穷人……当我从街上带回一个饥肠辘辘的人时,给他一盘饭,一片面包,我就能使他心满意足了,我就能躯除他的饥饿。但是,如果一个人露宿街头,感到不为人所要,不为人所爱,惶恐不安,被社会抛弃――这样的贫困让人心痛,如此令人无法忍受。因此,让我们总是微笑想见,因为微笑就是爱的开端,一旦我们开始彼此自然地相爱,我们就会想着为对方做点什么了。”
    在这之后,我想到了诺贝尔的临终遗嘱:“……一份奖给在物理界有最重大的发现或发明的人;一份奖给在化学上有最重大的发现或改进的人;一份奖给在医学和生理学界有最重大的发现的人; 一份奖给在文学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最后一份奖给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 ”
    我想,奖与获奖者都是相互增辉的,德兰修女这样的人是可以给诺贝尔奖增辉的。现在,就让我们做这样的一次冥想吧——如果诺贝尔还能睁开他的双眼,看到获得这个奖项的人,他会微笑多少回?又会皱多少回眉头?既然罗多弼是马悦然的得意门生,那么他说的话就有一定的根据,那么的那么就让我们耐心的观望吧,等它三十年也无妨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91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