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是谁想占三毛的便宜?  

2006-09-08 21:14:16|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所在的兰州晚报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现在就让我把这条消息贴上来,大家先一起看下。

 

 

著名旅美探险家马中欣向本报记者首次揭开

三毛一生五大谜团

   

晚报记者 沈同  何燕

 

 

  6日晚,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记者碰到了正在五泉下广场一家酒吧中演讲的华裔知名探险家———马中欣。这个曾经因写下《三毛真相》而引起海内外轰动的探险家,向本报记者独家披露了他所破解的三毛一生的五大谜团。

    马中欣与三毛相识是在 1987年,并多为书信往来。 1995年,他在北大的时候,才看到三毛的书,觉得内容不太真实,很多东西都是虚构的,如她跟荷西的爱情。所以,马中欣产生了要说出真相的念头,他历尽千辛万苦,追寻着三毛的行踪。往返万里的行程,让他挖掘出不少鲜为人知的关于三毛的故事。“上海文汇出版社的总编辑找我谈过了,不久,我关于三毛一生的一本书就将问世,这本书算得上是对三毛的‘盖棺定论’。”经过多年的追踪查访,马中欣说自己已经对三毛的一生非常了解,而且掌握了比较翔实的材料,他要把这些年的了解以这本书来作结。“三毛的事情,有很多人都在写,可是我这本书出版之后,大家会发现很不一样,从中可以知道更多真相。”

 

  谜团之一:

 

    三毛是不是死于自杀?

 

  三毛之死,至今仍是一个难解之谜。尽管台湾警方的结论是“因病厌世”,但这个结论无疑在人们心底留下了无数个问号。喜爱三毛的人们难以相信,那个写下过《不死鸟》热爱生活的三毛怎么会厌世而去?也有很多人将三毛的死归于谋杀。经过艰辛探访取证的马中欣,在他的书中将已有的种种“版本”全盘否定,宣称:三毛之死纯属意外死亡。

 

  谜团之二:

 

    三毛的初恋情人到底是谁?

 

  三毛一生的第二个不解之谜:她的初恋情人到底是谁?马中欣在寻访中,找到了这个让三毛倾心相恋的关键人物。不过他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名,马中欣尊重了他的意愿,只透露给记者他的笔名,叫“舒凡”。马中欣和舒凡长谈了两次,每次谈话时间约为6小时。舒凡亲口告诉马中欣,三毛善良、可爱,根本不可能自杀。虽然舒凡本人不让拍照,但马中欣找到了过去三毛、舒凡和很多人出去郊游的一张老照片。马中欣说,很多三毛的书谜都想知道她的初恋情人长什么样,这回可以在他即将出版的这本书中看一看了。

 

  谜团之三:

 

    三毛是否真的会通灵术?

 

  三毛有两个“干爸”,一个是三毛系列漫画的作者张乐平,一个是香港著名诗人徐纡。三毛生前曾说,她和两位干爸的心灵是相通的,即使他们不在世了,她也可以和他们的灵魂沟通。有一次,那是徐纡过世后,她在当时有一些媒体记者在旁的情况下,向众人展示“通灵”术,并当场记录下来徐纡想说的所有话,总共记录了三页。“这三页纸我拿到了!准备放在书里。不过,这上面的字大家大概只能看懂 20%。”马中欣说起这些,显得格外兴奋:“这将是揭开三毛能否通灵的第一手材料。”

 

  谜团之四:

 

    三毛与王洛宾是否非常浪漫

 

  三毛与王洛宾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可能是很多读者一直在求证的一个问题。马中欣为此三次进疆采访,过几天还将到新疆去进一步寻访王洛宾的家人。据他说,三毛从新疆回台湾后,有一次向作家“七等生”写信求救,大意是她被王洛宾关在房子里,王洛宾一直在向她要钱。“七等生”告诉马中欣,“阿平当时非常痛苦。”看来,王洛宾与三毛之间的关系并不像绝大多数读者想象的那样浪漫与温馨。

 

  谜团之五:

 

    三毛与贾平凹之间关系如何?

 

马中欣告诉记者,三毛与贾平凹之间的书信往来非常多,而且在鸿雁传书的过程中,三毛对贾平凹产生了倾慕之情。她称赞贾平凹是中国当代最有才华的作家,贾平凹对三毛的才情也很欣赏,但两个人之间始终没有见面。而且马中欣认为,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相见不如怀念”这句话来总结。

 马中欣

 

 

 

看了这个报道,我忽然就非常说些什么了,先说马中欣。

这个人我大约在九十年代初在乌鲁木齐工作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些,当时我是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小战士,因为属于“文学青年”类型,所以很是关注一些走红作家的事情。马不是作家,当然也不会成为我关注的对象,但有一天,我翻看乌鲁木齐晚报时,忽然就看到了他写在副刊上的文章,这文章乌晚报连续登了好几天,我都认真地看了,但现在已经想不起文章的标题了,而大概内容却记了一些。那上面写的大约上的是三毛与荷西的一些事情,还有三毛与邻居以及朋友的一些事,但都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了,印象深的是这个马中欣在那篇文章里说三毛没到过撒哈拉,而且还抓住这个事情不放,说是三毛骗了读者。当时(包括现在)呢,我就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一个作家,他或者她写的东西能完全是真的吗——在我的理解里作家写的很多东西大多都是他的幻觉或者理想,这种东西它属于文学的一种真实,而不属于生活的真实。再说我们也完全没必要要求一个作家写下的东西是“真”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一些幻想小说应该被我们从文学的田地里像杂草一样锄去了。所以,这个马在当时就没给作为文学青年的我留下什么好影响。

再说三毛。作为一个生于七十年代的人,我读过三毛的很多作品,像《稻草人手记》啦什么的,看过不少,但都停留在九十年代前后.我当时读得很认真,也觉得她写得很好,仿佛,我的住处到现在还有她的一二本书,那是我当战士时用省下的津贴买的,所以,一直都不想丢了。但到了九五年之后,我就不读三毛的书了,原因大约是应该读的都读完了(那时,她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当然就不会有新作面世了),再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也忙了,看的书相对少了一些。但做新闻工作的我,在这个时候仍然能听到三毛和王洛宾的一些传闻。大约是说三毛这个人不爱张扬,她到新疆时王就请了一帮记者,在机场采访,而她很反感这种场合,这就是说王在刚一开始时就让三毛有些失望了。还有就是三毛后来到了王处,并不开心,常坐在门前光着个脚晒太阳。另外就是一些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神经仿佛与正常人的不一样。

再说王洛滨。王这个人我见过,是新疆军区的离退休干部,我当时正好也在新疆军区的一个干休所工作,所以有见面的便利条件。有一回军区的“老干部先进事迹报告团”来我所在的单位作报告,王就在其中。丢开艺术是的东西不说,我觉得生活里的王应该还算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首先是他的生活非常简朴,吃饭从来不讲究什么,虽然住在干休所,但从来不用干休所的车,出去办事都骑自行车。再就是他仿佛从来不用外国货,据说是他以前在外国时,被一个外国人用大头皮鞋踢过,这一点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我敬重的人。王去世时大约是1997年的元月份,当时,乌市下了很厚的一声雪,据说是几十年来最厚的一场。他的追悼会,我作为干休所的工作人员也参加了,前来为他送行的人十分多,大多数人都落泪了,有几个甚至还哭昏了,所以,我当时就想:如果能把艺术家当到这份上,也就足够了。

再说贾平凹。我在早些年时看贾平凹的书较多,是那种很乡土的小说,他写的《废都》我也非常认真地看过。和他本人我见过一二回,但没有详谈过。印象最深的是在大约2003年时,兰州有一个叫比较大的火窝店开张时,请来了他,记者采访他时,我就坐在他的旁边,还带了一本他才出版不久的《怀念狼》请他给我签了个名。我对贾的感觉,是他有些才气,但绝对不是属于风流才子那种类型的,丢开长相不谈,他还算不上一个非常潇洒的人,他甚至不懂或者没有心思去营造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所谓感觉上的浪漫——这一点,从他的小说里就可以看出来——他小说里描写一般都是在床上直接干,《废都》里的性描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啰啰嗦嗦地写了这么多最后还得回来,那就是我怎么看马揭秘三毛这个事情呢?在马揭开的这五点秘闻里,至少让我觉得有二点是不能成立的,即:善良可爱的三毛是不可能自杀的。我想问:难道自杀的人都是不善良不可爱的吗?二是,三毛被王洛宾关在房子里,王洛宾一直在向三毛要钱。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事情,虽然我听说过王和各种各样不好的传闻,但我坚信他不可能是一个缺钱缺得向女人要的人,这简直有些胡说八道的意思了——作为一个老干部的王洛宾不可能人格低下到这种程度。

   所以,我觉得挖逝死者的秘闻没什么意思,尤其是这类秘闻更没意思。探险家你就去探你的险,弄这些哗众取宠别人会说你不务正业。想起一句话:“如果你觉得那个鸡蛋好吃,就去吃好了,为什么偏偏要去见下那个产蛋的鸡呢!”三毛对我们来说就是这样的,我们看她的作品就已经很足够了,所有的作家对我们来说都应该是这样的。更何况,我们一直都是有这么一个优良传统的——活着的人是应该尊重死了的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75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