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新 疆 印 象  

2006-09-03 13:19:07|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我到过新疆已经不止一次了,但每次到来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新疆”这两个字中有个“新”字的原因吧,因而每来这里都有新的收获。但这回我发现自己错了,我以前的那种理解或多或少有些太轻浮太不具体了。

这回到新疆时,我买了一本交通图,随便翻了翻,那上面对于新疆的“疆”字的“剖析”让我吃惊,之后,我觉得很多我们再也熟悉不过的事物中,其实是暗藏玄机的。疆字的弓部像祖国西北绵长的国界线,新疆的形状也本身像一张拉满了的弓。而弓内的土字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新疆之大,占了中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弓与土后的三横和两个田字正好是新疆的地形——三山夹两盆——阿尔泰山脉、准噶尔盆地、天山山脉、塔里木盆地和昆仑山脉。这奇妙的一个疆字把什么都给代替了,因为此次来新疆按计划要去边防采访守卫着祖国疆土的边防战士的,所以我在那“弓”字里又看出了另外的一层含义,再想想自己即将面对那些可敬可爱的边防战士,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了几许感动。

火车在夜色里穿行,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新疆人,他听说我想去他的老家石河子,就对我说了句“从乌鲁木齐到石河子才150公里,牙长的半截路”。这个数字我亦知道,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不得不让我有些佩服了,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新疆人关于路程的数字概念大气十足。这让我有些风马牛不相及地想起了新疆的馕。

馕是新疆唯吾尔族、哈萨克族人日常生活中的主食之一,也是一种极具地域特色的食品。馕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存放很久而不腐,新疆地广人稀,尤其是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人们出远门常常是怀揣几个馕,行走在黄沙漫漫的道路上。走不动了,坐下来,喝口水、咬块馕,因此,现在虽说交通发达了,他们把150公里路看成牙那么长也不是偶然的,这中间似乎还包含着一种远古流传下来的生活习俗。

新疆的路现在是没说的了,高速公路和铁路横贯天山南北,人们出门也很少带馕了。但我将这篇稿子写到这里,忽然地就想起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它黄格澄澄地好像馕,新疆人曾经怀揣着像沙漠一样的馕走新疆,走天下,这两样东西与他们永伴相随,而他们的家却在绿洲上,绿洲因而成了他们心中的思恋和向往。

黄河澄澄的沙漠意味着荒凉,馕给了生命以营养,而绿洲则是新疆人迷恋的家园。于是,河流、湖泊、蓝天、白云、雪峰、冰川、牛羊、人家和庄稼都成了新疆人怀揣着馕上路的旅途上的一种风景,这风景集秀美和洪荒于一体,这风景随后成了一个不断变幻着的美丽世界。于是,在很多年以前就有了新疆的馕,在很多年之后随即产生了新疆人对于路途数字概念的大气。这便是我对于新疆的再次印象或认识。

列车穿行于黑暗中,不用看就知道此刻与列车擦肩而过的正是茫茫戈壁或者戈壁边缘的绿树丛中的人家。“冷饼盈怀唤作馕”,林则徐在离开新疆时把馕写在了自己的诗里,这馕在此前或此后都或早或晚地出现在了很多人的诗句中。于是,馕其实早就成了新疆的另外一种形式的歌,新疆在这歌中被很多人实实在在地揣在怀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3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