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一粒沙和它记忆里的一座城  

2006-09-16 18:44:0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沙子总走在路上,沙子也总在鸣唱。朋友约我去银川的时候,我才忽然地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到过那座城市了。于是,去了。

当汽车“呜”地一拐弯,下高速路的那一瞬,我几乎就看清了银川那座四四方方的城,不大,在一片平地上,大多数楼房都是很很高,就像一几个大人领着一群孩子很温馨地站在黄河边上。

“嘿嘿,来了?”

“啊,是来了!”

朋友递给我一瓶水,随后兴奋地告诉我:“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我问好地方在哪里,她又不肯说,于是,聊着,走着,想着自己的心事,似乎想要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它曾经留给自己的那些印迹,但却已经不能了。

我第一次来银川,是在大约十二三岁的时候,那时,家里穷,为能在假期挣些学费,就和一个远房的姐夫一起到宁夏一个叫汝淇沟的地方一来砸煤——好运个地方出产的是无烟煤,据说为了出口,要把从井下挖出来的大块煤砸成拳头般大小。我和姐夫在一个私人老板的煤厂里干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但人家给我们的工资是少而又少的,甚至不够我们回家的路费。回家路过银川的时候,姐夫给我在一家地摊上买了一碗羊杂,花了大约一块多钱,我连汤带水地吃了,也许是因为当时饿,以至于至今还觉得那东西好吃,真香了。

朋友问我,还记不记得当时吃羊杂的那个地方,我说,不记得了,只是在印象中当时卖羊杂的那个女人很干净、很漂亮,她的摊位就在一条马路边上,马路不长,但很宽。

这是我对银川的最早的记忆,也许当时一直生活到农村,基本上没有到过城市,就觉得银川很漂亮、很繁华,也很干净。但第二次到来的时候,仿佛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那大约是1999年前后的样子吧,在部队服役的我要去北京参加一个笔会,因为老家离银川不远,且在银川有一个很多年不见的战友,一直都在约我去玩,所以,我决定走“北线”去北京,一来可以看下父母,二来可以和战友在银川见个面。

我记得,在银川大学附近的一个夜市上,我和战友在那里喝了很多很多的酒,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因为醉了,吐得浑身都是污物,战友只好把新发给他的他还没来及穿的一套军装送给了我,让我感到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还记得,在去北京前,我还在银川火车站的广场擦了一次皮鞋,广场里的人不是很多,给我擦皮鞋的那位妇女在接过我递给她的一元钱时,便收拾起家当没命地跑了。见我弄不清其中的缘由,战友笑了,说是管事儿的来了,那妇女才跑的,我说:“我以为,她捡到了什么宝贝怕我看到!”之后,我看见战友在送我上车的那一刻,忽然地哭了——本来就各奔东西的我们,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这使以后我再想到银川时,总感觉空中会掉下一滴咸涩的泪。

这就是此前银种留给我的所有记忆了,因为那滴眼泪的存在,它的街道、楼房以及人群都给我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朋友问我还想不想到宁夏大学附近的夜市去喝酒了,我摇头,心里涌上一种酸楚。

晚上,我住在一个很安静也很干净的招待所里,朋友为找这个地方给我,几乎跑遍了老城区所有住宿的地方。洗了洗,想睡,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七早晨点多了,要是在兰州这个时候天基本上是黑的,我还得睡一会儿,但银川的太阳已经火红火红地从地平线上升起了,我看着那么多的楼房、街道和人群都被红酒一样的阳光浸泡其中,忽然觉得这个城市离我其实是非常近的,虽然我不属于它,但它同样热情地浸泡和接纳着我!这使我无形中将它和兰州做起比较来—— 在兰州,我几乎是从来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太阳,在那个河谷地带的地方我常常有一种被压抑的感觉。面对银川那些个在同一平面上的楼房,我忽然就觉得不管它们高或者是低,但它们的“脚”都是站在同一平面上的,这让人极容易产生一种它们其实都是平等的感觉,而并不像山地城市的兰州的那些楼群,给人一种强烈的参差不齐感!

这就是平原上的城市,让你感觉一切都是平等或者公平的,在这种平等或者公平里,你会感到它所有的马路都是笔直的、不会拐弯的,而这马路会让人感到它的容量所在——你可以顺顺当当地走出它的怀抱,它也随时欢迎着你高高兴兴、平平安安地来,这是山地或者河谷城市并不具备地一种宽容。

所以,我就是在那一刹那里爱上银川。

起床,刷牙,出去游玩。我们来到了郊区一个叫鸣翠湖的地方。那是一个黄河流水汇集而成的硕大湖泊,有很多的苍翠的芦苇,可以在芦苇荡里摇桨或者开快艇。而在这里望贺兰山,则是一片坚硬并且富于质感的瓦蓝色,朋友告诉我,若不是那山,沙漠也许很快会吞噬了银川这座城市——在贺兰山的背面,沙漠正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要爬上大人的脊背一样,一次次地冲刺着欲要爬上贺兰山的肩——在那里沙漠已经淹没了贺兰山的脚跟。

听着朋友的诉说,我忽然地就想到了我的老家——离银川不远的那个沙漠边缘的小地方,我常常蹲或者坐在那里,听着流沙涌动的声音、看着起伏延绵着的沙丘,仿佛总有另外一个自己一点点地向沙漠深处走去,然后变成了一粒沙,然后就什么也都不见了。然而,在鸣翠湖里面对贺兰山,我想的更多的却是那首“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歌谣,而现在,它距我却是那样的遥远,遥远得仿佛一个梦,让我抓不着,却又分明地存在着。

流沙涌动,歌声依然,梦就是这样停泊在了虚无和现实之间。忽然,我们的快艇陷入了芦苇荡,怎么也都出不来了,成群结队的蚊子战斗机一样地叫啸着朝我们扑了过来,朋友被叮咬得“哇哇”直叫,但奇怪的是好些蚊子并不咬我,即使是它们落在我的脸上、身上,也就是象征性地一落,很快便飞走了。等我把我快艇从那里开出来,朋友已经是浑身疙瘩、面部浮肿了,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就是带着朋友的逃离,逃离那些追随我们而来的蚊子,朋友甚是奇怪:“那些蚊子为什么不咬你呀,这也有些术不公平了吧!”

我依然是笑,而当在离开的时候,看着朋友胳膊上那些还末消失的疙瘩,竟然地有些辛酸和伤感了起来——这就是银川,它为什么会在我的心里变成一个女人胳膊上被蚊子咬出的疙瘩呢?!

“什么时候再来?”

“我想机会总会有的……”

一抬头,却见朋友的眼睛有些潮湿。

在汽车不断向前的车轮声里,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其实就是一粒沙,被风吹着,跑着,我不知道我最终要去哪里,但我却把银川记了下来,平原上的城市,阳光如红酒,能醉人……

 

  评论这张
 
阅读(87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