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当千万双马靴踏热草原  

2006-08-31 10:4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生

 

生活中,有些被我们通常称做美的东西其实是很表象化的,轻飘飘的,没有分量,它所给予我们的不过是视角上的一时畅快。真美向来都是沉重不堪的,它要我们必须历尽磨难,而后,才能深入我们的心灵,让我们的躯壳有些分量。

千万对鸽子放飞蓝天

        千万句祝福写在眼里

        千万种银饰戴在腰间

        嗦呀啦嗦   千马万马

        嗦呀啦嗦   南山北水

        嗦呀啦嗦   赛不过高原香巴拉

        千万只金杯酌满美酒

        千万条哈达献给亲人

        千万张笑脸迎接明天

        千万双马靴踏热草原

        嗦呀啦嗦     千马万马

        嗦呀啦嗦     比不过高原神马

    嗦呀啦嗦     赛不过高原香巴拉……

    青海,原本就是一块用严酷磨砺着梦想与荣光的圣地。这歌,是高原人在那里生活了千万年才唱出来的,是真实的生活与美好的梦想揉和了千万年才形成的,一旦唱出来,就会产生那种排山倒海、波澜壮阔的宏大气势,又不失低沉的深情与细腻的温柔。每每夜幕降临,已离开青海多年的我,想起青海来,这歌像一只巨手,轻轻推开我的心房,给我以抚慰,让我的魂魄凌空而舞。

生命在呼唤什么?竟然如此重要?

因为高原反应,我感到头痛得要死,吃下去的一点点东西全都吐了出来。我痛苦无助地望着他,问有没有汤了,可不可以给我喝上一点。可是,他却像没反应过来似地愣在那里,直到我重复了第二遍时,他才摇了摇头。他叫周熠的,是个新兵。工作是在伙房里蒸馒头,两只手也红肿得像个馒头。他的目光在深情地望着我,就像健康的大人面对生病的小孩儿。但是,明摆着的,我的年龄绝对要比他大——作为新兵的他,在我面前,不过是个小弟弟。他的目光罩着我,似乎想要为我分担一些痛苦,但却不能。于是,他的眼中开满了泪花,表情之上不断地外渗着焦虑。似乎是想了很久,他才转过身去走到笼前摸了只馍,然后,回来,把捏馍的手伸到我眼前,说:“吃点吧……”我吃力地摆了摆了手,他却没把馍收回去,嘴唇翕动着,似乎还要对我还说点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无意间,我瞥了他捏馍的手一眼,忽然就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那手,仿佛是因为干旱而龟裂不已的黄土地,裸露着一道道醒目的裂口,完全可以看见白花花的肌肉在向外渗血!

   “吃点吧,不吃怎么行呢?你得给自己鼓劲儿……”他说着居然流泪了。

    我不能拒绝。手同他的手轻轻碰了一下,发觉,他的手冰得就像裸露在雪域中的石头。

接过馍,我并没有吃。

他仍旧那么望着我。

我感到了真情的重量。

   “你是不是甘肃人?”他忽然说,声音低低的,似乎有些害怕。

    我朝他点了点头。

    他猛地变得兴奋了起来,几乎是欢呼着说:“我也是甘肃的!”

    我坐了起来,有些艰难地说:“那,我们是老乡了……

    他一下了扑到我的怀里,猛哭了起来:“班长,我想家,我想家!”

     ……我觉得,他还是个孩子,一个没长大的地地道道的孩子,也便很难将他与刚才看我时的那种目光联系在一起了。但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跟着他哭了。

    我问他,当兵当到这种地方是不是觉得不些委屈或者后悔,他摇了摇了头,轻描淡写地对我说了一个字----不。听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写“文章”时,他一下子变得唠唠叨叨,给我说了一大堆他们兵站的故事——从35岁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少校,到夏天还穿棉裤的中尉,再21岁就掉光了头发的上士……末了,他问我能不能把这些成文章,神情庄重得就像委托我办一件决定他本人或他们兵站未来前途和命运的大事。我在默默无言中答应了他。但我知道,我可能随手就会让他满意,却永远都不可能让自己满意。

    这是1995年的事了,是我一次上唐古拉山在一个兵站里的情形。   

几天后,我在长江源头的各拉丹冬看见姜古迪加冰川时,禁不住热血沸腾了起来。之后,情不由己地想起了他。在那里,我写了一首我自己认为相当不错的诗。我说,高原雪山不过是上帝造就的柄奇特的旗杆,我会用生命的力量将它竖起来,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宇宙间,请全世界的人们来瞧瞧那个守旗的中国小兵。那个时候,青藏公里在我的眼中变成了阿吉米德说的那支可以撬起地球的杠杆。

    以后,我有机会走遍了青海的山山水水。黄河源头那汪圣洁的清泉,将我躯壳与灵魂所沾染的尘垢全都洗刷干净了,并将我像婴儿一样地托举了起来;静静地坐在浩瀚的大漠,我感觉高原的星空背面有无数个精灵在欢快地舞蹈着,自由地旋转着,柔缓地飘落着 ……思维与理想因此乘上了高原雪山那匹刚烈无比的骏马,闪电般地疾驰,奔向一个崭新的新天地。于是,我眼中的青海变了——西宁不过是它拈在手里的一颗朴素的佛珠;青藏公里不过是它留下的一条发辫;青海湖不过是它涌动在心间的一泓清泉;大草原不过是它出随手撒下的一把草籽成长的结果,大戈壁不过是它不小心粘在身上的几粒沙……江河源头的流水就像一个志向高远的少年,它为它日夜不停地歌唱,它妩媚一笑,高原睛空万里,引得那些世世代代都在追求它的雪山伸长了脖子,把骨节拽得“嘎嘎”响!

    美就在这里。

黑瘦如柴的老牧民,脸上的泪水变成了冰棒儿,却将冻成了水疙瘩的羔羊揣在怀中……马背上的小伙子在一望无际的洪荒中,用皮鞭狠抽他心爱的骏马,骧腾飞驰,然后,从马鞍下取出一瓶烈性白酒喝得死去活来……常年驰骋于青藏线,在雪域中用大衣给汽车铺路。岁月把年轻战士的面孔变成了老牧民的——高翘的鼾梁似高耸的雪山,以把蓝天托举得更高更远;深遂的目光犀利,能在天上钻出一个流淌宝石蓝的空洞来……

然而,回忆与思念实质上与逃避相差无几,如今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再想起他来,忽然就觉得是他把高原上的那种美都给撕碎了,有几分残酷也有几分无奈……于是,只有再听这歌:

千万对鸽子放飞蓝天

        千万句祝福写在眼里

        千万种银饰戴在腰间

        嗦呀啦嗦   千马万马

        嗦呀啦嗦   南山北水

        嗦呀啦嗦   赛不过高原香巴拉

        千万只金杯酌满美酒

        千万条哈达献给亲人

        千万张笑脸迎接明天

        千万双马靴踏热草原

        嗦呀啦嗦     千马万马

        嗦呀啦嗦     比不过高原神马

     嗦呀啦嗦     赛不过高原香巴拉……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