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生的博客

大道通衢,生来逢时。

 
 
 

日志

 
 

祝福会宁  

2006-08-24 11:36:38|  分类: 行军西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长征胜利65周年时我写下的一篇文章,如今已经是长征胜利70周年的日子了,5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为长征胜利70周年,我所在甘肃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中央的一些媒体也对此给于了特别的关注,我还听说真9月心连心艺术团要来会宁。70年时间过去了,人们没有记忆长征,是一件多么值得欣慰的事情,而所有的纪念无非都是为了长征的精神永存。前两天,有在媒体工作的朋友约我写一篇有关长征的稿子,而我却抽不出专门的时间来,于是,就想到了这篇文章,先把它拿了出来,过几天再写的新的——我这么做也算是记录一种过程吧?

 

 

                          文/ 路生

现在,坐在微机前,我满脑子都是会宁。我知道那是我的生命在歌唱,没有办法拒绝。

那座土木结构的城楼已被后人用青砖加固了,它原是会宁的西城门。在会师楼上,我完全能想象出当年敌我双方交战时的情形,枪声犹在我的耳边回响,大刀依旧眼前闪亮,远道而来的红军就是从这里开始与敌守兵交战,并且攻克会宁县城的。为迎接长征胜利65周年的到来,会宁县委已将这里装修一新。城楼飞檐翘脊,新刷了红油漆的木柱熠熠闪光,一派威武雄壮样。前方是会宁县的新城区,几幢算不上高大的楼房矗立在那里,给这小小的县城增添了许些现代气息,其中一幢最高的七层楼还未完全修成,工地上传来叮呤咣啷的声响,如同这小县城为追逐时代的步伐洒下的一阵零乱的脚步声。

一颗炸弹落了下来,一个4岁的儿童不知所措,一位只有19岁的红军战士扑向儿童,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长征纪念馆的讲解员讲述这个故事时,我的心一下子被牢牢地抓住了——鬼魅般的消烟弥漫过来,一个完整、鲜活的身躯在冲击波炽白的亮光中分离、碎裂,几颗硕大的血雨落在焦黄的泥土中,空气因此带上了一种涩涩的有血有肉的生命的味道。

讲解员很是动情:“得救的那个小孩姓魏,他的父母把那个红军战士的尸体埋在了自家的祖坟旁,并给三个孙子取名魏继征、魏续征、魏长征,勉励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继承红军精神,继续长征……那个红军战士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他长的是个什么样子,我们馆长是学美术的,就为他画了这张像,取名金色年华……”讲解员说的馆长,刚到会宁时我就见过他,皮肤黝黑,戴一副近视眼镜,不善言辞,没想到他的情感居然如此细腻——画像上的红军战士栩栩如生,两道剑眉之下愤怒的目光让人肃然起敬,身后弥漫的消烟与战火把他青春的脸庞映得亮亮堂堂——这金色的年华,就这样被会宁人永远地珍藏在了记忆中。

“每次,我们馆长都要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前来参观的每一个游客,直到现在,魏家的后代每年都给那位红军战士上坟,他们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了……”讲解员的眼眶有些潮湿。

我忽然想起了陈列在纪念馆里的一张草纸,上面写着的几句话是一个红军连一日生活安排,其中一句是这样的:“上午敢(赶)紧休息,下午煮饭吃。”这个红军连上午没吃饭?一直都在陪同我们的县文化局牛局长对我说:“恐怕不是一个上午没吃饭了吧?红军来会宁是10月份,老百姓的麦子还在场上没来及碾,听上了年龄的人说红军当时饿极了,就把麦穗子放在锅里直接炒……唉,那年月有几个人有饭吃,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之后,我看见一副马鞍,讲解员说它是朱总司令用过的。木质的鞍背被磨得油光锃亮,如今依然在这纪念馆中闪耀着它应有的光泽。鞍背下的皮垫早已张牙舞爪不成形状,铁做的脚蹬被磨出了两个硕大的豁口,遥远年代里的锈迹正在浸蚀着它——那支衣衫褴褛的军队当年是怎样转战南北解放全中国的?

在长征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我在乌鲁木齐经济广播电台工作的朋友雅清带领一支新疆残疾人队伍,全程走完了长征路,以他们不屈的意志完成了对会师楼这座精神丰碑的一次朝圣与膜拜。会师楼,身为军人,此刻我能对你说些什么?

祖厉河从会宁县城缓缓流过,带着涩腥的泥土气息。这条浑浊的河流,就像挂在外祖母脸上沧桑的泪。面对它,我总把会宁县城四周的山读成笔挺脊梁,我知道这河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苦水河,是它把会宁这片土地滋养得“疾苦甲天下”。我曾到过会宁县城南边的桃花山,那里有很多的杏树,当地的农人告诉我那些杏树结下的杏子又涩又小,杏仁全是苦的。他们说,只要苦水河在,就别指望那些杏树结出好杏子了。我在那些老农身上闻到的依旧是苦涩咸腥的气息——苍天厚土,是贫穷滋养了我的父老乡亲。

距会宁县城西北约70公里的地方,有座铁木山。我不知道那山为什么会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答案是我的同事马萧萧告诉我的。他说,铁木山上木如铁。对此,我深信不疑。去那里时,我们走的是一条有些破旧的柏油路,行车极少,层层梯田使两旁那些光秃秃的山梁看上去仿佛瘦骨嶙峋的老人。

铁木山中有座公园,当地人称它是森林公园。深秋时节,园内的灌木被涂成了满山遍野的金黄和紫红,多出几分秋的景色与韵致。道边的一种灌木上挂满了果实,一颗一颗的,鲜活无比,远远看上去仿佛串在绿叶间如豆般的红玛瑙。同行的扬闻宇老师忍不住感慨道:“这灌木的果实如此美丽是为了提醒人们保护它,以便他在这个世界上生长和繁衍下去!”一个浅显却又深刻的道理,不曾想到大自然就是以这种方式同我们对话和交流的。

石虎寺前一对夫妻树深深吸引了我,它们笔直向上,钢铁般的树干粗细匀称,枝叶在空中相交,根脉于地下相连。想起舒婷的《致橡树》,我紧紧与“夫树”拥抱——身为男儿,怎会不因它感动?它把这片贫苦土地上的每一个日子牢牢默记于胸,并以爱情的名义守望——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灌木丛林正是它密密麻麻的子孙。“地道敏树”(孔子语),托举这公园的是一片什么样的土地?

张承志在散文集《以笔为旗·序》中对全国“状元县”会宁的莘莘学子们,提出了最为尖锐的批评,他将那些学子喻为毛,把会宁比作皮。他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话说白了就是那些学子们离开会宁就不愿再回来,都丢根忘本了。在会宁,精神的富足虽掩饰不了物质的贫困,但那些在异地他乡功成名就了的莘莘学子当然不该忘记家乡会宁这片至诚的土地依旧一年年地生长庄稼。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孔子语,可译为只有天下最真诚的人,才是能够充分实现自己天性的人。能够充分实现自己的天性,就能够充分实现别人的天性;能够帮助别人充分实现天性,也就能够充分实现万物的天性;能够让万物充分实现天性,就可以赞助天地化育万物的功能;可以赞助天地化育万物,就可以跟天和地并列为三了。)会宁,我愿为你祝福一生。

原载《飞天》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59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